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應該就像穆恆寧講的一樣,他不是娘娘腔,他只是愛乾淨了一點……

莫傅天滿臉尷尬地伸手抓了抓頭髮,清清喉嚨道:「我說……學長啊,我承認我的房間不是很乾淨,四周更是堆滿了雜物,不過好像也沒髒亂到需要重新整理一遍和擦地板的地步吧?」

這天,莫傅天邀請新交的朋友來自己在外頭承租的套房中作客,誰知滿房子的髒亂好像太傷眼了,穆恆寧一坐下後,便開始默默收拾東西,整理到最後,居然拿了條毛巾開始擦拭地板起來。雖然莫傅天樂於有人願意免費幫自己打掃房間,但還是挺不好意思的。

「對不起,我有點潔癖。」穆恆寧臉一紅,抓著抹布不好意思地道:「我是不是太多管閒事了?」

「呃,是沒關係啦。」對一個有潔癖的人來說,自己的房間肯定髒亂得罪無可恕吧。莫傅天不由得暗暗後悔自己怎沒事先清理一下。

穆恆寧動手擰了擰毛巾,半垂眼眸,溫言道:「聽說乾淨的環境會招來福神,也會讓心情寧靜,你就讓我打掃一下吧。」

招來福神?我不需要那種東西了吧?莫傅天似懂非懂地在床沿邊坐下,對眼前這名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學長充滿莫名敬畏。

「真是不好意思。」莫傅天慚愧道。

「不客氣,你先睡一下吧,我很快就打掃完畢了。」穆恆寧柔聲安撫。

「嗯……」或許是他柔和的嗓音太好聽了,效果跟催眠曲差不多,無事可做莫傅天不知不覺間聽進他的話,身子一歪,倒在床上乖乖閉眸睡去了。

過沒多久,當莫傅天緩緩自夢鄉中甦醒過來,睜開眼縫的那一瞬間,嘴巴情不自禁張得大開,嚇得以為自己來到了一處陌生地方。

坐在靠近床舖地板上的穆恆寧,見他醒過來後神情怪異,連忙詢問道:「怎麼了?」

「這是我的房間嗎?」天哪!沒想到那塊曾經疊滿雜物的地板,居然能有重見天日的一天!莫傅天內心霎時充滿筆墨難以形容的感動。

「對不起,我可能太多事了。」穆恆寧花了二個小時將他的房間整理完畢後,才突然驚覺自己忘了問他介不介意自己亂動他的東西,不由得連忙低聲道歉。

莫傅天完全沒聽見他說些什麼,只一個勁兒地誇讚道:「太厲害了!你簡直是神哪!學長,你要是女人的話,我非把你娶回家不可!」

「這沒什麼……」穆恆寧再度臉紅,低聲道。

「我是說真的!」莫傅天一把將他拽入懷中,就像對待其他哥兒們一樣地抓亂他頭髮表示欣賞之意。

穆恆寧被他激昂的肢體動作嚇了一大跳,身軀霎時僵硬得不得了。莫傅天成熟的外表,時常令人忘記他其實只是一個高中剛畢業的小男孩罷了。

「等等……住手……」被他久久抱在懷中不放,穆恆寧羞得滿臉通紅,只覺心跳加速得快喘不過氣來。

哇,學長的反應真像一個羞澀少女呢,就跟馨馨一樣……想起前女友,莫傅天胸口驀然一痛,連忙放開懷中人。

甩頭忘卻方才的遐思,莫傅天連忙拿出自己畫的建築物草稿請他看看,順便交換創作心得。

雖然年齡相差三歲,彼此感興趣的東西及話題卻非常投機,莫傅天和穆恆寧越聊越有相見恨晚的感覺。不知不覺間,下課後他們膩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多,兩人之間的友情也持續升溫。

而越深入了解,莫傅天越體認穆恆寧這名眾人公認的天才,其實是個有點孤僻的怪人。不愛表達意見,喜歡躲起來默默做東西,和所有人都保持一定距離交往,但,毋寧說他冷漠,不如說他害怕群眾。

雖有「天才」的光環罩頂,卻不喜歡刻意顯現在大眾面前,若非一些教授慧眼識英雄,把他挖掘出來,恐怕不會有人注意到他。簡而言之,他是個低調到不能再低調的人。

老實說,莫傅天覺得單純得像個孩子的穆恆寧還滿有趣的,於是見面除了討論設計心得以外,他還喜歡拉著他到處跑、到處玩,夥同另一群校外好友騎車上天下海,日子一久,有些孤僻的穆恆寧也逐漸敞開心房,笑容變多了起來。

