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的眉頭緩緩疏開,釋懷了許多。其實,若真的要他在身側放置一條凶惡的碧眼金蟒日夜陪伴,他也不敢,簡直是拿小命開玩笑哪。

「此獸神異,須得好好照料。」

「草民遵旨。」

草民?人皇一愣,下意識地看了戰無絕腰側一枚翠綠的玉珮,爽朗地笑道:「呵,本皇倒忘了尚未賞賜你一官半職,這便任命你為從五品太子左衛率,執掌一隊東宮禁軍,護衛太子的安全。」

什麼?一下子就從一介默默無名的平民當上從五品的官?還是太子左衛率?此子未免太福澤深厚了吧!聞者包括一干皇子在內無不瞠目結舌,半晌說不出話來。

貴妃卻是秀眉一蹙,暗生不妙預感。皇上在這是表態日後跟隨太子殿下的人都會獲得重用嗎?

若非知曉戰無絕的真正來歷,梵天或許也會被這個天大的賞賜嚇了一跳,不過一想到戰家長子戰無缺從未在人皇面前露上一面,便官拜從二品上將軍,便覺得從五品實在是一個小到不行的官職。

「謝陛下隆恩!」

戰無絕作勢要下跪謝恩,卻被人皇用雙手虛抬,阻擋了一下,便從善如流地挺直膝蓋,躬身謝恩。

暗中留意到這個細節的人更是大吃一驚,不由得對戰無絕多看好幾眼。若非知曉不可能,都要懷疑他是不是人皇流落在外的私生子了。

人皇呵呵一笑,環顧四周道:「本皇今日很是盡興,特在行宮外苑處擺宴三百桌,今晚與大家同歡。」語畢,便和一干嬪妃們擺駕回了行宮。

在恭送人皇一行人離去後,眾人才紛紛抬起頭來,一一散去。

「無絕……」梵天憋了許久,一朵大大的笑容終於在俊臉上蔓延開來,正要靠近戰無絕,卻突然被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御天擠到身後。

只見御天拍了拍戰無絕的肩膀,一副很讚賞的模樣開口道:「官拜從五品,簡直是一步登天哪,恭喜你了。」呵,太子左衛率?假使皇兄被父皇廢掉太子的稱號,那麼官拜至太子左衛率又有何用呢?到時沒惹來殺頭之禍都是祖宗保佑了……御天惡意地腹誹了一番,再示威般朝梵天睨視了一眼,隨即裝模作樣地轉身離去。

擎天默默地看著兩人一會兒,便神情複雜地逕自走開。

「皇兄,左衛率,恭喜你們了。」雲天倒是挺有風度地上前賀喜一番,在梵天有些感概的目光注視下,慢慢消逝在人群中。

待所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梵天這才看向身旁的戰無絕,忍不住與他相視一笑。今日這一役還真是既驚險又漫長哪!

 

 

 

咚!

 

「無麟!」見坐得好端端的戰無麟突然一臉失神地從山丘上滾了下來,緋紅還以為他遭受偷襲,臉色發白地搶上前抓住他。

「……」

「你怎麼了?受傷了嗎?」見被自己一把擒住的戰無麟仍一副雙眼無神的樣子,緋紅更加擔憂了。

「…青銅面具……碧眼金蟒……」

「你說什麼?」

戰無麟沒有理會他,反而扭頭看向他身後一干戰氏族人。

緋紅疑惑地跟著往後一看,卻見眾人就跟戰無麟一般失神地張大嘴巴,狀態非常不對勁。緋紅不由得更加擔心了,冷汗頓時從額際冒了出來。

「你們究竟是怎麼了?」

「緋紅,你也是看過咱們先祖那幅畫的……」戰無麟像是在極力防止自己失聲尖叫般壓低嗓音,導致聲音聽起來十分乾燥怪異。

「畫?什麼畫?」緋紅一頭霧水,發現自己完全無法理解戰無麟的意思。

「長髮披肩,臉龐罩上刻有神祕紋路的青銅面具,左手臂纏繞一條碧眼金蟒……若是再加上吾族的最高統治者才能持有的『戰王戒』……你們說,他看起來會像是什麼人?」戰無麟的嗓音很虛弱,看起來像是隨時會昏倒。

