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啊……」方銘彥一臉無精打采地打了聲大大的呵欠。

翻來覆去地防備了一整個晚上,關承勳卻乖巧得像隻綿羊,連自己一根手指頭都沒動過,這又令他疑惑了許久,害得他快天亮了才累極睡去。

由於極度睡眠不足,方銘彥一路睡到中午還是清醒不過來,直到李秀蘭親自上樓揪他起床,才精神不濟地隨她下樓用餐。

「你昨晚是幹了什麼壞事?怎麼一臉睡不飽的樣子?」見他睡眼惺忪,方哲學扳起臉龐,責問道。

「就是什麼都沒幹,才睡不著啊。」一臉恍惚的方銘彥喃喃自語道,渾然不覺自己說了什麼驚世駭俗的話。

聞言,關承勳霎時被一口飯嗆到,雙頰憋得通紅,猛烈地咳嗽起來。

「咳!咳咳!」

「沒事吧?」李秀蘭連忙端一碗水給他,又幫忙拍他的背。

「奇怪,到底誰才是妳真正的兒子啊?」方銘彥端著碗筷,將母親充滿關懷的舉動一一看入眼底,嫉妒得眼都紅了。

「怎麼?吃醋了啊?承勳這孩子會幫我洗碗、掃地兼按摩,你呢?除了調皮搗蛋、毆打同學以外,還會什麼?」李秀蘭一把捏住方銘彥的右臉頰,毫不留情地左右扭了扭。

「痛!痛!痛!」方銘彥頓時連聲哀嚎,露出猶如小鹿斑比般可憐兮兮的眼神不住求饒。

「噗哧!」見狀,才剛緩過勁來的關承勳,忍不住噴笑出聲來,結果自然被方銘彥狠狠瞪了一眼。

「瞪什麼瞪!嫌眼睛太大嗎?」李秀蘭沒好氣地又加重了手勁,方銘彥頓時又是一陣哀嚎。

「哈哈哈!」

方哲學和關承勳相視一眼,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這就叫惡人自有惡人磨吧,方銘彥這隻愛搗蛋的猴子精,終究是逃不過如來佛的五指山。

在關承勳眼前丟盡了臉面的方銘彥,當晚就受不了地拉著他逃出養了一隻母老虎的家裡,搭上前往北部的電車。

「阿姨還是那麼兇悍,真強。」電車上,一回想起李秀蘭將方銘彥治得死死的滑稽畫面,關承勳就不禁想笑。

「你那麼喜歡她,乾脆送給你好啦。」方銘彥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

「就怕到最後你捨不得。」

「哼,我才不會捨不得咧……」

見他一臉鬧彆扭的可愛模樣,關承勳忍不住說道:「我想阿姨只是不曉得該怎麼對你好吧,她其實是很愛你的。」

「不要說得一副你很懂的樣子!別忘了你早就沒……呃……」說到半途,方銘彥便自覺失言地咬住下唇,不知所措地和他對視。

「沒關係,我是不該裝作很懂的樣子。」關承勳倒不以為忤,反而安慰起他來。

面對他溫柔的寬容,方銘彥突然有點難過,畢竟講出過分話語的自己不該這樣被人輕易原諒,而印象中,關承勳已經多次原諒時常口不擇言的自己了。

「你乾脆罵罵我,我還比較舒服一點呢。」方銘彥啞著嗓音呢喃道。

乍然見到方銘彥流露一絲脆弱的神情,關承勳不禁緊張起來,傾身靠近他疑問道:「彥彥,你怎麼了?你還好吧?」

卻見方銘彥驀地左右張望,一臉忐忑及心虛,像是一個即將做壞事又怕被人發現的孩子。

一頭霧水的關承勳忍不住微蹙眉頭,擔心道:「你……」

啾!

方銘彥抬頭親了他一下,旋即偏過頭盯著車窗外頭看,宛如有什麼東西吸引住他的視線般,看得目不轉睛。

「呃……」關承勳猛眨了眨眼,不敢置信地摸了下自己的臉頰,指尖彷彿還能碰觸到餘溫。

「這是為了道歉,沒有其他意思!」方銘彥仍看著車窗外,嗓音冷硬得一如機器人,耳根子卻洩密地一片通紅。

「怎麼不是親嘴巴?是沒對準還是……咳!咳咳!」被羞憤交加的方銘彥一記肘擊,關承勳頓時咳嗽個不停。

「閉嘴!」

自此,兩人一路無語,卻有一股莫名甜蜜的氣氛瀰漫在雙方之間。

感覺唇瓣微微發麻,方銘彥還是不敢相信自己會如此大膽。

下車前,見關承勳還是一副喜孜孜的傻蛋模樣,方銘彥禁不住臉一紅,惡狠狠地踩了一下他的腳背。

「夢遊到哪裡去了?下車!」

 

****

 

