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熟悉的房間,方銘彥有一種渾身的疲憊瞬間減輕了一些的感覺。

睡了好幾年的地方空間並不大,甚至可以說既狹小又簡陋,但這對家境貧困的方家來說,已經是能為孩子準備的一個好房間了,至少床板上還鋪有一個軟床墊,而他母親房裡只有一個木板床而已。

方銘彥坐在床沿邊,愣愣地望著擱置在書桌上的鏡子,從鏡面中反射出來的自己,那一股自小在鄉下生長的純樸味、也可以說是土氣味已然變得很淡,一件質料上好的衣服穿在身上,令人完全看不出他小時候的玩具就是爛泥巴。

他的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因為公司倒閉欠了大筆債務逃亡了,他的母親把原本的豪宅賣掉後,就帶著他來到鄉下居住。

豪宅拍賣掉的錢有大筆還了一部分債務,剩下的二十幾萬她偷偷轉存給生活在北部的親妹妹,算是為方銘彥留了一筆日後上學的基金,可惜方銘彥沒有念書的天份,國中畢業後,他雖然被母親逼迫北上借住阿姨家,吊車尾地考上北部一所知名度還算不錯的高中,成績卻始終沒有起色,反而因為追不上同儕的進度而變得越來越差。

也就在那所高中,他遇見了關承勳,一個氣質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公子哥。

明明同樣是制服,質料卻比同儕上等許多,下課時把玩的是名貴的單眼相機,出入也有高級轎車接送,但,這些都不是方銘彥看他不順眼的理由,最關鍵地一點是,方銘彥認出此人是自己就讀幼稚園時最要好的朋友。

在家道還沒有中落前,他就讀的幼稚園自然十分昂貴,也在那裏認識了家世比自己更好的關承勳,當時才五歲多的兩個小毛頭似乎一見如故,不管走到哪都牽著小手,一起午睡、吃飯、做功課,甚至連廁所都一起上,老師都分不開他們。

家裡沒錢後,最後一天去上幼稚園時,方銘彥甚至抱著關承勳哭著說不想離開他,關承勳也紅著眼眶說不會忘記自己,但是,兩人在同一所高中重逢後,關承勳卻看起來完全認不出他來了,不知怎地,這令方銘彥內心的一把鬱火始終無法宣洩。

其實,方銘彥可以理解關承勳為什麼認不出自己來,在鄉下生活了一段日子後,和自小生活在都市的同儕相比,他的氣質就顯得粗俗不堪、渾身土味,舉手投足都和其他人格格不入。而關承勳就不一樣了,雖然他刻意留長前髮,將自身的容貌遮了七七八八,也不太搭理旁人,看起來好像又呆又遲鈍,但他身上那一股高高在上的冷漠氣質還是瞞不過方銘彥。

經過好幾年的分離,當年兩小無猜的一對好友中間,已經拉開了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

說老實話,方銘彥並沒有打算和他恢復往昔的交情,卻偏偏又無比在意關承勳無視自己這點,彷彿自己是一個不值一提的無名小卒,再加上他是一個成績優異的好學生,而自己卻是學校一群小混混中的老大,就算不想聽到他的名字,兩人還是會時常被同學還是師長拿來做比較。

搞到後來,方銘彥越來越火大,一聽到他的名字就無法控制自己的怒氣,但歸根究底,還是自己內心的深切自卑感在作祟吧,而關承勳對自己冷漠又無視的態度,無疑是火上加油,令方銘彥忍不住處處找他的麻煩,但誰都沒發現,方銘彥對其充滿厭惡的情感中,其實包裹著一份無比複雜的情感。

不過,那份情感複雜歸複雜,方銘彥卻從來沒想過自己和對方有談戀愛的可能性,這簡直比天方夜譚還天方夜譚!

