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無可避免的輪迴

 

過了幾天後,當日難堪離去的羅蘭再度登門拜訪。

蘭威洛正好在馬場騎馬,見羅蘭一行人無預警地到來,動手扯了扯韁繩,驅使底下的小馬緩緩來到羅蘭面前。

而原本騎著馬奔到另一頭的麒麟,也立刻掉轉馬頭,來到蘭威洛身後。

「你三天兩頭跑來這裡做啥?我沒點心招待你。」蘭威洛端坐馬背上,斜睨著羅蘭,下了很明顯的逐客令。

「我不是來找你,是來找他的!」羅蘭咬了咬下唇,伸手直指上次令他當眾出醜的麒麟。

聞言,蘭威洛不悅地皺起眉頭,策馬擋在麒麟的正前方,疑問道:「你找他幹嘛?」

羅蘭挑了挑秀眉,理所當然道:「我想比比看誰的保鑣比較厲害。」

「開什麼玩笑!你說比就比嗎?」

「只是無聊玩一下嘛。」羅蘭微勾紅唇,朝身後招了招手。

一名年紀與麒麟差不多大的少年緩緩現身。鳳眼薄唇,披著一頭及肩的黑髮,清俊的模樣和麒麟神似,但眸光流轉間,比氣質冷酷的麒麟多了一分不為人知的邪氣。

「他是誰?」蘭威洛第一眼就本能地不喜歡此人。

「他是爹地送給我的小保鑣,身手絕不會輸給伯父送你的那個。」羅蘭趾高氣揚地從鼻子噴出一口氣,顯然頗得意自己總算有一樣東西勝過蘭威洛。

沒人發現麒麟一見到此人,瞬間倒抽口冷氣,躍下馬來,手裡捏緊一根細針。

在殺手組織裡,此人的身手和自己堪稱伯仲之間,然而他冷血無情的性子,以及對血腥的喜好程度,更勝於自己百倍。

每次一站在他身邊,麒麟就會精神緊繃,整個人非常不對勁。偏偏兩人被安排住在同一間房,偶爾還會搭檔接下任務,雖然很討厭他,卻甩也甩不開,只好默默忍耐。

被人買走後,麒麟本以為今生今世不用再見到眼前這名令自己打從心底厭惡的人而慶幸不已,豈料……冤家果然路窄!

