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父親的驚人禮物

 

號稱全英最有權勢的神秘馮森達家族的宅邸,就坐落於英國東部,一處佔地廣大、風景異常優美的鄉間。

十九世紀中期左右建造完成的奢華宅邸,從外觀看來既宏偉又壯麗。

建築本體加上兩側廂房、游泳池、花園、馬廄……等等,佔地超過四百英畝以上,當時的貴族們為了彰顯家族的財富和權威,不惜耗費鉅資建造富麗堂皇的宅邸,而馮森達家族歷代被國王御封的「公爵」爵位,更令此城堡蒙上無上權力的象徵。

客廳主體面積便長達一千二百平方英尺,牆上圍著帶有玫瑰花圖案的天鵝絨,天花板的繪圖是出自當年最有名的畫師之手,壁爐用的材料是黃色和黑色的大理石,正廰的三面環繞著石砌的廊台,天花板及柱子皆繪製著奢麗圖樣,城堡四周則被佔地達三百英畝的花園圍繞,種滿了各式各樣珍貴花朵。

此城堡由馮森達第三代的瓦特‧C‧梵恩‧馮森達公爵精心規劃,歷經二十五年才終於竣工完成,務求給予外界馮森達家族如日中天的權勢及永恆屹立不搖的強烈印象。

而事實也證明,歷經時光流逝、世代交替,古老的馮森達家族的尊貴與權勢不僅沒有隨著英國王室皇權褪色而片片崩落,反而在馮森達家族第十二任家族長的手中達到巔峰。

亞歷山大公爵,馮森達第十二任家族掌權者,從小是家族中表現最為優異的男性。他同時擁有法學與財經博士學位,更在繼承爵位後的短短五年期間,憑其精明幹練的手腕、洞悉世局的腦袋、精準的投資眼光,一手帶領古老的馮森達家族繼續邁向另一個黃金全盛時期。

而此刻,集全家族成員的重視和亞歷山大公爵的全心疼愛於一身的獨生子,年僅八歲的蘭威洛‧C‧梵恩‧馮森達,正於臥房內熟睡著。

 

「少爺,蘭威洛少爺……」

負責照顧這名天之嬌子的貼身女傭瑪琳,小心翼翼地輕喚著喝完一杯香醇牛奶後,剛剛進入甜美夢鄉的小少爺。

蜷縮在溫暖天鵝絨絲被窩裡的蘭威洛側側身,呼吸仍然平緩,沒有一絲被驚醒的反應。

瑪琳見他睡得如此之熟,不禁暗暗苦笑。

枕在枕頭上的白皙臉頰肌膚,微微透出粉紅色澤,近乎透明般純淨無暇。

一頭微捲的金黃色頭髮,於透窗而入的月光照耀下,散發出迷濛的金色光芒。

細長微捲的濃密眼睫毛成扇狀密佈在眼窩下方,形成的兩道陰影予人荏弱纖細的感覺,配上小巧的鼻子,線條優美的粉嫩櫻唇,無怪乎此子被喻為擁有全國內獨一無二,再也不會有第二張堪稱上帝傑作的「天使」容顏。

但,服侍過蘭威洛‧C‧梵恩‧馮森達的下人們都深深知曉,此子有著與其天使容貌呈現兩極化的惡魔般頑劣殘酷的性格,非常難伺候。若稍有不慎,一不小心忤逆了小少爺的心意,包准被整得慘兮兮。

這也就是瑪琳如此躊躇的原因。她不敢保證一但睡眠不足的小少爺被她擾醒而大發雷霆時,自己是否可以安撫得了。

然而,她還是得認命出聲喚醒蘭威洛,因為此時此刻,比蘭威洛小少爺還要恐怖千百倍的亞歷山大公爵正在大廳等候著呢!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瑪琳再度輕喚。

「請醒醒啊,蘭威洛少爺……」見他仍是不醒,瑪琳無計可施,只得伸手輕輕推搖他的身子。

好吵喔!誰一直在喊自己……?

「嗯……」

因為被打擾睡眠而噘高紅唇的蘭威洛,用小手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意識不清的表情很是嬌憨可人,然而,不到一會兒,察覺自己是被吵醒的後,原本一雙澄澈透明的藍色瞳眸立即蒙上一層不悅色彩,如同暴風雨來襲前的陰沉天色,看得瑪琳一陣頭皮發麻,差點說不出話來。

別看小少爺年紀尚輕,其不怒而威的沉歛表情、一個不悅眼神就常可使下人心驚膽跳不已,雖然難以置信,卻是瑪琳的親身體驗。

服侍蘭威洛長達七年的瑪琳深信,馮森達家族的尊貴繼承人絕非池中之物,日後肯定是人中之龍!

