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小天?」

洪筱玲驚訝地一手捂著紅豔的嘴唇,不敢置信地瞪著他。

很早之前她就遠遠地發現到莫傅天的存在,心神恍惚之下,居然不知不覺地尾隨著他來到此處。雖然洪筱玲也不曉得自己跟著他究竟想做什麼,卻遲遲不敢上前找他攀談,畢竟兩人已經分手很久了,心高氣傲的她也不願低頭再去求和,但,方才出現在眼前的一幕真的嚇壞她了,莫傅天……居然親了一名男人?

「筱玲?妳怎會在這裡?」莫傅天皺起眉頭,有些擔憂地回頭望了穆恆寧一眼,見他臉色平靜,才安心地鬆了口氣。

「剛剛是怎麼回事?你怎會親他?他是男人耶!你跟一個男人在交往?」洪筱玲杏眼圓睜,連珠炮般的疑問從口中吐出,一股醺人的酒味也從她的口中飄散開來……為了壯膽,她喝了不少的酒。

果然被撞見了……莫傅天暗暗嘆了口氣,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

「等等,就算我跟男人交往,也不關妳的事吧……」

「不可能!我不相信!你怎會喜歡男人!」洪筱玲怒吼一聲徹底打斷他的話,隨即氣勢洶洶地朝穆恆寧衝去。

分手半年多來,每當午夜夢迴時分想起曾經交往過的戀人莫傅天,她就不禁一陣黯然神傷,甚至暗暗心想,如果當初沒有愚蠢地向他攤牌要一個名份,或許兩人就不會分手了吧,但,方才出現的那一幕卻粉碎了她的癡心妄想。

她不禁深深懷疑,莫傅天當初會痛快地甩了自己,是因為眼前這名「野男人」的介入!

「妳別亂來!」莫傅天心急地伸手拉住她,但來不及了,洪筱玲已經朝穆恆寧伸手揮了過去,打掉了他頭上的帽子。

猝不及防之下,穆恆寧根本閃躲不開來,只能眼睜睜地任憑帽子落地,呆在當場。

沒了帽子的遮掩,加上頭髮經過修剪後,已經遮不住他左臉上的猙獰傷疤,穆恆寧的臉龐很清晰地印入洪筱玲的眸底。

洪筱玲狠狠瞪著他,突然從口中冒出一句:

「醜八怪!

聞言,莫傅天的臉色瞬間鐵青到了極點。

「洪筱玲!妳不要太超過了!」

「……」穆恆寧用單手遮著臉,手足無措地彎下腰,想撿起掉落地上的帽子,然而,那頂帽子卻被穿著寶藍色細跟涼鞋的洪筱玲倏然一腳遠遠地踢到一旁去。很明顯的挑釁,穆恆寧的身子霎時僵住了。

目睹心愛之人的窘狀及她無禮的舉動,莫傅天的眼睛都快噴出火來了。

「醜死了!他是剛從鬼屋爬出來的工作人員嗎?莫傅天,你的眼光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低了?」洪筱玲打了個酒嗝,微瞇雙眸上下打量著穆恆寧,話語極盡陰損之能事。

「不關妳的事!」莫傅天一把將她推開,護在穆恆寧的身前,咬牙切齒地怒聲道:「洪小姐,請你自重!我們半年多前就分手了,妳沒有權利這樣侮辱我交往的對象!」

「對,我們是分手了,但是我萬萬也沒想到你是為了一個醜八怪男人拋棄我!甚至連我們的孩子都不要!」洪筱玲藉著酒意,不顧一切地朝他怒吼道。

孩子?聞言,穆恆寧頓時呼吸一窒,心臟一陣劇烈收縮,差點喘不過氣來。

「妳不要胡說八道!我早就知道妳是說謊騙我了!」莫傅天著急地辯解,暗暗悔恨自己當初沒有將這件事處理好,否則也不會造成今天這種難堪的局面了。

「就算是騙你的又怎樣?我那麼愛你,你卻狠心地跟我提分手,一點都不顧念以往的情份,我以前一直想不通你怎會對我那麼無情,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哈!就是因為這個醜八怪?」洪筱玲指著穆恆寧,一臉輕蔑及不屑,但她同時也感到深深的困惑,畢竟,一個醜八怪男人怎麼可能贏得過自己?

