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過了好幾天,莫傅天幾乎都快將言馨馨跟穆恆寧兩人的事情拋諸腦後了,只可惜,無孔不入的校園八卦似乎還是沒有放過他的打算。

時逢入秋,於某個天氣涼爽的午後,莫傅天翹掉下午第一節課,獨自一人在校園角落處一家雅致餐廳的外頭享用午餐兼陽光。

性格孤傲的他總喜歡獨來獨往,加上發生他被言馨馨驟然甩掉的悲慘事件後,他就更不屑與私底下暗暗嘲弄他不自量力的同班同學們來往了,當然,其中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能力比他差的人他向來就不放在眼底!因此能與他坐同一桌的人真的少之又少,更何況一個人獨處怡然自得多了,至少不會聽見什麼無聊雜音。

啪!的一記肉擊聲乍然在背上響起,莫傅天從小到大的損友柯宇洋一手搭上他的肩,笑得一臉不懷好意:「小天,要吃飯怎不找我出來?一個人在這邊耍寂寞,是想勾引美眉們母性大發嗎?」

柯家與莫家是世交,從曾祖父那一代就有很好的交情,莫傅天與柯宇洋從小同穿一條褲子長大,本來彼此互看不順眼,後來狠狠幹了幾場架後才對對方服氣一點,柯宇洋也頗有建築設計方面的才氣,年長莫傅天二歲,現正就讀建築系三年級。

莫傅天沒好氣道:「別亂說,我暫時不想招惹女人了。」

很諷刺地,在女人堆中一向無往不利的莫傅天,卻是在被一個令他終於認真起來的女人狠狠甩掉後,才頓然察覺他根本從沒理解過女人這種莫名生物,因而暫停了繼續去招惹她們的念頭,真不知該說幸運或不幸。

柯宇洋一臉不解,隨手拉張椅子坐下:「為什麼?因為失戀嗎?可我從四年級那邊放出來的消息得知,你才是將言馨馨那個絕世大美女甩掉的人啊……」

咳!莫傅天猛嗆一聲,差點將剛塞進嘴巴一半的食物給吐了出來。

見他一臉詭譎,柯宇洋不禁怪叫:「這消息是真的嗎?天哪!你怎麼捨得甩掉那個大美女啊!」

可惡!早叫他不要多管閒事了!心知肚明這個消息肯定是那個不知是笨蛋還是天才的穆恆寧放出來的,莫傅天悶哼一聲,沒好氣道:「拜託別再談這件事了,讓我耳根清靜地吃完這一頓行不行?」

柯宇洋隨手拉一張椅子坐下來,眼睛直看著他,驀然突兀地笑道:「嘿嘿,你這傢伙真是不簡單哪……」

莫傅天沒好氣地掃他一眼:「你想說什麼?」雖然很不想知道他在噁心怪笑什麼,但好奇心終究戰勝一切。

「你不過才剛入學而已,毛頭小子一個,居然能成功追上校園美女言馨馨,當時不曉得有多少人既佩服又羨慕你啊。」

莫傅天一臉不以為然:「羨慕?我倒覺得很多人想殺了我。」

「的確滿多人想殺了你,但是,後來傳出交往不到三個月,你就被她灰頭土臉地甩掉後,不少人開始暗地裡說你中看不中用……呃,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應該不需要我解釋了吧?」柯宇洋怪模怪樣地朝他擠擠眼睛,莫傅天悶哼一聲,氣得將盤中一顆豆子彈向他。

「後來又過了幾天,在你身價跌到最谷底的時候,居然爆出言馨馨親口承認其實被甩掉的人是自己,這下乖乖不得了,很多美女聽到傳聞,頓時對你刮目相看。據說其他科系一些身價不低的校花們也開始對你躍躍欲試,似乎覺得誰能當上你下一任女友,誰的身價就能超過萬年校花言馨馨……真不得了啊,小天,這下子,我看你光是躺著,就能吸引一堆美女自動送上門了。」說著,柯宇洋情不自禁露出一臉羨慕。

說了半天,原來是在忌妒莫傅天的桃花運!

