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方銘彥用公共電話打來的電話時,其實巧巧已經穿上睡衣,準備休息了,但,她一聽到剛交往的戀人猶豫地說出想找她講講話的請求時,巧巧仍告訴他自己還不打算睡,願意陪他聊天,請他立刻過來。

 

 

 

叮咚~~

 

過了二十分鐘,門鈴終於響起。

 

等候許久的巧巧連忙打開房門。或許是女人天生的直覺吧,她一聽見方銘彥虛弱的嗓音,就覺得似乎有什麼為難的事情在他身上發生了,於是不顧已經是半夜,當機立斷地拋開矜持,邀請他前來自己的套房。

 

「先喝杯水吧?」

 

開門讓方銘彥進來,陪他一起坐在地上的軟墊後,巧巧貼心地端了一杯水到他的手上。

 

「謝謝。」不想被擔心,於是方銘彥朝她硬擠出一抹笑容,以示感激。

 

一股淡淡的馨香飄入鼻內,房間打掃得很乾淨,擺設處處顯現出巧巧獨特的巧思。若是以往,偶爾有機會踏入這裡時,方銘彥都會暗地裡感到興奮不已,然而,今晚他卻失去了那份雀躍感,反而心如死水,腦海內滿是解不開的迷惘。

 

「銘彥,你的臉色很不好看,發生什麼事了嗎?」等他喝下幾口溫水,巧巧終於忍不住詢問出口。

 

方銘彥盯著她,終於忍不住疑問。

 

「巧巧,妳喜歡我嗎?」

 

「咦?你幹嘛突然這樣問!」巧巧臉蛋一紅,對他的直接差點招架不住。

 

「妳先回答我。」

 

「答案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不然我也不會答應和你交往了。」

 

「我知道妳喜歡我,不過,我好像還不知道妳喜歡我哪一點,妳能跟我說嗎?」

 

「喜歡你哪一點?」偏頭想了想,巧巧語帶甜蜜地說道:「你是個很溫柔的人,對待女生很紳士,偶爾會突然無厘頭地耍寶,害我笑到不行,陪女孩子逛街和說話都很有耐心,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從來沒和一個男生這麼聊得來過,總之就是喜歡中帶點欣賞吧。」

 

「我有這麼好啊?」方銘彥捏了捏自己的臉皮,故作一副不敢置信的欣喜模樣。

 

「那你呢?喜歡我哪一點?」

 

「……」方銘彥一時語塞。不得不承認,他也很喜歡跟她相處的感覺,但是經過一個月來的密切來往,他現在才突然驚覺到一件重要的事──自己好像沒對她產生過什麼生理上的慾望?

 

最初的念頭也只是想藉由喜歡上她,來擺脫關承勳這個夢魘而已,難不成,自己對她的感覺始終只停留在「有好感」的初級階段而已?原來自己從頭到尾只是利用她嗎?方銘彥頓時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很差勁的人!

 

「怎麼了?是想不到還是?」面對他的沉默,感受到他的猶豫,巧巧的內心不禁一沉。

 

「都不是!妳別胡思亂想!」查覺到自己好像無意間傷了巧巧的心,方銘彥連忙挽救道:「我只是覺得喜歡就是喜歡,根本沒有理由!」語畢,方銘彥都有些滿頭大汗了,這話實在肉麻得不像從自己口中說出。

 

「喔……」巧巧霎時滿臉紅暈,訥訥地說不出話來。

 

「巧巧。」方銘彥凝視著她,突然深吸口氣,像是下了什麼決心,語氣比往常沉重幾分地低喚道。

 

「嗯?」似乎察覺到氣氛變得有一絲曖昧,巧巧更是羞得不敢抬起頭來。

 

「我可以吻妳嗎?」即將獻出和女人之間的第一次初吻,方銘彥卻是緊張大過於期待或是慾望。

 

「……」

 

「可以嗎?」方銘彥無法確定她的態度,不由得又問了一次。

 