更甚者,或許會成為馮森達家族史上最有名的君也說不定呢……

「什麼事?」蘭威洛緩緩伸了個懶腰,微瞇藍眸盯著眼前人。不懷好意地上下審視著瑪琳的眼神,彷彿在想著待會兒怎麼整治對方才滿意。

「蘭威洛少爺,老爺回來了!現在正在大廳等您呢!」瑪琳趕在他發飆前,慌忙祭出不二法寶,希冀可以平息他的起床氣。

「什麼?爹地回來了?」不悅之色瞬息歛去,取而代之的,是純然的喜悅躍於蘭威洛的臉龐,童稚嗓音洋溢著歡欣之情。

「嗯!老爺在大廳等著您呢!」感染到小少爺興奮的情緒,瑪琳不禁嘴角上揚,用力點了點頭。

「太好了!我要找爹地!」

蘭威洛原先昏沉的意識霎時完全清醒了,迫不及待地一把掀開絲質薄被,飛快跳下床。

「等等!蘭威洛少爺,您忘了穿鞋,而且睡衣沒換下,連頭髮也還沒梳整過呢!」瑪琳連忙攔住他。就這麼讓小少爺跑出去,一個不小心受了寒就不妙了。

「別擋住我!」蘭威洛噘著嘴抗議,無奈他的力氣是比不過大人的。

瑪琳柔聲規勸道:「看到少爺衣衫不整的模樣,老爺會不高興喔。」

這句話,立刻有效地制止了蘭威洛的掙扎。

「那妳快點幫我換!」

蘭威洛露出一臉急躁,粗魯地扯開身上的睡衣。

「是!」瑪琳絲毫不敢怠慢,手腳迅速地幫他換裝、梳洗。

唉,也難怪小少爺這麼心急如焚了……看著焦躁、歡喜的情緒交錯於蘭威洛童稚的臉蛋上,一股感慨不期然浮上瑪琳的心頭。

集美麗優雅於一身的公爵夫人,因為天生體質就不適合生孩子,勉強產下還算健康的蘭威洛少爺後,身體便日漸虛弱,即使亞歷山大公爵費盡心思加以呵護調養,夫人仍捱不過一個冬天便溘然長逝了。

所以蘭威洛一出生就注定無法享受到母親的悉心疼愛,失了母愛,自然更需要他唯一的至親,也就是身為父親的亞歷山大‧C‧梵恩‧馮森達公爵的加倍關懷及照顧。

不過,雖然眾所皆知亞歷山大公爵簡直疼愛他的寶貝獨生子疼到骨子裡去了,卻礙於被諸多公務及私事纏繞於一身,近幾年成了標準的空中飛人,可以留滯在英國的時間少之又少,更遑論有空暇時間回到碩大宅邸陪伴在蘭威洛的身邊,久而久之,父子倆之間的每一次會面,居然比世上任何一種寶物都來得珍稀。

可以說,蘭威洛近乎乖戾的暴躁脾氣,是因為失去了母親及擁有一個幾乎可說是透明人的父親造成的。

年幼的小少爺是如何渴慕父親疼愛的心情,照顧他長達七年時間的瑪琳再了解不過了。然而,無論如何為他心疼,付出多大耐心及愛心,她始終是個外人,無法撫慰小少爺寂寞孤獨的心靈,唯有亞歷山大老爺才能令他展露難得一見的笑靨。

唉!若老爺這次能多停留幾天陪陪小少爺就好了……瑪琳暗暗希冀,卻也明白這對於管理整個馮森達家族企業的主事者來說,簡直是比登天還難的奢求。

「還沒好嗎?」

蘭威洛對蹲下身子幫他穿鞋的瑪琳不耐煩地催促道。

「嗯……好了!咱們走吧!」

確認她的小少爺一身裝扮完美無暇後,瑪琳拍拍膝蓋沾上的灰塵,站起身來,牽著他的小手往大廳緩步邁進。

 

***

 