「妳不要胡亂猜測!我是跟妳分手後才遇見他的,所以我們分手的事情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不可能!你對我那麼無情一定是因為有人介入!」

「我對妳無情,是因為我根本就不愛妳!妳不要忘了,我們當初會交往,也是說好了這段關係是『各取所需』,根本沒有放入真感情不是嗎?」莫傅天無比冷酷地說道,「會分手,也是因為妳先破壞遊戲規則。」

洪筱玲一時啞口無言,但她仍不願接受事實。

「我不相信!一定是這個醜八怪在暗中搞鬼!我比他漂亮多了,你怎麼可能選擇他!」

「妳……無理取鬧!」

莫傅天已經不想再跟她糾纏不清下去了,拋下這句話後,轉身拉起穆恆寧的手,打算離去。

洪筱玲立即追上前去,伸手扯住他的衣襬就是不放手。

「不准走!你今天不跟我交代清楚,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妳不要發酒瘋了!我沒什麼話要跟妳交代!」莫傅天偏頭朝她咆哮,如果洪筱玲是男人,早就被他打得鼻青臉腫了。當面一直侮辱自己心愛之人,莫傅天沒有失控地對她動粗已經是很克制自己了。

「你……你好兇喔……嗚嗚……」洪筱玲被他一吼,淚水霎時流了出來,將臉上的妝都哭花了,但手指仍死死地抓著莫傅天的衣服不放。

「小天……」見她哭得可憐,穆恆寧不忍心地扯了扯他的衣袖。

「不要管她,我們走。」

「你敢走,我就把你們的事情說出去!不會有人支持你們的!」洪筱玲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瞪著兩人,出聲威脅道。

「洪筱玲,妳到底想幹嘛?」莫傅天用力閉了閉眼睛,勉強壓下怒火,僵硬地轉過身面對她。

「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跟這個醜八怪交往!我到底是哪一點輸給他了!」洪筱玲指著一旁默不作聲的穆恆寧,不甘願地吼道。

口口聲聲喊別人醜八怪,一點口德及涵養也沒有,到底是誰醜了?莫傅天越聽越火大,這半年多來,自己對待穆恆寧的態度幾乎到了小心翼翼的態度,比世上所有東西都來得珍惜,眼前這名女人憑什麼擅自辱罵自己最重視的人?

「學長,對不起,請你先離開一下好嗎?我想跟她再單獨談談。」莫傅天眉頭深鎖,朝穆恆寧低聲懇求道。把他支開,並不是因為心虛,而是不願心愛之人繼續遭受眼前這名女人的言詞侮辱。

「嗯……」穆恆寧點點頭,走到一旁彎腰撿起帽子重新戴上,將帽沿拉得很低,隨即緩慢地一步步往外走去。

「哈!是醜八怪就算了,居然還是一個行動不便的瘸子!」

一道充滿嘲弄及輕蔑的聲音,像是揮趕不去的鬼魅般遠遠地傳入穆恆寧的耳內。

「妳給我閉嘴!」

「他本來就是一個瘸子!喜歡這種殘廢,你是瞎了嗎?」

穆恆寧身子一僵,永遠挺得筆直的背脊,終於微微縮了起來,倉皇地如同一隻喪家犬般狼狽萬分地逃離現場。

下了樓梯後,不知繞了幾個彎,穆恆寧終於回到富麗堂皇的大廳,搭在牆壁上的右手微微顫抖個不停,胸膛氣喘吁吁地起伏不定,臉色異常蒼白。

腦海裡頭不住盤旋那名女人充滿嘲弄的字字句句,但,除了一股深深的無力感以外,穆恆寧連一絲憤怒的感覺都產生不了。

畢竟,對方說的全是事實。

呵,被莫傅天溫柔以對了那麼久,自己幾乎都快忘記身上的缺點了……穆恆寧蒼白的臉龐微露一抹苦笑,自嘲自己最近過得實在太安逸,甚至有一陣子開始錯覺自己在莫傅天的眼中或許真的是個很美好的人。