「……嗯。」這種事不用問得這麼明白吧!巧巧一陣呼吸困難,最後還是強忍羞意地點了點頭。

 

一得到首肯,方銘彥朝她伸手輕輕攬住她纖細的肩膀,此時巧巧的雙眸已經閉了起來,男性獨特的溫熱氣息在她唇邊猶豫了幾下後,終究還是毫無技巧地印了上去。

 

兩唇相接,柔軟至極的觸感令方銘彥有些吃驚,臉龐也沒有那種被關承勳強吻時,鬍渣刺面的微微麻癢感,實在說不上來自己比較喜歡哪一種感覺……不!不能再想那傢伙了!比起他來,自己真正喜歡的人是巧巧才對!

 

方銘彥笨拙而生澀地吻著懷中的女孩,在女孩乖巧的迎合之下,最後雙手也不老實地在她身上游移起來,但他完全不曉得自己只是下意識地模仿關承勳的動作罷了,甚至還覺得自己在這方面挺有天份的。

 

「啊嗯……」

 

聽見巧巧的嬌吟聲,方銘彥不由得暗忖,自己被人愛撫時發出的聲音也是這般惹人遐想嗎?……咦?呸呸呸!都到這種關頭還了想那些亂七八糟的做什麼!方銘彥猛地回過神來,連忙再度集中注意力。

 

和懷中的女孩隔著衣服耳鬢廝磨了一番後,或許是老天爺也可憐他,方銘彥驚喜地發現自己的下半身終於起了反應。

 

哈哈哈!老子不是同性戀!老子果然還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方銘彥欣喜若狂地緊緊抱住巧巧,只差沒當場淚流滿面、感謝上蒼了。

 

「噢……笨蛋,我快不能呼吸了。」巧巧難受地低吟一聲。

 

「啊!對不起!」方銘彥連忙鬆開手,但下一刻又忍不住抱住她,不住在她臉上落下感激的親吻:「愛死妳了!愛死妳了!」

 

「咯咯……」似乎感染到他喜悅的情緒,巧巧輕笑了幾聲,終於鼓起勇氣回吻他。都說女人的學習能力比男人強,事實果然如此,很快就變成方銘彥被女孩壓倒在地板上。

 

室溫突然節節升高,男人的喘息和女孩呻吟交織成淫靡的樂章,最後也不知怎地,在彼此都半推半就的情況下,上衣全被褪了下來扔在一旁,變成半裸相擁。

 

照這情景繼續下去,做,或不做?似乎不構成一個問題。

 

老實說,和巧巧之間進展到這個地步,方銘彥也有些傻眼了。原先他只是想藉由一記親吻來確定自己對女人的感覺,根本沒打算這麼早對巧巧下手,難道……真的要做?一失神猶豫,方銘彥下半身的慾望突然軟了下來。

 

察覺出自己好像「不行了」,方銘彥霎時滿頭大汗,想試著再重振雄風,卻是越急越不得要領,方才下半身雄赳赳、氣昂昂的情景就好像做夢一樣。

 

「嗯……銘彥……」巧巧沒發現他的異狀,仍是動情地吻著他。

 

怎麼辦?該怎麼辦才好?方銘彥尷尬地絞盡腦汁想法子。萬萬沒想到想維持一下硬度都這麼困難,難道只剩下自己動手幫忙勃起這個方法了?方銘彥這輩子還沒遇過這麼狼狽的情況,而這也不禁讓他狐疑地自己之前怎會被那傢伙隨手摸一摸就硬了?而自己抱著一個千嬌百媚的小美女還要這般千辛萬苦?

