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一回事?太子和雲天暗中結盟、又蓄意送出一些好東西討好擎天,本宮事先居然沒得到任何消息!怠忽職守,你該當何罪!」淑妃端坐高椅上,震怒地指著眼前一名跪著的小太監大罵道。

「娘娘息怒!奴才該死!是奴才失職了!」小太監抬起頭來求饒道。若梵天在此肯定大驚失色,因為此名正對淑妃卑躬屈膝的小太監正是他視為心腹之一的小德子。

「你給本宮老實招來,太子和雲天究竟是什麼關係?他們是怎麼搭上線的?還有,擎天對太子又是什麼態度?若還是一問三不知,小心本宮剝下你一層皮!」淑妃秀眉緊蹙,威脅道。她萬萬料想不到,好些年庸庸碌碌毫無作為的梵天甫一出招就如此犀利,令人暗自心驚。

「是,奴才打探到,太子殿下和雲天殿下似乎頗為意氣相投,三天兩頭就會尋個理由碰面密談,相處得十分融洽,而他們談論得最多的,不外乎北方蠻荒的及南方三國的動向,至於如何搭上線……奴才真的不知情,只知最初是由太子殿下親自登門拜訪,請雲天殿下幫忙一件事,雲天殿下爽快地答應後,兩人從此交好……」

「胡扯!本宮還不清楚雲天那隻小狐狸的手段嗎?太子先親自登門拜訪……哼!依本宮看,肯定是雲天使了什麼計謀,誘使太子自動上門,再千方百計地營造雙方意欲結盟的態勢,讓外人不明究理、不敢輕舉妄動……」淑妃愈想愈覺得實情就是如此,在她心底,梵天就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不足為患。

小德子只能苦笑,點頭稱是。

「那擎天呢?又是誰幫太子出的主意?」

「依奴才猜想,可能也是雲天殿下在一旁唆使,不然太子殿下鐵定是想不到要送給擎天殿下何種無法拒絕之物……擎天殿下雖然還是沒對太子殿下有什麼好臉色,但畢竟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日後若得知太子殿下遇上什麼困難,或許也不會吝於幫扶一把……」小德子也不知是出於什麼心思,順著淑妃的思路,將所有事都扣在雲天的頭上,說得臉不紅氣不喘。

「可惡!本宮就知道!該死的雲天!」淑妃氣憤地拍了一下桌面,頓時灑了一桌茶水。

最近那個梵天也不曉得吃錯了什麼藥,不斷私下對雲天及擎天頻頻示好,營造出一副兄弟之間其樂融融的氛圍,更天天一早前往東宮學習如何處理政務。雖然現在才開始努力不免有一絲「亡羊補牢」之嫌,卻也令許多人對梵天刮目相看不少。

東宮的運作流程就如同一個小朝廷,該處理的事務其實十分繁雜瑣碎,以前梵天對此興致缺缺,現在卻不知開了什麼竅,整日埋首投入其中。人皇獲得消息後龍心大悅,甚至在一次和重臣的閒談間不經意地脫口說出一句「吾兒長大了」,顯得很是滿意。

隨著梵天愈來愈高調的表現,淑妃的娘家最近也因此開始出現一些雜音。梵天畢竟是嫡長子,又具有太子的身份,以前會乏人問津,一方面是淑妃故意壓制著,另一方面則是梵天本身也不太爭氣,讓人看不到投資的價值。現在卻不同了,近來梵天的一舉一動皆獲得人皇讚賞,本身又因為不顧危險自願前往戰王一族「賑災」而獲得百姓的推崇,聲勢漸揚。

眼見梵天有朝一日問鼎皇位的夢想將不再縹緲難尋,淑妃的娘家也不免擔心若繼續對他漠視下去,恐怕損及家族利益,近日內已有幾名族中長輩進宮規勸淑妃,惹得她心煩意亂。

 

「淑妃娘娘……」見淑妃臉色陰沈地久久沒說話,小德子不由得怯生生地喊了聲。

淑妃回過神來,朝他揮了下手。

「行了,你下去吧。這些天繼續監視梵天和雲天的動靜,有什麼特殊的消息立即來向本宮回報……敢知情不報,小心你爺爺的命!」

「是。」聞言,小德子眼角一跳,連忙低頭朝她福了一禮,靜靜地退下。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