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斯不清楚他們究竟飛了多遠,只知道當他們終於降落下來時,超人的瞳孔已經微微擴散,癱軟在地面上無法動彈了。

黑夜終於過去,昏暗的天色逐漸發亮。

溫暖的黃金色晨曦透過樹林的縫隙照射下來,灑落在布魯斯的身上,他卻渾然不覺,反而全身發冷。

克拉克沒有違背諾言,他們終究一起迎接日出的到來。

只不過,布魯斯覺得他只陪自己看了一天日出還不夠,遠遠地不夠。

「布魯…斯……我…是不是…飛得足夠遠了……?」

「對,你做得很好,克拉克……」布魯斯將他的頭顱抬起,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壓抑住悲傷地輕輕撫摸他蒼白至極的英俊臉龐。

聽見他肯定的回答,克拉克安心地笑了。

「如果我死了…請將我葬於孤獨堡壘內……」

「不,你不會死的,再堅持一下……求你……」

布魯斯這輩子從來沒有求過任何人,不過,若是開口祈求可以挽救克拉克性命的話,他願意求上一千次、一萬次。

「…答應我…一件事……」

「好,你說什麼我都答應……」只求你別離我而去,求求你……

克拉克定定地看著他,神情無比認真執著。

「永遠…都不要弄髒你的手……」

「好!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布魯斯沒有深思他這份請求有什麼用意,只知道此刻無論克拉克要求自己什麼,他都會答應,只求他不要輕易地捨下自己離去。

「那就好…陽光…好溫暖哪……」

克拉克幽幽地吐出最後一口氣,緩緩在布魯斯的懷中停止呼吸。半瞇起來的雙眸沒有焦距地對著天空中熾熱的太陽,臉龐猶殘留一絲微帶遺憾的笑意。

至於他心底還有什麼遺憾,沒有人會知道了。

 

布魯斯最終遵守承諾,將超人的遺體運送至他位於北極的祕密基地——孤獨堡壘內。

一代英雄的死去,卻沒有引起各界的震動,他就這麼默默地走了,僅有一個人為他短暫的生命哀悼。

「我知道你不需要眼淚、讚美辭或是鮮花,生前你背負著太過沈重的責任,死後還給你應有的平靜。」

布魯斯站在四周豎立無數柱型水晶的平台上,低頭注視著被他放入救生槽內的超人。

克拉克曾對他說過,他的孤獨堡壘內有一樣可以將重傷的人從鬼門關前救回來的治療裝置,只不過,不曉得能不能連死人都可以救活就是了。

將克拉克的遺體運來這裡後,布魯斯再次親自動手將他身體的每一吋肌膚清洗乾淨,接著將赤裸裸的他浸入充滿不知名液體的救生槽內,隨後,滿意地看到他胸膛上原本不斷溢出絲絲血液的傷口情況有改善的跡象。

放在救生槽內,也許過幾年後,克拉克損傷嚴重的肌肉及血管會重新變得完美無暇?布魯斯暗自猜測著。即使克拉克胸膛肌膚底下那顆原本強而有力的心臟不再跳動,他仍因為這想法而獲得些許安慰。

孤獨堡壘的位址十分隱秘,應該不會有什麼閒雜人等來打擾超人的安眠,布魯斯知道自己不用為他擔心,卻還是默默地在他的遺體旁守了幾日,偶爾出去繞個一圈。

判定這裡確實人煙罕至後,布魯斯終於下定決心離開此地。

「再見了……」布魯斯抬起手來,隔著一層透明水晶輕輕描繪克拉克毫無生氣的臉龐,落寞地低語道:「早知道相遇的日子如此短暫,哪怕你向我索吻、或是求愛,我恐怕也是不會拒絕的……」

克拉克緊閉雙眸,仍然靜靜地待在救生槽的溶液內,彷彿在無聲地嘲諷布魯斯的「早知道」。

「死後,我會來這裡陪你。」

扔下一句話後,布魯斯面無表情地轉過身,一步步離開超人的長眠之地。

 

****

 

