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怎麼一回事?太子和雲天暗中結盟、又蓄意送出一些好東西討好擎天,本宮事先居然沒得到任何消息!怠忽職守,你該當何罪!」淑妃端坐高椅上,震怒地指著眼前一名跪著的小太監大罵道。

「娘娘息怒!奴才該死!是奴才失職了!」小太監抬起頭來求饒道。若梵天在此肯定大驚失色,因為此名正對淑妃卑躬屈膝的小太監正是他視為心腹之一的小德子。

「你給本宮老實招來,太子和雲天究竟是什麼關係?他們是怎麼搭上線的?還有,擎天對太子又是什麼態度?若還是一問三不知,小心本宮剝下你一層皮!」淑妃秀眉緊蹙,威脅道。她萬萬料想不到,好些年庸庸碌碌毫無作為的梵天甫一出招就如此犀利,令人暗自心驚。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做做樣子?所以本宮算是被他利用了?」梵天雙眸微瞇,內心暗暗為雲天一瞬間計謀了許多事的敏捷反應感到心驚不已。

「算是各取所需吧,那就要看殿下是用什麼心態看待這件事了。」

梵天抬起頭來,和他大眼瞪小眼地互看了一陣子,忽然嘆了口氣,幽幽道:「無絕,本宮突然有些害怕去戰王一族了。」

「哦?此話怎說?」戰無絕眉毛一揚,饒有興致地等候下文。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哈!成了!無絕,事情成了!」

從深宮那裡出來,一回到自己的府邸,梵天立即命人去找戰無絕過來一見,底下的人也只能暗暗感歎戰無絕深受恩寵的程度。

戰無絕一到,梵天便命令他掩上門,待門扇都關得密不透風了,立即笑得合不攏嘴地大聲嚷嚷道。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荊國內宮——

 

「冬鈴,殿下呢?」

一名帶著青銅面具的男子攔下半途中遇到的宮裝少女,詢問道。

如一朵小花般清麗的少女白了他一眼,鼓起臉頰道:「殿下在書房裡頭,不過他熬夜唸書,才剛睡去不久呢,沒事就別吵醒殿下了。」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四代?呵,時間過得真快哪……百年過去,戰王家還是我的戰王家嗎?」戰無絕的雙眸有些迷濛,近乎喃喃自語道。

所謂物換星移、滄海桑田,人世間有什麼是恆久不變的呢?

聞言,戰無麟鼻頭一酸,強忍著淚水喊道: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望著造型古樸卻散發一股大氣的「戰王弓」,戰無麟的內心雖然有些激動,卻遠遠比不上另一件待確認的事令他來得焦躁。

「果然是好弓……殿下,不知能否讓鄙人拜見一下此弓目前的主人呢?」

「嗯?」此要求太過突兀,梵天霎時警惕了起來,戒備地盯著他。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狩獵大典第十五日後,皇城內的氣溫仍舊炎熱不已,兩名站在親王府大門旁的侍衛雖然滿頭大汗,身子仍一動也不動,神態莊嚴肅穆,少了以往予人散漫氣息的形象。

兩名僕役拿著掃把勤快地清著府外地上的落葉及灰塵,時不時抹了下額頭上的汗水。

狩獵大典舉辦過後,無論宮裡宮外,一切顯得異常平靜祥和,所有人都沒料想到,今日會發生一件未來將引發朝局震蕩的大事件。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