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出來度個假,都要被閃瞎眼啊?迎著鹹鹹的海風,陳東瀚無奈地心想。

白色背心外頭罩了一件夏威夷式的花襯衫,短褲搭上夾腳拖,如果臉上不要佈滿一股哀怨之氣,一副台客痞樣的陳東瀚可以說有多帥氣就有多帥氣。

九月,澎湖仍是艷陽天,前來觀光度假的旅客絡繹不絕。仰望純淨的蔚藍天空,享受海風徐徐吹拂在身上的感覺,令人忍不住整個兒放鬆心情。

關承勳、方銘彥、陳東瀚三人一下船,和當地旅行社拿了旅館鑰匙、機車、隔天去吉貝島的船票及三天的行程表,旋即將行李拿去旅館寄放,戴上太陽眼鏡,騎著機車開始第一天的環島之旅。

見好友芳銘彥將身子緊緊黏在戀人的背上,還露出一副貓兒饜足般的甜蜜神情,陳東瀚的眼睛都快倍閃瞎了。相形之下,孤伶伶地騎著機車的自己,說有多悽涼就有多悽涼。

奇怪,比帥氣穩勝關承勳,比可愛也不輸方銘彥,集合了兩人優點的我,怎麼一直沒人倒追呢?陳東瀚不解地顧影自憐了起來,心情一不好,油門就催得更快,一下子便超越了關承勳騎的那台機車。

不經意往兩人方向一看,卻見關承勳臉龐浮現一抹可疑紅暈,露出一副飽受折磨又隱忍的表情,再往後一看,原來是身後的方銘彥惡作劇似地偏頭咬住他一只耳朵,放開後,又咬了一口,玩得不亦樂乎,卻完全沒發現自己是在調戲男人、引火自焚。

這、這兩個笨蛋在光天化日之下搞什麼猥褻動作啊!看得目瞪口呆的陳東瀚,差點當場摔車。

看到好友方銘彥親暱的表現,陳東瀚真的很懷疑他們只是暫定和好一年嗎?去年十二月底左右發現他們又重新交往後,陳東瀚曾問過芳銘彥是不是失憶後又喜歡上關承勳了,他居然回答:

「沒有!我們只是暫定和好一年,以後會怎樣還要再看看。」

結果一年還沒結束,兩人就打得火熱,好幾次差點閃瞎陳東瀚的眼睛,令他不禁深深懷疑自己被騙了。

「承勳,等一下我要吃冰,天氣好熱喔。」

方銘彥撒嬌似地說著,扯了扯身上的背心作勢散熱,不慎外洩了一絲春光。

看見他左乳處掠過一抹銀色光芒及四周佈滿的吻痕,陳東瀚連忙轉過腦袋,心底猛念「非禮勿視」四個字。

首次不小心瞄到芳銘彥左乳上的銀環,在訝異之下詢問出是關承勳親手幫他穿環時,陳東瀚真是震驚到說不出話來,那意味著多強烈的獨占慾,他實在不敢去想像。

卻不料,方銘彥居然否認是關承勳的提議。

「是我要求的,這樣我就完全專屬於他了……真可憐,以後不想認帳都不行了,呵呵。」

方銘彥當時狀似開玩笑地輕聲笑道,但無意中流露出來的眼神,卻令陳東瀚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最偏執的人、最愛對方的人,原來不是關承勳而是他。

陳東瀚也是在那時相信,以後不會有什麼力量能分開他們了,但,這世界是充滿意外,誰都沒料到方銘彥會在某一天突然摔下樓梯失憶,最愛的人變成最討厭的人,柔順可愛的性子重新變得彆扭任性。

不過,一切都雨過天晴了。或許方銘彥沒有察覺到,但陳東瀚這個外人卻看得很清楚。他這陣子的表現都像一個陷入愛河的傻瓜,一舉一動充滿了無意識的誘惑,就像失憶前那樣,但,有一點不一樣的是,現在卻是揉合了一股既青澀又羞赧的味道,讓人一靠近就忍不住臉紅心跳,內心蠢蠢欲動、獸性大發……呃,打住!總之,關承勳那傢伙到現在還沒精盡人亡,陳東瀚在某方面還是挺佩服他的。