蘭威洛少爺的天使容顏,無疑是傳襲自被喻為全英第一美男子的亞歷山大‧C‧梵恩‧馮森達公爵。瑪琳每見老爺一次,就這麼暗暗感嘆著。

年屆三十四歲,背著月光佇立於落地窗前的金髮男子,其端正優雅的容貌並沒有因為歲月的遞減而摧折半分,反而日漸增添幾分成熟與性感。

一襲剪裁合身的墨色西裝,更凸顯出他修長挺拔的身材。

強健身軀蘊含著驚人的爆發力,再搭配富含知性魅力的笑容,渾身上下充滿致命的成熟男人味。

這幾年來,不知吸引了多少夢想成為他第二任妻子的芳齡少女們求愛,她們想盡辦法地投懷送抱,試圖引起他的注意,甚至想跟他來一段露水情緣的女性也大有人在。

然而,自從痛喪愛妻後,亞歷山大就將全部精力投入工作上頭,不再沾染感情,至今粉碎的女人芳心不計其數,即使家族長老及想締結婚盟的其他貴族世家曾力勸他再娶,但都被他以一句「心如止水」給擋了回去。

沒有任何女人可以取代愛妻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而他也不打算多生幾個兒子來分散自己對寶貝獨生子的注意力。

不願再婚的亞歷山大公爵,早就抱定單身一輩子的主意。

現在,全世界的人類中,唯有寶貝獨生子,才能獲得他全部的愛情及注意力。

 

「爹地!」

 

隨著一聲將其興奮心情表露無疑的稚嫩呼喚,一抹小小人影用力撲向亞歷山大張開的雙臂中。

「洛洛,你好像變重了一點。」

亞歷山大親暱地喊著他的小名,毫不費力地一把抱起他,接著伸手摸了摸被撞疼的直挺鼻樑苦笑。

「嗯,因為我吃了很多東西啊!上次沒吃早餐挨了爹地的罵,所以最近我都有天天吃早餐喔!不信你問瑪琳!」蘭威洛神態撒嬌地摟著父親的頸子,獻寶似的說著。

「哦……?」亞歷山大拉長尾音,用眼角掃了下佇立一旁的瑪琳。

距離上次的相會足足相隔二個月之久,他因得知蘭威洛有不愛吃早餐的壞毛病,而絕無僅有地厲聲斥責過他一回,嚇得蘭威洛邊哭邊向父親發誓以後絕對會當個乖乖吃早餐的好小孩,但亞歷山大多少知悉他這個寶貝兒子的性格有多麼頑劣調皮,所以對他真的「乖乖」聽話抱著些許存疑態度。

「嗯,是真的,小少爺都有乖乖吃完。」瑪琳連忙點頭附和。

雖然,這是犧牲不計其數的碗盤所換來的成果。

「呵,真是聽話的好孩子!來,讓爹地親一下。」聞言,亞歷山大高興地出言讚許,用力地「啵」了下蘭威洛柔嫩的額頭。

「咯咯……」被爹地親了耶……蘭威洛摸著額頭傻笑,被自己心愛的爹地稱讚比什麼都要令他開心。

在蘭威洛狹小又侷限的世界中,亞歷山大就是他心底唯一的依靠。

小少爺童稚的歡愉笑顏與亞歷山大疼惜的表情構成的親密父子圖,深深感動一旁的瑪琳,卻又令她隱隱感到些許悲傷。

聽總管說,老爺這趟回來似乎並不打算多耽擱幾天,處理完一件重要事情之後,他必須立即遠赴歐洲參加一場國際金融會議,而這次一走,歸國的日子再度遙遙無期,她真不知該如何安慰小少爺待會兒肯定會無比失落的心情。

剝去馮森達家族準繼承人的尊貴身分,蘭威洛‧C‧梵恩‧馮森達只不過是一個孤獨又渴望父愛的可憐孩子罷了。

「我的小洛洛這麼聽話,爹地該準備什麼禮物送你才好呢?」亞歷山大伸指輕點一下他的小鼻子,語氣極其寵溺。

若被亞歷山大的競爭對手目睹他此刻的神情及語氣,恐怕打死也不敢相信這名對兒子露出寵溺神情的好爸爸,就是在暗地裡一手操縱英國經濟命脈的可怕敵人吧!

「我不要禮物!」

聞言,蘭威洛皺了皺眉,突然大聲道。

「呃?」亞歷山大愣了下,看著懷中小小年紀卻露出與其年齡不符的嚴厲表情的寶貝兒子。

「蘭威洛……」

「每次爹地要去遠地工作,就會買一個禮物回來哄我,所以我不要!……這次,爹地是不是很快又要離開了?」蘭威洛用著責備語氣詢問,充滿憂傷光芒的雙眸緊緊瞅著父親,渴望他搖頭否認自己的猜測。

