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拔開狹小浴缸底下的黑色塑膠塞子後,滿滿的溫水逐漸形成漩渦狀,不斷順著水管往地下水道流逝。

 

水孔貪婪的吸水聲,在靜謐的浴室中顯得格外響亮。

 

即使躊躇不決,終究還是不得不出去了……

 

因為那人在外面等著……

 

穆恆寧仰首睜開眼眸,半挺起腰,一手抓握住釘在牆壁邊上放置毛巾的橫桿鐵架,一手擱在浴缸的邊緣,接著微微使勁,有些辛苦但仍算熟練地撐起削瘦的白皙身子,緩慢地跨出浴缸。

 

出過車禍之後,受過粉碎性骨折的左腿雖接受了復健,但仍不堪承受過於沉重的壓力,這使得穆恆寧走起路來有些傾斜,但彷彿呼應著內心極高卻微薄的自尊心,不想也不覺得自己必須被人投以同情眼神注視,縱然行走時的動作有些不同於常人,他仍維持著優雅而沉穩的姿態──即使在復健期間,這點堅持令他付出了全身痛得冒冷汗的昂貴代價,穆恆寧仍認為很值得。

 

隨手抓起一條乾毛巾圍住下半身,動作有些遲緩地前進著。

 

經過洗手台前,眼角不經意與鏡中的自己視線對上的瞬間,穆恆寧連忙轉過頭,只覺胃腸一陣陣抽緊,手指下意識地耙了耙前額的頭髮。

 

鏡中的那張臉,被幾條噁心的疤痕交相盤據著,醜陋得令人多看一眼都不敢。

 

一開始穆恆寧也不覺得自己出車禍後毀掉的容貌有多麼駭人,但自從某一晚出門去便利商店買罐飲料回來喝的途中,不慎嚇壞幾名路邊攜手閒晃的小孩們指著他大聲嚎哭直稱「有鬼」後,穆恆寧就羞慚得再也不敢於晚上外出了。

 

面對現實,仔細察看過後,真的是一張無論怎麼上看下看都很恐怖駭人的臉蛋……所以真的很難想像做愛時,那個人是懷著什麼樣的忍耐心情近距離地注視著自己臉上如蜈蚣般交錯的細碎疤痕。

 

已經沒有疼痛的感覺了,然而,當年受傷的那一瞬間,彷彿承受火燒般的灼熱痛楚,仍深刻地殘留在穆恆寧心底。

 

冰冷的指尖來回摩挲著臉上斑駁的痕跡,不斷流逝的時間彷彿凝止了,直到充斥狹窄室內的溫熱水蒸氣緩緩散去,身子逐漸從腳底冷到心口時,穆恆寧才猛地自失神狀態中驚醒過來。

 

什麼時候了?

 

身邊沒有手錶可察看時間,於是穆恆寧益發慌亂了。

 

最近總是這樣,只要一發起呆來,時間就像流水一樣的消逝了。

 

糟糕……這次好像讓他等太久了……

 

側耳傾聽,外頭安靜得連一絲絲雜音都沒有,靜得駭人。

 

咬了咬下唇,穆恆寧有些慌張地抬手伸向浴室的門鎖,有些害怕那個人會不會不耐久候就這麼離去了。

 

雖然自己總是亂發脾氣,不時吼叫著要那個人滾、不准再來厚顏糾纏,可若那個人有哪天真的遵從了,不再來施捨、給予微薄的溫柔……穆恆寧有預感自己一定會徹底崩潰。

 

好不甘心……為什麼要賦予那人一而再、再而三動搖自己心情的機會?

 

眼眶頓時充滿酸楚地紅了。

 

幾乎是飽含怨氣地將薄薄的門板用力打開,下一秒,便與半坐在床上的男人視線直直對上了。

 

啊啊……他還在呀……穆恆寧的雙腿忽地有些虛軟,不由得無力地將身子倚在門緣處,呆呆望著微偏頭露出疑惑神色的英俊男人。

 

好奇怪,不明白他怎會對自己這麼有耐性,自己明明……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令周遭人無不心生艷羨、才華洋溢的穆恆寧了,現在的自己,只是一個苟活在世上的無用廢物罷了。

 

「我以為你睡著了。」莫傅天注視著他一會兒後,靜靜開口道。

 

「你怎麼還沒走?」一問出口,穆恆寧就有些懊悔了,拳頭攢緊,不知道該怎麼將近乎趕人的冷酷話語收回來。

 

男人果然怔住,露出有點受傷的神情。

 

「你希望我走嗎?」

 

「……」

 

是誰說過「沒回應便是最好的回應」這句話來著?莫傅天暗暗心想,自己真的是被眼前這名男人討厭透了吧?一思及此,不由暗暗嘆口氣。

 

「方才以為你睡著了,我還有點擔心……」

 

「別說了!」穆恆寧撇過臉去,煩躁地打斷他的話。

 

莫傅天定定凝視著他幾秒鐘,而後年輕帥氣的臉龐露出一抹苦澀笑容道:「看來你今天心情不太好,若是真的不想看到我的話,那我……」

 

「你想回去?」穆恆寧忽略心臟一閃而過的刺痛,狠狠瞪著他。

 

「呃……」

 

「隨便你!不過你今天若是走掉的話,以後就再也不用來了!」

 

盛怒之下,穆恆寧沒有發現自己的話和態度互相矛盾了,而這令莫傅天不由得有絲竊喜,像是乍然發現一道曙光。

 

「你是不是不希望我離開?」

 

「呃……」

 

「學長,你還喜歡我嗎?還是真的討厭我了?」莫傅天得寸進尺地逼問。

 

「……」穆恆寧一時語塞。兩人重逢後,男人一反常態,時不時地迫他表明心意,總令他方寸大亂,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

 

「造成你的困擾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絕不改變心意,我曾說過的話也可以再說一遍,我對你絕對不是同情,我是真的很喜……」

 

「住口!住口!」穆恆寧皺緊眉頭,情緒失控地大喊。他最討厭莫傅天開口解釋這些,因為這聽起來就跟謊言無異,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他現在的模樣,就像一塊縫縫補補後拆開來、再縫縫補補回去的破爛娃娃,既難看又噁心死了,根本不會有人喜歡,更何況……更何況……穆恆寧還清清楚楚記得好幾年前自己模樣還很漂亮時,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向男人告白,卻被怒罵「噁心!」的話語。

 

現在他醜得這麼可怕,還被小孩子當成是鬼,他實在不明白如今的自己,有哪一項優點能獲得男人另眼相看了。

 

穆恆寧心知肚明,他現在對自己展現的溫柔,只不過是…廉價的同情罷了……

 

忽覺下身一涼,本來就只是隨意掛在腰間的毛巾被身子一抖,倏地如羽毛般鬆開飄落地面,雖然與男人不是沒裸裎相見過,但穆恆寧仍不由得滿臉通紅地驚叫一聲,連忙蹲下想將這身上唯一的遮蔽物撿起來,可他無力的雙腿卻無法承受他過於慌亂的動作,膝蓋才微微一彎,整個人便一陣乏力地往前摔倒在地,狠狠撞疼了鼻子。

 

隱約間,還能聽見莫傅天驚訝萬分的抽氣聲。

 

穆恆寧的腦袋霎時一片空白。

 

僅存的微薄自尊心,頓成空蕩一片,所剩無幾了。

 

蠢死了……

 

極度羞恥的淚水迅速溢出穆恆寧眼角,他恨恨地咬住下唇。

 

蠢死了!蠢死了!就像個白癡一樣!

 

長這麼大了沒有踢到任何東西還會自行跌倒……真是個大蠢蛋──!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