 

 

彥彥……

 

慘了!一回想起那個色狼,方銘彥的腦海瞬間迴響起那一道音質醇厚中又帶點甜膩的呼喚,頓時渾身打個激靈,耳根子燒紅。

 

此時才後知後覺地察覺到,關承勳飽含磁性的低沉嗓音居然比任何催情劑都來得有效。

 

「唔……」

 

果不其然,軟下來的慾望逐漸恢復元氣,又重新生氣勃勃了,但,這次方銘彥不但一點都不高興,反而一臉欲哭無淚。

 

造孽啊!自己的下半身該不會被那傢伙「制約」了吧!才不小心想了他一下,原本「不行了」的慾望瞬間又抬起頭來,若是被其他人知道實情,就算自己說破了嘴都沒人相信他不喜歡男人吧?方銘彥抱著女孩溫香軟玉般的身子,卻滿腦子萬念俱灰,產生不了哪怕一絲的旖旎念頭。

 

久久等不到戀人下一個舉動,巧巧不禁狐疑地微微睜開眼縫,疑問道:「怎麼了?」

 

方銘彥欲言又止地擁著她,一臉複雜地盯著她許久,最後,還是低喃了一句:「對不起。」

 

巧巧的嬌軀猛地顫抖了一下,原本柔軟無比的四肢逐漸僵硬起來。

 

「為什麼說對不起?」

 

「呃,我不是……那個……」沒有好理由的方銘彥一陣手足無措。

 

氣氛到了,又親又摸了,衣服也脫了,男主角突然沒天良地緊急喊卡……若這是一部A片的情節,導演肯定會被扔臭雞蛋,但,這偏偏是現實!方銘彥開始額頭冒汗,不知如何解釋才好。

 

積極展開追求的人是自己,要求接吻的人也是自己,到最後,想臨陣脫逃的人也是自己……天底下還有比自己更爛的人了嗎?更不用說,在親密接觸的過程中,還不時失神地想起別人。

 

「抱歉,我真的很……」

 

「這種時候說對不起,你不覺得很怪嗎?」巧巧鬆開抱著他的手,眼露責備光芒地瞪著他。

 

「巧巧,我……」

 

「我不想聽!」巧巧撇過臉去,隨手抓來一件衣服蓋在自己身上。

 

「巧巧,你聽我說。」

 

「嗯?」背過身去的巧巧豎起耳朵,雖然又氣又惱,卻還是有點期待他的柔聲安慰。

 

「我……我真的是個很差勁的人,如果當初我再想多一點就好了……」一發現巧巧也沒辦法變成自己躲避關承勳的港口後,方銘彥才猛然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麼卑鄙,就跟欺騙巧巧的感情沒什麼兩樣。雖然當初自己明明很有信心能喜歡上巧巧,但事到臨頭才發現……光有好感是不夠的。

 

沒有一股濃烈到足以燃燒彼此的感情,是不可能消除得了關承勳這陣子帶給自己的影響的,方銘彥此時才明白自己過去的想法有多麼幼稚。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從親密的擁抱中斷那時候開始,自方銘彥口中吐露出的每一個字眼都飽含歉意,就好像……就好像在抱歉不夠喜歡自己一樣。

 

「算了,我們分手吧!」巧巧忍不住脫口而出。

 

「……妳確定嗎?」方銘彥聞言一怔,有點猶豫地問出口。

 

沒立刻挽回,只是問我確不確定?呵,巧巧不由得苦笑一聲,若先前她提分手還帶有一絲賭氣的意味,那麼此刻她真的下定了決心。

 

「確定,我們分手吧。」

 

才剛交往就分手?方銘彥只覺得很荒唐,更擔心自己深深傷了巧巧的心。

 

「巧巧……還是我們繼續交往看看?」

 

「沒關係,其實我早就發現你只是把我當成好朋友而已。」巧巧深吸了口氣,慢條斯理地把散落一地的衣服拾起穿上,語調異常平淡,但依舊沒有回頭看他一眼。

 

「沒那回事!我是真的喜歡妳,只不過……」

 

「夠了!」巧巧低喊一聲打斷他的話,啞聲說道:「你不用解釋了,你可能自己沒查覺到吧,但是我感覺得出來,在你的心底一直裝著另外一個人。每次跟我約會的時候,你總是會突然神情恍惚,像是在想誰一樣……」

 

這誤會可大了!方銘彥連忙澄清道:「等等!我的確是很在意某個人沒錯,但這和妳認為的那個意思根本天差地別!」沒錯!自己會在意關承勳,只是因為怕被他發現自己私底下搞的小動作而已,絕對不是因為顧忌他的感受!

