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對我不爽什麼?」

 

望著車窗外不住倒退流動的景象好幾分鐘後,頭也不回的凌煜丞,終於悶著嗓音開口詢問。

 

「我沒有對你不爽。」

 

「沒有不爽?」凌煜丞滿臉不信地回過頭來,質疑道:「那你剛剛幹嘛一直對我冷言冷語?」

 

「……」穆千駒霎時陷入沉默中,抓著方向盤的力道緊了緊。

 

「回答我。」凌煜丞直盯著他,命令道。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說!」

 

穆千駒嘆了口氣,坦言道:「我只是吃醋了。」

 

「吃醋?有什麼醋好吃的?」更何況,該吃醋的人是我才對吧!一回想起穆千駒方才在女人堆中玩得樂不思蜀的模樣,凌煜丞便恨得牙癢癢的。

 

「哦?方才不知是誰發了酒瘋地強吻別的男人?」穆千駒仍舊直視正前方的路況,口吻很平靜,卻字字帶刺。

 

「呃,那個是……」如果不是為了氣你,誰想吻一個有鬍渣的男人啊!凌煜丞頗感委屈的心想。

 

「還有,你根本沒事先跟我說,你的前女友也在場。」無論如何,至少要讓自己有點心理準備吧?這是最起碼的尊重。

 

「那又怎樣?」前一個理由尚能理解,被質疑的第二點,凌煜丞就萬萬不能接受了。「我交的前女友那麼多個,你要我怎麼跟你一一報備啊?」況且,他從來沒將什麼前女友們放在心上過。

 

「我只是希望你至少先講一聲。」穆千駒的要求向來不多,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多點時間去掩飾自己臉上的嫉妒表情,他從來不想做個面目可憎的男人,只是……自制力也需要耗費時間醞釀。

 

「等等,醜話說前頭,你想繼續跟我在一起的話,就得明白一件事……」凌煜丞眉頭一皺,深深吸了口氣後,直言道:「老實說,我的花心是天生的,從小就喜歡東沾西惹。逗那些女人開心,我覺得很好玩、很有趣,不過,我也不否認自己容易膩,有了一個後,就想看看下一個會不會更令我動心。當然,有很多女人受不了我這種性格,跟我交往到最後紛紛求去,你要是看不過去……可以不用勉強。」

 

實際上,上述這番話他已經不曉得跟多少個女人說過了,然而不知怎地,向穆千駒坦言時就是稍嫌底氣不足,異常的心虛與忐忑。

 

要是穆千駒終於發現自己是個爛人,受不了地將自己狠狠甩了那該怎麼辦?一思及此,凌煜丞不由得神經質地咬了咬大拇指指甲,緊張地等待他的回應。

 

「……我明白了。」

 

穆千駒點了點頭,緊抿唇瓣,不再發表任何言論。

 

「呃,就這樣?」

 

「嗯。」

 

「你難道沒有其他意見嗎?」凌煜丞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眸。

 

「我暫時無話可說。」

 

穆千駒直視前方,嗓音毫無高低起伏。

 

不對,這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凌煜丞咬了咬下唇,有些後悔說出方才那番充滿自私自利的話來。但,那的確是自己的本性啊!古人也說過,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自己的話並沒有錯,若交往的對象忍受不了……真的可以不用勉強。

 

只是,不知為何,見穆千駒毫無反應,凌煜丞感覺非常失望。

 

如果穆千駒無法接受,想對自己強硬、專制一點的話,或許、或許……自己會不介意為他修正一下花心的本性……

 

但,自己真的忍受得了被人束縛住嗎?……不,或者該問,自己甘願為他收心到什麼時候?