雖然很多人頗奇怪籠罩著「天才」光環的穆恆寧,怎會跟一個才大一的小學弟到處廝混,但在穆恆寧心底,莫傅天的確是他長大以來初次結交的好友。

然而,好日子沒一起共度多久,莫傅天就讀下半學期時,他的父親突然要求他退學,轉而去國外一所知名的建築學校就讀,更幫他找到一名國際知名的建築大師來指導他,而那名大師也正好是莫傅天最崇拜的偉大建築師之一。

莫傅天雖然很想去就讀,卻又捨不得在台灣的朋友及生活,左思右想、萬般苦惱之下,某天下課時,莫傅天再度將穆恆寧找來自己的房間,跟他討論自己的煩惱。

而房間自從上次經過穆恆寧的打掃、煥然一新之後,莫傅天便盡量維持整潔乾淨,免得他一來又甩開自己忙著清理了。

穆恆寧聽完莫傅天的煩惱後,臉上的開心光芒逐漸黯淡下來,顯得有些落寞,卻仍勉強揚起一抹笑容,勸說道:「你還是去國外留學吧,機會難得。」

「你贊成嗎?」莫傅天緊緊盯著他。雖然兩人才相識半年,交情卻已經好得像同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好兄弟了。老實說,在台灣的一群死黨當中,莫傅天最捨不得的就是他了。

穆恆寧堅定地點了點頭,說道:「當然贊成。那位建築大師的作品我也注意過,在最重要的建築結構方面,他不但處理得一絲不茍,更處處有異想天開的創意在內,而那也正好是你最該加強的地方,加上他難得收學生指導,你錯過這次機會,日後可能會後悔一輩子,所以還是去吧。」

沒錯,穆恆寧說的他都懂,但莫傅天的胸口還是悶得死緊。

「可是,我一離開台灣後,距離隔得很遠,又有時差,很可能會忙得沒空和你聯絡了。」莫傅天沉重的語氣,夾雜了一絲連他都不太明白的心痛與不捨。他隱隱覺得,雖然向建築大師學習的機會難得,但斷了和穆恆寧的友誼,或許會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聞言,穆恆寧卻是露出笑容,篤定道:「放心吧,我畢業後,也會前往美國深造,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

「真的嗎?」莫傅天頓時雙眸一亮,激動地大聲詢問。

「當然是真的!」穆恆寧用力點頭。就算他本來沒有出國的打算,聽見莫傅天即將出國的消息後,他也有了出國的念頭,只不過,這些話當然無法明講。

莫傅天興奮地一把抱住他,豪氣萬丈地道:「好!學長也一起來就太好了!到時我們兄弟倆畢業後就可以聯手橫掃業界,打敗天下無敵手!」

「兄弟……?」臉龐擱在他肩膀上的穆恆寧微微偏過頭來,近距離凝視著他的眼眸,滿臉複雜神色。

和莫傅天相處了半年多的歲月,不知不覺間,穆恆寧終於明白自己為何遲遲無法愛上言馨馨,只能把她當妹妹看待了,因為,自己對男人才會感到心動。

每當莫傅天興奮地將自己抓入懷中抱緊時,穆恆寧就會心跳加速得一陣喘不過氣來,只覺得又歡喜又害羞,很想一直跟這名小自己三歲的大男孩有肢體方面的接觸。甚至腦海裡頭不再是建築結構圖,而是滿滿的對方身影。

這個認知,在一開始也嚇傻了穆恆寧,甚至一度想躲避他,然而,每當莫傅天打電話叫自己出去見面時,穆恆寧還是會不由自主地出門找他,完全控制不了想見對方的心。

當然,穆恆寧也曉得若想和莫傅天維持一輩子的友誼的話,自己喜歡上他的這件事絕對不能曝光,只能當成秘密永遠地埋藏起來。

「是啊,我們是好兄弟,一輩子的好兄弟!」莫傅天開心地笑咧了嘴。生為獨生子的他,真的很開心有穆恆寧這樣一個興趣相投的好朋友。

「也是,當兄弟,總比當普通朋友來得好……」

穆恆寧輕輕點了點頭,有些失落地低聲呢喃。

然而,此時的穆恆寧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原本打算隱瞞一輩子的秘密,居然會在一個無法控制的因素下,整個赤裸裸地攤了開來,也嚇壞了莫傅天。

 

****

 

