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千里有緣包子牽

 

快下班的時候林耀接到了林宗的電話,就是要回家吃飯:「我一會直接就回去了,你下班的時候順路去買點吃的,我怕老媽做的菜我吃不飽,你給我帶點兒灌湯包……」

「親哥,灌湯包我不順路好麼!要繞一段的。」林耀一邊收拾桌上的東西一邊糾正林宗的錯誤。

「總比我從老房子這邊兒過去繞得短吧,乖,給你辛苦費。」林宗樂了。

「多少?」林耀很有興趣地問了一句。

「反正比你工資高,行吧」林宗一提這事就很自然地轉了話題,「你這麼幹,什麼時候才能買得起切……」

「打住,我給你帶灌湯包,免辛苦費。」林耀趕緊打斷他的話。

林宗要回來吃飯,他還是很開心的,林宗平時忙得跟老爸一個德性,除了叫他過去吃飯,別的時間想見一面還真不容易,林耀壓著下班的點兒離開了公司。

灌湯包他也愛吃,小時候最幸福的事兒就是吃灌湯包。

家裡困難的那兩年,林宗經常偷摸曠課去建築工地上偷鐵條賣掉,然後帶他去吃灌湯包,這事兒一想起來,林耀就很激動。

林宗一直說,那可是沾著你哥血淚的包子,因為林耀每回吃完了包子都特別興奮,忍不住會跟老爸說,然後林宗就會被老爸用皮帶一頓胖揍。

這家灌湯包是全市最正宗的,每天外賣窗口從早到晚沒有不排隊的時候,林耀很有耐心地排了快半小時隊才總算看到了一絲勝利的曙光。

前面那人一開口要了十屜,把林耀嚇了一跳,生怕讓這人包圓兒了又得等,賣包子的問他要多少的時候他想也沒想跟著就說:「給我來十屜!」

等人家給他裝好了他才有點兒後悔,好像有點兒太多了……

拎著一大袋包子正要上車的時候,他突然感覺自己好像看到了一輛熟悉的車。

他盯著在他前面隔著七八個停車位停下的切諾基,很快確定了車牌是444。

關澤?林耀心裡一陣激動靠,買個包子都能碰上,這叫什麼!

這叫千里有緣包子牽!

他沒急著上車,前面是個很有特色的湘菜館,關澤可能是來吃飯的,他對於關澤會和什麼人來吃飯有些好奇。

關澤開了車門下了車,繞到另一邊打開了副駕駛的車,林耀看到車裡出來了一個女人。

一個女人……林耀猛然有點不是滋味兒,說不上來是為什麼。

當這個女人很自然地用手挽住了關澤胳膊的時候,林耀突然有一種想把手裡的包子一個一個砸過去的衝動。

他心裡如同有一個團的大象邁著正步向前走,震得他都快不會動了。

林耀你傻逼了吧!你樂早了吧!操,一個三十歲的男人沒結婚你急著樂個屁啊,人家肯定有女朋友啊!啊!

 

林耀進門的時候有點兒憂鬱,把包子往桌上一扔就垂頭喪氣地坐到林宗身邊盯著拖鞋出神。

老爸正氣勢洶洶地給施工隊打電話罵人,老媽在廚房裡忙著研製新菜,沒有人顧得上理他。

「買包子的時候讓人踩腳了?」林宗伸手在他腦袋上抓了抓。

「沒,」林耀低著頭,「受了點兒小刺激。」

「喲,你這種反射弧長得連起來能繞地球兩圈兒的人還能被刺激啊?」林宗靠了過來,「給哥說說,這哪兒來的高人能有這個本事?」

「能不在我不爽的時候惹我麼!」林耀喊了一嗓子,躺倒在沙發上,把腿甩到林宗腿上搭著,「給捏捏吧。」

「林宗你又怎麼著你弟了!」老媽耳朵很尖,百忙之中拿著一顆大蔥從廚房衝了出來。

「我敢把我們家祖宗怎麼著啊,」林宗笑了笑,在林耀腿上一下下捏著,「脾氣這叫一個衝,誰惹誰得哭。」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林耀閉上眼睛享受按摩,「就是有點兒突然,一下沒轉過彎兒來。」

