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美食、蠟燭、蛋糕……到了關承勳生日當天,沒什麼浪漫細胞的方銘彥,只好把電視上看到的那一套照搬過來,然後用買完生日禮物之後剩下的錢,準備了一頓用微波爐就可以調理的晚餐及生日蛋糕,接下來,就等生日的主角放學回來了。

  一切佈置好了後,方銘彥偷偷將那份昂貴的生日禮物塞在床底下,準備在氣氛最好的時候給他一份驚喜。

  等待的期間,方銘彥不知怎地始終靜不下心來,甚至忍不住照了好幾次鏡子,確認自己的打扮有沒有什麼不合適的地方,內心騷亂不已,像是隱隱期待什麼事情發生,而這令他忍不住紅了臉蛋。

  抬頭看看時鐘……他已經重複這個動作十七次了。

  六點了,關承勳差不多要到家了吧!方銘彥雙眸發亮,抓著準備點燃蠟燭的打火機坐在小茶几旁。

  豈料,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到了六點半,還是無消無息。

  奇怪,他有事耽擱了嗎?肚子有點餓了,方銘彥還是強行忍耐著,抱著膝蓋疑惑地坐在原地等待。


  鈴鈴~~

  驀地,室內的電話鈴聲響了,方銘彥幾乎像兔子般跳了起來,一把抓起話筒接聽。

  「喂?是關承勳嗎?」

  『嗯,是我,你……』話筒另一端很快傳來令方銘彥滿意的答案。

  「已經六點半了耶,你怎麼還不回來?我等你等……」意識到自己的口氣有點撒嬌,方銘彥連忙乾咳了聲,解釋道;「呃……我是說我肚子餓了,你不回來煮晚飯的話……」

  『對不起,我晚上剛好有點事,可能要晚點才能回去了。』

  「什麼事?」生日當天有事?方銘彥心頭一沉。

  似乎沒料到方銘彥會直接詢問,關承勳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有朋友約,不確定會幾點回去。你肚子餓的話,先去外頭買個便當充飢,等我回家了再煮宵夜給你吃?』

  聽著關承勳一如往昔的溫柔嗓音,一股又委屈又憤怒的情緒突然湧上心頭,方銘彥忍不住硬聲道:「不用了!隨便你去哪,不回家也沒關係!」

  「等等……」

  喀!語畢,通話就這樣硬生生被他切斷。

  「渾蛋!以為我樂意幫你慶祝生日嗎?不回家就算了!東西我自己吃!」方銘彥站在客廳發了一頓脾氣,旋即把已經擺好的蠟燭扔進垃圾筒,打開冰箱端出準備好的食物放進微波爐加熱,接著又開了一罐啤酒猛喝了一口,一連串動作做下來,激烈起伏的情緒才逐漸平緩。

  砰!啤酒罐的底部重重敲擊在地面上,方銘彥失落地坐在床沿邊,口中的酒味不知怎地充滿了苦澀的味道。

  關承勳在生日這麼重要的日子居然和別人有約,這項事實就像有人當面打了方銘彥一巴掌,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回首一看,隱隱期待這天到來的自己簡直無比可笑。

  和朋友有約?不確定幾點回來?方銘彥雖然沒什麼談戀愛的經驗,卻能從關承勳含糊不清的回答中,察覺出他口中的那個人肯定不是什麼普通朋友,而這令他更是煩躁不安。

  那個變態這幾個禮拜以來對自己那麼守規矩,難不成是因為有了別人?雖然覺得這個想法不太可能,方銘彥還是忍不住直鑽牛角尖。

  既然自己都可以出軌一次了,為什麼關承勳不行?等了很久還是等不到我一句承諾,選擇放棄也是很理所當然吧?那傢伙長相不錯又有錢,不可能沒人喜歡他,學校多得是正妹……一開始胡思亂想,各種可怕念頭便浮現腦海,想遏止也毫無辦法。

  不知不覺間,方銘彥便在空腹的情況下連喝了三罐啤酒,雙眸充滿戾氣地發紅,身體氣得直打顫。

  最後餓到受不了了,他才把擱置在微波爐中的食物一一端出來,然後一口氣全部吃光。完成掃光兩人份食物的豐功偉業後,方銘彥打了聲飽嗝,把啤酒箱拖到一旁,繼續痛飲。

  弄得桌面、地板一片狼藉,他也不管了,累積了許多天的莫名委屈就這樣一次性爆發出來,沖垮了方銘彥的理智。

  在他心底認為,自己會變成這樣全都是關承勳的錯。

  那個傢伙把自己的心境、人生弄得亂七八糟後,接下來就站在一旁袖手旁觀,看自己笑話。

  「開什麼玩笑……」

  醉倒在地板前,方銘彥狠狠捏扁手中的啤酒罐,啞聲喃喃自語著:

  「就算我不要,也不可能讓給別人……」

 

 

***

 


咿呀──!


