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絕……」

「大哥!」

不待梵天和嚴虎充滿驚恐的叫喚聲餘音消失,一陣夾帶風沙的怪風已經將兩人推至一旁,待他們勉強睜開眼來,只見戰無絕的身軀已被碧眼金蟒巨大的蛇尾整個兒捲了起來,舉高到幽光閃爍的蛇眼前,嘴裡更不時發出得意的「嘶嘶」怪叫聲。

「小金,你的塊頭比百年前足足大了一倍哪……」戰無絕鎮定自若,充滿感慨地低喃道。

「嘶嘶……」原來是老子變大隻了,難怪方才猛一看之下,還以為大哥縮水了呢!碧眼金蟒開心地搖首擺尾,伸出猩紅的舌信舔了舔戰無絕的臉龐,一副討好的樣子。

「赫──!」見狀,遠處的群眾無不狠狠倒抽一口涼氣。

當然,碧眼金蟒自認為自己是在跟戰無絕討好賣乖,四周的人卻不是這麼看的,見牠吐出舌信舔弄戰無絕,活像是在試探獵物的美味程度,無不渾身泛起雞皮疙瘩,暗暗慶幸快被生吞活剝的人幸好不是自己。

「好了,現在不是續舊的時候,你待會兒……」被舔得一臉口水的戰無絕無奈地擦了擦,在碧眼金蟒的頭邊小聲地嘀咕幾句。

「放開他──!」

梵天一回過神來,便驚怒交加地大喝一聲,拔出隨身配劍,便衝上前去,往碧眼金蟒的身上狠狠地一砍,卻聽見「鏘!」地一聲,劍尖被反彈起來,完全沒在蛇身上的鱗片留下痕跡。

「看招!」嚴虎發狂怒喝,握拳在蛇身上猛打了幾下,卻見蛇麟如風浪般抖動幾下,便解除了嚴虎打進牠體內的拳勁。

碧眼金蟒完全不理會底下小螻蟻們搔癢般的攻擊,只顧著用頭顱來回磨蹭戰無絕的身軀,巴結不已。

「小金,你到底聽懂了沒?」

「嘶嘶……」啥?

「……」

……

「雲天!你底下的人不是有準備網子嗎?助我一臂之力,先灑雄黃粉到無絕身上,再伺機將牠的蛇口封住!」梵天雙目充紅地大聲道。

雲天聞言一愣,見梵天偏過頭來朝他露出狀欲噬人的惡狠模樣,想也不想地便依言照作,迅速指示屬下張開網子。

至於在戰無絕身上灑一些雄黃粉、噁心一下碧眼金蟒倒是一個好主意,只不過目前的風勢不利這麼做,雲天底下的人也是束手無策。

「快!趁碧眼金蟒的注意力都在那人的身上,聯手攻擊牠的七吋位置!」御天看清楚場內的情勢後不禁大喜,興奮地大吼道。

擎天更狠,當機立斷道:「七弟,直接連人帶蛇一齊網住,先牽制牠的行動再說!」

猛獸一落入網子內,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兒了。

至於被當作「餌食」的戰無絕之下場,已無人放在心上。

「擎天!你別太過分了!」梵天往前疾馳的身影頓了一下,偏頭朝擎天怒喝一聲,一雙漂亮眸子頓時彷彿有兩縷火光在飄動。

若非心繫被碧眼金蟒抓住的戰無絕,他早就一劍朝擎天刺去。

「呵,是皇兄的屬下無能,遷怒我有什麼用?與其浪費力氣跟我生氣,不如先想想要怎麼救出皇兄的奴才吧?」擎天冷笑一聲,嗓音像毒針般字字刺入梵天的內心。

容貌堪稱秀麗絕倫的大炎王朝四皇子,這輩子最愛幹的,便是以三言兩語挑弄得對手露出既怨毒又無法可想的神情,但,這回他倒是失望了,梵天聞言,僅偏頭面無表情地朝他露出一抹極為冰冷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皇兄……」擎天不知怎地喉嚨一乾,接下來準備出口的嘲弄話語,也一下子全吞回了肚內。眼前這名向來荏弱可欺的皇兄,似乎有些變了……

就在兩人言語上有些間隙時,嚴虎、御天及兩名侍衛的武器已經聯手襲向碧眼金蟒的七吋位置上。

很遺憾的,有鱗片擋住的部位仍沒有見血,但這頭猛獸似乎仍然感受到不小的痛楚,反射性般朝天嘶鳴了一聲,接著像是突然失去力氣地放開用蛇尾捲起的戰無絕,梵天及嚴虎見狀大喜,立即雙雙上前朝他撲去。

