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會兒,逐漸從低沉心情中恢復過來的梵天,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在對戰無絕撒嬌嗎?故意將自己貶得一文不值、自暴自棄,目的只是討要男人一個憐惜關愛的眼神,甚至在無形中逼迫對方許下一個又一個的誓言……自己這是怎麼了?乍然醒悟到此點的梵天,不由得一陣心慌意亂。

怦怦!怦怦!梵天的胸腔內突然響起心臟劇烈鼓譟的聲音,臉蛋也羞得快抬不起來,身子軟軟地倚靠在男人懷中,體溫陡然上升。

「呃,殿下,你怎麼突然發高燒了?」將他攬在胸前的戰無絕第一時間發現他的變化,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後,大驚失色地強迫他在一旁的軟墊上躺下來休息。

「本宮沒事的,可能是天氣太過燥熱……」梵天心神慌亂地移開目光。

其實,獵鹿園週遭算是大炎王朝內一處有名的避暑勝地,皇族在這附近擁有一座華麗行宮,臥房內都有放置冰塊降溫,但梵天偏偏不去住,這幾天硬是要跟戰無絕擠在同一座營帳內。雖然上方有樹蔭遮擋陽光,空氣仍是悶熱的令人倍感煩躁。

「燥熱?是中暑了嗎?」戰無絕聞言一愣,下意識地伸手解開梵天衣領處的釦子,露出他一大截白皙的頸項肌膚及精緻的鎖骨部位。

「呃,本宮就說了沒事……」不知是因為男人陡然變得深沉的目光,亦或是撒了謊的心虛,梵天連忙抓來一條薄薄的毯子蓋在自己身上,遮住染上一層粉紅色澤的肌膚。

戰無絕深吸一口氣,勉強壓抑下躁動不已的內心,啞聲道:「屬下出去幫殿下拿杯水回來!」

語畢,不待梵天出言阻止,他便一溜煙地掀開帳簾出去,不見蹤影。

徒留梵天一人待在帳內,面紅耳赤地小聲罵道:「哼,還敢辯解說自己不是花花大少,解開別人衣裳釦子的動作可流暢得很……」

待戰無絕在外頭徘徊一陣子回來後,夜空已是繁星點點,梵天早就褪去外衣及靴子,僅著一襲薄薄的裏衣賴在他的軟墊上甜甜地睡著了,沉睡的容顏顯得格外純真,渾然不知自己為某個男人帶來何種煩惱。

戰無絕也只能苦笑一聲,將四周的雜物收拾一下後,舉杯飲下擱置在桌面上那杯已涼了許久的茶。

 

****

 

篤篤!篤篤!

清晨,有人牽著馬匹緩緩經過營帳前,發出不輕的聲響。

在軟墊一旁盤坐的戰無絕微微睜開眼眸,一夜無眠,此時已是月淡星稀,天色隱約發白,遠方自北而南蜿蜒起伏的山峰逐漸出現清晰的輪廓。

草地上散佈銀白色的露珠,一股揉合雜草、鮮花、清泉及樹林的清爽味道隨風飄散,令人精神一振。

「唔……」似乎覺得外頭窸窸窣窣的聲響很是煩人,躺在軟墊上的少年皺了下眉頭,不安地扭了扭身子,隨即又沉沉地睡了過去。

一條好好的薄毯被他扯得歪七扭八,導致一小截雪白的肚皮不慎露了出來。

戰無絕好笑地幫他將被子拉好,做好一切後,有些出神地凝視著那張紅潤的純真睡顏許久、許久……最後,終於情不自禁地在他的臉上輕輕地印下一吻。

自己還能忍到何時呢?戰無絕暗忖,卻沒有得到答案,不禁自失一笑,搖了搖頭,輕手輕腳地離開營帳,去外頭打水了。

……

「唔!」

梵天摸著尚留著一絲餘溫的臉頰,猛地翻身坐了起來,滿臉通紅,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不,或許無須如此吃驚……因為他之前早有一些懷疑了,但是,卻沒有如今日這般確信過!

戰無絕心儀的對象……便是自己嗎?

大炎王朝民風開放,對於喜好男風一事雖然隱諱,卻不特別忌諱,甚至有些官員的夫人亦是男子之身,只要別太高調,旁人也不會多加評論什麼。

無意間發現戰無絕對自己的心思,詫異之餘,梵天卻沒有任何厭惡的感覺,甚至有些竊喜。

畢竟,身旁有這麼一位武藝超群、優秀俊美的人在偷偷喜歡著自己,沒有人會不高興吧?

然而,至於自己為何會如此地心花怒放的原因……梵天將腦袋深深地埋在被子裡,不敢、也不願去深思……

 

****

 

「嘶……」

奇怪,這到底是什麼熟悉的味道,怎麼感覺似曾相識?

一頭龐大的長型怪物輕吐舌信,詫異地晃了晃巨大的腦袋。

算了,可能只是錯覺……王八蛋!肚子餓死了!只是稍微失神了一下,一股驚人的飢餓感便瞬間將怪物的意識吞沒。

這群不知好歹的人類居然敢讓本座活活餓了三天三夜的肚子!老子不發威,還真當老子是條任人宰割的病蛇啊?!

碧眼金蟒如燈籠般大小的一對狹長眸子,在晨光映照中,緩緩散發出陰森的碧綠幽光。

「嘶嘶……」

 

 

 

【王之花‧卷一‧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