 

巧巧搖了搖頭,驀然低聲問道:

 

「你在意的那個人,是關承勳嗎?」

 

「呃……」為什麼女生的直覺這麼敏銳啊?但天可憐見,自己在意他的理由,絕對不是因為喜歡!方銘彥一陣瞠目結舌,瞬間答不上話來。

 

見他啞口無言,巧巧也是一怔,臉龐疑惑的神情加深。

 

「真的是他?說到他……我很早就發現了,他看著你的眼神很奇怪,不太像……」

 

「我們只是普通朋友,妳不要胡思亂想!」

 

被他打斷話,巧巧有點賭氣地瞪著他,隨口說道:

 

「我沒有胡思亂想!你們好奇怪,明明都是男生……」

 

「夠了!我們不是那種關係!」方銘彥情急地怒吼一聲,面紅耳赤地握緊拳頭,但下一秒就回過神來,見她一臉快哭出來的驚嚇模樣,連忙放柔嗓音,充滿歉意地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吼妳,我只是……」

 

巧巧伸手抹了抹濕潤的眼角,撇過臉去。

 

「巧巧,我嚇到妳了嗎?對不起,是我不好,妳不要生氣了。」方銘彥不住低聲道歉。無論怎麼說,自己對一個女孩子咆哮就是不對。

 

「你老實告訴我,你真的喜歡我嗎?」巧巧沉默了許久後,突然冒出一句話。

 

「我當然喜歡!我……」

 

「是朋友的喜歡?還是戀人的喜歡?」

 

「這個……」方銘彥張口就想說是「戀人的喜歡」,但話都衝到喉嚨處了,卻突然堵塞了般硬是擠不出來。

 

等了五秒鐘,巧巧一臉落寞地釋然道:

 

「原來一直是我會錯意了。」

 

「不是你會錯意!是我不好,一直分不清什麼是……」什麼是真正的愛!方銘彥的心臟突然一陣緊縮,有些呼吸困難起來。愛情是什麼玩意兒,他真的一點都不明白,就像他一點都不明白為什麼關承勳願意每天花幾個小時講述往事,試圖幫自己恢復記憶;或者像巧巧明明察覺到自己在這段感情中有點分心,卻仍是答應和自己交往一樣,難道愛情都會害人變成傻瓜嗎?

 

「算了!」巧巧低喊一聲,打斷他徒勞的解釋。

 

「巧巧……」

 

巧巧抬起頭來,雖然眼眶有些紅潤,但神色已然恢復往常般開朗陽光。

 

「當不成戀人也沒關係,以後還是朋友吧?」

 

「……」把一個女孩子逼得不得不說出這句話來,自己到底要繼續錯到什麼地步?方銘彥從沒像今天這般悔恨過。

 

「幹嘛不說話?不願意啊?」

 

方銘彥趕緊點頭道:「不是,我願意……」

 

「雖然是朋友,不過你今天惹我哭,所以罰你一個人睡地板。」巧巧站起身來,掀開床上的棉被鑽了進去,背對著他說道。

 

「無所謂,睡廁所都行。」方銘彥躺在地板上,喃喃自語道。

 

「呵呵,我是心地那麼狠的女孩子嗎?」

 

「當然不是,就算罰我睡廁所,妳還是一個心地異常善良的女孩子。」

 

「噗哧!不用對我灌迷湯,沒用了,留著對別人說吧。」

 

「巧巧……」

 

「我要睡了,晚安。」

 

方銘彥猶豫了一下,起身將室內的燈光切暗,接著緩緩半倚著牆壁坐了下來。

 

「嗯,晚安。」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