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若非咱們的少主沒來,哪由得這個藏頭蓋臉的小子奪得魁首!」

小山丘的斜坡上,一名身材魁梧的光頭男子雙手環胸,豹似的雙眼不善地微微瞇起。

此人四周圍繞著十幾名高大漢子,皆是一身英氣逼人的戎裝,除此之外,其餘旁人卻是遠遠避開這一夥人,令他們在龐大人潮中顯得特別醒目。會如此鶴立雞群的原因無他,實在是這群人剽悍的氣勢委實太過驚人,沒有過硬的實力,連靠近他們二十步的距離之內都會覺得呼吸困難。

這群人的眼力都十分之好,站得遠遠便能望見人皇特別召見的「三冠王」正排開人群,往一片空地上臨時築起的高台前走去。由於參賽的人數眾多,為期三天的狩獵大典首日只舉辦了三場賽事,沒想到太子殿下一方派出的人馬一鳴驚人,居然擊敗群雄連連奪魁,最後連人皇都驚動了。

「唉……是我不好,太小看天下英雄了……」一名手長腳長、神情有些吊兒郎當的年輕男子蹲在地面上,嘴裡叼著一根草,若有所思地喃喃道:「我總覺得那小子的摔跤手法似曾相識,某些地方根本是用咱們戰王一族特有的技巧,真是奇怪……」

「無妨,我們來這裡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展現武力,而是靜候人皇的回覆。」在一群魁梧漢子的襯托之下,說出這番話的人或許可以說得上是清秀斯文、俊美迷人了吧。此子渾身肌膚淨白如雪、髮色暗紅,十足異族人(也就是蠻荒)的特徵,他名叫緋紅,本來應該歸類於被一般人排斥的混種血脈族群,卻因為深深獲得戰王一族家主長子戰無缺的賞識,而無人敢對他不敬,算是這群人當中處於領導地位的核心。

「緋紅,依你之見,人皇有可能做出何種答覆?」蹲在地面上的男子微偏頭看向他,問道。戰王一族的人向來懶得動腦子,身體的反應總是比言語快了一步,因此難得有個腦筋靈活的傢伙可以倚靠,便全權讓對方去動腦子,只要懂得發問就好。

緋紅沉吟了一會兒,慢條斯理地道:「很難說,畢竟蠻荒安靜了整整一百年,突然要邊防發動軍隊備戰,甚至是主動進攻,稍微有一點腦子的皇帝都會大大猶豫,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能找到蠻荒預謀入侵中土的有力證據。」

「……呵,那就傷腦筋了。」怎會有證據?因為這次是我族想主動進攻哪!年輕男子的眼神深沉下來。他是戰無缺的小堂弟,名喚戰無麟,在家族中地位不低,但,由於這一趟是來伸手討糧要兵的,所以不怎麼受朝廷官員待見。本想在狩獵大典的比賽中贏得好名次,宣揚武力的同時順便震懾一下中土之人,不曾想,這個打算居然狠狠踢到鐵板。

「唉,如果不是連年旱災,加上出兵最重要的就是糧草需足,我族也不必淪落至此了……但,無論如何,朝廷不想和我族撕破臉的話,最後肯定還是會答應的。」緋紅握了下拳頭,斬釘截鐵地下結論道。

「嘖……看來也只能等了。」戰無麟暗嘆口氣。

此時,戰王一族一行人,自然不知人皇在極短時間內已有決斷。

 

****

                                                                                        

時間已近傍晚,令人熱得發汗的熾熱太陽已逐漸西下隱沒,夏風徐徐吹拂,帶來一股揉合青草與森林的乾爽味道。

像是被眾人簇擁著走來的戰無絕,閑庭信步般自在悠哉,反而是跟在他後頭的一些官員及參賽者皆露出忐忑惶恐的表情,遠不如他神態自然。

臨時搭建的高台四周鮮紅旗幟隨風翻舞,台前站了兩列約莫二十人左右、手握武器的禁軍親衛,老鷹般以審視的目光打量著逐步靠近九五至尊的眾人,為嚴肅氣氛更添一絲凜然之色。

戰無絕雖然換上一身華服,卻仍是黑髮披肩,除了遮住上半臉的青銅面具以外,沒在自己身上多添加一些多餘配件,襯托得身材更加修長挺拔,氣質沉穩又不失一絲灑脫野性,引得一些換上男裝混入狩獵大典中的名門千金們美目中異彩連連。

在人皇的吩咐下,禁軍只讓戰無絕一人穿過他們繼續直行,最後,他在距離人皇座前約二十步遠的地方停下腳步,尚未行禮,已等候多時的梵天隨即興奮地迎了上去,打算同他站在一起。

此子倒是榮辱不驚,氣度絕佳……居高臨下望著他的人皇暗讚一聲,打量過後,眼尾不經意地掃到戰無絕繫在腰間的一塊翠綠玉珮。

「嗯……?」人皇臉上的笑意倏然消失,轉而微微張開嘴巴,有些不安地動了動身子,像是想站起來,卻又下意識地覺得不妥,渾身彆扭至極。

父皇這是怎麼了?將大部份注意力都放在人皇身上的親王及眾皇子們,自然第一時間察覺出人皇臉上的神態極其不對勁,不由得疑惑地面面相覷,惟獨梵天已經離開御前,完全忽略掉這個細節。

「無絕!」

迎上去的梵天神色平靜,嗓音卻難以掩飾一絲激動地微顫。

戰無絕唇角微勾,心領神會地朝他點了點頭,突然間臉色一變,不待梵天繼續說些什麼,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側轉過身,伸手將他一把擁入懷中。

目睹此事,反應快一點的人,無不大驚失色。

「……咦?」

梵天滿臉錯愕地渾身一僵,還沒來得及推開戰無絕強而有力的桎梏,忽然感覺他溫熱的身軀猛地巨震了幾下,彷彿承受到什麼莫大的衝擊。

沒多久,護在自己上方的男子像是失去所有力氣般緩緩傾倒,一行血沫從嘴角淌了下來,濺到梵天血色盡褪的白皙臉蛋上,緊接著,一陣驚慌失措的吵雜聲在四周圍爆然響起。

「刺客──!」

「父皇!您無恙吧?」

「有刺客!護駕!快護駕!」

「……無絕?」

到底發生何事了?眼見戰無絕的臉色瞬間蒼白至極,身子搖搖欲墬,梵天的腦袋一片空白,雙手下意識地環抱住他。指尖也在這時,碰觸到深深刺入他體內、僅露出大半截在外的箭桿。

「啊……啊啊……」梵天一時間失去說話能力,驚恐地瞪大雙眸,試圖查看他的背脊。

「別動,還不安全……」戰無絕抬起右臂攔住他,語調虛弱地制止他的蠢動,苦笑道。

「唔……」聽出他說話已是有氣無力,梵天心頭一痛,手指揪住他的右手臂,雙目泛紅地緊緊咬住下唇。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