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這是……偏心!太偏心了!御天從極度震驚的情緒中瞬間回過神來,一雙拳頭倏然握緊,暗恨不已。在他想來,肯定是父皇怕梵天出使不利,索性將傳說中的戰王弓贈與他一同帶去,希望能藉此收穫一些意外之喜……簡直是偏心到了極點!

「謝父皇浩恩!」頭一遭當眾迎接一干皇弟們投來又羨又妒的眼神,梵天內心五味雜陳,更隱隱有一股終於揚眉吐氣的暢快感。

「好了,餘事日後再議,咱們也該出去了。」人皇沉穩地站起身來,面露一絲笑意道:「本皇已迫不及待想見見那位三冠王了。」

既非貴族亦非軍中要員,一名毫無背景的小小親衛,派人前去宣旨賞賜也就罷了,人皇還要親自召見?聞言,在場眾人不禁面面相覷。不過是射箭、摔跤、舉重三個比賽的魁首而已,一介名不見經傳的平民百姓,承受得起如此大的恩澤?

走在一干人身後,內心充斥一股莫大喜悅的梵天卻是沒有多想。只覺得戰無絕真的很厲害,不過聽從他的建議站起來發言,沒想到便獲得父皇的讚許、皇弟們嫉妒的目光,連戰王弓這樣人人垂涎的寶物都賞賜了下來,簡直就是自己命中的福星。

但,就這樣讓戰無絕回到故鄉好嗎?雖然已獲得他的許可,卻跟利用了他、要他去賣命沒什麼兩樣吧?高興過後,本性純良的梵天,又開始另一個新的煩惱。

若不重視的話,利用過後隨便賞賜幾樣寶物也就算了,但,梵天卻做不出這種自私自利的事來,因為不知不覺間,戰無絕在他心目中的份量已遠遠超過其他人了。

「太子殿下……」

梵天猛地回過神來,見英氣逼人的瑞王正望著自己,連忙恭聲應道:「不敢當,皇叔喚我梵天即可,不知有何指教?」

「呃,梵天……」瑞王神情有些尷尬地搔了搔頭髮,低聲道:「我對鼎鼎大名的『戰王弓』實在慕名已久,這個……」

梵天心思一動,突然感覺一個大好機會來了。因為,就連一向予人無欲無求印象的哲王都悄悄來到兩人身旁,似乎也有些期待。

雖然皇子們不得私下和朝中大臣或王公貴族有任何密切往來,但眼前這兩位親王是出了名的絕不干政,私下結交一番卻是無妨。

梵天立即笑容滿面道:「無絕是我的屬下,我可代他作主,讓皇叔們將這把寶弓帶回府內鑑賞一番。」

瑞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果決地搖首道:「不用了,去你的府上欣賞即可。」

於是,梵天便和瑞王約好一個鑑寶日期,不出意料之外的話,屆時哲王應該會和他連袂前來。

站在不遠處的御天,見梵天和親王們似乎相談甚歡,已經是嫉恨得快發狂了。

 

****

 

嚴虎替戰無絕背著箭筒,亦步亦趨地跟在他的身後,對他的崇拜之情簡直是高得無以復加了。

三十石的強弓,普通人甚至連弓弦都拉不開,卻在男子輕鬆一拉之下便硬生生折斷,由此可知男子的臂力簡直強勁到駭人聽聞的地步,更不用說箭箭例無虛發,甚至一箭射穿靶心了……跟戰無絕一同出場的嚴虎,在親眼見識到戰無絕的強大後,甘願自動降級為他的小奴僕,跟進跟出地幫他打理雜事,表現得比在父親面前還乖巧。

見兩人從賽場凱旋歸來,擠滿營區內的人流霎時自動地讓開一條路,讓兩人通過,窸窣的耳語此起彼落。

「不得了,據說是太子殿下的人哪……」

「嗯,先前毫無名聲在外,軍方亦無此人的紀錄,不知太子殿下是從何處覓來箭術如此高強的神射手……」

「沒想到太子殿下能招攬到如此能人,想必也是有一點手段的……」

不遠處,一對模樣神似、粉雕玉琢的年幼雙胞胎兄弟,藏在營帳內,隔著掀開一角的帳簾窺伺剛巧路過的戰無絕一行人,語氣幽然地忿忿道:

「哼,本來這人,應該是屬於我們的才對!」

「是啊,母后明明說會幫我們要來此人,卻沒有實現諾言……」

「嘖,所有好處,都讓大哥拿走了……」

……

……

不曉得、也可以說是不在意自己驚人的表現引起諸多揣測及怨恨的戰無絕,仍舊一臉平靜地越過眾人。戴著青銅面具的臉龐,微微散發出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意。

在尚未靠近屬於太子一方陣營的營帳前,親王府的二管事嚴牧已經掀開帳簾親自出迎,更露出滿臉謙卑的笑容。在他想來,即便戰無絕此時並無任何官籍在身,未來前途已不可限量,能早點攀上關係自然是好。

「戰公子,您這次比賽屢屢奪魁,據說連聖上都驚動了,大筆賞賜想必很快就會下來,不日必有加官晉爵之喜哪。」嚴牧這次不但看向他的眼神大不相同,連敬語都用上了。

「過獎了,一切託太子殿下的福。」戰無絕在外不欲多說,朝他點了點頭後,便跨步邁入營帳內。厚重的簾幕一放下,便遮斷四周所有窺伺的目光。

「戰公子,我去幫您倒杯熱茶來吧?」隨後跟著進去的嚴虎,同老爹般對他用上了敬語,神態戰戰兢兢。

「小虎,無須對我用上敬語,同先前一般喚我戰大哥即可。」戰無絕在一塊皮毯上坐下,緩緩摘下青銅面具,對於這個新收的小跟班倒是頗和顏悅色。

「這個……之前是我不知天高地厚,讓您見笑了……」聞言,嚴虎瞬間脹紅了臉。今日跟在戰無絕身後觀賽,才驚覺兩人的實力簡直天差地別,膜拜都來不及了,叫他怎麼好意思再厚著臉皮攀關係。

「呵呵,虎頭,戰公子都不介意了,你一個男子漢大丈夫還婆婆媽媽什麼?」見戰無絕對自己的兒子表現得頗為親近,嚴牧自然是樂見其成,一臉笑呵呵地看著兩人。

「我說老爹你呀,別來攪局了成不?」見老爹滿腦子的想法只差沒寫在臉上了,嚴虎不禁無奈地翻了個白眼。

「臭小子!讓開!」嚴牧恨鐵不成鋼地給了他一個隱密的肘擊後,將寶貝兒子推到一旁,站到戰無絕身前恭謹地道:「戰公子,太子殿下方才祕密派人過來傳言,說待會兒聖上可能會親自召見各大比賽的魁首當眾褒獎一番,請您預先做好準備。」雖然狩獵大典不比在皇城內,一切事情都必須從輕簡便,但,尊貴無比的人皇召見平民一事豈能馬虎,該有的準備仍不可少的。

語畢,嚴牧出去轉了個圈,不多時便雙手捧著一套華服及靴子進來,擱置在戰無絕的案前,不無艷羨地笑道:「這是太子殿下的賞賜。」

沒想到自己居然要被好友不知第幾代孫子當眾褒獎了……戰無絕一怔,無意識地伸手摸著眼前質料上佳的衣裳,嘴角流露出一抹古怪笑意。

聖上召見?一聽見這幾個字,嚴虎雙目圓睜,腦子都懵了。

「臭小子,便宜你了。」嚴牧見他一副不爭氣的模樣,實在氣不打一處來。

「嗄?」

嚴牧嘆了口氣,卻是掩飾不住滿臉的欣慰道:「你的名字是和戰公子一同報上去的,算是他的同伴,有資格站在離聖駕不遠的地方觀禮。」說著,不知又從哪摸來一套華服,擺在嚴虎面前。

「……」嚴虎渾身一震,手腳都不知該怎麼擺了。不過沾了點光,尋常人可能連衣角都百年都難得一見的大人物,自己這麼輕易就要見著了?

「抬頭挺胸!你待會兒代表的是太子殿下的門面。」

「……是。」

嚴虎雙手微顫地捧起殿下賞賜的衣裳,偏頭看向一旁神情若有所思的戰無絕,內心對他的崇拜之意,傾三江之水恐怕都填滿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