這有什麼好不得了的?莫傅天斜睨他一眼,不甚贊同地冷哼一聲道:「當初我會追言馨馨,是因為我第一眼就對她很有感覺,不是因為跟她交往後身價會立刻暴漲這個好處才追她的,一堆成天到晚心底打著壞主意的爛男人圍繞在她身邊,難怪她誰都看不上眼,哼,若換成是女人懷著其他心思接近我,我才不……」正說得口沫橫飛時,眼角突然暼到一個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的身影,莫名地,莫傅天高談闊論的興致頓時冷卻了下來,闔上嘴巴。

「嗯?怎麼不說下去了?」柯宇洋順著他瞬間變得奇怪的視線往後轉過頭,看了一會兒,突然低叫道:「我的天啊!那不是我們系所傳聞中的天才穆恆寧、穆學長嗎?呃,他他他……他走過來了!」現場播報完畢後,不知是驚喜、還是驚恐的神色迅速浮現柯宇洋的臉龐。

咦?是他……正在尋找用餐地點的穆恆寧,微抬起頭,視線正好與莫傅天一雙銳利有神的目光對上,心底對他的莫名好感霎時一湧而上,頗親切地輕喊一聲「莫學弟」後,附帶免費贈送他一抹迷死眾人的溫和笑容。

真是冤家何處不相逢呀!看著他,面無表情的莫傅天腦海驀然浮現這一句話。

「小天!我是不是聽錯啦!穆學長居然親切地喊你一聲學弟?他認識你?說!你為什麼會認識他?!」柯宇洋震驚地猛轉過頭,一副很想抓起他的衣領質問的模樣。

他在激動個什麼勁兒啊?莫傅天一臉莫名其妙。

「認識他很了不起嗎?」

「廢話!了不起得很!他是美國最有名的F大的建築研究所唯一一個願意提供全額獎學金指名要他過去深造的高材生耶!」又是指名、又是全額獎學金!這是多麼難求的殊榮啊!

那又怎麼樣?過去還不是學生的身分?又不是被當成什麼有名設計師對待。甚覺此事無聊至極的莫傅天微翻白眼。

「還有啊……」柯宇洋在他耳邊嘀嘀咕咕間,一派斯文模樣的穆恆寧已經來到了他倆身旁,客氣地詢問道:「抱歉,請問我可以跟你們一起用餐嗎?」

「可以!當然可以!這是我們的榮幸!學長請坐!」沒想到居然可以跟系所人人崇拜有加的天才同坐一桌,柯宇洋差點興奮得不能自己。

狗腿!雖然很看不過去同自己一般心高氣傲的柯宇洋居然也徹底臣服在穆恆寧的魅力之下,莫傅天卻也沒出言反對,僅是一臉無所謂地沉默著。

向前來招呼的服務生點完餐後,穆恆寧見莫傅天沒向自己搭話的意思,便也就跟著保持沉默。

或許是與生俱來的斯文氣質使然吧,他不說話的神情依舊很平易近人,不似莫傅天一沉下臉就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已然面對著面,卻完全沒話聊,但很奇妙地,兩人一點都不覺得這樣的低調氣氛有什麼不好,也覺得很自在,最後,反倒是一向藏不住話的柯宇洋受不了了,開口朝穆恆寧搭話。

「對了,穆學長,你是怎麼跟小天認識的啊?」

「小天?」穆恆寧困惑地眨眨眼。

「就是說這個傢伙啦!小天!」柯宇洋咧嘴一笑,用手肘頂了頂一旁默不作聲、臉龐驟然黑了一半的莫傅天。

小天……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以上的高大傢伙居然有著這麼可愛的暱稱……穆恆寧勉強克制住了,唇邊卻仍悄悄洩漏了一絲笑意。

莫傅天似乎感應到他腦海正在轉些什麼念頭,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純屬巧合。」莫傅天代替穆恆寧回答。

「巧合?」什麼意思?柯宇洋疑惑地眨了眨眼。

穆恆寧悶咳一聲,很配合地點點頭道:「對,會認識,是因為巧合。」

「什麼樣的巧合啊?」

這傢伙真是鍥而不捨啊……莫傅天沒好氣道:「就是因為沒辦法形容,甚至可以說是意料中的意外,所以才說是巧合。」

「聽不懂,你就乾脆直說不能告訴我算了。」柯宇洋大大白了莫傅天一眼。

穆恆寧打圓場道:「抱歉,過程實在有點複雜……」

「喔,這樣啊……」連續碰了兩人不軟不硬的釘子後,柯宇洋聰明地沒再繼續追問下去,可悶了一會兒後,他又再度忍不住了,厚著臉皮向穆恆寧請教創作的心得和喜歡的建築設計師,畢竟是同系,聊得又是很感興趣的話題,所以兩人一下子便談開了,生疏感亦逐漸淡去。

米開朗基羅、高第、布拉曼特、安德烈索拉諾……這些有名的古代建築名家逐一被提起。

一旁悶頭用餐的莫傅天聽了半晌後,忍不住眉頭一皺,出聲幫自己心折的偶像說句公道話:「拜託聊點現代的建築師吧,那些什麼古代名家是不錯,不過也作古得差不多了,平常在課堂上簡直聽到爛,若論近代的建築,安藤忠雄大師設計的東西,還更有討論研究的價值。」