「大家散開!」

雲天和他的手下早就伺機良久,在他一個手勢下,兩個男子如大鵬展翅般分別從樹上躍下來,一張大網隨之從天而降,正好將碧眼金蟒的前半截身子網入其中。

「動手!」御天高聲疾呼,擎天、雲天及數名親衛也跟著興沖沖地行動,打算先聯手將碧眼金蟒掠倒在地,再來計算事後的功勞。

不料,他們還是算錯了碧眼金蟒力大無窮的程度,只見牠上半身一個昂首挺立,身畔兩個抓著網子的親衛就順勢飛了出去,就連網子兩端另外綁住的樹幹也應聲碎裂,威勢之猛,居然連壓制牠一時半會兒都沒辦法。

再看碧眼金蟒的眼神,竟是愈發兇惡了。

「這……」見狀,坐在遠處端詳的貴妃原本一副看好戲的神色都淡了下來,眼神惡狠狠地朝督戰官瞪去,看得一名堂堂的七尺好漢汗流不止。

這局面大大違背了她當初千方百計央求人皇答應、好讓自己的親生兒子御天在眾人面前大出風頭的本意!

坐在她身後落了半步距離的淑妃,斜睨著貴妃已失了雍容儀態的側臉,險些失聲笑了出來,不過礙於人皇愈來愈陰沉的臉色,她還是極好地克制住了。

只是,臉上那抹幸災樂禍的無聲笑意,仍是抹之不去。

擎天的母親賢妃由於身體不適,並未出席這場盛會。而雲天的母親德妃因為家世稍微遜色前三位姊姊,所以僅態度得宜又安靜地坐在原地,臉上恰到好處地露出對兒子的關心神色,其餘皆是不聞不問。

這四大妃子就如同梅蘭竹菊、各有特色,在朝諸位能臣名將,對於人皇這四大妃子自是各有評價。

不一會兒,本就險惡的場面便出現傷亡景象了。

總是衝在前頭的御天三人,一名親衛率先被碧眼金蟒的蛇尾一擊掃暈,另一名親衛則是幫御天擋下致命一咬後,整隻左手臂被咬斷,痛得在地面上哀嚎打滾,鮮血淋了驚呆的御天一臉。

已餓了幾天幾夜的碧眼金蟒也不管好不好吃了,瞬間囫圇吞棗般地將那隻斷臂吞下肚內,還一臉不滿足地舔了舔嘴角。

見狀,遠處幾名貴婦活像母雞般「咕咕……」呻吟了一聲,軟軟往後暈倒,造成不小騷動。

糟了!擎天雖然也有些忐忑,仍暗示自己兩名親衛從碧眼金蟒的身後伺機下手,再撲上前將正發著愣的御天撲倒在地,兩人順勢打個滾兒閃到了一旁。

呵,此番救了二皇兄,以後他可沒臉來對自己說些冷嘲熱諷的話了吧?眼角餘光朝雲天掃去,見他已重新組織底下的人收羅網子及佈置陷阱,擎天的心神霎時安定了不少,接著再往梵天望去……

卻見梵天沒事人般,在遠遠一旁對自己的屬下噓寒問暖,寶貝得要緊,擎天恨得咬了咬牙,俊挺的鼻子簡直要氣歪了。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呀!

哼!面子是要自己掙來的,可別怪別人常打你的臉!

擎天提起長槍,耍了一個花招後,和屬下聯手,分別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同時往蛇首突刺。

漂亮的三方圍擊,頓時引起不小的叫好聲。

情勢相當不妙呀!幾位已看明白場中情勢的能人同時憂心地皺了皺眉。

不明白場面已經瀕臨失控的大部分人,倒是對人皇這種簡直跟推自己親生兒子滾下懸崖的行徑,驚嘆之餘外加嘖嘖稱奇。

臉色凝重得幾乎可以擰出水來的人皇,若是知曉大部分人對他的評價,恐怕要氣得嘔出血來。

貴妃底下的人辦事實在太不俐落了!本來一樁宣傳皇兒勇武的好事,接下來若一個不好,恐怕就得白髮人幫黑髮人收屍了。

但,這緊要關頭喊停,不止場中四名皇子,而是大炎王朝整個顏面都要被掃落在地了!人皇不禁暗恨自己思慮不周,十指幾乎要掐入自己的大腿內。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