沒有人回答他,因為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盯著遠方那一抹人影,試圖從他的手指上找到「戰王戒」的蹤影,但,他們實在離得太遠了,即使確認那人手上有戴戒指,也無法確定那就是貨真價實的「戰王戒」。

緋紅聞言一愣,醒悟過來後,雞皮疙瘩瞬間爬滿全身。

「不…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這只是一個巧合而已!」

緋紅終於明白他為何會如此吃驚了,因為戰王一族的內部自百年前便暗中流傳著一條耳語。傳說中,戰無不勝的那人從東海帶回長生不老藥,服下後陷入沉睡當中,待時機一到,那人將再度回歸族內,率領戰王族一統天下,而這塊帝國版圖,亦包括蠻荒在內,所有人都將臣服在他的腳底下。

……不,這太荒繆了!戰王一族未來的最高統治者必將是我的主人戰無缺!緋紅輕咬下唇,雙眸透出堅定的光芒。

「無論是不是巧合,我們都要確認這是不是真的!」戰無麟深吸一口氣,終於恢復冷靜,站起身來,目光深邃地遙望遠方那一抹人影。

從小到大,每一輩的人都是聽著「魔神將軍」戰無不勝的故事長大,而最後,老一輩的人都會目露激動光芒,以「偉大的那人將會在某個時機點回歸族內,帶領戰王一族重新征戰四方,一統天下!」這段話作結,雖然乍聽之下十分荒謬,但日積月累地催眠久了,大家都開始堅信這個傳言是真的。

於是大家都在等,等待那個時機點的到來,世世代代都會這麼一直等下去。

戰王一族對統一天下後的世界沒多大興趣,他們只是擁有一種渴望……渴望讓天下人知道他們的強大!

被中土霸權利用,蜷縮在北方充當守門的棄卒;被蠻荒一族不時侵掠騷擾,動輒家破人亡……戰王一族已經受夠這種壓抑了!他們渴望能將這一切結束的最高統治者出現,只要能尋找出那人,他們將不惜一切!

「是說……好巧喔,那人的名字也叫『無絕』呢……」

某個人突然怯生生生地小聲道。

戰無麟渾身一顫,怪聲叫道:「查!動用族內在中土的所有勢力,將此人的生平來歷清查到底!」

「是!」

「緋紅,幫我準備一張拜帖。」

「你是要……?」

戰無麟舔了舔乾澀的嘴唇,雙眸惡狠狠盯著遠方的那人捨不得移開。

「不日我將親自登門拜訪太子殿下,恭賀他獲得一員猛將!」

「無麟,你會不會太衝動了?這或許是一個針對戰王一族的陰謀詭計……」試想,向來不輕易與朝中人士來往結交的戰王一族,突然登門拜訪一個評價不算高、甚至傳言快被廢掉的太子……外人會怎麼想?他們會不會認為這是戰王一族在向人皇傳達他們將支持太子梵天登基的意思?緋紅愈想愈感覺不對勁。

自古以來,臣子最忌諱的就是選錯邊、站錯隊,更不用說是凶險萬分的皇位之爭了,若日後是別的皇子登基上位,會不會因此對戰王一族生出猜忌之心呢?

「緋紅!」戰無麟不客氣地打斷他的臆測,斬釘截鐵地道:「哪怕這是陰謀,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我們都要找到『他』!不、惜、一、切!懂嗎?」

這是向來對他提出的意見十分敬服的戰無麟頭一遭對他大吼……緋紅不禁閉上嘴巴,沉默下來。更暗暗心驚「那人」的恐怖魔力,居然在百年後,仍深深地影響戰王一族至此。

「……我明白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