「你也是他的崇拜者?」穆恆寧雙眸驀然一亮。

「呃,你『也』喜歡?」沒想到他也是同好……

穆恆寧點點頭,眼神發出熠熠亮光,侃侃而談道:「嗯,他的作品極簡、內斂、神秘,讓人看了心曠神怡,尤其,我非常喜歡這位建築大師所秉持的一個理念……」

「讓光營造精神、水成就意境!」莫傅天脫口道,穆恆寧訝異地看向他,乍逢知己的感覺,讓兩人不由得互視一笑。

「對,奉行極簡主義的安藤大師,作品空間內斂、神秘且自有天地。他用簡單的方與圓,就把宇宙框給你,在他的房子裡,會有這裡就是宇宙的感動。而這是我無論怎麼努力也很難達到的境界。」穆恆寧輕聲嘆息。

聞言,莫傅天忍不住輕哼一聲,說道:「拜託對自己有信心點好不好!我看過你的作品,你是個才能絕不會輸他的天才!」

若令自己私底下佩服不已的穆恆寧尚且自認遠遠不如的話,那曾經覺得才能絕不輸給安藤大師的自己,該將一張厚臉皮往哪擺啊?思及此,莫傅天臉龐不禁有些發熱。雖然做人無須太謙虛,但太高估自己這點,似乎更糟。

穆恆寧聞言一愣。

「你看過我的作品?」

「呃……」糟,一時說溜了嘴!莫傅天就像一隻被抓到偷腥的貓,臉龐赧然一紅,到最後實在抵受不住他充滿好奇的詢問眼神,只好偏過頭含糊帶過:「嗯……無意中是看過幾次……」

一旁始終插不上話的柯宇洋,終於找到機會爆料道:「哈!他不只看過,上次教授帶我們去資料展覽室見習的時候,我正巧看到他在穆學長得到去年金建築賞第一名的作品前面看傻了眼呢!」

「媽的!柯宇洋你偶爾少說一句話會死嗎?!」老底被人硬生生掀開,莫傅天頓時惱羞成怒,狠狠瞪他一眼,卻不曉得他的過度反應,反而間接証實了幾分柯宇洋誇大說法的真實性。

「謝謝,這對我而言是最好的讚美。」穆恆寧定定看著他,雙眼蕩漾著一泓如春水般的迷人笑意。

莫傅天望著他一呆,突然想起陳教授對自己說過的一句話:「作品如其人。」

的確,穆恆寧的人就跟他的作品一般,渾身散發出一股教人想親近卻又暗含神秘的美感,令人很難討厭。

擁有頂尖才能,加上一張得天獨厚的漂亮臉蛋,這世上還有什麼能令他感到缺憾?唉,難怪言馨馨看不上自己了,有了這麼一位優秀的未婚夫,怎可能看得上其他路邊的雜草?

想起自己曾經無比喜歡的女人,莫傅天胸口一痛,眼神霎時黯淡下來,沉聲對柯宇洋道:「小柯,可以請你走開一下嗎?我有些話想私下對學長說。」

「為什麼?有什麼話是我不能聽的?」柯宇洋立即出聲抗議。

莫傅天雙手環胸,冷起臉孔:「你是要我趕你走?還是識相的滾遠一點?自己選一個。」

「吼!你這人真的很流氓耶!」柯宇洋實在拿他古怪的脾氣沒轍,只好無奈地抓抓頭髮,向穆恆寧告聲罪後,頗不甘願地起身走了。

趕走閒雜人等後,莫傅天深吸口氣,稍微整理一下腦袋中的思緒,可是靜下心來仔細一想,才驀然發現自己想說的話簡直一廂情願極了,張嘴張了半天,始終擠不出一個字來,反憋得臉龐微微脹紅。

該死!早知道就不要叫小柯那傢伙滾了……眼看氣氛越來越尷尬,莫傅天更加不知該如何開口了。

「學弟……你是要跟我談有關馨馨的事嗎?」等了一會兒後,穆恆寧試探性地輕輕開口,清冽的嗓音就像一道微風拂過樹梢般,絲毫不予人壓迫感。

「我……」莫傅天感覺胃有點抽痛,皺起眉頭,硬將心底話從口中一個字一個字地擠出來:「也許你覺得很可笑,但馨馨曾經就像是我心目中的女神一樣……」

老實說,要將接下來的話說出口真的奇怪極了,但不知為何,感覺到穆恆寧似乎很認真地傾聽自己想表達的意思,莫傅天不由得還是說了:「雖然我跟很多女孩子交往過,但唯獨對馨馨,我才有初戀的感覺,所以我本來真的很想好好珍惜她,認真對待她,誰知道…半途居然殺出一個程咬金……」