一切又回到了原點,不同的是,方銘彥的心態已經有了轉變,以前總是刻意對關承勳視而不見的雙眼,現在時常忍不住往他身上偷瞄。

明明五官及臉型還是一模一樣,方銘彥卻覺得越看他越順眼,每當晚上睡覺時,都會不禁強烈意識到身旁男人的體溫,每每令他有些睡不著。

關承勳看上去沒有什麼變化,仍然對他很好,每個周末都會帶方銘彥出門遊玩,地點從來沒有重複,感覺得出來他都是很用心地事先規劃好行程。

至於關承勳去網拍公司拍照的工作,仍舊是一個禮拜一次,但聽說他最近又接了別的工作,有可能越來越忙……其實這些都無所謂,只是,過了幾個禮拜以後,方銘彥逐漸感到奇怪,以前總是會情不自禁佔一下自己便宜的關承勳,似乎轉了性子,行為舉止方面變得異常君子,舉個簡單例子來說,他們許久沒接過吻了

「怎麼了?」意識到方銘彥朝自己頻頻投射過來的視線,正在收拾書包的關承勳忍不住抬起頭來。

「沒事!」方銘彥擁著被子,慌張地移開眼神,老實說,他也不曉得自己是怎麼了。

關承勳抓起書包靠上前來,輕輕拍了拍他的頭顱,柔聲說道:「早餐記得吃,我先去上學囉,有什麼事記得打電話給我。」

「嗯。」不知怎地,一想到還要等到下午才能見到他,方銘彥就覺得有點失落,也渾然不覺自己露出了一副異常寂寞的可憐樣子。

「唔……」關承勳伸出的手臂僵硬了一下,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壓抑下擁抱眼前人的衝動,勉強扯出一抹安撫笑容道:「乖乖等我回來。」旋即落荒而逃了。

什麼乖乖等你回來?我又不是養你的貓!方銘彥白了他背影一眼,待門板被他關上後,才慢條斯理地下了床,進入浴室梳洗,然後在小茶几前坐下享用美味的早餐。

唉,煩死了,下午的時間要怎麼打發才好呢?方銘彥邊吃邊頭疼地心想,雙眸不經意瞄過掛在牆壁上的日曆一眼。好快,不知不覺已經十二月初了……奇怪,自己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眼睛入神地直盯著日曆,方銘彥神情有些恍惚地思索自己究竟忘了什麼事。十二月、十二月……啊!那傢伙的生日快到了!一思及此,方銘彥差點跳了起來,飛快從抽屜摸出存摺及皮夾,算一算,之前的十七萬存款,已經被他花掉將近三萬多,只剩下十三萬多了。

這……怎麼辦啊?方銘彥簡直欲哭無淚。那三萬多全是和巧巧約會時隨手花掉的,當時不覺得肉疼,現在發現不夠買下整套單眼相機及設備,心頭不禁一陣陣抽搐。

乾脆少買一顆鏡頭算了!方銘彥自暴自棄地心想,但買下這套生日禮物送給關承勳,可以算是未來自己的「遺願」了,感覺少買任何一樣東西,就少了誠意,方銘彥無論如何都跨不過自己的良心那一關。

算了,既然錢是自己花掉的,那就再賺回來吧!沉思良久後,方銘彥終於下定決心。

 

 

「好啊,我可以先借你三萬塊,等你打工領到薪水後再還我。」陳東瀚吸了一口飲料,瀟灑地承諾道。

落地窗外種滿老闆娘精心照顧的玫瑰花,古典音樂流洩一室,雙雙對對的情侶們輕聲細語,這是一處佈置典雅的咖啡廳,接近中午時分,陳東瀚一接起方銘彥的電話,便將他約來此處見面。

「嗯,謝謝。」沒想到借錢的事情這麼順利,方銘彥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能表達自己的感激了。

「突然跟我借錢,該不會是為了準備那傢伙的生日禮物吧?」

「呃,你怎麼知道?」方銘彥瞄他一眼,尷尬地摳了摳臉頰。

「這三年來你約我出去,開口閉口就是談他的事,我怎麼可能猜不到?跟他和好啦?」陳東瀚戲謔一笑。

「也不算和好了,不過……情況是比之前好多了。」總不能實話實說自從那一夜後,關承勳就沒碰過自己了吧?方銘彥無奈地撇了撇嘴。

「那就好,話說回來,你的記憶還是沒有恢復嗎?」

「唉,其實我根本就沒有失去記憶……」我是被未來的自己附身了!方銘彥嘀咕了聲,卻也曉得這種驚世駭俗的言論講出來不會有人信的。

陳東瀚卻是聽見他的低語,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傾前身子小聲詢問道:「你沒有失憶?難不成你是為了給他一份生日驚喜,所以故意裝失憶?」

