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永遠的宿敵

 

「今天天氣好,我不想上禮儀課,我要和麒麟一起玩風箏。」

蘭威洛短短一句話,傳到父親耳中,便被低笑著點頭默許了。

於是,下午的既定課程立刻全部取消,一個精緻漂亮、塗上噴火龍圖樣的新風箏,被僕人擺在了庭院。遮陽傘和野餐桌椅早已備妥,茶點是手工餅乾和巧克力鬆餅,正在烘培當中,就等這他們玩累了好享用。

草皮一片綠油油的,微風輕輕拂過,撲鼻皆是清新草香,正是秋高氣爽適合玩樂的好天氣。

蘭威洛牽著麒麟的手,身後跟著女僕瑪琳,一行三人開開心心地來到城堡後方的花園。

幾乎可說是一望無際的綠地,好似某種生物的毛皮,平順又柔軟,令人產生一股很想就地打滾的衝動。

「你玩過風箏沒有?」

蘭威洛一把抓起風箏,轉身獻寶似的向麒麟展示。

「沒有。」麒麟搖搖頭,有些疑惑這種奇形怪狀的玩意兒該怎麼玩才好。

蘭威洛了然地抿唇一笑,麒麟的回答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好吧,那我先示範一次,這個你拿著。」蘭威洛將手中的風箏遞給麒麟,自己則拿著風箏線,開始講解:「待會兒我會拉著線先往前跑,你抓著風箏隨後跟上來,等到感覺手上的風箏好像要飛了起來,你就趕快放手……這樣聽得懂嗎?」呵,生平頭一遭教人放風箏,真新鮮!

「聽懂了。」麒麟專心聽著,神情嚴肅地點點頭。

總之,就是拿著風箏跟在少爺身後跑就是了……

真的聽懂了?蘭威洛和一旁的瑪琳臉龐同時流露一絲懷疑,但不到幾秒鐘便小心地掩飾好了。

「好!我們開始吧!」

反正試過一次就知道了,蘭威洛也不怎麼擔心,喊了聲後,邁開小小的步伐往前直衝,衣襬飛揚了起來,臉蛋紅撲撲的,好久沒這麼興奮了。

「是!」麒麟精神緊繃起來,依言行動。

這座古老孤寂的城堡已經好久沒聽到小孩子的玩鬧聲了……瑪琳欣慰地感嘆。

「衝啊──!」蘭威洛笑開了懷,邊跑邊放線,但是他跑了一陣後,突然覺得有點奇怪,怎麼風箏線還是軟趴趴的,沒有以往跑遠了便拉得直直的感覺?

下意識回頭一看,蘭威洛倏然錯愕地睜大了眼,因為麒麟一張充滿東方風情的漂亮臉蛋就在自己眼前不遠處,兩人只隔了二步遠,幾乎可說是臉貼著臉。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跑步的,跟在自己身後,不但沒發出一點聲響、甚至連喘息都沒有,就這麼默默跟著,像一抹沒有重量的幽靈,更重要的是,他的表情仍很專注認真!

「唉喲我的上帝呀!哈哈……」站遠一點的瑪琳已經笑得腰桿都直不起來了。打出生起她還沒看過有人是這麼玩風箏的,好像母雞帶小雞呀!

難怪風箏久久飛不起來……

錯愕過後,蘭威洛腳步停了,雙手僵住,表情像是見鬼了,眼睛瞪得比雞蛋還大。麒麟這時有些慌了,他不曉得自己哪裡做錯,正想試探地出聲詢問,卻毫無預警地被一陣爆笑聲震得腦袋一暈,想問什麼也忘了,等好不容易回過神來,他想詢問的對象已倒在了地上,笑得直打滾,眼淚都噴了出來。

一定是哪裡出錯了,可是,有必要笑成這樣嗎……情感向來淡泊的麒麟生平頭一遭紅了臉,連耳根子也紅得通透,熱熱燙燙得摸一下都受不了。不知所措地站在仰倒在草地上的蘭威洛身旁,靜靜等著他笑完後給解釋。

好不容易喘口氣後,蘭威洛終於有餘裕理會困窘得恨不得挖地鑽進去的麒麟一眼,見他原本蒼白的臉龐此時紅得像是可以滴出血來,蘭威洛更是樂了。

第一次看見麒麟的時候,他覺得麒麟不太像人類,心思藏得很深,像具漂亮卻沒有生氣的娃娃,還有些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可現在不一樣,娃娃活起來了,會疑惑、會害羞、會感到靦腆、會不知所措,這令年僅八歲的蘭威洛很有成就感。