可惜,美好的幻想往往一觸即碎……

王子到最後不是跟美麗的公主、而是跟一個鐘樓怪人在一起,確實是一場令人倒盡胃口的噩夢吧。

如果跟自己在一起就會不時遭受這種打擊,不曉得他還能繼續撐多久呢?呵,我若是拿這個問題去問莫傅天,他肯定會氣瘋了,覺得我一點都不信任他吧……但,悲哀地,穆恆寧就是無法克制自己不那麼想。

剛剛慌不擇路,稍微緩過氣來後,穆恆寧這才有精神注意到自己正好來到擺放精緻餐點的長桌附近,不遠的角落處,還有一座八層高的香檳塔靜靜閃耀出金黃色的光輝。

不曉得他們談得如何了?原地休息了一會兒,穆恆寧艱難地移動腳步,緩緩沿著餐桌往門外走去。他原本就不習慣如此熱鬧的地方,受了驚嚇後,更是不願繼續待在這裡。相信莫傅天出來後發現自己不在宴會場中,應該會去外頭尋覓吧。

突然,身後傳來一陣高跟鞋用力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聲響,穆恆寧驚訝地回過頭,發現一名妝容變得有些慘不忍睹的女人,正一邊流淚、一邊從自己剛剛經過的地方衝了出來。

遠遠看見那名露出無辜神情的「第三者」,洪筱玲更是怒火沖天。

「醜八怪!閃開!」

洪筱玲對天發誓,她真的只是輕輕推了對方一下,根本沒有料想到事後會引發什麼樣的嚴重後果……

穆恆寧的雙腿本來就有點虛軟了,加上無力的左腿不足以支撐平衡,被她伸手一推,身子頓時不由自主地往後倒去。

徒勞無功地想抓住餐桌一角穩住身子,卻只是稍微把白色桌巾扯離了一邊。

咻!那是帽子掀飛的聲音。

匡噹!那是杯盤跌落地面的聲響。

砰!那是自己的肩膀撞倒香檳塔的聲音。

赫……那是周圍眾人目睹情景,瞬間倒抽一口涼氣的呼吸聲。

在眾目睽睽之下摔倒的那一剎那,穆恆寧感覺到自己所剩不多的自尊心已經瀕臨破碎的邊緣,是的,瀕臨……

 

「學長!」

 

在腦袋變得空白一片的剎那,穆恆寧感覺到好像有人從一旁猛力地一把抱住自己。

砰!嘩啦!匡噹!身子隔著肉墊重重地撞擊在地面上後,一堆尖銳的聲響接連在耳邊響起,黏膩的酒液濺了滿身。

嘩嘩!四周掀起一陣躁動及尖叫聲。

發生……什麼事了?

「學長,你沒事吧?」

直到耳邊傳來一道飽含關切的詢問聲,穆恆寧才回過神來,茫然地望向仍維持環抱住自己的姿勢的男人。

滴答!幾滴鮮紅的液體落到穆恆寧白皙的頸項肌膚上,濺出一朵艷麗的紅花,逐漸染紅了他的衣襟。

眼前的情景終於緩緩印入眼簾後,穆恆寧驚恐地瞪圓了雙眸,突然從口中發出語不成句的慘叫聲。

「啊、啊啊……!」

「怎麼了?有哪裡痛嗎?」莫傅天嚇了一大跳,驚慌失措地檢查他是不是哪裡受傷了。

穆恆寧猛搖頭,淚水奪眶而出,顫巍巍地伸出雙手捧住他的臉頰,驚駭欲絕地盯著他染滿一大片猩紅血液的右臉頰,額頭及眼角附近都能清楚地看出幾道割傷痕跡。

不知是受了傷、還是沾染到血液,莫傅天的右眼緊緊地半瞇起來,彷彿快睜不開了。

「別哭了,是不是傷到哪裡了?」不曉得穆恆寧是否安然無恙,莫傅天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唔……」穆恆寧緊緊咬住下唇,才沒崩潰地哭出聲來。