「被人甩了?」

「屁話,我能是被甩了回家來躲著鬱悶的人麼?」林耀哼了一聲。

「反正跟感情的事得有點兒關係,」林宗拍拍他,「也沒聽說你交女朋友了,不會是又暗戀誰了吧?」

林耀樂了,眼睛睜開一條縫看著林宗:「不愧是我親哥,不過沒到暗戀的份兒上。」

林耀以前暗戀學長的事林宗知道,感情上的事兒他只跟林宗說,跟老爸老媽說了也沒用。但林宗只知道他暗戀大四的某個人,不知道男女。

「那還不算慘,換個繼續吧。」林宗拍拍他的臉。

「等我憂鬱勁兒過了再說,」林耀蹬了蹬腳,「哥,今兒我一沒留神買了十屜包子。」

「好樣兒的,宵夜有了。」

吃完飯之後老媽還給大家準備了水果沙拉,林耀和林宗一人拿了一盤在天臺上邊聊邊吃,林耀吃一口就往他哥盤子裡扒拉過去一點。

老媽不知道怎麼想的,本來挺不錯的一盤沙拉,非往裡放點兒榴槤。

「自己吃!」林宗也不愛吃榴槤,本來就咬著牙硬塞的,還越吃越多了。

「我的吃完了。」林耀敲敲盤子,往吊床上一躺。

「慣你,小時候應該沒事兒就揍你一頓,現在不定多老實呢。」林宗把盤子放到地上,點了根菸站到天臺邊兒上抽。

「以後你生個兒子,我肯定從小就揍,以後一準兒省心。」林耀嘿嘿樂了半天。

「林耀啊,」林宗靠著天臺欄杆,「我跟你說,以後別總只憑感覺喜歡一個人,容易受傷。」

「嗯,知道了」林耀晃了晃吊床,「幹嘛突然說這個。」

「就是擔心你,傻了巴唧的,談愛沒正經談成過,還老因為這些事不開心,我總擔心你會吃虧」林宗走到他身邊彎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有時候我覺得我才是你爹,沒事兒就愛操心。」

「快拉倒吧你!」林耀繃不住樂了,「我才不要個帶我爬個樹,都能讓我從樹上掉河裡掉三回的爹。」

「那我不每回都及時地把你撈出來還曬乾了麼?」林宗也笑了,「你小時候忒笨了點兒,真沒治。」

林宗又跟他瞎扯了一會兒,林耀覺得自己心情好了不少,但林宗走了之後他又有點兒堵得慌,在吊床上晃了半天。

其實他也不能說對關澤有什麼想法,關澤的確是他喜歡的那種類型,他會忍不住在腦子裡循環一些不文明場面,但並沒打算真怎麼著。

只是冷不丁地看到他跟另一女人那麼親密,他心裡有點兒說不上來的滋味兒。就好像一桌人吃飯,有個菜還不錯,每次轉過來的時候都會夾一筷子,但並沒有想要把這個菜都吃光的想法,可沒吃兩筷子,突然有人把這菜端走了,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這種感覺跟林宗也沒法說明白,林宗要知道他喜歡的是男人,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這些連最疼自己的親哥都沒法說,憋得他真是挺沒著沒落的。

在吊床上晃得都有點兒想吐了,他才慢吞吞地坐了起來,摸出手機看了看時間,本來平時沒什麼事兒他肯定會上遊戲去轉轉,但現在他一上線就一堆人或悲痛或憤怒地私聊他,不夠心煩的。

愣了一會,他打開電話簿,找到了橫刀的號碼撥了出去,除了第一次電話,他基本沒主動給橫刀打過電話,這會兒沒事,他打算跟橫刀聊會兒,解解悶兒。

「喂?」橫刀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一笑,」林耀蹲在天臺上,聽橫刀那邊好像不在家,「你在哪兒呢?」

「跟朋友吃飯。」橫刀的回答很簡單,語氣跟平時聊的時候也有些不一樣。

這淡淡的語氣讓林耀瞬間很失落,他跟橫刀已經聊得很熟,說話也很隨便,這會兒本來就憋得挺難受的他也顧不上別的,衝著電話就喊了一句:「怎麼都他媽跟人吃飯啊!吃吧吃吧!撐死你丫的!」

喊完他就把電話掛了。

鬱悶!