「麒麟……」蘭威洛好不容易喘過氣來,輕輕開口。

「是,少爺?」

「你站太高了。」

麒麟一愣,隨即會意地點點頭,身子在平躺著的蘭威洛身邊蹲下來,風箏隨手擱在一旁。蘭威洛頑童般順勢往旁一滾,正巧落到了麒麟的懷中。

若按照麒麟根深蒂固在血液中的本能反應,該是第一時間狠狠推開靠近自己的人,或是抽出藏於袖口的細針來才對,然而蘭威洛臉上毫無惡意的純真笑容輕易融化了他的戒心,身子一緊後迅速放鬆下來,接著自然而然地伸出雙手環住他纖細的雙肩。

沒有被拒絕親近,蘭威洛笑得更開心,將頭顱蹭在他大腿上,一頭金髮散發出燦爛炫目的光澤,搔癢了麒麟的指腹,像隻愛撒嬌的小獅子。

「你為什麼緊緊跟在我身後跑啊?」蘭威洛詢問。

「少爺不是這樣吩咐嗎?」麒麟偏頭回想了下,很是疑惑。

「可是你跑太近了,待會兒啊……」蘭威洛露出一抹頑童也似的笑容,一骨碌坐起身來,在麒麟耳旁小小聲地低語,還用白嫩的小手遮住,生怕被別人聽見了兩人間的秘密似的,看得一旁的瑪琳快好奇死了。

或許是缺少父愛及母愛,蘭威洛性格自小乖僻,加上沒有年齡近似的玩伴,所以除了劍擊、射箭課程以外,蘭威洛討厭任何會流汗的運動,更別說什麼騎單車或放風箏之類的戶外活動了。

平常沒上課時的閒暇時間,他只喜歡窩在父親的書房逗留,學亞歷山大公爵的習慣般閱讀艱澀的書籍,所以想見到蘭威洛像尋常孩子一樣在草地上打滾笑鬧的畫面,簡直可說是天方夜譚,但今天,奇蹟發生了,只因為多了一個可愛玩伴!

啊啊……亞歷山大公爵大人果真英明哪……想起舉止優雅、俊美無儔的公爵大人,瑪琳就一陣迷亂陶醉。

「好!我們再重新玩過一次!這次一定要成功!」蘭威洛精神抖擻地從麒麟身旁跳了起來,八歲孩子應該擁有的活力第一次在他身上展現。

「嗯!」麒麟用力點點頭。

方才實在是太丟臉了,這次一定不能失敗!

第二次玩放風箏,兩人有了同樣的目標與一致的默契後,蘭威洛手上的風箏很順利地飛舞到了天空。

瑪琳見狀,大聲地歡呼了出來。

蘭威洛得意地放聲大笑,從沒這麼開心過。

原來風箏是這麼好玩的東西呀……麒麟靜靜站在蘭威洛身後,看著風箏越飛越高,有種心胸也跟著開闊起來的愉快感覺。

微風輕輕地拂在臉上,麒麟生平第一次留意到了草香。

正闔上眼睛享受心靈難得的平靜時,麒麟忽覺有些不對勁。

……有人來了!麒麟微蹙眉,偏頭看向緩緩接近的不速之客。

對方一共來了三人,站在最前頭、年紀看起來跟蘭威洛差不多大的小孩望了眼天空,冷冷地哼了聲,開口道:「好爛的技術!」

「啊,羅蘭少爺,您怎麼來啦?」瑪琳連忙走過去招呼道,此子是亞歷山大弟弟的兒子,與蘭威洛是堂兄弟關係,平常也是在家族中橫著走的小霸王一個,沒人惹得起。

「你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蘭威洛隨手將風箏線遞給麒麟,轉過身來。

他與大自己一歲的羅蘭素來不合,最聽不得他批評自己任何一個字眼。

羅蘭裝模作樣地伸手撥了撥一頭漂亮的蜂蜜色頭髮,嘲笑道:「我說,你的風箏放得太低,技術爛透了!」

蘭威洛斜睨他一眼,不屑道:「我技術爛?上次不曉得誰跟我比賽的時候,手上的風箏線被樹枝捲到了呢……」

羅蘭頓時脹紅了臉,反駁道:「上次是意外!更何況我上次放的風箏在掉下來之前,遠遠飛得比你手上的風箏還高!」

「省省吧,吹牛不打草稿!」跟麒麟玩得正開心的時候被人闖入破壞,蘭威洛簡直氣死了,講話益發不留情面。

「我吹牛?明明大家都看到了!是你不認輸吧!」

「認輸?劍術比我差,連騎馬都不行,從頭到尾不肯認輸的人是你才對吧。」蘭威洛挑了挑眉,字字刺入他心底。

「你胡說!」羅蘭握緊雙拳,彷彿恨不得狠狠揍他一頓似的。

小小事情也可以吵得這般面紅耳赤,果然是小孩子呢,可愛極了……瑪琳暗暗好笑,不過吵架的理由雖然幼稚,她還是得出聲勸解一下,免得這兩個孩子一言不和之下大打出手,到時候就更不好收拾了。