到了一個觀光景點後,只見關承勳停好車,溫柔地幫方銘彥解開安全帽的扣環,再解開自己的,然後兩個人就手拉著手地進入一家商店,完全無視陳東瀚這顆大電燈泡已經滿臉黑線。

「你們是想公告全世界啦?」待在外頭等他們出來後,陳東瀚瞄了眼他們依然交握的手指,出言調侃道。

「對啊,怎樣?你是羨慕、還是嫉妒?」方銘彥舔了一口手上的冰棒,不在乎地笑睨了他一眼。

「不怎麼樣,你高興就好。」陳東瀚作勢認輸地聳了聳肩。

「幹嘛一臉哀怨的樣子?好啦,待會兒要是在路上看到你喜歡的類型,我就幫你搭訕好不好?」方銘彥一臉很有義氣地拍了拍他的肩。

「你幫我搭訕?不用了,我可不想被你的老公追殺。」陳東瀚屑地撇了撇嘴,心領了。

「誰是我老公啊!胡說八道!」

方銘彥臉一紅,看了身旁的關承勳一眼後,突然甩開他的手,狀似氣憤地扭頭就往前走去。那副既彆扭又害羞的模樣,看得陳東瀚也不禁為他感到臉紅。

「東瀚。」一旁靜靜注視著兩人拌嘴的關承勳,驀地開口叫了陳東瀚一聲。

「嗯?」

「謝謝你。」

「嗄?你突然發什麼神經病啊?」

「如果不是你在一旁支持我們重新交往的話,恐怕彥彥的心結不會那麼容易解開。」

陳東瀚一臉不自在地摳了摳臉頰,說到:「哼,只有那個笨蛋才會看不清楚自己的內心。那傢伙就算失憶了,一打電話給我,開口閉口還是談你的事,我不支持你們,要支持誰?」

「我還是覺得自己欠你一句道謝。」

在關承勳充滿真心誠意的眼神注視之下,陳東瀚敢打賭自己肯定臉紅了。

「你把那小子搞定,我就感激不盡了,不用講什麼『謝謝』之類的廢話!」語畢,陳東瀚把他往方銘彥的方推了一把,示意他這個噁心兮兮的傢伙離自己遠一點。

「彥彥,等我一下,走慢點。」關承勳也不再糾纏他,轉身朝方銘彥喊道,邁步追了上去。

「鬼才要等你!」方銘彥一臉沒好氣的樣子,但本來走得快速的步伐卻明顯緩慢了下來,所以關承勳跑了七、八步就追上他了。

拉拉扯扯了一陣子,倔脾氣發作的方銘彥還是不讓他碰觸,關承勳只好嘆了口氣,乖乖地收回手護在一旁。過了一會兒,他又不安分地伸出手偷偷摸摸地試了一次,這次終於順利地牽到手,方銘彥狀似不悅地睨了他一眼,卻不曉得臉上的笑容像楓糖般甜蜜。

「笨蛋情侶!」目睹全程的陳東和猛翻個白眼,卻情不自禁有些羨慕了起來。

慢悠悠地走在兩人身後,陳東瀚仰頭望天,閉上眼睛,懶洋洋地享受陽光的沐浴。

 

*  *  *

 

環島一圈回到旅館,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陳東瀚跟他們打聲招呼,便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雙方約好,各自洗完澡後八點半在外頭集合,逛一下街兼找家餐廳用餐。