過去那三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是誰?這張臉及身體的的確確是屬於一個叫方銘彥的人,可是,裡頭的靈魂卻少了整整三年的記憶……

算了!想不透就不要想了!方銘彥抹了一把臉,卻無意間瞥到鏡子旁擺著一本日記,而日記本裡頭似乎夾了一封信。

「奇怪,我怎會把日記本放在書桌上?」方銘彥疑惑地來到書桌旁,抽出那一封信左右打量了一下,見信封上頭莫名其妙地寫著『給過去的自己』幾個字,方銘彥忍不住大大吐了一口氣,指尖甚至微微顫抖起來。

這字體,無論怎麼看都是自己的筆跡!他萬萬沒料到,只不過一時心血來潮回到老家,居然有可能就此解開心底的一團迷霧。

方銘彥嚥了一下口水,迫不及待地將信件拆開來。

 

給過去的自己:

 

你一定很困惑吧?為什麼一醒過來就過了整整三年,甚至和關承勳成了一對同性戀人,但你一定不曉得我期待這天有多久了。

占據你的身體整整三年,你肯定很好奇我是誰吧?其實答案很簡單,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只不過,我卻是未來的你。

過了十幾年後的我,不小心出了一點小意外,導致靈魂出竅……呵呵,說直接點,就是死了的意思。不過,不曉得是怎麼一回事,我不但沒趕去投胎,反而附身到年輕時期的自己身上……

 

看到這裡,方銘彥頓時渾身發涼。他完全沒想到自己會那麼短命,在三十幾歲就過世,他也萬萬沒料想到,過去那三年來和關承勳交往的人,居然真的就是自己。震驚了一會兒後,方銘彥勉強按捺下頓時產生的複雜情緒,繼續看下去。

 

我也不曉得是什麼原因造就我和他此世的緣分,我只知道十幾年後的自己很愛、很愛他。我不想讓這份緣分斷掉,所以打一開始便決定醒過來後,便開始追求他。有了這麼因,才有後面的果,但你也可以說,是有了後面的果,才有前面的因,說的很混亂,不曉得你明不明白?

我曉得你現在還無法接受這項事實,你現在的心情我很了解,我也不想勉強過去的你,畢竟要你在什麼都不知情的情況下,愛上一個男人實在是太困難了。但,我只求你聽我一句話,等你看完這封信後,日後和他相處時,希望你不要帶上任何偏見,你將會發現他的確是這個世上對你最好的人了。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好嗎?

 

開……開什麼玩笑啊!原來我這陣子的霉運都是未來的自己造成的?那我到底該去找誰抱怨啊?看完信後,方銘彥滿臉不敢置信,腦子簡直快不能運轉了。

按照這信上的內容,今天自己充滿悲慘又莫名其妙的遭遇,全是因為「未來的自己」過世後,附身到了「過去的自己」的身上,然後將關承勳追求到手,而最後也不曉得是怎麼一回事,「現在的自己」似乎最終會和關承勳和解,甚至慢慢愛上他?

到底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啊?方銘彥都快搞糊塗了。不過,假如自己沒有按照既定的路去走,重新愛上關承勳,那是不是代表未來的自己也不會愛上他?也就不會出現先前的遭遇?

但,未來的自己擺明就是愛死了關承勳,也就是說,現在的想法肯定影響不到未來,不管之後還會發生什麼意外,他仍然會愛上關承勳,既然如此,現在做垂死的掙扎還有用嗎?

方銘彥的嘴內一陣發苦,雖然未來的自己說不會勉強自己,但自己好像也只剩下唯一的一條路可以走了。

不過……哼,逃不了,難道我還躲不起嗎?方銘彥瞬間打定了某些主意,嘴角倔強地抿起。

但是,自己也未免太短命了吧,居然在三十幾歲的壯年時期就過世了……既然如此,好歹也在信件上透露一下某期大樂透的號碼吧?自己好歹也來了一場小型的「穿越」,不利用一下洞悉未來情勢的優勢實在太對不起自己了吧!方銘彥苦中作樂地埋怨著。

未來,該如何繼續和關承勳相處呢?假使自己未來會很愛、很愛他的話,那現在和他鬧僵,豈不是很沒意義?