羅蘭和蘭威洛說話間,少年倏然翻過馬場的柵欄,來到麒麟面前。

麒麟神情緊繃,凝然不動,奇怪的情緒波動令蘭威洛眉頭一皺。

「麟……我總算找到你了。」少年突然雙臂大張,極其懷念地一把抱住麒麟,用中文低聲說道。

「錦龍……」麒麟身子一僵,咬了咬牙根,強行壓抑住毆打眼前人的衝動。

錦龍偏頭在他耳邊呢喃道:「知道你被人買走後,我簡直快發瘋了,不曉得你會受到什麼樣的恐怖待遇,幸好……你過得似乎不錯,氣色挺好。」

「放開我。」麒麟抬手狀似攬住他肩膀,其實是用銀針抵在他的脖子上。

「偏不。」錦龍一口氣呼在他耳畔,邪笑道:「我知道你討厭我,但你越躲開,我就越想纏著你。呵,作夢也想不到吧?才分開了短短日子我們又相聚了,這不是緣分是什麼?」

「這種孽緣我不要。」麒麟冷哼一聲,伸手狠狠推開他。

錦龍從善如流地退後幾步,臉上只是輕笑,似是嘲弄他的無能為力。

「麒麟,你們認識嗎?」蘭威洛聽不懂中文,完全不曉得他們交談了什麼,羅蘭的臉龐也同樣浮現疑惑神色。

「我們……」麒麟沉著臉開口。

「我們從小就認識了,是一起長大的好搭檔、好朋友。」錦龍打斷麒麟的話,揚唇一笑,自顧自地扭曲事實道。

「這麼巧?」蘭威洛眉頭一蹙,瞧見錦龍對麒麟展露親暱的神態,更是不喜此人。

「你說錯了,就算一起長大,我們也不可能是好朋友。」麒麟神情漠然地表示道,邁步遠離錦龍,來到蘭威洛身邊。

「唉呀,真是令我傷心,虧我之前還那麼擔心你。」錦龍臉龐神情似笑非笑,令人著實聽不出他的話是真是假。

一旁的羅蘭有些不耐煩了,開口催促道:「不管你們之前認不認識,還是得打一場!錦龍,你一定要贏,不然我就叫我爹地再把你趕回去!」末了,更是語帶威脅。

錦龍的眼眸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嘲弄,懶洋洋地道:「遵命,羅蘭少爺。」

「不行,這件事我不答應。」蘭威洛從馬背躍下來,斬釘截鐵道。不知怎地,他就是不想讓麒麟和此人有過多的接觸。

「你怕了?」羅蘭一臉得意,「怕了就快快低頭認輸,那我就答應你不比。」

「羅蘭,你什麼都比不過我,就找外人來幫你撐場面?這樣會不會太厚臉皮了?」蘭威洛譏諷道,臉龐明顯浮現怒氣。

「誰什麼都比不過你了?!少胡說八道!錦龍,快給我狠狠的打!打死也無所謂!」惱羞成怒的羅蘭厲聲喝道。

打死也無所謂?錦龍微挑眉,看著眼前仍是一臉漠然的麒麟,冷冷一笑。兩人若是認真打起來,肯定是一死一重傷的結局,自己可沒把握一定打得贏。不過……好久沒這麼興奮了!錦龍的臉龐浮現一絲殘忍笑意。

察覺出錦龍的意圖,麒麟渾身的肌肉霎時一陣緊繃,但隨即放鬆下來,進入備戰狀態中。他雖然不想和此人纏鬥,卻也不會害怕退縮。

「放心,我不會殺了你的。」錦龍用口型無聲說道,邪邪一笑。

「我會。」麒麟仍是面無表情,手指微動。

危險一觸即發。

「我說不准就是不准!」蘭威洛突然插入對峙的兩人中間怒吼道,橫眉豎目、金髮飛揚,活像一頭暴怒的小獅子。

「你怕你的保鑣輸?」羅蘭仍不知死活地搧風點火。

「麒麟不是我的保鑣,他是我的朋友!所以沒必要跟你的保鑣打!」

「這是什麼歪理……」

「羅蘭,滾出我的城堡!」蘭威洛打斷他的話,下逐客令道:「立刻!從今以後,我的城堡再也不歡迎你來!」

「你……」羅蘭萬萬也想不到蘭威洛會爲了一個外人,而趕走自己。

「沒聽懂我的話嗎?」蘭威洛冷冷地睨向說不出話來的羅蘭,眸底一片冰冷。

對上他的眼神,羅蘭不知怎地猛打了個冷顫,縮縮脖子,硬聲道:「好,只要你認輸,以後我就不再過來。」

「不要再試圖惹火我。」蘭威洛微瞇藍眸,惡狠狠地一字一字道。渾身散發的驚人氣勢,絕不下於他的父親。

和他對視幾秒後,羅蘭終於承受不住地移開視線,咬了咬下唇。

「……哼!錦龍,咱們走!」

「唉呀,真是可惜了。」錦龍垮下臉來,異常遺憾。

「會有機會的。」麒麟冷聲道。他心底很明白,錦龍找到自己後,肯定會時不時前來糾纏,兩人遲早有一天會對上。

「呵,說的也是,有緣再見囉。」

錦龍邪邪一笑,爽快地隨著羅蘭離去。

目送兩人背影逐漸消失的蘭威洛,突然拉住麒麟的手。

「你的手好冰。」

「方才我很緊張。」麒麟微露苦笑。

「他很強嗎?」

「嗯,跟他打,我不一定活得下來。」麒麟老實承認道。

聞言,蘭威洛頓時胸口一緊。

「那就不要打,永遠都不要。」

「少爺,我不能保證……」

「答應我!」

「是。」

盯著他良久,蘭威洛才終於放下心來。

「麒麟,我討厭他。」

「……我也很討厭。」

此話一出,兩人終於相視一笑,驅散了心底些許陰霾。

蘭威洛更是暗暗祈禱,希望羅蘭和那個討人厭的傢伙,永遠不要再出現了。

 