 

以前和女人交往時,自己從來沒有想太多,純粹尋求性愛方面的刺激罷了。如今終於想深入思考一下和戀人的相處問題,才發現令人頭痛不已的事情實在太多、太多了。

 

凌煜丞咬著下唇,滿臉矛盾地凝視著穆千駒一派平靜無波的側臉。

 

說真的,有的時候,他也不明白自己在想些什麼了……

 

 

 

 

 

****

 

 

 

 

 

在市區繞了一圈,穆千駒終究還是載著醉醺醺的凌煜丞來到自己的居所。

 

兩人一下轎車,穆千駒才剛打開家門,凌煜丞便捂著嘴巴推開他,飛速往他的浴室裡頭衝。

 

「嘔……」

 

不久,從浴室傳來一陣哩嘩啦的嘔吐聲。

 

喝得那麼兇猛,果然吐了……穆千駒無奈地搖了搖頭,隨手將鑰匙放好。

 

「丞,你還好吧?」

 

穆千駒去廚房倒了杯溫水,而後走到浴室門前擔心地看著他。

 

「嘔……好難受……」跪在馬桶前的凌煜丞,單手撫著喉嚨不住乾嘔,臉色蒼白若紙。

 

「下次別喝那麼多了。」見他如此痛苦,穆千駒的心底也頗不好受。膝蓋一彎,跟著半跪在凌煜丞的身旁,伸手不住拍撫他的背脊。

 

「還不是……還不是你害的……」

 

乾嘔一陣子後,凌煜丞虛弱無力地坐了下來,狠狠白了他一眼。

 

「……」我害的?穆千駒滿心疑惑,不過,目前並不是詢問的好時機,索性默認了。

 

「媽的……好久沒搞得這麼狼狽了……」凌煜丞將身子靠在浴缸邊,懊惱地捧著額頭。

 

慣於在眾人面前展露出光鮮亮麗一面的凌煜丞,很少失去控制地做出什麼會令自己出糗的事情,今晚真的是特例。

 

沒想到,穆千駒對自己的影響力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地大。

 

嘩啦!

 

穆千駒伸手按下沖水扭,讓清水將瀰漫一股酸味的嘔吐物通通沖走。

 

「還想再吐嗎?」

 

「沒有……好多了……」

 

「先漱口水。」穆千駒把架子上的牙刷和水杯遞給他。

 

「嗯……」凌煜丞皺著眉頭,拼命地刷洗口腔,直到沒什麼噁心的味道了才停下來,終於感覺到舒服了些。

 

「好點了嗎?」

 

「嗯,謝謝……」凌煜丞點了點頭,心情仍然很低落。今天出門時原本很開心的,但不知怎麼搞的,後來就變得不太開心了……

 

「你方才……在車上說的那句『無話可說』,是什麼意思?」忍了半天,凌煜丞終究問出了口。他本來就不是會隱忍的性子。

 

「嗯?」似是沒料到他會一直將那句話放在心上,穆千駒偏頭沉思了會,最後才慢條斯理地解釋道:「我認為我們對於感情的某些觀念可能還要磨合,不過,日子還久得很,不急於一時討論。」

 

「說清楚點!」話語模糊不清,凌煜丞根本聽不懂。

 

「意思就是……」穆千駒微瞇銳眸,臉龐的神情逐漸沉凝下來,緊盯著他道:「我非常不認同你跟了我之後,還想去外頭花心的論調。」

 

「嗄!你憑什麼不認同!我說過那是我的本性……」凌煜丞頓時像一隻被狠狠踩到尾巴的貓兒般跳了起來,大聲抗議道。

 

「是啊,你去外頭花心,那我呢?憑什麼要對你忠誠?也去外面找其他人搞外遇行不行?這樣下去,我們兩個人在一起還有什麼意義可言?原來你只當我們這一段是既無聊又可笑的砲友關係嗎?」穆千駒雙手環胸,一陣冷嘲熱諷。

 

「呃……」凌煜丞被他罵得一陣啞口無言。其實他也不是不明白「騎驢找馬」的心態,對身邊的情人會造成多麼大的傷害,只不過他以前總是任性妄為,從來沒將別人的指責或怨恨聽入耳內罷了。

 

「我對你別無奢求,也不想束縛你什麼,但我真的無法忍受眼睜睜看著你一邊和我交往、一邊又去外頭勾搭別的女人。」若這種事情真的發生了,穆千駒也不曉得自己會做出什麼失去理智的舉動來。

 

