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 

「爺爺,我帶穆恆寧來見你囉……」

莫傅天敲了門後,邊打招呼、邊推開門。豈料,瞬間印入眼簾的情景害他頓時嚇了一大跳,身子僵硬地將穆恆寧擋在身後,害得他遲遲進不了門。

「怎麼了嗎?」

穆恆寧疑惑地從他背後探出頭來,往室內環視一圈,發現裡頭除了一名笑得非常和藹可親的老人家以外,並沒有其他可疑的異狀。

「唉呀,是穆先生嗎?沒禮貌的臭小子,不要一直擋住人,快點讓他進來啊。」詭異的是,老人家罵歸罵,卻還是滿臉笑容,彷彿因為什麼事而開心到不行。

「呃,莫爺爺,不用叫我穆先生,您喊我恆寧就行了。」待莫傅天僵硬地讓出一條縫隙後,穆恆寧從他身後走出來,謙和地朝老人家道。

莫永襄笑得雙眼都瞇成一條縫了,連連朝穆恆寧點頭道:「好、好,那以後就喊你恆寧。臭小子,還不趕快倒茶?」

「是……」奇怪,爺爺是吃錯什麼藥啦?笑得一張老臉都開花了……莫傅天一頭霧水地坐在茶几旁,開始幫兩人泡熱茶。

「恆寧呀,你可能已經忘記我了,不過我可是對你印象很深刻喔。」打從穆恆寧進門後,莫永襄就克制不住嘴角一直上揚,畢竟眼前的男子,可是他十年前就非常欣賞的天才。

「呃,莫爺爺,對不起,我是真的有點記不得了。」穆恆寧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來。

「沒關係,你記不得也是很平常,因為當時在場的人還有很多,你自然沒辦法一一認得。」莫永襄絲毫不以為杵,仍是笑咪咪地道。

「在現場的人很多?」

「就是言家初次公開你設計的房子的那次呀,言家那老頭開心地請了很多人去參觀,順便把你介紹給我們認識,老實說,言家有你這樣一個才華洋溢的天才坐鎮,實在是讓人嫉妒到不行哪。」莫永襄笑得越來越開心,因為當年那名令他垂涎三尺的天才,如今已經是自己孫子的伴侶了。

「啊,您是說那次嗎?」經他提醒,穆恆寧這才恍然大悟,畢竟那已經是很久遠的往事了。

「是呀,有機會的話,爺爺也很想住在你設計的房子內。」扯了半天,莫永襄總算說出自己的願望,緊張地望著他。參觀過當年才就讀大二的穆恆寧所設計的房子,再加上言家老頭子令人很看不順眼的炫耀神情後,莫永襄就暗暗發誓自己有一天也要住在穆恆寧設計的房子內,沒想到過了整整十年後,這個願望居然有可能真的會實現。

沒料到爺爺會如此厚臉皮地提出暗示,一旁的莫傅天忍不住翻了下白眼。

「嗯,莫爺爺喜歡的話,我會努力的。」

太好了,看來莫傅天的爺爺不討厭自己……和莫永襄交談了一會兒後,穆恆寧終於放鬆下來,這才赫然發現自己的精神先前有多麼緊繃。

看了身旁的莫傅天一眼,見他老神在在地泡著茶,彷彿一點也不擔心的模樣,穆恆寧不禁懷疑起莫傅天是不是事先知道某些事而沒有告訴自己。

和莫永襄和樂融融地相處了一陣子,在穆恆寧再三保證會再度來探望他後,莫永襄才眉開眼笑地送他離去,甚至在臨別前,送了他一盒昂貴的養生茶,關切地要他好好照顧身子。

「太好了,看來爺爺很喜歡你。」關上門後,偷覷了一眼穆恆寧詭異的神情,莫傅天咧嘴一笑道。

「你確定你沒有事情隱瞞著我?」穆恆寧狐疑地斜睨著他。

「我怎麼敢呢?」莫傅天邊說、邊領著他往一樓走去。

「不要怪我不信任你,因為你不敢的事情實在是太少了……」

「恆寧!」

突然,一道優美的女高音,打斷了倆人的抬槓。

穆恆寧正在行進間的動作霎時停頓住了,遲疑了三秒鐘後,終於僵硬地扭過頭來。

「……馨馨?」

只見不遠處一名容貌清麗脫俗的少婦,正雙眸噙著淚水,纖手捂著嘴巴,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穆恆寧。

