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原本是我……咳,和屬下的先祖、前朝的『魔神將軍』有關。百年多前,有數股盜賊團流竄在太平山脈一帶,先祖奉命率軍前去掃蕩時,無意中驚動太平山內的一條護山大蛇,雙方纏鬥了半日,最終那條大蛇被先祖打得厭厭一息。後來先祖顧念上天有好生之德,且憐惜那條大蛇修練多年已有蛟龍升騰之姿,便放牠一條生路。說起來那條大蛇也頗有靈性,乖乖地跟隨過先祖一陣子……後來也不知怎地,那條碧眼金蟒在先祖消失後,竟一路流竄到西域去,直至百年後才又被人以『貢品』名義送了回來。」戰無絕想起當年那條原本脾氣暴躁卻被自己打到完全沒脾氣的大蛇,不由得好笑地搖了搖頭。

聽戰無絕描述完畢,梵天不禁一陣拍案叫絕,青檀亦是噗哧笑了出來。

「哈哈!真沒想到,那條碧眼金蟒居然和你們戰家頗有淵源!」一想到從自家山脈出走的靈蛇,居然被別國用「貢品」名義又送了回來,梵天便覺得很有意思。

「不錯,既然那條碧眼金蟒百年前是先祖的手下敗將,那麼百年後,也仍會是同樣的結果。」戰無絕嘴角含笑,語氣淡然卻字字斬釘截鐵。

梵天聞言一怔,這才明白過來他是在拐彎抹角地安慰自己。坦白說,若戰無絕一開始便拍胸脯保證沒問題,梵天反而會心存疑慮,而今聽他這麼一說,梵天的內心卻是大大地鬆了口氣,對於兩日後的狩獵大典自然而然地樂觀了起來。

「你說的這件事,是紀錄在戰王一族的家史內嗎?」梵天一邊注意茶水沸騰的情況,一邊好奇地打聽道。戰王一族由於某些歷史因素、地理形勢、及幾乎在北方自成一國的緣故,非常封閉自守,族內百姓沒有特殊原因不會輕易遠遊外出,因此外人很少有機會能聽聞到關於戰王一族的消息,如今戰無絕肯開口談論一些家族內的事蹟,他自然十分有興趣。

「這麼一點小事,應該只是口耳相傳,不會被紀錄在家史上吧……」戰無絕自身也不甚確定地道。後人如何在家史上描述自己,他是真的不知曉。

「呵,只要是你的先祖、『魔神將軍』戰無絕所做過的事,都不能稱之為小事吧?據聞他即使身負『謀逆』的罪名,在戰王一族內部仍是一名備受推崇的大人物,還有人信誓旦旦地說他會死而復生、強勢回歸,重新帶領戰王一族邁向另一個輝煌的高峰呢。」

梵天含笑說道。他卻不知,自己正在笑談的事情已然發生,而且即將實現,「正主兒」更活生生坐在自己眼前,恐怕連哭都哭不出來了吧?

聞言,戰無絕眉頭一皺,下意識地摩挲左手大拇指上的四爪龍形戒指。

「先祖會死而復生?這謠言流傳多久了?」歷經百年沉寂,怎還會有如此荒謬的消息流傳?是哪些別有用心的人在暗中操弄嗎?

「本宮也不確定,只是隱隱約約耳聞過此事……話說回來,若非人類死而復生或長生不老這種事太過荒謬不羈,在天牢內初次見到你時,本宮也差點被你糊弄了呢。」回想起八天前自己做出的荒唐行為,梵天仍是忍不住莞爾一笑。

實在很難想像,眼前這名俊美異常的男子,那夜只那麼淡淡一笑,便能掀起滔天血氣。至於戰無絕那頭雪白銀髮一瞬轉黑的驚人景象,則被梵天深深埋藏在記憶深處,不願多想了。

「人類確實能死而復生……即使肉身消亡,靈魂仍舊不滅。」戰無絕半垂眼眸,幾乎是夢囈般喃喃說道。

「你說的是佛教『輪迴轉世』的觀念嗎?」即使佛教勢力在當朝逐漸式微,梵天對於佛經仍稍有涉獵,。

「不錯……清河是一直這麼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戰無絕幾乎是含在嘴裡無聲地呢喃。若非堅信清河所說的一切都是對的,也堅信兩人還有重逢的一日,戰無絕或許無法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獨自撐過漫長而又孤寂的百年歲月。

「呵,縱使能輪迴轉世,又如何呢?」梵天對這話題似乎頗有興致,朗聲說道:「據聞在轉世前,必須喝下一碗能抹去前世所有記憶的孟婆湯。好不容易回到人世,一切卻仍是需要重頭來過;前世所累積的,今生享受不到;眼前的陌生人,上輩子卻有可能是舊識……不知情尚好,若知情了,豈不是徒增感傷?」

眼前的陌生人,上輩子卻有可能是舊識……

「唔……」戰無絕聞言心頭一震,細看梵天的神情,卻失望地發現他只是純粹地有感而發,並不是真的回想起什麼。

「不過……」梵天今日似乎談興大發,語氣一頓,嘴角微揚道:「人生若真有機會重來,那本宮絕不喝那一碗孟婆湯,讓前世的種種遺憾,用今生彌補。青檀,妳說是吧?」

「嗯,奴婢也不喝,下輩子仍要像今日這般服侍殿下。」青檀甜甜一笑,機靈地附和道。

「呵,妳這嘴巴呀……」梵天搖首但笑不語,也不知是信或不信。見水已瀕臨三沸,又開始忙碌起來。

哼,想當初清河也說過堅決不喝,來世還要認得我,如今一驗證,這果然是為了安慰我所撒的謊了……戰無絕在內心埋怨似的嘀咕著,表面上仍不動聲色。

「戰公子呢?你會喝嗎?」青檀眼珠子一轉,饒有興致地詢問道。

梵天手邊的活沒停下來,卻是豎起耳朵聆聽。戰無絕將來鐵定是自己一名重要的心腹,這點已無可置疑,那麼適時瞭解重臣心底在想些什麼,也成了他應該學會的一門功課。

「我……」戰無絕正要開口,突然臉色一變,霍然站了起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