 

回到房間他打開電腦,上遊戲想做幾個日常分散一下注意力。

結果剛打開畫面,就看到幫派裡聊得很歡,像是在討論合幫的事,林耀隨便掃了一眼,看到了幾句讓他更加鬱悶的話。

幫裡的人在討論合幫的事討論到一半就跑了題,開始討論他跟橫刀結婚是不是因為橫刀比瘋子有錢,雖然瘋子還有個「小老婆」的事讓他們對瘋子已經失望,但瘋子表現出來的不捨和深情款款,又讓所有人的都覺得就算不跟瘋子在一起,一笑也沒有理由跟橫刀結婚,長期以來幫派成員跟橫刀之間的矛盾幾乎是無法調和的,何況一笑還是幫主。

林耀看了半天,覺得這回他們真是走到頭了,這種局面已經無可挽回。

他在幫派頻道裡打了一句話,瘋子敢承認他賬號上的裝備和寵是怎麼來的,我就敢承認我跟橫刀結婚是為錢。

想了想他又補了一句,我就是為了錢又怎麼樣?

說完這句,他把幫主的位置讓給了柔情號,然後點了退出幫派,再從手機裡找出橫刀賬號的密碼,上了橫刀號。

這還是他第一次上橫刀號,號上的裝備和召喚獸讓他忍不住嘖嘖了幾聲,這人是個神經病。他自己也花了不少錢在裝備上,但對於自己用不上的東西是不會收的,橫刀號上的極品裝備有一大堆都是用不上的,連種族都對不上,感覺純粹就是為了收集。

林耀挑出了幾件自己號能穿的極品女裝穿上了,又把羅刹女放到了自己號上,最後猶豫了一下,他把橫刀號上比較出名的幾隻神獸也拿了過來。這些神獸都是橫刀PK時常用的,很極品,最重要的是,很有標誌性,一看就能認出來這是橫刀的東西。

不是說為橫刀的錢麼?那就為了錢了吧。

林耀關掉橫刀號,把拿過來的神獸都設定為跟隨在他的號身邊,然後領著一堆橫刀的極品神獸慢吞吞地晃了出去。

嫣然一笑的號帶著橫刀立馬的眾神獸在洛陽城裡散步的消息很快傳開了,沒多久就有不少看熱鬧的人圍在了一笑號身邊。

林耀覺得很過癮,乾脆又轉了一圈,最後把號放到了長安城最繁華的地段,而且站在了中間最高的子上。

幹完這些,林耀美滋滋地下樓去給自己倒了一杯牛奶,心情好了不少。

他覺得自己挺神經,不知道為什麼,在遊戲裡他就喜歡幹這種莫名其妙又招人罵的事,就跟之前霸服的時候一樣。

「林耀你丫真欠收拾。」他一邊上樓一邊笑瞇瞇地罵了自己一句。

回到房間的時候手機正在唱歌,他過去看了一眼,居然是橫刀的電話。

「大俠。」他接了電話,之前對橫刀沒理由的火氣已經消散,這會兒看到是橫刀的電話,他還有點兒不好意思。

「怎麼了你?」橫刀在那邊問,語氣又回到了平時跟他聊天時的那種熟悉的狀態。

「沒怎麼,心情不好,想找你聊會兒,你沒空就再說吧」林耀看了看螢幕,有人圍著一笑號正在罵,「我把你PK的那些寵都放我號上了。」

「嗯,拿吧。」橫刀一點兒吃驚的意思都沒有。

這讓林耀有些失望,於是補充說明:「然後我帶著這些寵站在長安大子上了。」

「展覽麼?」橫刀笑了起來,「你挺逗的。」

「行了,你吃飯去吧。」林耀對於橫刀淡定的反應很不滿,居然連句為什麼都不問。

「我一會兒就回去了,到家給你電話,我現在在廁所呢,剛吃飯不方便說遊戲的事。」

「嗯,你尿尿麼?」林耀突然有點兒想笑,嘴上不受控制地蹦出來一句,「是一手拿電話一手扶著麼……」

「不是,是正夾著電話在拉拉鍊。」橫刀笑了。

快打住!