「可是我……」二十幾個年頭都這麼浪蕩荒唐過來了,凌煜丞不確定自己是否壓制得了本性。

 

「至少!」穆千駒倏然打斷凌煜丞的話,堅決道:「至少……在你跟我交往的這段時間內,無論是身體或心靈都能忠誠於我,我只求你這點。」

 

「……如果辦不到呢?」凌煜丞低聲詢問。以往有人敢這麼得寸進尺地要求自己,凌煜丞早就翻臉無情了,但,瞥見到穆千駒流露一絲痛苦神色的臉龐,他卻突然說不出什麼狠心的話來。

 

「以前我沒資格嫉妒、吃醋,現在最起碼有那麼一點資格了,你說,我會有什麼想法或反應?」

 

「你在威脅我?」凌煜丞不悅地微蹙眉頭。

 

豈敢?穆千駒疲倦地深深嘆了口氣。

 

「錯了,這不是威脅,我只是希望你能有同理心為我多想一想。」

 

同理心?自己還有那種東西嗎?凌煜丞自嘲一笑。

 

好像被狗叼去了呢!

 

「這算是跟你交往的條件嗎?」

 

「不,這只是一個卑微的請求罷了。」穆千駒搖了搖頭,一勁兒苦笑。

 

「好吧……你再給我一點時間想想……」

 

以前,沒有女人可以從自己的口中得到任何承諾,但,面對一臉苦澀的穆千駒,凌煜丞卻破天荒地產生一絲退讓的念頭。

 

如果只是和他交往的這段期間收斂花心的話……或許可以……

 

「好,這件事先不討論……你喝點水吧,會好受點的。」

 

穆千駒也曉得目前急不得,仔細端詳他陷入沉思的神情,張了張嘴還想說些什麼,最後,卻還是什麼都沒說地遞了杯溫水給他。

 

凌煜丞冷冷地掃了他一眼,喉嚨目前確實很乾,非常需要補充水分,當下二話不說地接過馬克杯猛灌,動作急切得像是在洩憤般。

 

「慢一點,別喝得那麼急。」穆千駒微蹙濃眉,深怕他嗆到。

 

「放心,不會再醉了。」喝水的動作頓停,凌煜丞的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笑容。平常看起來頗強勢的神情,在蒼白的臉色作用下顯得有絲脆弱,讓人忍不住感到心疼。

 

穆千駒一時失神地痴痴望著他,伸手將他汗濕的前髮撥到後方,露出他一雙迷濛的漂亮眸子。

 

不知是誰先越靠越近,彼此呼出來的熾熱氣息近在咫尺。

 

「……幹嘛一直盯著我?」

 

凌煜丞唇角微彎,臉上的神色似笑非笑。彷彿十分明瞭自身在容貌上的優勢,而無比憐憫眼前這名被蠱惑的男人;也像是卸下冰冷防備般,允許對方更靠近一些。

 

男人有力的修長手指輕輕滑過凌煜丞染上紅暈的俊美臉龐,雙眸洩漏出一絲小心翼翼、狂熱及渴望,像是一名虔誠的信徒終於遇上自己的信仰般,完全臣服了。

 

「可以吻你嗎?」

 

「哼……若我說不呢?」

 

要吻就吻,廢話少說!

 

明明就是一頭擇人欲噬的野獸,還學人類那一套彬彬有禮的虛偽作風做啥?凌煜丞輕哼一聲,斜睨著眼前口吻卑微、神態卻強硬得不容反抗的男人,不屑地心想。

 

「你說不?那……」穆千駒語氣頓了下,嘴角咧開一抹足以令所有女人感到瘋狂的魅惑笑容,緩緩湊上前去,堅定地一字一字道:

 

「我還是會吻你。」

 

「唔……」

 

欸!我才剛吐完,很髒耶……凌煜丞「極端不情願」的表情僅維持了三秒鐘,最終還是融化在男人霸道的熱吻之下。

 

男人的吻,一如他表裡不一的為人。

 