一個禮物,就代表心愛的爹地又要再一次離自己而去的事實,那他寧願永遠不要冷冰冰的禮物,他只要爹地。

「……」這孩子似乎是寂寞怕了。

盯著寶貝兒子憂鬱發愁的神情,亞歷山大無聲地深深嘆息。

他從不自認自己是個好父親,卻沒料到自己居然「失職」至此地步,逼得本該天真無邪的小孩子露出這麼令人心疼的早熟表情出來。

「爹地說話啊?」

蘭威洛緊張地期待父親開口否認,他好希望父親能永遠留下來陪伴自己。

「洛洛,對不起,爹地不是不想陪你,而是實在有太多公事要忙……」

身為馮森達一族之長,所要面對的責任及壓力不是尋常人能理解及擔負的,這是他無可逃脫的宿命枷鎖,他認命承擔下來,卻還是為不能兼顧好「父親」這個角色而愧疚不已。

唉!若是愛妻沒有那麼命薄該有多好呀……他忍不住又重重地嘆息一聲。

「是嗎?爹地又要離開我了嗎?」蘭威洛一聽他的辯解,就曉得自己的期待落空了,藍眸頓時蒙上一層水氣,顯得異常脆弱及可憐。

「洛洛,我真的很抱歉……」亞歷山大親親他嬌嫩的白皙臉頰,心中充滿愧疚及不捨。

「沒關係,我知道爹地真的很忙……」知道自己又使最心愛的爹地為難了,蘭威洛有些難過,小心翼翼地囁嚅道:「那爹地這次可以陪我幾天?」這是他最想得到答案的問題。

「這個……」亞歷山大支支吾吾,一時不知該如何啟口。

這時,一名向來擔任亞歷山大的專屬司機兼重要秘書的黑髮男子匆匆跨進大廳,朝他比個手勢,示意他離私人飛機起飛的時間所剩不多了。

「再十分鐘就好。」亞歷山大點頭,揚手揮他下去。

「什麼?爹地現在就要離開了嗎?」蘭威洛猛地明白了,驚訝地瞠圓雙眸,滿臉不敢置信。

「嗯,這次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沒辦法停留太久。」

亞歷山大露出一臉歉意,千言萬語卻只能化為一聲嘆息。

「騙我的……爹地這次是騙我的對不對?」蘭威洛緊盯著父親的臉龐,多麼希望這只是一場玩笑。

「對不起。」

亞歷山大彎腰輕輕放下懷中的蘭威洛,偏頭朝身後一直在等候的總管施個眼色,後者會意後,領命去了。

「我不要!爹地,你不要走!」一離開父親懷抱的蘭威洛頓時慌了,哭喪著臉,用力扯著他的褲管。才剛見面就分開,從出生到現在,沒有比這一次和父親的相聚更短暫的時間了。

「我最寶貝的洛洛,等忙完後,我會很快回來陪你的,所以……不要哭……」亞歷山大心疼地伸手輕輕拭去心愛兒子嫩頰上的淚滴,滿心歉疚卻又無可奈何,如果有法子放下身上的重擔,他何嘗不想?

「我不管,爹地不要走啦……」最愛的父親很快就要離開自己的強烈打擊,硬是逼出性子倔強的蘭威洛臉上兩行晶瑩淚水。

雖然城堡內什麼都有,卻太空曠了,令蘭威洛每天一醒來,就被層層的孤寂感包圍。對週遭人頑劣地使性子,只不過是他下意識釋放情緒的手段罷了。

「洛洛,不要哭了,來,抬頭看看爹地這次特別為你精心挑選的『禮物』。」

「我不要看!」蘭威洛淚眼朦朧地生氣道,他恨死從父親口中吐出的「禮物」一詞。

「看一眼就好,我保證你一定會愛死這份『禮物』的!」亞歷山大拍拍他的後腦勺,用著勸誘的語氣哄慰道。

亞歷山大臉上充滿自信笑容,深信寶貝兒子看到這份「禮物」,肯定也會像自己一樣看了一眼就為之著迷,因為他們父子倆的品味絕對是百分之百地相同。

雖然他無法為蘭威洛尋覓到一位「母親」來疼惜,但他卻可以找一個絕佳替代品來陪伴他。為此,亞歷山大耗費了無數心思,動用了所有人脈與管道,仔細挑選許久,終於在今天為他帶回這一份「大禮」。

亞歷山大衷心期望這份禮物能帶給寶貝兒子孤寂的心靈一些滋潤,這是身為一個失職父親的他,目前唯一能做的最好的補償了。

「我不要禮物!我只要爹地陪我!」蘭威洛仍舊固執地嚷道。

「洛洛,來,抬頭看看這份『禮物』,我相信你一定會很喜歡、很喜歡的……」亞歷山大幾乎掩飾不住臉上一抹類似孩童惡作劇時的笑容,顯然他已迫不及待想看看當寶貝兒子見到他所挑選的「禮物」時,鐵定會露出的精采神情。

哼!我才不要什麼禮物呢!等一下我就把它扔進垃圾桶裡!蘭威洛心不甘情不願地抬起淚濛濛的藍眸,往前定睛一看,張開的下巴差點合不攏。

「這是……」蘭威洛伸手抹了抹眼睛,用力眨了眨眼、再眨眨眼,眼前的「東西」仍沒有消失……真的不是自己的幻覺?

