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娶穆恆寧進門?莫傅天當然想!

只不過,一切都還要從長計議,免得嚇跑了他,所以他將親爺爺已經默認兩人之間的戀情之事先隱瞞下來,選擇先跟他培養好感情,並且以重建他的自信為第一要務。

爺爺只不過是第一道關卡,還有父母那一道難關要過,若是穆恆寧仍沒有自信的話,莫傅天怕他會被一、兩句難聽的話擊垮,又縮回自我保護的殼內,到時要再將他拉出來,肯定會艱難萬分。

該怎麼循序漸進,鼓勵穆恆寧重新振作起來,莫傅天的內心已經有底了。就算要等十年、二十年,他也願意等下去。

 

三個月後,莫傅天和宋靖棠遞出的那項設計方案出乎意料之外地榮獲第一名。當這項好消息一傳回公司,同事們紛紛向他們道賀,至於趙胖一臉大便的精采臉色就更不用提了,絕對是莫傅天和宋靖棠兩人一回想必捧腹大笑的經典畫面。

董事長也是龍心大悅,剛巧再過二十幾天就是「樹天」建設成立六十週年的紀念日,於是董事長下指示,將獲得國際大獎的慶祝宴和創立六十週年的宴會合併在一起舉辦,邀請許多親朋好友及政商名流來參加。當然,他也沒有忘記邀請獲獎的幕後大功臣──穆恆寧到場。

從莫傅天手中接下設計典雅的邀請函時,穆恆寧真的很頭疼,不曉得自己該不該明目張膽地出現在莫傅天的家人面前,更不用說那場宴會邀請了數百人蒞臨參加,自己這樣一個行動不便的人到場,真的不會為莫傅天增添任何麻煩嗎?若是兩人的動作親暱一點,害他招來旁人異樣的眼光該怎麼辦?

還沒出席宴會,穆恆寧就胡思亂想了一堆,連手底下的紅豆餅皮快燒焦了仍不自覺。最後,還是莫傅天看不下去,連忙將餅皮搶救了起來。

「學長,如果你不想參加的話,我不會勉強你。」

穆恆寧微抿唇瓣,手足無措地看了莫傅天一眼。

「小天,你希望我去嗎?」

「站在我的立場,我當然希望你能參加,畢竟那項設計方案能拿下大獎,你佔了很大部分的功勞,若只有我和靖棠兩人受到祝賀及稱讚,對你非常不公平。」

穆恆寧搖了搖頭,滿臉擔憂地低聲道:「我不在乎自己佔了什麼功勞,我只是怕我一到場,會對你造成很大的不方便……」

「你錯了,你來我只會很高興而已,假如不是爺爺要求我一定要參加的話,我寧願缺席來陪你一起賣紅豆餅。」莫傅天一臉正經地道,句句發自內心。

雖然莫傅天不喜歡吃甜點,卻也愛上吃穆恆寧親手烤出來的紅豆餅了。他曾問過穆恆寧為什麼會選擇賣紅豆餅掙錢,畢竟高學歷的人普遍都有一種迷思,就算失業良久也寧願在家裡混吃等死,不願拋頭露面地擺攤賺錢,認為這樣有點丟臉。

豈料,莫傅天的疑問,卻得來穆恆寧理所當然的一句:「因為我喜歡吃紅豆餅啊。」的回應,對於從事這個行業一點都不引以為恥,令莫傅天不禁覺得某方面很單純易懂的穆恆寧實在是可愛得不得了。

「都快半年了,天天下班後就陪我賣紅豆餅,你不膩嗎?」聽了他的話,穆恆寧不禁苦笑道。面對莫傅天極盡所能地討好,說不感動是騙人的,但他仍下意識地害怕會再度失去眼前這一切,所以遲遲放不開來,幸虧莫傅天一點也不急躁,對他很有包容力,他才沒有因為過大的壓力而逃跑。