模模糊糊間,一道開門聲令方銘彥情不自禁微微睜開一條眼縫。他等這個聲音等了好久。

「怎麼酒味這麼重?」

男人充滿疑惑的低沉嗓音從門邊傳來,接著是拖鞋聲,腳掌一步步踩在地板上的沉甸聲響,由遠而近,然後在自己頭頂上方停了下來。

方銘彥發誓自己聽見一道狠狠的抽氣聲。

「一、二、三、四、五……你把一整箱、二十四罐啤酒全喝光了?

一道充滿無力又不敢置信的質問聲,從頭頂上方傳了下來,方銘彥忍不住得意地睜開迷濛的眼眸。

「哈、哈哈……對啊,你回來啦?」

「還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哈哈……你猜啊……」

方銘彥抱著啤酒罐,蜷縮在地板上傻笑,渾身無力。飲酒過度的下場就是吐了兩次,跑廁所解放三次,現在他連動一根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關承勳既頭疼又無奈地看著地板上爛醉如泥的酒鬼。

「不要笑了,還站得起來嗎?」

「哈哈……你猜啊……」

「我去幫你放熱水。」關承勳嘆了口氣,果決地進入一旁的浴室。

嘩啦啦!聽著浴室傳來的流水聲,方銘彥的意識越來越清醒,但他的身體還是軟綿綿的,沒辦法自由控制。

過了一會兒,關承勳又回到他身邊,半拖半抱地將他帶入浴室,幫他一一卸除身上的衣物,淋上一瓢溫水,用倒了沐浴乳的海綿抹遍全身,再用溫水沖洗乾淨。快手快腳地清洗一遍後,關承勳將他抱了起來,緩緩放入浴缸內。

「嗯……」一滑入溫熱的水中,方銘彥忍不住舒服地呻吟了一聲,全身瞬間輕鬆不少。

「你泡一下,我去拿你的睡衣。」

「等等!」察覺到關承勳起身欲走,方銘彥下意識地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怎麼了?」關承勳以為他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蹲下身子溫柔地看著他

「……」方銘彥咬著下唇,滿臉委屈地瞪著他。

彥彥,是不是頭痛?還是哪裡不舒服?」見他眼眶泛紅,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關承勳忍不住伸手撫摸他的臉頰,心疼地詢問。

你好久、好久沒對我這麼親密了……方銘彥想這麼抱怨,高傲的自尊心卻塞住了他的喉嚨,令他一個字也吐露不出來。

「你不開心嗎?是不是誰欺負你了?」

就是你欺負我!越想越委屈,方銘彥開始淚眼矇矓,嚇得男人更是手足無措。

「別哭啊,你嚇到我了。」

哼!就是要嚇死你!方銘彥抿了抿嘴,剛想逼出幾滴淚水嚇嚇男人,注意力卻在不經意間,被一抹出現在男人衣領上的淡淡粉色痕跡吸引了過去

那是什麼?看起來好像……一枚唇印?

「彥彥,你還好吧?」

方銘彥的眼睛越瞪越大,震驚地一把揪住他的衣襟,一瞬間完全清醒了。

「這是什麼?你的衣領上怎麼會有唇印?」

聞言,關承勳下意識地用手掌蓋住那枚唇印。看在方銘彥眸底,這毫無疑問是心虛的舉動。

「沒什麼,這是她喝醉了才……」

「喝醉?是誰?你今天是跟誰出去?」方銘彥大聲質問,頭痛欲裂。

「是詠倩,你也認識。

「巧巧的姐姐?你跟她出去幹嘛?」

「也沒什麼,她前陣子跟男友分手,心情很不好,突然打電話過來哭著求我陪她一會兒,我只好去了。」面對方銘彥連珠炮般的質問,關承勳仍耐著性子回答。

「去哪裡?她房間?」

「嗯。」

「你……你們做了?」方銘彥緊緊盯著他,雙唇微微顫抖,不敢相信現世報會這麼快報應到自己身上。

「沒有!我發誓我沒有碰她一根汗毛!」

「那怎麼會有唇印?」

「呃……」

「她強吻你?」

「……」

「她幹嘛強吻你?你為什麼不推開她?

「我也不曉得,可能把我誤認為是她的前男友了吧。真的太突然了,我根本來不及反應。」

「騙人!我看你是不想推開吧?有美女強吻你,是不是很開心?」

「彥彥,你冷靜一點。」

「我很冷靜!快點回答我!」

「我不開心,也沒什麼感覺。」

「說謊!你老實交代清楚,和她接吻有什麼感覺?」

「就說了沒感覺……」

「騙人!騙人!你不老實回答我,我就不放過你!」

「……很軟。」

方銘彥指尖一顫,不自覺鬆開了他的衣襟,宛如掉入冰窖般四肢發涼。

「彥彥?」關承勳擔心地喚了他一聲。

「渾蛋!去死吧!」

方銘彥猛地從浴缸中站了起來,朝他揮出一拳,卻連關承勳的一根頭髮都還沒碰到,就雙腿一軟,往浴缸外栽倒。

「小心!」關承勳連忙抱住他。

「不用你管!你這個禽獸!壞蛋!負心漢!」方銘彥只覺的心好痛,就像是被人從身上狠狠剮了一塊肉下來般疼痛。

「呃……我也是受害者啊……

「放屁!我不原諒你!不原諒你!」

「好好,不原諒。」關承勳曉得跟一個喝得爛醉的人根本沒辦法講道理,索性放棄和他爭辯,直接把他抱起來,順手扯了一條大浴巾蓋在他身上,往臥室走去。

「放開我!我要打死你這個負心漢!」

躺倒在床舖上時,方銘彥仍不住痛罵。因為不這樣做,他怕自己會忍不住痛哭失聲。

「渾蛋!早知道就不要管你什麼鬼生日了!害我厚著臉皮跟東瀚借了三萬塊!我真是一個大笨蛋!」方銘彥真的覺得自己笨死了,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眼巴巴地倒貼上去,卻被狠狠退貨的花癡。