「蘭威洛少爺,羅蘭少爺,兩人都先消消氣,茶點已經準備好了,不如一起……」

「道歉!」

受不了蘭威洛年紀比自己小卻用高高在上態度對待自己的羅蘭,根本聽不進瑪琳的柔聲勸解,忍不住便撲了過去,伸出雙手想抓住他的領子。

這種幼稚的打鬧也不知發生過幾百回了,可惜,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有人硬生生擋在了蘭威洛面前。

「痛──!」羅蘭尖叫一聲,纖細的右手臂被神情冷漠的麒麟用力反折到了背後,疼得他冷汗直流。

「少爺!」他身後兩名保鑣霎時驚呼,想動手救回主子,卻又猶豫不決,因為動手的人年紀大不了羅蘭多少。

大人欺負小孩子,傳出去不好聽,更何況眼前這名陌生小孩也不知身分為何,若是背景雄厚的話,他們也招惹不起。

「麒麟少爺!」瑪琳頓時慌了手腳,不知怎麼辦才好。

羅蘭自幼心胸狹隘、睚眥必報,麒麟這次惹火了他,日後肯定麻煩不斷,萬一哪天他一個人落了單,恐怕就是吃苦頭的開始。

「哈哈!活該!誰叫你先動手!」蘭威洛不知瑪琳的擔憂,得意地朝羅蘭扮了個大大鬼臉,盡情搧風點火。

「你是誰?叫什麼名字?」羅蘭強忍痛楚,向麒麟喝問。心底恨透了這個令自己顏面盡失的陌生少年。

不好!要是讓他查清楚麒麟少爺無權無勢,不過是公爵買來陪伴蘭威洛少爺的玩伴後,麒麟少爺鐵定會被他整死的……瑪琳心中頓時叫糟。

「我……」

「他是我的朋友,至於名字,他沒義務告訴你。」蘭威洛飛快截下麒麟尚未出口的話。

從小就認識,他最清楚羅蘭的性子不過了,整一個仗勢欺人的小瘋子,沒必要因為自己,害麒麟沾惹上這個麻煩。

「好了,放開他吧。」

「是。」麒麟點點頭,鬆開手,靜立到一旁。

「唔……」羅蘭揉了揉酸疼的右手臂,這次在大家面前丟了臉面,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不由眼眸含淚,狠狠瞪著害自己出醜的麒麟,過了好幾秒鐘後,他恍然大悟地嚷道:「我知道了!你就是伯父送給蘭威洛的那個小保鑣吧!」

小保鑣?蘭威洛和瑪琳疑惑地對看一眼,不明白羅蘭怎會有這樣的誤解。麒麟了不起就是一個伴讀而已,當然蘭威洛是真心喜歡他,早把他當成自己唯一的好友了。

羅蘭繼續說道:「爹地把你的事全跟我說了!他說你的身手很厲害,問我也需不需要一個……哼!不過我不相信!今天就是帶人來試試你的!」

瑪琳一聽便明白了羅蘭父親的意思,不由暗嘆口氣。

小孩子很容易有樣學樣,大人之間波濤洶湧、明爭暗鬥,底下的孩子自然也就不合了。

「羅蘭,你再胡說八道,我就趕你出去囉!」蘭威洛滿臉不悅。

欺到麒麟頭上,就跟欺到自己頭上一樣,蘭威洛絕不會坐視不管。

「我才沒胡說八道!」羅蘭轉過頭去,命令道:「強尼,動手!」他才不信亞歷山大叔叔從外頭買來的小保鑣會比自己的貼身保鑣還厲害。

「這……」大人欺負小孩,未免有失身分。強尼躊躇了下。

「你敢不聽我的命令嗎?」

「是!」心知不動手就有可能會被開除,名喚強尼的大漢雖不情願,仍迅速撲向麒麟,不過他不會痛下殺手,頂多讓他當眾出個醜,令羅蘭消氣就好了。

「快住手!」蘭威洛大喝,氣紅了眼。

羅蘭這傢伙簡直欺人太甚!