後天,就是莫傅天搭機前往美國的日子了。

不知怎地,在所有死黨之中,莫傅天最想找出來把握最後一點相處時間的人,就是穆恆寧了。

今天他只有約穆恆寧來房間辦一場私人聚會。等他依約到來,進入自己的套房後,已經有些酒意的莫傅天立刻塞了一瓶酒到他手中,強迫他喝光。

穆恆寧面有難色地勉強喝了一口後,白皙的臉龐肌膚瞬間浮現兩朵紅晕,隨即搖了搖頭推拒道:「小天,只喝一口可以嗎?我真的不會喝酒。」

見他微醺的俊秀臉龐顯得更是清麗無雙,莫傅天頓時心中一動,莫名地就是想勸他多喝幾口。

「不行!明天我得回家一趟陪我家人,今天算是我跟你最後一次相聚了吧,不管我說什麼,你都要聽。」

「嗯,好吧。」穆恆寧輕輕點頭,本來就是不會拒絕人的溫順性子,更何況提出要求的人是他。加上一想到莫傅天去美國後,兩人剛萌芽的友情或許會產生些許難以預料的變化,心煩意亂之下,穆恆寧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地喝著手裡的酒,渾然不覺逐漸嫣紅的雙頰,令他看起來更是秀色可餐……啊不,魅力十足。

一口口抿著酒液的粉嫩嘴唇,看起來比女人的唇瓣還柔軟有彈性。

或許是大量酒精導致自制力降到最低點,莫傅天邊喝、邊直勾勾地盯著渾身散發出強烈費洛蒙的穆恆寧,差點就回不過神來。

穆恆寧的長相原本就十分俊秀斯文,但,或許是他刻意低調的行徑,加上令人驚艷的才華,讓人注意到他的內在的同時、也不慎忽略掉他的外在如何,莫傅天也是猛一看之下,才發現眼前這傢伙「可能」比自己還帥上一百倍,害他忍不住看得目不轉睛,細細研究自己以前從來沒注意到的地方。

「你在看什麼啊?」似乎意識到他的視線含了些許不同以往的熱意,有些醉了的穆恆寧朝他露出一抹疑惑的無辜笑容。

是啊,自己在看什麼呢?莫傅天被問得臉一紅,莫名心虛地撇過頭去,清了清喉嚨隨便找個話題問道:「學長,你快畢業了吧?之後有什麼打算?」

穆恆寧聞言一怔,拿起酒瓶抵在唇邊的右手頓時停在半空,語氣有些複雜地低聲道:「先成家……後立業吧。」

「成家?你是說畢業後,直接跟馨馨結婚嗎?」莫傅天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眸,沒有想到才大自己三歲的穆恆寧,會想要那麼早就定下來。

「嗯,然後就繼承她家的事業吧……但是,我還是會爭取先去美國進修的機會。」穆恆寧下定決心地看向他道。他會按照承諾照顧好馨馨,但是他也捨不得輕易放下對莫傅天的感情,所以就讓他任性一回吧。

莫傅天搖了搖頭,強笑一聲道:「不急,多陪馨馨一段時間也好。哈,先恭喜學長了,記得要辦婚禮的時候寄張紅帖子給我,到時我會飛回台灣,包一個大紅包給你們。」

「不用了……」穆恆寧輕輕搖頭,不願他如此破費。

「怎麼可以不用!到時候嫂子生的第一胎,我一定要搶當乾爹!」莫傅天的嗓音有點乾啞,胸口更是隱隱作疼。他不禁有點奇怪,明明已經半年多沒跟言馨馨有任何交集了,甚至平常想起她,內心也沒任何波動,怎麼今天在穆恆寧面前談到他畢業以後會結婚的事,就覺得萬分不是滋味?

難道自己對言馨馨還沒有忘情?莫傅天忍不住自問。

「嗯,放心吧,第一胎一定會認你當乾爹的。」穆恆寧放下手中的酒瓶,認真地點了點頭。

奇怪,應該是很開心的事,為什麼就是笑不出來呢……莫傅天低下頭來,掩飾住滿臉的苦澀,喃喃低語道:「好奇怪的感覺……學長才大我幾歲而已,居然就要結婚了。」

「我很早就沒有父母了……」或許是聽到他的呢喃,穆恆寧突然低聲道。

「咦?」莫傅天震驚地偏頭看向他,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畢竟無論從穆恆寧恭謙有禮的言行、或是價值不斐的衣著來看,都可以感覺得出他是出生在一個相當富裕的家庭,根本不像是從小就無父無母的人。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