「小天!」不知從哪兒鑽出來的宋靖棠大喊了一聲,飛撲到兩人身邊,跟穆恆寧一樣著急地盯著他的臉

好似察覺到什麼異狀,宋靖棠的臉色逐漸變得鐵青。

「小天,你的右眼還看得見嗎?」

穆恆寧猛打個寒顫,內心突然浮現一股不祥的預感,淚水瞬間模糊了視線。

「嗄?什麼?」莫傅天晃了晃腦袋,抬手稍微遮住左眼,有些遲疑地說道:「呃,好像看不太清楚了……」

語畢,莫傅天困惑地摸了下自己的右眼。

嘶……好痛……

訝然看著沾滿指尖的鮮紅色黏稠血液,莫傅天還是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聞言,宋靖棠終於失去最後一絲冷靜。

 

「快叫救護車!」

 

****

 

穆恆寧自從車禍受傷後,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如此筋疲力竭過。

凝視著靜靜躺在病床上的莫傅天,穆恆寧傷心地握住他的手,守了一整晚,他已經哭到流不出眼淚來了。

經過診察,穆恆寧只有手臂的肌膚被玻璃劃出幾道血痕而已,但莫傅天卻因為護住他而壓碎了好幾只玻璃杯及盤子,渾身上下有幾處被割得肉都翻了過來,當場血流滿地。

如果穆恆寧原先對他的示愛還有所懷疑及畏縮的話,現在已經一切都不在乎了。

從他身上摸到滿手的血,穆恆寧心疼得快要瘋掉,同時深深地懊悔之前為什麼時不時對他擺一下臉色,或是對他的熱情潑冷水。

只要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會失去莫傅天,穆恆寧就會一陣渾身冰冷,彷彿瞬間落入無底深淵之中,不敢再深想下去。

「唔……」

一道微弱的呻吟倏然打斷穆恆寧的胡思亂想,他驚喜地看向病床上的男人。

「小天!」

莫傅天臉部的神情一開始還有些茫然,但過了一會兒後,他似乎已經想起前因後果,一臉擔心地偏頭望向一旁的穆恆寧,啞聲詢問道:「學長,你沒事吧?」

穆恆寧眼眶一紅,喉嚨哽咽不已。

「有事的人是你吧……」

聞言,莫傅天不禁苦笑一聲。當他從昏睡的狀態中醒過來,緩緩睜開眼睛時,首先就是發現自己的右眼、及臉部遭到割傷的部位被包紮得結結實實。

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實在判斷不出自己的視力是否有受損。不過,既然判斷不出,他也不去在意了。

「我沒事,只是小傷而已。」見他一臉難過,莫傅天強忍痛楚掙扎著坐起上半身,出聲安慰道。

「不是小傷!你的眼、眼睛……」穆恆寧欲言又止,險些再度滴下淚來。

「……真的瞎了嗎?」莫傅天眼神一片黯然,表情有些複雜,原來失去身體的一部分後,情緒上真的很難接受,但他同時也對廢了一條腿的穆恆寧產生更深切的同理心。基本上,以穆恆寧的坎坷遭遇,不產生糾結的自卑感才怪,他現在還肯理會自己已經算是奇蹟中的奇蹟了

「放心,你很幸運,沒有真的瞎掉。」宋靖棠不知從何冒了出來,拎著幾個便當站在病床旁邊,難得流露出隱含一絲憤怒的冷峻神色,顯然對造成這樁事件的始作俑者洪筱玲很不諒解。