假使貴公司也有邀請言馨馨來的話,你應該先跟我說一聲!穆恆寧狠狠瞪了一旁滿臉心虛的莫傅天一眼,隨即深吸口氣,朝言馨馨露出一抹揉合歉意、欣喜與充滿懷念的笑容。

莫傅天巡視四週一圈,發現正在狂歡的眾人沒有特別注意到樓梯一旁的三人,稍微鬆了口氣。

言馨馨纖細的身軀不住微微顫抖,過了半晌才放下掩在小嘴上的玉手,朝穆恆寧緩緩走了過來。

「好久不見了。」穆恆寧語氣平和地開口說道,但,含了一絲顫抖的嗓音仍悄悄洩漏了他的真實心情。

「是呀,真的好久不見了……」言馨馨聞言苦笑一聲,點了下頭,抬眸細細查看他左臉上的猩紅疤痕,像是想確定他還疼不疼。

「妳過得還好嗎?」

「還不錯,你呢?」

「也過得不錯。」穆恆寧瞄了一眼靜靜待在一旁的莫傅天,真誠地說道。

「是嗎?那就太好了。」

言馨馨的嗓音有些乾澀,她多麼想立刻抱住眼前的男子,然後在他懷中痛哭一場,然而,她已婚的身分,卻時時刻刻提醒自己那樣做非常不合時宜,這令她不禁微微怨恨起逼自己嫁給別人的父親,但她也心知肚明,最終無力抵抗長輩命令的自己,才是造成這樁遺憾的元兇。

「要不要找個隱密的地方聊聊?」見兩人克制住激動情緒,僅不痛不癢地交談了幾句,莫傅天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錯覺好像看到了一對性情相近的雙胞胎在套近乎。

「如果方便的話。小天,謝謝你了。」

言馨馨這才從幽思中回過神來,看向穆恆寧身後的莫傅天,朝他感激一笑,畢竟她的丈夫正在不遠處和一些大佬們交際應酬,眾目睽睽之下,若她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極有可能變成一樁醜聞,這或許就是身為名門千金的代價吧。

「不用客氣,跟我來吧。」

莫傅天領著兩人,熟門熟路地循著另外一條路,繞到後面的樓梯上到二樓,然後讓他們進入一間房間獨處,自己則守在門外充當臨時看門犬。

 

****

 

等門一關上,言馨馨立即撲入穆恆寧的懷中哭了起來,像是在嚴厲控訴他這幾年來刻意地避不見面的殘酷行徑。

「對不起……」穆恆寧抱著她,伸手輕輕撫摸她的秀髮,明白她這幾年來的傷心及委屈。

言馨馨搖了搖頭,累積多年的憂傷一瞬間隨著眼淚發洩出來後,她現在只剩下純然的喜悅。

「不用道歉……恆寧,我很開心你似乎變了許多。」

自從八年多前出了一場車禍後,穆恆寧像是失去一切般整個人消沉下來,有好一陣子都不和人說話及溝通,著實令言馨馨心疼又自責不已。

確定正在進行中的婚禮已經解除了之後,他便離開了言家,在外頭獨自做點小生意養活自己。得知他決定和言家切斷關係,並且疏遠自己,言馨馨更是痛苦萬分,卻也曉得他受不了像個廢物般被言家白養一輩子,只好尊重他的決定,放任他離去。

如今見他一切安好,精神不再萎靡困頓,言馨馨懸在心頭的大石,終於重重地落了下來,為他由衷地感到開心。

「我總不能一直沉浸在過往中吧。」穆恆寧微微一笑道,卻也心知肚明是莫傅天的出現,才促使自己做出大幅度的改變,不然他這一輩子大概就那樣渾渾噩噩地度過了吧。

「是小天改變了你嗎?」言馨馨猜測道。

「嗯。」穆恆寧坦然地點了點頭。

「命運真是奇妙,如果不是因為我的一時任性,或許你跟他也不會相識了吧。」得到預料中的答案,言馨馨忍不住低聲感嘆。

「或許吧……」回首過往,穆恆寧平靜的臉龐不禁浮現一抹奇妙的笑容,他比誰都能體會「命運弄人」這四個字。

「那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不想動手術把那些疤痕去掉嗎?」言馨馨突然伸手摸了摸他凹凸不平的左臉頰,心疼地問道,身為一名精於化妝技術的女人,又怎會看不出他只是用了一些遮瑕膏稍微遮掩住疤痕呢?