林耀清了清嗓子:「行了我先掛了。」

掛掉電話之後林耀覺得心情突然很是不錯,於是很開心地去洗了個澡,在浴室裡扯著嗓子吼了一首《假行僧》,穿好衣服準備出來的時候,老媽嚇得從樓下跑了過來一連串敲門:「兒子啊你沒事吧!是不是踩香皂摔了啊!」

「您就不盼著我有好事兒,」林耀打開門出來,「您家有香皂麼?」

老媽不知道為什麼對於兩個兒子會踩香皂摔破頭的想像特別執著,所以家裡從來不用香皂。

「那你嚎個什麼勁兒啊,嚇死我了!以前你哥當浴霸的時候也沒喊這麼響亮啊!」老媽白了他一眼。

林耀摟著老媽嘿嘿樂:「我比我哥強吧。」

「是,你犯傻這方面比你哥強太多了,都說老二要比老大聰明,我反正是沒看出來。」

「別著急啊,我再長長就好了」林耀把老媽往門外推,「不早了,快去貼西瓜睡覺吧。」

「是貼黃瓜。」

老媽出去之後林耀回到電腦旁邊,發現這麼長時間了,居然還有勤奮的群眾在圍觀,還有幾個開了自動喊話的外掛程式杵在他號旁邊一邊兒自動罵人一邊兒擺攤賣東西。

林耀躺回床上抱著毯子來回翻滾了幾下,莫名其妙地又想起了關澤,那是他女朋友麼?還是姐姐?妹妹?

不過能那麼自然地挽住關澤胳膊的女人,如果不是親戚,怎麼想都讓他不舒服,而且他還就不明白了,怎麼關澤就能讓他這麼上心?

他只是覺得關澤長得不錯,身材很好,也喜歡聽他的聲音……可這也不至於就這麼彆扭啊!

橫刀的聲音他不也喜歡聽麼!當然,那是因為他覺得橫刀的聲音有時候聽起來很像關澤的。

「啊……」林耀很不安地又翻了幾下,開始有些擔心自己的狀態。

橫刀的電話終於打了過來,算是把他從自己對關澤究竟是怎麼回事的亂毛團中解救出來了。

「怎麼這麼久」林耀趴在床上有氣無地問。

「洗了個澡,一身菜味兒。」橫刀笑了笑。

他這麼說話的聲音特別能讓林耀覺得舒服,林耀翻了個身:「哎,還說這陣兒忙不跟我出去吃飯,結果跟別人還是有時間的。」

「一個認識很久的朋友回國,接了就順便吃了」橫刀歎了口氣,「累死了。」

「那你睡吧。」林耀的確是從橫刀的語氣裡聽出了幾分疲憊。

「聊會兒再睡,你不是鬱悶麼?」

「我沒鬱悶。」

「不鬱悶你衝我嚷嚷什麼。」

「我樂意!」林耀也覺得自己剛才有點兒沒理由,但嘴上不肯鬆勁。

「怎麼了,說說吧,趁我還沒睡著。」橫刀放低了聲音,像是躺下了。

這聲音就像是貼著林耀脖子傳來的,聽得他身上一陣發酥,小腹跟過電似抽了一下,橫刀放低了的聲音跟關澤實在很像。

林耀捂著肚子,心裡蕩漾得不行,歎了口氣:「橫刀,我跟沒跟你說過你聲音特別像我們隔壁市場部的總監?」

「沒說過,像麼?」橫刀笑了笑,「那你跟我聊天是不是特有壓力。」

「壓力個屁,就是有時候聽著聲音像,別的都不一樣,」林耀嘖了一聲,「而且他話沒你這麼多。」

「我話多?」

「沒我多,不過比我們總監多」林耀趴在床上瞇縫著眼睛想了想關澤的樣子,思路瞬間跑偏,「他挺帥的。」

那邊橫刀沒有說話,林耀兩秒鐘之後回過神來,立即後悔得不行,他跟橫刀說話太放鬆,橫刀不急不慢的語速總讓他不由自主地會吐嚕出點兒不那麼太正常的內容來,要擱平時,打死他也不會跟一個男人討論另一個男人帥不帥這種一聽就很有問題的內容。

「說說你今天為什麼不高興吧,感覺你不會是不開心的人。」橫刀沉默了一小會兒之後換了話題。

不過對於林耀來說,這話題換得不怎麼樣,這話題比跟橫刀討論關澤帥不帥更扯。

「其實也沒什麼……」林耀在床上又翻了個個兒,說實話,他是真想找人說說,但身邊的人他沒法開口說,要說只能找連軍,但跟連軍說了也白說,頂多給他倆建議,一是硬上,一是換人。