方銘彥猛翻了個白眼,「裝失憶裝好幾個月,就是為了準備一份驚喜?你覺得我會幹這種愚蠢的事嗎?」

「呃……是不太可能啦,應該吧?」陳東瀚搔了搔頭髮,還是有一點懷疑地看著他。

「陳東瀚!你再繼續懷疑我,我就扁死你!」方銘彥朝他伸出拳頭,露出一抹兇狠的表情。

「好好好,我相信你就是了。對了,你找到打工了沒?」為了小命著想,陳東瀚連忙轉移話題道。

「還沒,我才剛找而已,所以欠你的錢可能……」

「沒關係,既然還沒找到,要不要來這家咖啡廳打工?」

「這裡?」方銘彥眨了眨眼。

陳東瀚點點頭,「是啊,我就在這裡打工,上晚班,時薪還不錯。早班最近有人要離職,老闆娘正好要我幫忙找人。怎麼樣?對煮咖啡有沒有興趣?」

「早班?我沒有煮過咖啡……」

「不用擔心啦,會有人培訓你的。」

方銘彥喝口拿鐵咖啡,偏頭想了一下,乾脆地答應道:「嗯,好啊,就麻煩你推薦囉。」

「包在我身上。」陳東瀚露齒一笑,透出一股極富魅力的帥氣味兒。

這傢伙還真有當牛郎的潛質哪……察覺從四周投射來好幾道毫不掩飾的感興趣光芒,方銘彥不禁一陣好笑。

 

****

 

「打工?是錢不夠用了嗎?還是有什麼急需?」一放學回到家,聽見方銘彥要去打工的消息,關承勳下意識便這麼詢問道。

「你也太強了吧,全都一針見血……」方銘彥嘀咕了聲,搖搖頭否認道:「不是缺錢啦,不過你也知道我一個人呆在家裡很無聊,剛好東瀚打工的地方有缺人,他就推薦我去了。」

關承勳靜靜注視著他,直到方銘彥快受不了和他對視,才點了點頭。

「嗯,一直悶在家裡的確是不好,你就去吧。」

「你不阻止我?」方銘彥意外地睜大了眼。

「阻止你有用嗎?」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沒用?方銘彥雙唇一張,差點脫口而出,但終究是強行忍住了。

方銘彥撇過頭沒回話,氣氛一時有些沉凝下來。

「……對了,上禮拜見到巧巧,她問我你怎麼很久沒出現了。」

方銘彥聞言一怔,沒料到關承勳會主動提起巧巧這個人,也沒想到巧巧還會問起自己來。

「呃……你覺得她對我氣消了嗎?」方銘彥有些茫然地看著關承勳。

「我又沒跟她交往過,怎會知道?」關承勳撇過頭去,神情冷淡。

不知怎地,見他的表情似乎不太開心,方銘彥居然有些高興,不由得取笑道:「太明顯了吧,好濃的醋味。」

關承勳只是微扯嘴角,表情恢復一片平淡,沒有多說什麼。

方銘彥猛翻個白眼。又來了!每次兩人之間一出現什麼曖昧的感覺,他就會沉默下來,像是不想再深入下去,搔得方銘彥心底癢癢的,卻又完全拿他沒轍,畢竟自己也不可能主動說什麼、或是做什麼。

「我跟巧巧見面,你不會介意嗎?」

「你希望我介意嗎?」

「呃……」方銘彥被他問得張口結舌。老實說,如果關承勳霸道地不准自己和巧巧見面,說不定自己會想辦法偷偷溜出去見見她,但關承勳對這件事沒什麼反應的話,他也怪異地提不起什麼興致。某方面來說,自己搞不好是個非常冷酷無情的人?

「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只要開心就好了。」見他說不出話來,關承勳眸底掠過一閃而逝的失望光芒,淡然地說道,轉身往外走去。

「你要去哪裡?」

「去便利商店買個東西,想喝點什麼嗎?」關承勳回過頭來,已然恢復平常的樣子,卻奇妙地給人一種疏離感。

「你……你很奇怪耶,如果不爽的話就說啊,幹嘛一副陰陽怪氣的樣子?」關承勳越不表現出自己的情感,方銘彥越焦躁不安,這是以前從來沒發生過的事。

「你想太多了,你跟巧巧只是朋友,我阻止你幹嘛?」關承勳微微一笑,邁開步伐就這樣走了。

「嘖,這傢伙是怎麼了?」方銘彥煩躁地皺起眉頭。

關承勳一對自己採取不主動、不進攻、不表示意見的消極對待方式,方銘彥就不曉得該怎麼面對他了,雖然生活沒有什麼變化,卻少了一份親密感,這樣下去,就真的跟朋友一樣了……但,這不正是自己最初想要的結果嗎?

和他變成朋友?一思及此,方銘彥突然渾身發冷,內心瞬間煩悶到極點。

算了,等這傢伙生日那天,再跟他攤開來講清楚吧!不過,要談什麼好?叫他再「恢復從前那種迷戀自己的樣子」這種話,方銘彥可說不出口,但是……氣氛再這樣僵持下去,他真的快要瘋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