「去掉?」穆恆寧也是反射性地摸了下自己的左臉頰,陷入若有所思的狀態。

自從多年前失去一切後,他就像是蠶繭一般,將自己牢牢地鎖在硬殼之中,行屍走肉地度過一年又一年的漫長歲月,直到重新遇見莫傅天,他才又一點一滴地活了過來,也開始感到自卑及注意到自己的心結。

「嗯,或許你不在意外貌,但我每看到這些疤痕一次,就心痛一次……如果當初我沒那麼任性,肯聽你好好解釋就好了……」言馨馨低下頭來,含著一絲悔恨地幽幽說道。

「那只是一場意外,沒有人能料想得到,妳不要一直自責了,好嗎?」穆恆寧柔和的嗓音如同清澈的泉水般,悄然撫慰了言馨馨充滿愧疚的心靈:「況且,我已經慢慢從封閉的狀態中走出來了,妳以後可以放心,我會過得很好。」

「你會過得很好?確定沒有任何勉強嗎?」像是尋求他百分之百認真的保證,言馨馨抬起頭來,眼睛眨也不眨地深深凝視著他。

不得不承認,女人確實是一種很敏感的生物。穆恆寧和她對視了幾秒鐘,緩緩點了下頭。

「……嗯,沒有勉強。」

言馨馨仔細檢視著他臉上的神情變化,過了一會兒,終於緩緩舒了口氣,露出一抹真摯的喜悅笑容。

「那我就放心了。」

語畢,言馨馨抬手將他整個人擁抱入懷,像是想藉由體溫將他這幾年來受到的苦楚及寂寞一一撫平抹去。

不知怎地,雖然早就已經忘了被母親抱入懷中的感覺是什麼滋味,穆恆寧卻不禁眼眶一紅,心想大概就跟眼前女人的雙手一樣溫暖吧。

靜靜無語地相擁了一陣子後,言馨馨釋然地抬起頭來,鬆手往外走去。朝守在門外的莫傅天感激地點了點頭後,隨即再也毫無牽掛地飄然離去。

「謝謝。」穆恆寧來到莫傅天身邊,啞聲致謝道。

雖然一開始有點惱怒莫傅天的隱瞞,導致自己毫無心理準備,但和言馨馨談開了之後,穆恆寧也逐漸釋懷了,甚至暗暗感激他的自作主張,否則不曉得自己還會下意識地逃避多久。

莫傅天感覺到壟罩在他身上的陰霾及冰冷又散去了許多,開心地露齒一笑道:「我希望你對我不只是說『謝謝』兩個字。」

「不要太得寸進尺了。」曉得他是在暗示什麼,穆恆寧神情有些複雜地撇過臉去,其實莫傅天早就得到他想要得一切了,只不過在內心深處,穆恆寧還是有些畏縮及掙扎,這已經不是原不原諒的問題,而是愛得太深以致於稍微碰觸一下都怕對方如泡沫般消融了,但要坦白說出來,還是太難為情了。

「我就是要得寸進尺,不然我稍微不注意,學長可能就會溜走了。」莫傅天並不氣餒,伸手一把握住他修長冰涼的手指,緊緊盯著他。

「我現在這個樣子,能溜到哪裡去?」穆恆寧自嘲一笑,還是有些不習慣他把自己當成什麼稀世珍寶的緊張態度。

「我是指你的心。」莫傅天伸指戳了下他的胸膛,像是恨不得將他的心挖出來,牢牢栓在自己身旁。

穆恆寧心頭一顫,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曾經歷過的遭遇,已經注定他是沒有勇氣向莫傅天再次剖開心胸坦承愛意了,所以兩人也只好繼續僵持著,或許要等到十年、二十年之後才有可能解開僵局吧,但前提是,兩人沒分手,而莫傅天也沒被自己矛盾的言行逼到抓狂……

「……放開我的手。」

「這裡又沒別人。」莫傅天不在乎地聳了聳肩膀。

「話不能這樣說,今天你爺爺請了很多客人來,隨時可能會有人經過這裡。」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名聲好顧了,但莫傅天不一樣,他以後繼承家業的話,就會不可避免地變成一位備受矚目的公眾人物,醜聞會對他造成很大的殺傷力,穆恆寧不願他因為自己而受到任何傷害。

「不管!我偏偏要牽著你,還要……親你!」語畢,莫傅天偏頭重重吻了他嘴唇一下,隨即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孩子般遠遠逃開,笑得很開心。

這傢伙實在是太、太大膽了吧……穆恆寧驚訝地摸了下濕潤的唇瓣,蒼白的臉龐不由自主地浮現兩抹迷人紅暈。

見他難得流露出手足無措的害羞模樣,莫傅天的嘴巴笑得更開了。但,他的好心情,在不小心撞上一具柔軟馨香的軀體後,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啊,對不……呃?」沒想到如此隱密的地方都有人經過,莫傅天有些懊惱。不曉得方才親暱的舉動有沒有被人撞見呢?他一邊心想、一邊緩緩抬起頭來看向對方。豈料,一看清來人的長相,他就徹底愣住了。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