「沒錯,這就是我要送你的『禮物』。」

亞歷山大嘴角微揚,點了點頭,證實蘭威洛心中的疑惑。

「什麼……?」蘭威洛睜大雙眸,簡直不敢置信,因為爹地口中的「禮物」竟然是……一名看起來大自己三、四歲的男孩子!

所謂的「禮物」,是一名活生生的人?!

一個會動、會跑、會呼吸的人?!

蘭威洛一雙漂亮的水藍色眼眸緊緊盯著眼前的「禮物」,久久無法從震撼中回過神來。

一襲中國風味十足,胸襟繡著一隻斑斕彩鳳的白錦長袍,異常適合眼前這名稚嫩少年纖細而優雅的身段。

他擁有一身蜜色肌膚,黑髮烏眼,微微上挑的狹長鳳眼既銳利又顯得魅惑。一頭烏溜溜的黑色長髮綁成辮子紮在身後,修長的手指既乾淨又漂亮,氣質沉穩純淨,整個人如同一株空谷幽蘭,渾身散發一股令人想一探究竟的東方神秘氛圍。

蘭威洛停了淚水,目不轉睛地打量著他,久久捨不得移開目光,而少年也以一雙幽亮深邃的眼眸靜靜回視。

「可是,他是人耶……」人類也可以當成禮物送出嗎?過了半晌,蘭威洛有些遲疑地問道。禮物和僕人的區別,蘭威洛還分辨得出來,所以感覺更是異樣。

禮物。這兩個字意味著只有自己對他握有所有權?

「你不喜歡嗎?」亞歷山大含笑詢問,很滿意寶貝兒子的反應。

「喜……我喜歡!」蘭威洛遲疑了一下,隨即大聲表示道。雙眸晶亮,臉龐紅通通的,有股突然獲得希罕寶貝的喜悅。

亞歷山大微微點頭,非常得意寶貝兒子對自己送的「禮物」毫不掩飾的興趣,接著眸光一轉看向黑髮少年,用異常標準的中文對少年下達使命──一個必須用性命賭上的使命。

「麒麟,從今以後,繼承我血脈的兒子,蘭威洛‧C‧梵恩‧馮森達,就是你必須終生捨命守護的對象。」

「是。」少年一臉肅穆,點頭領命。

呵!亞歷山大放寬了心,揚起一抹輕鬆笑容。

他會捨棄其他選擇而獨獨看中麒麟,除了他真的是其中最優秀、年齡也與蘭威洛最相近的人之外,這名少年一頭烏黑的長髮便是促使他做出決定的最大關鍵。

因為,他深愛而不幸早逝的妻子,也有著一頭如黑色絲綢般的長髮。

「爹地,你剛剛對他說了什麼?他……咦?爹地呢?」蘭威洛回過神後,才察覺父親早已不知不覺地悄然消失了。奇異的,他並沒有任何憂傷或失落的感覺,因為他全部的心神已經被眼前的神秘少年吸引住了。

黑髮少年突然湊近蘭威洛的跟前,單腳屈膝跪地,小心翼翼執起他柔嫩的小手。

「終其一生,我都會是您最忠誠的守護者。」

麒麟仰首深深看了蘭威洛一眼後,緩緩低頭,神情謙卑地在他的手背印下「誓約」之吻。

字正腔圓,沒有參雜任何其他地方腔調的純正口音,道出他今後的身分──一名全心全意守護主人的影子。

蘭威洛一動也不動,平白受此大禮,居然覺得再自然也不過。

「你是我的東西?」像是想聽他再承諾一遍似的,看著跪在跟前的麒麟,蘭威洛慎重而認真地重複低問。

「我是您的。」麒麟表情堅定。

「終生不變?」

「是的,我發誓終生不變。」

蘭威洛終於展顏一笑。

「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麒麟。」少年仰首深深望著他,像是要把少爺的容貌牢牢印入自己的心底,再次一字字重複道:「我叫麒麟。」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