「那我右眼的情況是?」聽見不是瞎了,莫傅天頓時鬆了口氣,連忙詢問道。

宋靖棠解釋道:「有一些玻璃碎片恰好掉進你的眼睛裡頭,幸好造成的影響不大,但還需要做後續的觀察,若是發炎的情況嚴重的話,視力有百分之七十的機率可能會減退。」

「嗯,我明白了。」莫傅天點點頭,伸手拍了拍穆恆寧的手背,嗓音有虛弱地安撫道:「學長,不要露出那種表情,你也聽到了,只是視力有可能減退而已,不會有什麼大礙的。」

「這樣還不嚴重嗎?你知不知道你流了多少的血?如果不是為了保護我,你也不會受傷!我根本不值得你……」穆恆寧喉嚨一鯁,突然再也說不下去,低下頭來,死死咬著毫無血色的嘴唇。

莫傅天能理解他的想法,抓住他微微顫抖的手,不知該如何安慰才好。

宋靖棠尷尬地抓了抓頭髮,忽然覺得自己像顆十二萬瓦的閃亮電燈泡。

「你沒事就好了。」

一道年邁的嗓音突然響起。

莫傅天吃了一驚,偏頭看向緩緩從角落的椅子上站起來的老人。接收到他充滿關心的視線,莫傅天不禁很是歉疚。

「爺爺,對不起,破壞了你舉辦的宴會。」

「說這什麼傻話!」莫永襄抓著拐杖往地面重重敲了一下,威嚴地皺起眉頭,但他眼眸中的關愛之意仍沒有減去半分。

「嘿嘿……」面對爺爺的怒視,莫傅天也只好傻笑以對了。

「你的事我有通知你爸媽了,不過他們還在國外忙碌,沒辦法很快訂到機票回來,所以……」莫永襄說到這裡,突然輕咳了一聲,轉向一旁的穆恆寧,和藹可親地說道:「我這個不成材的孫子就麻煩你以後多多照顧了。」

寶貝孫子為了保護好眼前這人,差點連命都不要了,就算莫永襄原本還有一些疑慮,也全都不放在心上了。

「呃,不會麻煩,這是我應該做的!」穆恆寧臉龐一紅,慌忙連連搖手。不知怎地,莫永襄認真而嚴肅的表情,令他產生一種類似去提親時、面對未來公婆的惶恐感受。

宋靖棠狐疑地挑了挑眉毛,嘴角揚起一抹詭異弧度,不過也聰明地沒多說什麼。

「爺爺……」莫傅天見莫永襄公然表露出接納穆恆寧的態度,不禁又驚又喜。

莫永襄敲了下他的腦袋,再度輕咳一聲道:「你多多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一旁的宋靖棠也緊接著道:「我也有事要忙,這便當給你們吃,我先走囉。」

「呃……」莫傅天還來不及多說什麼,莫永襄和宋靖棠便相繼灑然離開了。

轉眼間,原本熱鬧的病床前倏然變得冷清許多。

穆恆寧和他對視一眼後,有些羞赧地撇過臉去。

「你應該很口渴吧?我去端杯水過來。」

「咦?」莫傅天一臉意外地看著他。

穆恆寧逕自拿起水杯,跑到外頭倒了一杯溫水進來後,又拿了一顆蘋果在手上。

「我削蘋果給你吃吧?」

「喔,好啊……」雖然覺得他的舉動有些怪異,莫傅天仍迷迷糊糊地答應了。

直到穆恆寧削好蘋果,親手一片一片地餵他吃下,之後又餵他吞下幾口飯及藥片,莫傅天終於壓抑不下好奇心,怯生生地詢問道:「學長,你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

「……我以前是不是對你很差?」穆恆寧眼神一黯,自責不已。

「沒有!我不是那個意思!」莫傅天生怕他誤會,趕緊猛搖頭,「學長以前也對我很好啊,只是沒現在這麼……這麼……」

「我知道我以前對你不好,就算表面上接受了你,仍對你有一定程度的戒心,我相信你也感受到了。」穆恆寧面無表情地低聲說道。

莫傅天偷覷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地斟酌字眼道:「呃,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我以前那樣對待過你,你無法輕易原諒我也是……」

