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成了!無絕,事情成了!」

從深宮那裡出來,一回到自己的府邸,梵天立即命人去找戰無絕過來一見,底下的人也只能暗暗感歎戰無絕深受恩寵的程度。

戰無絕一到,梵天便命令他掩上門,待門扇都關得密不透風了,立即笑得合不攏嘴地大聲嚷嚷道。

「恭喜殿下。」見他笑得眼眸都瞇了起來,像一隻吃飽喝足的可愛小貓咪,戰無絕心底充滿憐愛之意,含笑看著他。

「嗯?你恭喜什麼?本宮就不信你真的料事如神!」梵天挑釁地白了他一眼,那副模樣有股形容不出的得意與神氣。

「呵,殿下英明,屬下難得拍一次馬屁,就被拆穿了,實在慚愧。」戰無絕哪裡捨得破壞他的好心情,立刻曲意奉承了幾句。

見他輕易服軟,梵天本來已經漲到了高點的情緒瞬間又上揚了幾分,若是小德子在現場,恐怕也要對戰無絕拿捏梵天之心情的犀利程度大嘆自愧不如吧。

「哼哼,本宮就知道!記住下次別再胡亂拍馬屁,本宮心情正好,這次就饒了你。」梵天笑臉吟吟地敲打了他幾句,立刻迫不及待地將自己方才做的「豐功偉業」一股腦兒地倒了出來:「還記得你在狩獵大典後幾日跟本宮說過的事情嗎?經本宮再次派人查探,確實不出你所料,荊國太子深獲南方三國百姓的愛戴,當作人質再好不過,鑒於本宮前往戰王一族『賑災』的日程已經定下,所剩時間不多,本宮思索了幾天,找上七皇弟痛陳此事的利弊,後來成功地和他聯手入宮一同面見父皇,雖然父皇沒有當面給予承諾,但本宮認為此事成功的機率頗高。」

「和雲天殿下聯手?」戰無絕濃眉微挑,顯然梵天的做法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哈!知道本宮的厲害了吧!梵天內心暗爽,繼續滔滔不絕地將自己面見人皇後的談話內容詳述給戰無絕知曉。

戰無絕偏頭想了想,驀地輕笑道:「好個一舉兩得的計謀,這下子御天殿下及擎天殿下恐怕會睡不穩、吃不下了。」

嗯?什麼一舉兩得?這關其他兩名皇弟怎麼回事?梵天一愣,眸底閃過一絲疑惑。

首先,二皇弟御天和自己是天生的死對頭,根本不可能協助自己;四皇弟擎天性格陰陽怪氣,心思難以捉摸,顯然也不是上佳的合作人選;唯有雲天不同,早在戰無絕點出荊國太子是個禍患來源之前,他就已經在父皇面前提出南方三國可能造成的隱憂了。梵天擔心自己一個人勢單力薄,父皇恐怕不會將自己的進言放在心上,因此早早就將主意打到了雲天身上,而雲天也出乎意料之外地好說話,爽快地答應了合作事宜,這讓梵天對雲天不禁產生了一絲好感。

戰無絕見梵天似乎不明白自己無意中做了什麼好事,心下一陣好笑,但也隱隱為他感到憂慮。這樣一個心思透明的人兒,適合生長在充斥權謀與鬥爭的皇室內嗎?

「殿下,你方才說,雲天殿下很爽快地坐上你的馬車?」

「是這樣沒錯。」梵天眉頭微蹙,仍是一頭霧水。

戰無絕的臉龐浮現一抹邪魅迷人的笑容,光采像是一瞬間能點燃黑夜。

「那麼,殿下覺得當外人撞見雲天殿下從你的馬車下來時,會有什麼感想呢?」

「不過是順路,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等等!」梵天倏然閉上嘴巴,腦筋飛快運轉起來。

雲天看到自己時幾乎掩飾不住的複雜神情,二弟及四弟恐怕會因此事睡不穩、吃不下,外人對於自己和七皇弟同坐一輛馬車的看法……剎那間想通所有關節的梵天忍不住呆愣地微微張開嘴巴,比了比自己、又比了比外面。

見他如此失態,戰無絕不知怎地總掩飾不住臉龐上的笑意。

「不錯,恭喜殿下和雲天殿下之間的關係更進一步。」

聞言,梵天霎時像一隻被踩著尾巴的貓兒般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滿臉匪夷所思。

「不是吧!本宮只是一時心血來潮,找他一同在父皇面前說說話而已,壓根兒就沒有和他結盟的意圖啊!」

雖然他和雲天之間只能算是「弱弱聯合」,但是一但聯手,絕對可以力敵另外一位皇子,甚至佔據極大優勢,不過,這種局面是梵天連想都沒想過的。

以前,由於淑妃暗中干擾,梵天一直以來都疏於和皇弟們連絡感情,與關係甚遠的雲天更是幾乎如同陌路人沒兩樣,就算想聯手,也找不到適合的門路,加上自己手邊一直沒有什麼拿得出手、讓對方看得上眼的東西或才氣,於是乎梵天早早就掐滅了結盟的心思,哪料得到兩人之間的關係會如此峰迴路轉?

「呵,雲天殿下未必不知殿下的意思,但,他是個心思玲瓏剔透的人,加上他與你處境相同,背景及勢力都是弱了其他皇子一大截,所以哪怕只是做做樣子,對他也並無壞處,甚至還可以嚇阻一下其餘皇子,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省得一個不小心真的將他推入殿下的陣營內。」戰無絕也是不無嘆服地道。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