完了……瑪琳眼前一片昏暗,若是麒麟少爺不慎出了什麼意外,她簡直不知該怎麼向老爺交代才好。

砰!

「唔──!」

驀然,大漢因故倒地後發出的一記沉重的窒息聲,令在場的人無不倒抽口冷氣。

麒麟不知何時竄到了大漢的身後,趁他重心傾前之際,迅雷不及掩耳地掃出一腿絆倒他,接著用手中一團風箏線緊緊地纏繞在他脖子上,一點一滴收緊,表情冷淡得就像家常便飯。從頭到尾,他的行動都迅速得像隻猛獸。

「呃……呃呃……」強尼掙扎得滿臉通紅,不住虛抓纏在脖子上的風箏線。

所有人當中只有他明白,若非脖子上好像先挨了一針似的一痛後,他不會這樣全身無力,至少還有反擊的機會,這下只能乖乖任人宰割。不一會兒,他已是出氣多、入氣少,眼見不能活了。

「強尼!」羅蘭身後另一個保鑣氣急敗壞地衝了出來,欲動手救助夥伴。

卻見麒麟眉頭一擰,運用手上的風箏線將大漢的上半身提了起來,擋在自己身前,很明顯是在警示,要對手不准輕舉妄動,否則在他動手之前,自己會快一步殺了手底下的人。

如此冷酷陰狠,所有人皆悚然不已。

蘭威洛呆了一會兒便清醒過來,見場面僵持不下,連忙來到麒麟身旁。

「少爺!不可……」瑪琳一顆心臟險些跳出胸腔,任誰都看得出來此時接近麒麟絕非明智之舉。

「麒麟,快放開他!」嗓音雖稚嫩,卻含著不容違抗的威嚴。

「是。」麒麟依言鬆開了手,他本來就沒有殺人的打算,只是本能的防禦而已。

「咳咳……!」死裡逃生,強尼連忙大口呼吸,他的夥伴搶上前去欲扶起他,卻發現他四肢酸軟無法動彈,不由駭異得說不出話來。

「麒麟……」蘭威洛瞇起眼眸,一瞬也不瞬地緊盯著麒麟。

「對不起。」

自己一定是做錯事了……見眾人的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麒麟惶然地低下頭來。他只是本能反應,沒有想過該不該出手的問題。

「哈哈哈!」就在一片難堪的沉默當中,蘭威洛驀然得意地笑了,撲入麒麟的懷中,興奮地又叫又跳道:「你好厲害呀!一眨眼就打倒一個保鑣!可惡!爹地怎麼沒事先告訴我呢!害我白擔心了!哈哈!」

「少爺……」麒麟僵硬的臉龐線條霎時柔緩下來。沒被責備,麒麟徹底放下了心,雙手悄悄將懷中的蘭威洛摟緊。見少爺高興,他也跟著高興。

「不可能!我不信!他一定作弊!他……」一度震驚得失去語言的羅蘭,總算能發出聲音,大聲駁斥道。

一個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孩,居然差點殺了比他高大許多的大人,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羅蘭少爺,強尼他……他好像癱瘓了……」另一個保鑣抖著嗓音嘶聲道。

生死關頭的時候,強尼還有掙扎的力氣,逃過一劫後,他連動根手指的力量都沒了,整個人就像癱軟泥一樣。詭異的情況,讓人不由得想到壞處去。

「放心,我只不過是點了他的麻穴而已,再過半個小時就會好多了。」麒麟解釋道。不這樣做的話,還是孩子的自己,力氣不可能拼得過一個大人的,這是暗殺組織獨特的自保之道。

「麻穴?」蘭威洛驚奇地重複一遍這個陌生的名詞。

麒麟一笑,解釋道:「跟麻醉藥的效果差不多。」

「真好玩,下次你教教我吧?」

「……好啊。」麒麟考慮了一下,毅然點點頭。

「耶!我最喜歡麒麟了!」蘭威洛的內心沒有其他想法,只是充滿對未知東西的好奇而已,他哪裡曉得認穴的辛苦、及下針的輕重力道都不是在短短幾日內學得成的。

見兩人旁若無人地聊起天來,全然不將自己放在眼底,羅蘭一張臉蛋像火燒似的隨時能滴出血來,雙拳緊握,洩憤地對強尼怒罵道:「沒用的廢物!居然一下子就輸了!虧你還是從陸戰部隊退役的中士!回去我要叫我爹地開除你!」