跟橫刀說?對於他來說,橫刀算是個陌生人,但也算是他聊得來的朋友,說了萬一橫刀接受不了,他反而沒意思了。

「不想說?那就不說吧」橫刀沒逼他,「要不要上線去殺人發洩一下。」

「不了,我睡一覺就沒事了,你也睡吧。」林耀吸吸鼻子,把鬱悶壓回心裡,就這麼憋著吧,反正憋這麼多年了,也習慣了。

「那好吧,晚安,做個好夢。」

「好夢。」

林耀掛掉電話,把一笑號放回廁所下線,打開論壇看了兩眼,沒什麼有意思的帖子,他關掉了電腦。

躺在床上半個多小時也沒能把睡意從旮旯裡翻出來,他歎了口氣。

這次真的不一樣,他以前暗戀學長的時候都沒失眠過,他覺得自己對關澤的感覺照著學長要差了很多很多個級別,但不知道為什麼就這麼不得勁兒。

這是要出問題了,從一開始他就知道關澤不可能跟他有什麼,沒想到還是憑著感覺就莫名其妙地成了這樣。

還是林宗說的,不能總憑著感覺,理智好歹也要時不時出來蹓躂蹓躂才行啊。

林耀瞪著眼盯著天花板上的吊燈看了不知道多長時間,最後猛地坐了起來,拿過手機撥了橫刀的電話。

「笑姐啊……」那邊傳來了橫刀迷迷糊糊的聲音。

「快醒醒,我有事跟你說。」林耀有點激動,他都不知道自己激動個什麼勁兒。

「醒了,」橫刀聲音還是有些迷糊,「說吧,什麼事兒?」

「我要說我喜歡男人,你會不會掛電話然後當沒認識過我?」林耀很快地把這句話說了出來。

林耀也不知道自己這股子衝動勁兒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反正問完了以後他就不再說話,拿著電話坐在床上等著橫刀那邊的反應。

但橫刀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

林耀心跳得很厲害,這是他知道自己喜歡男人之後第一次主動跟人說出來,而橫刀的沉默讓他心裡瞬間沒了底,開始後悔自己的決定。

就在林耀以為他要不就是又睡著了,要不就是準備掛電話的時候,橫刀才慢吞吞地說了一句:「不會。」

林耀聽到這兩個字,先是一愣,回過神來之後猛地鬆了口氣,突然就覺得睏得不行,就跟完成了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兒似的。

「那就好。」他說。

「你就為跟我說這個?」橫刀的聲音裡終於沒了睡意,應該是已經清醒了。

「你不是問我今天為什麼鬱悶麼?」林耀嘖了一聲,「其實我不說也就不說了,過幾天就算過去了,但就是突然想說出來,給你說出來應該沒事兒。」

橫刀那邊傳來了水聲,林耀豎著耳朵聽了一會,有點兒不爽:「你太不夠意思了,怎麼能在我要說正事的時候上廁所啊。」

「沒,洗個臉」橫刀笑了笑,「你的意思是今天不開心是為了男人麼?」

「嗯,你要不要猜一下是為誰啊?」林耀從菸盒裡拿了根菸,輕手輕腳地上了天臺。

「你們那個總監吧。」橫刀大概也沒在房間裡了,聽筒裡傳來了風聲。

林耀本來還有點兒不好意思說才讓橫刀猜的,沒想到橫刀居然連想都沒想就給出了正確答案,他挺驚訝,叼著菸半天都沒點:「可以啊,大俠,你怎麼猜到的!」

「心情不好的時候還沒忘了誇一下他帥,挺明顯的。」橫刀不急不慢地回答。

「是,我忘了你是老奸巨滑了」林耀哼哼了一聲,「不過你猜到也沒什麼,告訴你沒事。」

「因為我是陌生人麼?」

「因為你是聊得來的陌生人。」

說實話,橫刀是個適合傾訴的人,就跟以前每次聊天的時候一樣,橫刀的回應都恰到好處,讓林耀把壓在自己心裡的秘密慢慢說出來的時候,沒有一點不踏實的感覺。

「你知道麼,我其實沒覺得我就喜歡他,就覺得長得不錯願意多瞅兩眼而已。」林耀把菸頭在天臺地板上按滅了,想了想又用手指頭把地磚上的菸頭印子擦掉了,這要讓老媽看到沒准會罰他拖天臺二十次。