一回到房間,陳東瀚忍不住直接撲倒在柔軟的床鋪上,然後搖控冷氣開到最強,閉上眼睛休息了一會兒。

「阿嗯……不行啦……噢……」

驀地,一道道奇怪的呻吟聲傳入陳東瀚的耳內,吵得他不得不重新睜開眼睛。

「不要……隔壁會聽到……嗯嗯……」方銘彥如貓叫般甜膩的哀鳴聲從薄薄的牆板透了過來。

很顯然,隔壁那一對笨蛋情侶正慾火焚身,打算幹些禽獸行徑。

該死!便宜的旅館就是這樣!陳東瀚低聲咒罵了一句,隨手抓來一個枕頭蒙到頭上,不住呢喃催眠自己:我什麼都聽不見,我什麼都聽不見……

「很髒耶,渾身都是汗,我想先洗澡……住手……」方銘彥含了一絲為難的喘息聲緩緩飄了過來。

沒錯!堅決地拒絕他!陳東瀚握緊拳頭,暗暗予以鼓勵。

「好吧,不過……可以嗎?」關承勳不知在方銘彥的耳邊說了什麼,導致他的喘息聲變得更加粗重。

「變態!滿腦子色情思想!」

「誰叫你今天一直舔冰棒暗示我……」

舔冰棒跟暗示有什麼關係?……喔!喔喔……媽呀!饒了我吧!陳東瀚埋在枕頭底下哀嚎,不願去思考自己為什麼這麼快就能理解關承勳的意思。

「我哪有暗示你!唔嗯……嗯嗯……」

方銘彥又羞又怒的嗓音立刻傳了過來,然後就是一陣嘴巴被堵住的猥褻聲響。

交談聲嘎然而止,過了一會兒,隔壁傳來嘩啦嘩啦清涼水聲,彷彿在暗示陳東瀚折磨已然告了一段落。

陳東瀚深深地吐了一口氣,雖然才短短幾分鐘,卻宛如過了幾年般折磨得他精疲力竭,累得不想動了。

不行了,睡一下好了……呼嚕……

這一閉眼,陳東瀚立即陷入夢鄉,還做了一個春夢。

夢到有人摸遍他全身,最後將他的褲子脫了下來,一口含住他的性器,舌頭靈活轉動,吸得嘖嘖有聲,陳東瀚忍不住低聲喘息,下肢發軟,這比看日本動作片還刺激。

唔……快不行了……這實在是……

「唔……彥彥……呼……」

咦,不對!這不是我的聲音!陳東瀚猛地睜開眼睛,一臉茫然地往下查看,卻發現身上的衣物完整,仍是穿戴得好好的,但下體卻翹得老高,將褲子頂出一個帳棚形狀出來,說有多猥褻就有多猥褻。

更不妙的是,那股淫靡的聲響卻不是夢境,不是幻覺,仍然陸陸續續地傳入陳東瀚的耳內。

「嘖嘖……啾……吱嚕……」

「唔……彥彥,等、等一下……」

陳東瀚頓時夾緊雙腿,臉色瞬間變得鐵青,不敢相信自己像個變態一樣地在偷聽的情況下發情,甚至渾身酥軟。

「嗯嗯……呼……」

「好了……換我……」

「不要……唔……你最不懂節制了,要是換你一定會超過時間……被東瀚誤會就不好了……」方銘彥飽含羞怯又含糊的嗓音陸續傳來。

我不會誤會……因為我已經知道事實了啊啊啊!陳東瀚無聲地泣訴訴,控制自己右手抓住左手,以免發生什麼慘無人道的事情,但緊繃在褲子裡頭的小東瀚卻變得更硬了,彷彿在吶喊著要求解脫。

「好吧……那乾脆一起?」關承勳啞聲詢問。

你們一起上天堂就好,老子不玩了!陳東瀚咬緊牙根,動作不自然地緩緩下床,半走半爬的往浴室前去。心底想著浴室的隔音肯定比較好,到了浴室就安全多了。

「咕啾……嗯……不要……」

「不要?但是你也硬了耶……」

「阿嗯!不要亂碰啦,很癢……」

「我沒有碰啊,是你一直湊過來。」

「你這樣……呼……會害我沒辦法專心……」

你們可以暫停一下嗎?給老子一點逃離的時間好不好?陳東瀚欲哭無淚,艱難地繼續往浴室方向爬行。

「彥彥,等等!呼……哈啊……」

一道充斥滿足的嘆息突然從關承勳的口中重重吐出,陳東瀚也忍不住低聲喘了口氣,大腿根部頓時一緊,彷彿體驗到了那種飄飄欲仙的美妙滋味。

「不行了……我、我快…射了……」

「嗯就…色粗來(射出來)……」方銘彥含糊不清地鼓勵道。

「可是……呼……」

要射、還是不要射,快點決定啦!聽著男人猶豫不決的遲疑聲,陳東瀚也不禁跟著焦躁起來,汗水滲出額際。不知不覺他已經停下腳步,手中握著自己硬到不行的性器來回摩挲,等著最後一秒的到來。

「不行……快射了……好了,你、你可以停了……唔……」

「嗯點(快點)……」

「唔嗯……哈啊!呼……」

「嘶…咕嘟!」

這真是太超過了!聽見方銘彥發出的舔舐及吞嚥聲,陳東瀚握緊脹到發痛的分身,終於忍不住加快手速,在欲哭無淚的情況下迎接高潮的到來。

過了許久,一切可疑聲響終於逐漸平息,在地上安靜躺了一陣子的陳東瀚緩緩爬了起來,進入浴室卸除褲子,開始清洗內褲,接著含淚將之高高掛了起來。

下次、下次再也不要當電燈泡了啊啊啊!陳東瀚看著兀自滴水的濕內褲,在內心鄭重地發下誓言。

 

 

 

 

~END~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