「當然不會膩啊,只要能跟你在一起,無論做什麼都很開心。」

「……跟八年多前的你相比,你現在真的變了好多。」不但對自己百依百順,還隨口都能說出很甜蜜的話來,穆恆寧簡直快回想不出當年的莫傅天是什麼樣子了。

「我當然變了,不勇敢一點的話,我又怎麼能重新將你追回來呢?」莫傅天微偏頭,在他耳邊含笑地小聲道。溫熱的氣息微微吹拂過他的耳際,霎時惹來他身子一陣輕顫。

「大街上的,少胡說八道!」穆恆寧滿臉通紅地一扭身子,遠遠避開他,專心地翻弄爐子上的紅豆餅。

凝視著他故作鎮定的側臉,莫傅天暗暗竊笑,畢竟穆學長對他是一天比一天沒抵抗力了,連瞪視自己的眼神都像是迷人的勾引。

「老闆,小天,麻煩給我三個紅豆餅。」林嘉敏向兩人打聲招呼,踩著輕快的腳步來到攤子前。

「真奇怪,妳天天吃甜食,怎麼沒發福啊?」幫穆恆寧賣了許久的紅豆餅,莫傅天早就和天天上門的林嘉敏混得很熟了,把她當成自己的小妹妹般看待。一見到她,就很自然地出言調侃。

「那當然,我還在發育期呀,熱量消耗得很快,和你這種很快就會有啤酒肚的歐吉桑不同啦!」語畢,美少女朝他做了個俏皮的鬼臉。

「喂,什麼歐吉桑,我才二十七歲耶。」

「哼,整整大我十歲,說你是歐吉桑根本沒錯啊!」林嘉敏皺了皺鼻子,一副很欠扁的得意模樣。

莫傅天故作深受刺激地抓狂道:「可惡!我要在妳的紅豆餅內加料!」

「哈,好心的老闆才不會幫你陷害我咧!老闆,你說對不對啊?」

「你都說我好心了,我當然不會幫他。」穆恆寧笑看了莫傅天一眼,一本正經地點點頭道。

「學長……」莫傅天重重地垮下臉來,顯得無比可憐兮兮。

「哈哈!」一陣銀鈴般的笑聲霎時從林嘉敏的小嘴中傳了出來,笑了一會兒後,她突然想起什麼事地從書包中抽出一張票來,俏臉微紅地遞給他道:「好啦,不要愁眉苦臉的,這個送你。」

「這是什麼?」莫傅天疑惑地接下。

「我們學校有一場畢業公演要演出,雖然我才二年級,卻也有在裡頭飾演一個角色,你有空的話可以過來看看。」語畢,林嘉敏露出一臉歉意,但明顯有些心虛地朝穆恆寧道:「老闆,不好意思,我手裡只剩下一張票……」

「沒關係啦,我要做生意,也沒空去。」穆恆寧自然搖了搖頭,體諒地說道,只不過,他在心底難免一陣暗暗苦笑,因為任誰都可以看得出林嘉敏對莫傅天的濃濃情意。

「演出日期是下星期六啊?我不一定有空喔。」莫傅天偷覷身旁人的反應,尷尬地搔了搔頭髮。

「哼,隨便你愛來不來,我才不稀罕呢!」林嘉敏遞錢給穆恆寧,將一包紅豆餅接了過來,隨即朝莫傅天又扮了一個鬼臉,轉身飛快地離去。

莫傅天和穆恆寧神情怪異地對看了一眼。

「該怎麼辦?」莫傅天揚了揚手中的入場票,苦笑道。

穆恆寧聳了聳肩膀,一副毫不在乎的冷酷模樣。

「你要參加就去吧,反正我一個人也能顧攤子。」

「咦?我怎麼好像聞到一股濃濃的酸味呀?」

「我才沒吃醋!」

「哈哈,我沒說有人吃醋啊,可惜有人不打自招了。」

「哼!懶得理你!」見他一臉得意模樣,穆恆寧強忍住痛揍他一頓的強烈衝動,轉身往屋內走去。

「你要去哪?」以為他真的生氣了,莫傅天趕緊黏在他身後老實做人,不敢再囂張了。

「紅豆餅的餡料快沒了,我去冰箱拿。」穆恆寧冷冰冰地道。

「你別走來走去,只要講一聲,交給我去辦就行了。」

「這點小事,不敢勞駕你這個大忙人。」不知怎麼回事,明明沒有吃醋,從口中冒出來的每一句話卻都尖酸刻薄得不得了,令穆恆寧恨不得咬下自己不聽話的舌頭。

「學長,你願意參加本公司的宴會的話,我就把這張票退還給她,怎麼樣?」眼見瀰漫在空氣中的酸味越來越濃郁,莫傅天不敢再出言逗弄,連忙提出要求道,雖然這樣很對不起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林嘉敏。