「羅蘭,維持你的風度,少亂吼亂叫。」蘭威洛微蹙眉頭,露出不屑神態。

羅蘭狠狠瞪向麒麟懷中的蘭威洛道:「你別太得意,我回去會跟爹地討一個比你的小保鑣更厲害的傢伙來,到時絕對不會輸你!」

「隨便你。」蘭威洛淡淡瞥他一眼,絲毫沒將他的威脅放在心上。爹地給自己的東西一定是世上最好的,不管誰來,也比不上麒麟的萬分之一。

羅蘭怒哼一聲,也不管身後二個保鑣有沒有跟上,便怒氣沖沖地離去了。

過了一會兒,幾名穿著深色西裝的大漢走了過來,合力將強尼扶起帶走,飛快讓這片草地恢復原有的平靜。

跟著,不知何時消失蹤影的瑪琳,端著一盤精緻點心出現,朝兩人招呼道:「休息一下,下午茶的時間到囉。」

「好!」蘭威洛開心地抓起麒麟纖細的手腕,朝靠近水池旁邊的野餐桌椅走去,接著突然想起一事似地眉頭微蹙,偏頭對麒麟道:「對了,下次羅蘭那傢伙對我動手動腳的話,你不要管,他就像隻瘋狗,咬住人就死不放開,很麻煩的,我當然不怕他,就算跟他打一架也不會怎樣,但是你不同,他一定會想盡辦法整死你的……」

麒麟聽了只是搖搖頭,沉默不語。

蘭威洛急了:「你不聽我的話?」他雖然不怕羅蘭的糾纏,卻怕麒麟被他暗地裡欺負,即使麒麟身手再好,也是有可能發生意外的。

「這次不聽。」

「為什麼?」太過直接的拒絕,令蘭威洛有些怔住,他原本以為自己無論說什麼,麒麟都會聽從。

「我沒辦法眼睜睜看著別人欺負你。」麒麟撇過臉去,悶悶道。

「呃……」錯了,方才從頭到尾都是我在欺負他吧,要不然他也不會氣得動手……蘭威洛心底這般嘀咕道,卻遏止不住感動像透明泡泡般不斷從胸臆冒出,沒想到被人真心保護的感覺是這麼好。

他忍不住惦起腳尖,親了親麒麟此時看起來有些倔強的側臉。

麒麟驚訝地睜大了一雙漂亮的鳳眼,張口欲言,但害羞起來的蘭威洛不讓他有說話的機會,連忙轉移話題道:

「麒麟,你吃過巧克力口味的手工餅乾沒?」

「沒……」麒麟伸手摸了摸溫熱的臉頰,再度搖搖頭。

「那你這次一定要仔細嚐嚐,喜歡的話,我再吩咐廚房的人多做一些給你吃。」巧克力口味的手工餅乾是蘭威洛的最愛,凡是他覺得好的東西,他都恨不得立刻分麒麟一份。

「嗯。」麒麟自然感受到蘭威洛的心意了,不由淺淺一笑,當下眸光流轉,意態風流。

從來沒像這一刻般深切感受到麒麟揚唇淺笑的異樣魅力,蘭威洛下意識攢緊了麒麟的手臂,一顆心臟砰砰亂跳,情不自禁在他耳邊呢喃道:

「麒麟應該多笑一點的,你笑起來真好看……」

若這番話被正忙著泡紅茶的瑪琳聽到,肯定會一陣暈眩,不敢置信小小年紀的蘭威洛少爺怎會說出和登徒子一樣的話來吧。

「我不知道該怎麼笑才好……」麒麟一怔,困惑地微偏頭。從小他的情感就被組織壓抑得波瀾不起,大喜大悲大怒大笑的情緒波動,幾乎與他無緣。

「就像剛剛一樣、像剛剛一樣就好!」

若蘭威洛身後有條尾巴的話,恐怕已經拼命搖動起來。

「嗯,我盡量試試……」

麒麟渾然不知,笑容乃是發乎內心才真摯動人,但是既然少爺開口要求,他自然要「試上一試」。卻不料,日後隨意一試,居然當場凍僵了一大票人,哭爹喊娘者有、屁滾尿流者亦不少,這也是當初推波助瀾的蘭威洛始料未及的。

「那打勾勾約定。」

「咦?」

「學我這樣。」蘭威洛在他面前晃晃一根小指頭。

「嗯。」麒麟點點頭,學他的動作。

蘭威洛心滿意足地笑了,飛快將自己的小指頭勾上他的,纏緊不放,。

 

此時,感情益發融洽的蘭威洛和麒麟兩人誰都沒想到,負氣離去的羅蘭,後來竟為所有人招來了一個天大麻煩。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