思緒異常地雜亂,方銘彥就這樣拿著手中的信件,不知發呆了多久,直到樓下傳來一聲呼喚才回過神來。

「銘彥,你醒了嗎?吃飯了!快點下來!」李秀蘭在樓下喊道。

「喔,來了!」聽見母親的叫喚,方銘彥只好放下千頭萬緒,收拾好手中的信件,腳步沉重地下到一樓。

「……你回來啦?」

還沒走到飯桌前,便聽見一道慈祥的打招呼聲。

「嗯……」方銘彥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忽然感覺極不對勁地猛打了個激靈,迅速抬起頭來,眼睛不敢置信地猛眨了好幾下:「你、你是……爸爸?你是爸爸嗎?你怎麼……?」

方銘彥一臉震驚地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在他八歲的時候,眼前這名他該稱為「爸爸」的中年男子,就因為生意失敗而欠債累累,最後為了不拖累妻小,毅然和妻子離婚,然後獨自逃亡了,除了偶爾可以接到他打來報平安的電話以外,方銘彥根本沒想到自己這輩子還能見到他。

「吃驚什麼?你還沒睡醒啊?」坐在飯桌旁的方哲學笑罵了他一句。

「這是怎麼一回事!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你不怕債主追來嗎?你怎麼敢……?」方銘彥瞠目結舌,一副活見鬼的樣子。

「我這下子確定你還沒睡醒了。」方哲學拍了拍腦袋,翻了個白眼。

李秀蘭接口道:「你爸一年前就回來了,這件事你也知道啊?怎麼現在好像全都忘了一樣,你真的睡昏頭啦?」

「對,我真的全都忘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聞言,方哲學和李秀蘭不解地面面相覷,最後在方銘彥的追問之下,李秀蘭開口說明道:「你爸遇上一個貴人,一年多前有人託人找他回來,以前欠的債務也幫他還清了,如果不是這樣,你爸可能一輩子也回不來。」

「有人託人找你?還幫你還清了債務?」方銘彥驚訝萬分地追問。

「是啊,聽說是你的朋友。」

「我的朋友?」方銘彥聞言又是一呆。

「嗯,我也不曉得他叫什麼名字,只知道應該是你的朋友,真是多謝他了,我欠他一條命,否則我這輩子可能就這樣老死在外頭了。」方哲學一臉又羞愧又感激地道。

「呸呸呸,不要亂講什麼死不死的!」李秀蘭眼眶發紅地握住丈夫的手。

欠債還清?那可是好幾千萬的債務!我的朋友當中有一個這麼有錢的人嗎?方銘彥忽然渾身一震,若要說有錢人,那也只有關承勳了!雖然他很低調,但方銘彥也看得出他的生活用品無一不是高級名牌,衣服的質料也都很好,況且,一台單眼相機加上周邊設備看起來起碼幾十萬跑不掉,根本不是普通人剛念高中就玩得起的。但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這樣做值得嗎?

方銘彥的腦子亂哄哄的,萬萬沒想到他才剛下定決心用「拖」字訣,關承勳就說巧不巧地送上了這一份大禮,徹底打亂他的算盤。

「銘彥,你知道你那個朋友是誰嗎?改天我一定要登門道謝。」

「是啊,一定要好好感謝人家,沒想到這世上還有這麼好心的人。」

「這幾年打零工下來,我也存了一些積蓄了,這些都要還給人家。你幫我轉告他,我會努力工作把債務還清,不會欠他半毛錢的。」方哲學激動地說道。如果當年不是高利貸的利息太高,導致債務翻了整整三倍,他也不會被逼得亡命天涯。

一個對自己猛發情的變態突然搖身一變,成為咱家老爸的救命恩人?方銘彥搔了搔頭,整個人矛盾得要命。

「呃,我一時也想不起來是誰這麼好心幫忙耶……先不談這個,爸,你前幾年跑去哪裡了?」方銘彥不想提起他,只好趕緊轉移話題問道。

「呵,我是去投靠一個遠方親戚了,剛開始離開妳們母子兩人時,我晚上都會偷偷流眼淚哪……」

聊起往事,一家人聚在一起又哭又笑地就像瘋了一般。談興大開的途中,李秀蘭還去外頭買了一箱啤酒回來助興,方銘彥猛灌了好幾杯啤酒,眼眶紅紅的,從來沒像今天這樣開心過,因為他終於享受到一個完整家庭的感覺。

 

日後和他相處時,希望你不要帶上任何偏見,你將會發現他的確是這個世上對你最好的人了。

 

望著雙鬢已然蒼白的父親,曾在那封信裡頭看見的幾句話,猛地浮現方銘彥的腦海,再回想起關承勳這幾個月來對自己的關愛及照顧,方銘彥不由得癡了。

是的,他對待自己的確是無可挑剔的好。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