「那就瞅唄,反正他也不知道。」橫刀估計已經讓他囉哩囉嗦地折騰得沒睡意了,一直陪著他東拉西扯。

「嗯,我就這麼想的,偷摸看兩眼也沒什麼」林耀歎了口氣,「不過今兒看見他和他女朋友進飯店,我真是有點兒受刺激,就想一頭撞死在我那十屜湯包上。」

「算了,嗞一臉湯不划算。」橫刀笑了。

「再笑一聲我聽聽吧,」林耀吸吸鼻子,「你倆聲音真是越聽越像。」

「過癮啊?」橫刀很低地笑了兩聲。

這笑聲讓林耀一陣酥軟,他捧著肚子深呼吸了好幾下:「真過癮。」

「能睡覺了麼?你明天不上班啊?」橫刀打了個呵欠。

「聊了多久?」林耀看了看手機螢幕,「靠,又一個小時啊……」

「嗯,說出來了心情好點兒了沒。」

「好多了,謝謝你沒掛電話還陪我說了這麼半天。」林耀繼續捂肚子。

「睡吧,別想那麼多了,沒準兒不是女朋友,」橫刀聲音又開始有些迷糊,「我告訴你個辦法,你要實在想不開,可以直接去問。」

「我沒有想不開,我這人就一點特別強,就是特容易想得開」林耀不服氣地嘟囔了一句,猶豫了一下又問,「我怎麼直接問啊?不奇怪麼?」

「有什麼奇怪,昨天買包子的時候看到你和個姑娘一塊兒下車,是女朋友麼?真漂亮什麼的,不就問了麼。」橫刀很隨便地就幫他把話給編了出來。

林耀恨不得掛了電話就立刻打電話給關澤問問,不過很快又反應過來,他沒有關澤的號碼,公司新的員工通訊錄前兩天已經發到郵箱了,他一直沒看。

先憋著吧,就算有號碼,半夜三更地打給隔壁辦公室的總監,說今天跟你一塊兒吃飯的美女是誰啊,人沒準會以為他喝多了,要不就是以為他看上那女人了。

美女?林耀想了想,說實在的,是不是美女他真沒看清,他連那女人的胖瘦都沒印象了,就知道是個女的,摟著關澤胳膊來著,然後就光想著用包子一個個砸了。

其實橫刀給他出的這個主意根本不能算主意,要不是他自己心裡有鬼,換個人他根本不會偷偷躲著一個人琢磨這麼大半天,現在橫刀這麼一說,他突然坦然了,不就是問問跟他挺有緣的關領導一塊吃飯的妞是誰麼。

切!林耀在天臺上攤了個大字,沒準真不是女朋友呢。

 

早上上班的時候林耀心情相當不錯,昨天晚上跟橫刀聊完,他突然覺得就跟扛大包的終於放下了肩上的水泥包似的,其實吧,這事兒根本就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個印象不錯的男人麼,又沒打算怎麼著,弄得自己這麼不坦然多沒勁。

等紅燈的時候關澤的車跟平時一樣慢慢地靠了過來,停在了他右邊。

林耀很歡快地放下了車窗,看到關澤的車窗也放下來之後,他衝那邊吼了一聲:「關總早啊!」

「早。」關澤笑了笑。

這不就行了,多麼自然和諧。

一個上午林耀都埋頭在電腦前種著,琢磨那個玩具廣告的設計,相當忘我,連水都沒想起來喝一口。

一直到江一飛過來遞給他一塊巧克力,他才活動了一下脖子,發現全身都痠得厲害。

「我快成化石了。」林耀站起來扭了兩下。

「拉倒吧,」江一飛在他背上拍了兩下,眼睛往張志安那邊看了一眼,「志安那才叫化石,化個一二百年的不成問題。」

林耀樂了,早上他來的時候張志安已經貓在電腦前邊兒了,現在看過去,他居然還是那個入定了似的姿勢沒動過:「他是不是睡著了啊?忒敬業了。」

「你不懂,他休息的時候也那樣,睜著眼是在幹活,半閉著眼是休息,全閉上了,才是睡著了」江一飛對張志安那邊提高聲音,「是不是啊,志安!」

張志安沒看他們,盯著電腦點了點頭。

辦公室裡幾個人都樂了,林耀舉著胳膊一邊笑一邊往茶水間走:「我去補充一下能量。」

茶水間裡有人,背對著門站在窗前喝咖啡。

林耀覺得吧,自己一定是對關澤有特異功能,他一隻眼睛剛能瞅見茶水間裡情況的時候,就已經憑半個背影認出了裡面的人是關澤,他甚至能一眼看出來關澤今天穿的這件灰色襯衫跟他來公司那天穿的那件黑色的是同款……