萊克斯.盧瑟覺得很鬱悶,他四處宣稱自己殺了超人,順便推銷武器,卻沒有一個人相信他,甚至嘲笑他有幻想症、是個瘋子。

更令他感到鬱卒的是,他已經被另一個瘋子追殺到整整一個多月沒好好睡過一覺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實驗室被人一一搗毀,屬下一個個叛變,等他意識過來時,自己就跟一隻人人喊打的落水狗沒兩樣了。

剛睡過去沒十分鐘,警報器又瘋狂地響了,萊克斯立即驚醒過來,睡眼惺忪地爬下床開始整理手邊的東西,準備再次逃亡。

可惜,這次他沒前幾次那般好運了。

蝙蝠車火箭炮齊射,直接將牆壁轟出一個大窟窿來。

被黝黑幽深的槍口直接頂在腦袋中,萊克斯正在收拾行李的手霎時僵住,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額頭不住猛冷汗,心底疑惑自己在外頭設置了那麼多的陷阱,怎麼就沒將這個煞星順利地攔上一攔呢?

布魯斯跳下車來,直接走到萊克斯的面前。渾身寒霜籠罩,危險又陰鬱得彷彿剛從地獄爬出來。

萊克斯才看了他一眼,便感覺全身的血液都被凍僵了,不禁咽了咽口水,囁嚅道:「我…我沒想到會那麼準的……」

他後悔了,真的。往昔無聊時便逗弄一下那個善良傻大個兒的日子過得多麼愜意舒適啊,偏偏耍手賤,惹來一個對自己不死不休的煞星!萊克斯對自己發誓,如果這次他能逃過死劫,他立馬就回家閉門製造「時空穿梭機」,把超人從過去再撈回來!

「住口!」

對方顫巍巍的一句話,就將布魯斯緊繃多日的神經觸怒了,單手扼住他的喉嚨,如一隻鐵鉗子似的將他從原地提了起來,雙眸彌漫一股瘋狂及血絲。

「咯咯…你…你不能……殺我……」萊克斯抓住他的手臂,無力地做垂死的掙扎。

「做錯事,就要付出代價。」布魯斯偏頭看著他,那股陰冷的眼神,就像在審視一個死人。

我真的會被殺了!萊克斯絕望了,甚至無法遏止地強烈懷念起超人來。

「咳…法律…唔…我要求…一個公…正的……審判……」

你要一個公正的審判?布魯斯差點被他荒謬至極的要求惹笑了。

「公正?你殺死超人的時候,有想過『公正』兩個字嗎?」那個失去母星,沒了父母,只想在地球找尋一絲歸屬的可憐人,你們對他公正過嗎?既然天地不公,我就幫他討回這個公道!

「我…咯、咯…不想…死……」萊克斯的眼睛不住往上翻,雙腿已經在微微抽搐。

「你殺死超人的時候,怎麼就沒想過他也不想死?」

「咯……」

「萊克斯,下輩子當個好人吧。」

布魯斯毫無憐憫地看著他,掐住他咽喉處的手指頭一點一滴地收攏。

可到了最後一刻……

 

答應我,永遠不要弄髒你的手……

 

沒來由地,超人臨死前那句請求突然浮現在腦海中。

布魯斯一愣,猛地意識到自己正在做什麼,霎時重重地喘了口氣,扼在萊克斯脖子上的手指頭一根根緩慢地鬆開。

「咳……咳咳咳!」

萊克斯狼狽地摔倒在地上,摸著喉嚨不停地猛咳,不過,他還來不及慶幸死裡逃生,隨即被布魯斯一記踹踢弄昏了。

「在監獄裡頭用一生懺悔你這輩子的過錯吧!」布魯斯像扔垃圾般嫌惡地將他踹到一旁,心底瞬間湧現無止盡的疲倦。

如果這是你最後的希望,我會遵守諾言,克拉克。

但是,若代價是永遠地失去你,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

你回答我呀!克拉克……

 

至此,隨著超人的逝去,蝙蝠俠也跟著徹底沉寂了下來。

好長一段時間內,大都會及高譚市兩地,再也沒有出現這兩名英雄的傳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