「……你是在威脅我?」

「如果學長不受威脅的話,我也是無可奈何。」莫傅天聳了聳肩膀,一副「我不會逼你」的隨和模樣。

穆恆寧沉思了一會兒,終於輕輕點頭,表示應允。

「學長答應了?」

「嗯。」穆恆寧難為情地撇過臉去,不想和興高采烈的莫傅天對上視線。

「太好了!」

「醜話說前頭,我只去一下子喔。」穆恆寧加個但書。

「沒問題!就算只來十秒鐘也行……對了,我可不可以問學長一個問題?」

「什麼?」

「你真的沒吃醋?」莫傅天緊緊盯著他,大著膽子問出口。

 

「莫、傅、天!」

 

****

 

盛大的宴會,選在「樹天」建設董事長名下的一棟豪華別墅舉辦,採取歐式自助餐的形式宴客。客人們可以隨意走動、聊天,事先架好的舞台上也有邀請一些歌手獻唱及樂團表演,打算把宴會搞得熱鬧一點。

到了當天下午,一輛輛高級轎車如流水般湧進莫家豪宅的停車場中,穿著筆挺制服的接待人員們,忙進忙出地接待貴客。

莫傅天很早就帶著穆恆寧到達會場了,免得太晚抵達,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注目。

為了這一天,莫傅天想辦法勸動穆恆寧剪去將臉龐蓋得七七八八的前額頭髮,露出他本來的面目。雖然左半邊佈滿細碎疤痕的臉龐還是有些猙獰恐怖,但一經莫傅天用遮瑕膏幫他掩飾一番,再戴上一頂頗具雅痞風格的帽子,往左壓低帽沿後,乍看之下倒也不會太嚇人。

而穿著方面,穆恆寧也做了一個很大的突破。不但穿上一件筆挺的淺藍色條紋襯衫、一雙發亮的皮鞋,就連脖子上也罕見地繫了一條銀色項鍊,有些長的頭髮則隨意用條繩子綁了起來,活脫脫像是一名時尚的都會型男……如果不注意到他走起路來有些拖曳的左腿的話。

拉著穆恆寧躲在隱密的窗台邊喝紅酒的莫傅天,不時偷瞄像是完全變了個人的穆恆寧,內心充滿難以言喻的感動。

穆恆寧的身上本來就自然散發出一股恬靜迷人的氣質,經過一番打扮後,魅力指數更是節節竄升,彷彿仍跟八年多前一模一樣,讓莫傅天感動之餘,也不禁暗恨自己太晚說服他改變造型,畢竟穆恆寧比較在意的傷痕部位被稍微遮蓋住後,整個人也變得自信多了,不再排斥走在自己的身旁。

「做好心理準備了嗎?」莫傅天喝了一口紅酒,詢問道。

穆恆寧苦笑一聲,有些緊張地仰頭將手上還剩下半杯的紅酒一飲而盡,不解地搖了搖頭。

「我實在不懂你的爺爺為什麼想見我?」

莫傅天有些心虛地摸了摸鼻子,解釋道:「這次本公司會拿下國際大獎,你幫了很多忙,所以他對你有點好奇。」

「好吧,都來這裡了,不跟你爺爺打聲招呼,實在說不過去。」穆恆寧深吸口氣,一副即將慷慨就義的可憐模樣。

「不用緊張,我爺爺很和藹可親,不會吃人的……應該吧。」莫傅天安慰完後,忍不住小聲地嘀咕了一句,帶領穆恆寧離開隱密的角落處,往二樓的主臥室走去。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