剛開始是斯文溫吞的啄吻,毫不急功躁進,像是在細細品嚐身底下的獵物的滋味,感覺玩弄夠了,才顯露出本性,逐漸加深侵略的地盤,時而霸道地蠶食鯨吞,時而溫柔地輕舔慢挑,逐一擊潰獵物的反抗意識,直到獵物融為一灘春水地卸下所有的防備。

 

唇分。

 

哈啊、哈啊……室內響起急促而粗重的喘息聲。

 

差點喘不過氣來的凌煜丞抬手揪住胸襟,拼命地呼吸新鮮空氣,在盡興之餘又感到些許恐懼,不明白這個男人為何總是能帶給自己此種瀕臨死亡的快感與刺激。

 

 

 

嘩啦啦──!!

 

 

 

穆千駒突然扭開水龍頭,在浴缸內放水。

 

「嗯?你在幹嘛?」凌煜丞一頭霧水地望著他的舉動。

 

「我在放熱水。」

 

「廢話,我是問……」這傢伙想洗澡了嗎?還在茫然狀態中的凌煜丞,一時沒意識到此刻最該清洗的人就是自己。

 

肚子忽然一涼,凌煜丞低頭一看,發現身上的襯衫已全被穆千駒解開鈕扣,而他正在試圖幫自己脫掉上衣。

 

「你……你要幹嘛?」

 

凌煜丞回過神來,像隻受驚的小兔子般縮了縮身子。

 

「幫你脫衣服。」

 

這不是一目瞭然的事嗎?穆千駒滿臉理所當然地回答道。

 

「脫、脫衣服?等一下!我不要做!今天沒心情!」凌煜丞扯開喉嚨大嚷。接吻是可以,做愛就免了,他可沒忘記自己還在跟穆千駒鬧的彆扭,在沒徹底解決之前,自己暫時沒那方面的興致。

 

「呃,你想到哪去了?我只是想幫你洗個澡而已,這樣你會比較舒服……我發誓我沒有任何企圖。」聞言,穆千駒又是好氣又是好笑,自己只不過是想幫他洗一下澡罷了,他卻表現得好像快被人強暴一樣。

 

「就這樣……?」

 

「對,就這樣。」穆千駒點了點頭。

 

聞言,凌煜丞不由得臉一紅,方才喊那麼大聲,原來是自己想歪了……但,如此一來,凌煜丞更不願讓對方稱心如意了。

 

「好了,別跟我鬧脾氣,乖乖把手放開。」穆千駒柔聲勸道。

 

「不要!我自己洗就好!不用你幫忙!」

 

被男人逼迫到浴缸邊的凌煜丞緊張地大喊。衣衫凌亂,模樣狼狽,嘴唇更被吻得紅紅腫腫的,但他仍然緊緊扣著褲頭的腰帶。

 

在酒精揮發的作用之下,凌煜丞失去理智的判斷能力,滿腦子只剩下為反抗而反抗的念頭。

 

「你走開!不用你多管閒事!」

 

「乖,聽話,你現在連站都站不起來了,讓我幫你……」

 

「不要……」凌煜丞猛搖頭,拼命地縮起身子不讓他碰觸。不知怎地,他現在就是想跟穆千駒唱反調,他越頭疼,自己就越高興。

 

「渾身都是酒味,你也很不舒服不是嗎?」穆千駒的嗓音仍然一派溫柔地哄慰著。

 

「我……我自己洗就好……」凌煜丞仍是頭低低的,一臉倔強。

 

見狀,穆千駒暗嘆口氣,不再試圖說服他,決定換個方式先轉移他的注意力,然後再趁機突圍攻破。

 

「你是可以自己洗,但我怕你在浴缸裡溺水呀!」

 

穆千駒湊上前,偏頭在他白皙的頸側又舔又咬,弄得他渾身酥癢難耐,四肢癱軟。接著趁凌煜丞又陷入茫然之中,三兩下就將他身上礙事的衣服褪下,揉成一團扔在旁邊。

 

「喂……」察覺腰帶也被穆千駒解開時,凌煜丞又氣又慌,倔強的牛脾氣一整個發作起來,掙扎的動作更加激烈,然而發軟的四肢卻使不出多大力道,腦袋也越來越暈。

 