聞言,關承勳拿著大浴巾擦拭他身上水珠的雙手頓時僵住,不敢置信地抬起頭來。

「你記得我今天生日?……等等!你跟東瀚借三萬塊?你幹嘛借錢?」

「還不是為了買你的生日禮物!貴死了!害我身上一毛錢都沒有了!」

「所以你才去打工嗎?你買了什麼?放在哪裡?」關承勳從來沒有這麼急切地想得知一樣東西的下落過,更不敢相信失憶後的方銘彥會為了自己去借錢、打工。

「不關你的事!我決定不要送給你了!」

「到底在哪裡?」

「……床板底下。」

關承勳連忙趴在地板上往床底下查看,很順利地撈出一樣東西來,快手快腳地撕開盒子外頭的包裝紙,打開一看,瞬間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我本來打算給你一個驚喜的……」

「你……你花了多少錢?」

「十六萬多,害我瞬間破產……」方銘彥悶悶地說道,雙唇委屈地癟了起來,「我對你這麼好,可是你呢?居然跑去跟別的女人鬼混!你對不起我!所以我決定把你甩了!我要搬出去!」

聞言,關承勳感覺自己的心臟差點停了。

「把我甩了?所以你承認我們正在交往嗎?」

「我哪有跟你交往!我恨死你了!」方銘彥一陣傻眼,不明白對方怎會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你真的討厭我的話,為什麼買生日禮物送我?」

「那是因為……因為……」

「因為什麼?」

「我……我覺得我以前好像對你太差勁了,想彌補一下,可是……你已經不喜歡我了……」方銘彥哽咽地說道,淚水終於忍不住從眼角滑落

「為什麼哭?因為覺得我不喜歡你了,很難過才哭嗎?」

「我……我不知道……」或許關承勳說對了,但方銘彥還是不甘心這麼簡單就承認。

「好吧,那你怎會認為我不喜歡你了?」

「你……你已經很多天沒碰我了……」

「這樣並不代表我不喜歡你了吧?」

「騙人!我不相信!嗚嗚……」

「……記得幾個禮拜前,我跟你上過床後,發生了什麼事嗎?」

「……」方銘彥緊緊閉上嘴巴。

「你不見了。」關承勳開口幫他回答。

「那是因為……」

「所以我對自己發過誓,除非等你答應我的條件,做好心理準備,否則我不會再碰你。」

「答應你什麼條件?」

關承勳定定看著他,那眼神看得方銘彥頭皮一陣發麻。

「你是忘了?還是沒放在心上?」

他生氣了?方銘彥嚇得冷汗直冒。

「我……啊!我想起來了!你是說……給我們一個重新再來的機會?」

「對,然後你說,讓你考慮一下。」關承勳嘆了口氣,無奈地看了他一眼,道:「結果我等到今天,還是沒聽到你的答案。」

「所以,你還是很喜歡我嗎?」

「沒錯。」

「那你跟詠倩?」

「她對你構不成威脅,我愛男人……不,正確來說,我只愛你一個。」

「……好吧,我答應你。」方銘彥將頭顱縮在被窩裡頭,小聲說道。

「其實等了那麼久,我已經不抱任何……嗄?你說什麼?」關承勳一把將棉被掀開,心急地追問,深怕方才是自己的錯覺。

「我說,好。」

「彥彥?」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你說。」

「我不准你花心!」方銘彥紅著眼眶盯著男人,像是要確認男人是否能遵守諾言,「老實說,我幾乎出軌那次,你仍然寬宏大諒地原諒了我,我真的很佩服你。但是,假如立場顛倒過來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我會殺了你,一刀刀把你身上的肉割下來,永遠都不原諒你!」

「你捨得嗎?」關承勳伸手撫摸他的臉頰,輕聲詢問。這比說「喜歡」兩個字,還令他覺得自己被對方深深愛著。

「你答應嗎?」方銘彥沒有回答,只是直勾勾地盯著他。

「我答應,永遠都不背叛你。」關承勳低聲許下諾言,在方銘彥還來不及露出開心笑容,旋即反問道:「那假如是你花心呢?」

「呃……」

「回答?」關承勳微挑右眉。

「……再原諒我一次?」方銘彥怯生生地看著他,自己可不想被人千刀萬剮哪。

「休想!」

關承勳低頭深深吻住他,這一次,方銘彥終於不再抗拒,伸手環住他的頸項,柔順地回應他。

我不會再失去你了吧?關承勳內心一陣震顫,激動地牢牢抱住懷中的戀人。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