***

 

「我是你的主人,所以你什麼都要聽我的。」

雖然個子比眼前的少年還嬌小,羅蘭仍是露出一副居高臨下的神情睨視著他。

「是。」錦龍一臉笑咪咪的,彷彿不管羅蘭說什麼,他都會說好。

「好,那我要你答應我的第一件事,就是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幫我在蘭威洛那裡找回場子。」羅蘭仍是對那天的出醜念念不忘,這輩子最令他難以忍受的,就是輸給蘭威洛。

「沒問題。」

「別怪我沒事先警告你,沒讓我滿意的話,我就叫爹地把你送回去,我不想留一個廢物在身邊。」羅蘭語帶威脅,故意做出一個猙獰表情,然而不管怎麼看,一張紅通通的臉蛋仍是顯得可愛異常。

「放心吧,我不是廢物。」錦龍的雙手背負在身後,臉龐笑容加深,看似和藹可親,然而眸底卻毫無笑意,緩緩散發一絲幽冷光芒。

「很好。」羅蘭滿意地點點頭,旋即轉身往外走去:「走吧,去把我的『流星』從馬廄拉出來。」

「流星」是羅蘭的寶貝愛馬的名字,今天撞見蘭威洛騎馬,他便起了興致,想好好練習一下馬術。

「是。」

不是當保鑣、打手、就是當馬夫嗎?這名小主子還真是會使喚人哪……錦龍舔了舔乾澀的嘴唇,神情似笑非笑,卻小心翼翼地不讓人察覺出內心的異樣。如今自己初來乍到、羽翼未豐,還需極大的耐心與毅力籌謀才是。

談完話後,兩名孩子一前一後地離去。

 

不遠處,一名默默觀察兩名孩子互動的美婦忽然出聲道。

「買下他,妥當嗎?」

「他是裡面最強的。」一名模樣和亞歷山大有六分相似的俊秀男子沉聲道。

他名叫諾亞斯,乃亞歷山大的胞弟,而和他說話的美婦,正是他的妻子,也是羅蘭的母親薇薇安。

「但是照資料來看,也是最危險的。」她反駁道。

「猛獸總是帶點凶性,但我們是帶他脫離牢籠的主人,若他夠聰明,應該不會輕舉妄動。」諾亞斯有些遲疑道,顯然他也無法百分之百地保證此事。

「不管如何,你一定要想辦法在那頭野獸的脖子栓上『安全鎖』,我不希望羅蘭這孩子受到任何傷害。」薇薇安輕輕躺入丈夫的懷中,臉龐微露擔憂神色。

「放心吧,這點我也想過了,不會出問題的。」諾亞斯的嘴角揚起一抹篤定笑容,商人冒險行動之前總會為自己買份保險,他沒那麼傻。

「嗯,那就好……」

「怎麼了?妳覺得有什麼不妥嗎?」

「不是,有個厲害的保鏢在蘭兒的身邊總是好事。只是不知怎地,我總是有些心神不寧。」薇薇安咬了咬下唇,這或許是身為一名母親的直覺吧。

「不然我們再觀察一陣子吧。一發現不對勁,就盡速將之處理掉。」

「也好,雖然羅蘭挺滿意這份『禮物』……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薇薇安輕輕點了點頭,暗鬆了口氣。不知為何,她就是不太喜歡錦龍那孩子,太陰沉了。

「嗯……」

這件「禮物」,究竟是送對還是送錯了?一向行事果決的諾亞斯,在思量間也不禁有些茫然了。

然而,無論他是否感到後悔,命運的齒輪已悄然啟動。

四名孩子的將來,已逐漸脫離長輩爲他們鋪好的軌道,緩緩航向未知。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