「關總。」他舉著胳膊打了個招呼,關澤回過頭來的時候他才想起來可以把胳膊放下了,要不進不去。

「這是伸展運動呢。」關澤轉過身,靠在窗邊笑了笑。

「是,」林耀點點頭,接了一杯咖啡,「一會兒我打算來套陳式太極。」

關澤沒出聲,喝了一口咖啡,從桌上拿了塊威化餅吃著。

林耀覺得此時此刻氣氛還不錯,於是清了清嗓子:「關總我昨天看見你了。」

「是麼,在哪兒?」關澤看著他。

「你是不是跟女朋友去吃飯呢,」林耀裝模作樣地想了想,「我正好在那兒買灌湯包。」

「嗯,跟個很久沒見的朋友。」

一聽這話,林耀頓時舒坦了,我靠!很久沒見的朋友啊!很久沒見啊!這簡直比告訴他可以休一個月帶薪假都舒坦,他臉上的笑容有些把持不住,很洶湧澎湃地就那麼溢了出來,感覺自己笑得跟朵喇叭花兒似的:「不是女朋友啊……」

「不是。」關澤慢悠悠地喝著咖啡,回答得很自然。

「啊……」林耀一美滋滋就忘詞兒,啊了半天沒想起來下邊兒該說什麼了,只好隨便湊合了一句,「挺漂亮的。」

「漂亮麼?」關澤瞇縫了一下眼睛,嘴角的笑容有些說不上來的意思,讓林耀強烈懷疑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

漂亮不漂亮他根本沒看清,聽這話的意思,那妞不漂亮?他端著杯子,裝著冥思苦想了幾秒鐘:「不漂亮?」

「挺漂亮的。」關澤笑了,笑得還挺開心,手上的杯子都晃了,他趕緊把杯子放到了檯子上。

林耀斜眼兒瞅著關澤,不動聲色地銼了銼牙,一不留神好像又被這人耍了!

「你是不是看上她了,改天可以給你介紹,」關澤抱著胳膊,手指在胳膊上敲了兩下,「不過她比你大不少。」

林耀剛喝了一口咖啡,被他這一句話嚇了一跳,趕緊用手捂著自己的鼻子撲到了旁邊的洗手臺上,直接把嘴裡的咖啡吐到了水槽裡,操!這要不是及時吐掉,差點兒就從鼻子裡嗆出來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林耀洗了洗臉,「關總你別誤會……」

「哦,」關澤應了一聲,「你沒事兒吧?」

「沒事兒沒事兒,」林耀拚命擺手,「我就是嚇了一跳,我沒往那邊兒想過。」

「你也忒不經嚇了,」關澤扔了包紙巾到他邊上,「跟小孩兒似的。」

「有您這麼嚇人的麼」林耀小聲嘟囔了句,抓了張紙在臉上胡亂擦了擦,「我回辦公室了。」

「陳式太極呢?」關澤在他背後問。

林耀一掌拍在了門框上,這人實在是讓人抓狂!他咬著牙:「今兒不表演,小孩兒被嚇著了。」

關澤看著林耀頭也不回地衝回辦公室,拿起杯子繼續喝咖啡。

被嚇著了?關澤覺得被嚇著的人應該是自己才對,昨天晚上林耀說出那句話的時候,他就被嚇了一跳,他一直覺得這小孩兒挺可愛的,性格也招人喜歡,真沒想到他會喜歡男人。

關澤歎了口氣,哪個小姑娘能找個這樣的男朋友,應該會挺幸福,可惜了。

不過他現在也挺為難,本來打算過兩天叫林耀出去吃個飯,就不再逗著他玩了,結果現在林耀把小秘密跟他沒遮沒攔地這麼一說,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下午邱越玲打了個電話到他辦公室,跟他確定今年廣告展的事,沒幾天了,到時市場部要去人,邱越玲意思是再帶一兩個設計部的人去參加。

「你看設計部誰去合適?」邱越玲問他。

「我現在對設計部的人也不是太熟悉,還打算跟陳總監再瞭解一下……」關澤翻了翻手邊的文件夾。

「這樣吧,帶新人去玩玩?一年一次老的那些都去過了,正好讓新人去體驗一下?」邱越玲徵求他的意見。

「也行,新人都誰啊?」關澤想了想,設計部好像不少新來的。

「林耀吧,嶄新的。」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