穆恆寧呆了一會兒,像是沒料到莫傅天會對自己這麼坦白,簡直就是將傷口挖給自己看了,不禁幽幽嘆息道:「我很抱歉……」

「你是該跟我道歉!我想好好珍惜的人是你的未婚妻也就算了!問題是照馨馨的說法,你對她似乎沒放多少感情?但就算你完全不在意她,她依舊深深愛著你,你能想像我有多麼不甘心嗎?」

啊啊……自己幹嘛講這些啊!這跟喪家犬在勝利者面前不甘地狂吠有什麼兩樣?話一出口後,莫傅天羞恥得真想挖個坑將自己埋了。

「我跟馨馨她……呃……其實……」穆恆寧露出愧疚神色,一副不知該怎麼向莫傅天解釋他為何對言馨馨冷淡的態度。

吞吞吐吐的,他到底想講什麼啊?莫傅天沒耐性地敲敲桌面,引起他注意地抬起頭來。

「我不想知道你怎麼想,我只是想告訴你,你是個幸運的傢伙,別人夢寐以求的好女人是你的未婚妻,拜託你好好珍惜,不要再傷她的心,要不然我真的會不擇手段重新將她搶回來。」

面對他蠻橫霸道的宣示,穆恆寧只是似苦笑地輕輕一嘆:「沒想到你這麼喜歡馨馨。」

莫傅天雙手環胸,沒好氣道:「我只是不想輸給一個不懂珍惜的爛人而已。」

「你放心吧,我會對馨馨很好的。」

「那就好。」聽出他的語氣很誠摯,莫傅天連日來堆積在胸口上方的不甘終於緩緩淡去了。

「穆學長……」

「嗯?」

「……向你說一聲『謝謝』,應該不會很奇怪吧?」

穆恆寧愣了愣,一雙線條優美的眼眸呆望著他良久。

「怎麼了?你想說什麼?」莫傅天微感奇怪地挑了挑眉。

「你……跟我原先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哦?怎麼個不一樣法?」

穆恆寧微低下頭,像是在斟酌該怎麼回答:「馨馨跟你分手的當天,便打了通電話給我,我聽得出來她的聲音很明顯地不斷在顫抖,她說你聽了我的名字後,露出很恐怖的…好像殺人也不在乎的表情,她很擔心我的安危,怕你會對我不利……」

「她的擔心很正常啊。」莫傅天聳聳肩,毫不否認。

「可是你不會這麼做對不對?」

「等等,你認為我不會對你不利的根據是什麼?」莫傅天不悅地擰眉,不懂一個大自己三歲的男人為何能朝自己露出這麼天真又篤定的神情出來。

穆恆寧淺淺一笑,很直覺地回答:「你給人的感覺就是這樣。」

聞言,莫傅天真的很想重重嘆口氣:「學長,為了避免你對我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我就老實跟你說了,我真的不是一個好人,也做過不少壞事,甚至曾經將一個惹到我的人揍到住院一個禮拜,大部分人對我的評語都很差,這點你去問問看跟我上過同一所高中的人就知道了。」老實說,被穆恆寧當成一個好人看待,還真是令他渾身起雞皮疙瘩,太惡寒了。

「如果你真的是一個很差勁的人,那你就不會跟我說剛剛那一番話了。」莫傅天或許萬萬沒想到,他越說自己很壞,穆恆寧就越覺得他本性很善良,因為一個真正的壞蛋是不會承認自己壞的。

「嗄?我剛剛說的話很奇怪嗎?」

「你要求我對一個欺騙過你的女人好一點一個真正壞心腸的人是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的,我相信你的本性一定很善良,其他人恐怕都誤會你了。」穆恆寧望著他,露出一抹很溫柔的表情。

「我……老天……我真的不是不想對你發狠……」

莫名奇妙被人滿口稱讚,莫傅天背脊爬上一片惡寒,差點無力地說不出話來。

「追根究底,根本是你自己救了你自己!懂嗎?我該死的發神經沒先去找你算帳,反而跑去看你的作品,本來不看還好,結果沒想到你的設計居然該死地完全對了我的胃口……!」

說到一半,莫傅天倏然住了口,嚇出一身冷汗,太可怕了,自己是中了什麼邪術,跟這人才相處不到幾分鐘,他幾乎將肚子都剖開來給對方看了。

穆恆寧卻是聽得一頭霧水,疑問道:「什麼意思?你是希望我將那個作品送給你當道歉禮嗎?可以呀,我去跟老師討回來……」

「不是!」再繼續被他誤會下去,莫傅天難保自己不會生出殺人念頭,握緊拳頭,磨了磨牙道:「簡單的說,就是我不小心……不小心……」

「不小心什麼?」

「不小心喜歡上你的作品了啦──!」吼完後,莫傅天確定自己生平頭一遭對著一個男人臉紅了。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