「害羞啦?之前不是也這樣伺候過你了?」見他渾身無力又想站起來的可憐模樣,穆千駒只是可惡地一勁兒壞笑。

 

「穆千駒!」說這什麼噁心話!凌煜丞狠狠瞪他一眼,面紅耳赤地大喊。

 

「嗯?」兀自和他的褲子奮戰的穆千駒漫不經心地虛應一聲,略帶挑逗地輕輕咬住他一只耳朵。

 

王八蛋!凌煜丞暗暗咬牙,伸手捧住他不住游移的頭顱,趁他一愣之際,張嘴偏頭往他頸項重重「咬」了下去。

 

「呃……!」穆千駒立即痛呼一聲,詫異地瞪大眼眸,雙手也反射性地放開了對方。

 

「活該……」凌煜丞瞇細笑彎的眼眸,伸舌舔去唇角的血絲,顯得頗為得意。

 

這一咬的力道毫不容情,霎時在穆千駒的脖子左側咬出兩排血印。

 

傷口雖然不深,卻也滲出絲絲腥紅色的液體,將左胸前的饕餮刺青渲染得更加凶惡萬分,彷彿欲隨時躍出,擇人而噬。

 

穆千駒緊抿唇瓣,沉默不語地抬手來回摩挲傷口的邊緣。

 

這一咬雖然很痛,卻意外地強烈激發出深藏於體內的火熱慾望,緊盯著凌煜丞的眼神也變得不一樣了。

 

「你、你在想什麼?」

 

「呵……」穆千駒低低一笑,看了看指尖沾染到的稠狀血液,伸長舌頭由下而上地徐徐舔舐了下。一股奇妙的腥味不僅沒降低他的慾望,反而像是助燃器般,令內心的慾火燃燒得更加旺盛。

 

「你……」故意的嗎?這動作實在太煽情了……凌煜丞不由得渾身一慄,感到一股強烈危險逼近。

 

「想再嚐嚐味道嗎?」穆千駒嘴角微揚,挑逗般上下審視著他。

 

「不想!」

 

「別這樣,嚐一口就行了。」誘惑地傾身向前,以不容許他人拒絕的口吻要求道。

 

「不想就是不想!」

 

「不答應?那嚐一口,或幫你洗澡兩個選擇,你挑一個。」

 

「呃……」凌煜丞一陣左右為難。老實說,他都不太想。

 

「選不出來?好!那就直接幫你洗!」

 

穆千駒作勢扯他褲子。四肢乏力的凌煜丞,無論怎麼拼命抵抗,看起來都像是害羞地欲拒還迎,除了更加撩撥男人的慾火以外,基本上毫無任何遏阻的作用。

 

「你……」凌煜丞無力抵抗,索性自暴自棄地眼睛一閉,往前吻了他一下。

 

唔!由於沒有瞄準,凌煜丞的嘴唇居然不小心撞到他的牙齒,有些發疼穆千駒微微一驚後,隨即欣喜地做出回應,甚至加深了這一吻,舌尖撬開他緊閉的唇瓣,將濕潤的舌尖伸了進去。

 

他可真懂得何謂得寸進尺呀……事已至此,凌煜丞也懶得做無謂的抵抗了,索性伸手環繞住他的脖子,做出更激情的回應。

 

兩人的唇舌頓時激烈交纏,像是兩頭互相比拼、欲把對方吞噬下肚的貪獸。

 

男人修長的手指在凌煜丞光滑有彈性的肌膚上來回游移,彷彿每到一處地方就撒下火種,令凌煜丞感覺自己渾身燥熱得就像要燃燒起來似的,偏偏,男人無處不摸,就是故意跳過自己早已勃發而輕顫不已的最敏感之處。

 

慾望將洩未洩,幾乎將人逼至瘋狂境地。

 

待唇分,凌煜丞已口乾舌燥、氣喘咻咻,半天說不出話來,整個人化為軟泥般癱靠在穆千駒的胸膛處。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