「你誤會我了,我不是仍不原諒你,而是我害怕。」

「怕什麼?」莫傅天心頭一緊,語氣輕得像一根羽毛般,連呼吸聲都微弱得快聽不見了。

穆恆寧咬了咬牙,臉龐浮現一抹迷人的紅暈。

「我只是怕會再度失去你。」

「……為什麼怕會失去我?」

察覺出莫傅天向來穩定的嗓音有一絲顫抖,穆恆寧有點想笑,但淚水卻不自覺流了下來。

「因為我愛你。」

「呃……」萬萬也沒料到穆恆寧會對自己坦承到這種地步,莫傅天整個人都傻掉了。

「我愛你……」穆恆寧再度說道,淚水模糊了視線,這世上沒有人可以體會得出他是鼓起多大的勇氣才說得出這三個字來。

遲遲無法相通的心意,終於銜接上了。

「學長!」

苦苦守候了半年多終於順利地開花結果,莫傅天欣喜若狂地緊緊擁抱住他,儘管渾身疼痛,仍捨不得放開他。

「我也愛你,我們以後永遠都不要分開了好不好?」

聽著他有點傻氣的話,穆恆寧眼眶一紅,輕輕點了點頭。

「太好了,那我就放心了……」莫傅天徹底鬆了口氣,感覺始終壓在心頭上的一塊大石終於消失了。

穆恆寧推了推他,關切地勸說道:「你才剛受傷,不要一直亂動,先躺下來。」

「我不要,我要抱著你睡。」莫傅天像個任性的孩子般,緊緊摟住他不放。

「真是的……」

穆恆寧無奈地嘆了口氣,脫掉鞋子,掀開棉被一角鑽了進去,窩在他溫暖的懷抱中。

「學長真的對我好溫柔喔……」莫傅天幾乎都快懷疑自己是在作一場美夢了,掩不住一臉的傻笑。

「快點休息!」穆恆寧白了他一眼,以盡量不壓著他的姿勢摟著他。

「學長……」莫傅天輕喚一聲,猶豫了半天,才有些遲疑地開口詢問道:「如果我真的瞎了怎麼辦?以後會不會拖累你?」

「不會!你絕對不會拖累我!

「但是……」

「沒有但是!你都不嫌棄我了,我怎麼可能會嫌棄你!」穆恆寧語氣堅決地打斷他的話,不願他繼續說出悲觀的話來。

「呵,其實這一直都是我想對你說的話……」聽見他的保證,莫傅天微扯嘴角,心情有些複雜,但更多的是滿滿的感動。

「小天……」

「看見你跌倒的那一剎那,我嚇得心臟差點就停了,還好來得及抱住你,要是你又因為我受傷的話,我這輩子永遠也不會原諒自己。」

聞言,穆恆寧頓時心頭一酸,就算自己已經原諒莫傅天了,但他的心底恐怕會永遠對自己存著一絲愧疚吧。

「放心吧,我一點事情都沒有……不要想太多了,快睡吧。」

「我怕下一次醒來後,發現只是作了一場美夢怎麼辦?」

「我保證這不是夢,是現實。」見他一臉擔憂,穆恆寧不禁一陣好笑。

「你真的承認你喜歡我了?

「嗯。」

「可是我覺得你等一下就會不認帳了,果然是夢吧……」

男人受了傷後,會變得異常孩子氣嗎?穆恆寧被他連番的傻話弄得有些哭笑不得。

「放心吧,你不是作夢,我就在你身邊,也不會不認帳。」

「嗯……快九年了耶……我等了好久……」

過了一會兒,莫傅天終於敵不過襲來的強烈睡意,閉上雙眸沉沉睡去。

穆恆寧沒有跟著睡著,只是一直靜靜地盯著他輪廓分明的英挺側臉,眼神不禁有些痴了。

「傻瓜,就算你趕我走,我也不走了。」

穆恆寧仰首親了親他有些蒼白的臉頰,無比憐愛地凝視著他,低聲許下諾言。

「唔……」

不知夢到了什麼,莫傅天揚起嘴角,緩緩露出一抹傻到不能再傻的笑容。

 

 

 

END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