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陪我吃飯!」

 

不知怎地,有好一陣子沒聽到這句命令句了,斑目米國有些狐疑地往一旁瞄去。強迫藤原白當自己的「朋友」時,曾允諾過每天會答應他一件事,幸好大部份是陪對方吃頓午餐,所以也還可以忍受,不過,最近藤原白有意無意地疏離自己,還是令對男人無感的斑目米國有些不適應。

是習慣了吧?雖然不想跟一個臭男人吃飯,但有時對方幫自己帶來的便當確實滿美味的……

藤原白似乎感受到他的視線,立即半垂下眼眸,面無表情地撇過臉去。

見他一副嫌惡的模樣,比自己還過分,斑目米國忍不住拍了下他的桌面。

「喂,把腦袋轉過來,你最近是怎麼了?」

藤原白縮了下肩膀,終於一臉為難地看向他。

「什麼怎麼了?」

「陰陽怪氣的,對我有什麼不滿大可以直說啊!」不知怎地,藤原白閃閃躲躲的態度令他極為不爽。

藤原白下意識地將領子拉攏了一下,雖然已經過了好些天,脖子上的斑斑吻痕仍久久無法消褪,這也是他躲著斑目米國的原因之一。

「沒什麼不滿,你想太多了。」

雖然被強迫、硬上的人是自己,但自己畢竟也做了幫兇,所以藤原白一時間不知如何面對完全被蒙在鼓裡的斑目米國,只好消極地應對。

「你……算了!」難得對男人親切一次的斑目米國,最後還是決定收回這一點少得可憐的關心,滿臉不悅地起身離去。

一走出教室門口,斑目米國霎時被一群鶯鶯燕燕包圍起來,簇擁著去吃飯了。

「委員長,你還好吧?那傢伙是不是欺負你了?」留著飛機頭的少年飛奔到他身旁,擔憂地詢問道。

「是啊,需不需要我去幫你教訓他一下?」一名光頭男也不甘寂寞地湊了過來,大言不慚道。

藤原白本身沒有自覺,但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溫潤氣質、及待人謙和有禮的態度,其實很受班上同學的歡迎,加上他能「馴服」斑目米國那隻野獸,成為他唯一的男性友人,更是令人驚歎不已,因此飛機頭男及光頭男這兩名班上的不良少年對他很是愛戴及親近的行徑,眾人也都不以為意了。

聞言,藤原白內心一暖,搖了搖頭,朝兩人溫和地笑道:「我沒事,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餐?」

「好啊!」飛機頭男及光頭男對視一眼,滿臉欣喜地異口同聲道。

 

或許是所謂的冤家路窄吧,一踏入學生餐廳內,剩下的空位剛好在斑目米國一行人的正後方。

藤原白在入口處遲疑了一下,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過去坐下。

斑目米國偏頭掃了他一眼,隨即神情冷淡地撇過臉去。不過,一回頭面對和他坐在一起吃飯的女生們,一貫邪氣又囂張的笑容又在斑目米國的臉龐浮現上來,強大的男性魅力像是輻射般以他為中心擴散出去,即使是坐在稍遠地方的女生也忍不住頻頻回頭偷瞄他。

可怕的是,強烈的男性費洛蒙似乎連附近的雄性生物都不放過,放眼過去,滿臉通紅地盯著他的愛慕者當中,也摻雜了不少男性。

「有沒有搞錯啊,吃頓午餐也搞出這麼大的動靜……」飛機頭男半是嫉妒、半是羨慕地小聲嘀咕道。

「好了,吃飯、吃飯!」光頭男見藤原白的情緒不佳,很殷勤地幫他拿了一份排餐過來。

「謝謝。」藤原白拿起筷子,朝他感激一笑。

「嘿嘿……」光頭男臉一紅,為了掩飾羞赧,連忙端起飯碗埋頭苦吃。

藤原白挾起一道菜嚼了幾口,背後斑目米國和女孩子們的談話內容也同時隱隱約約地傳入耳中。

「米國~~今天晚上來找人家玩好不好?人家新買了一套性感內衣呦~」其中一名女孩子悄悄在斑目米國的耳邊小聲道。

「好啊……不過,妳確定內衣很性感?」斑目米國嘴角揚起一抹魅惑笑容,沈聲對女孩子耳語道。

「那當然~人家可是挑了……」

「不行!」在腦袋能夠思考之前,藤原白已經本能地脫口而出。不知怎地,以往總會無奈地默默接受斑目米國就是如此花心的他,忽然無法繼續忍受下去。

「你是誰啊?關你什麼事?」被打斷談話的女孩子皺起眉頭,一臉不悅地轉頭看向他。

「……」藤原白完全不理會她,只是瞪著斑目米國,等待他的回覆。

「委員長……」飛機頭男和光頭男緊張地看著對峙中的兩人。

斑目米國冷冷地盯著他。

「你憑什麼管我?」

「我……總之不准答應!」理智瞬間被嫉妒侵蝕殆盡的藤原白,渾然沒察覺出斑目米國話語裡頭的冰冷怒氣。

嘩啦!

話才剛說完,當面潑灑過來的冷水,霎時令藤原白清醒了不少。

碰!地一聲,斑目米國將手中空了的水杯重重地放到餐桌上,令在場所有注意到此事的人心頭皆是一震。

斑目米國生氣了!大夥既驚恐又清楚地認知到這一點。

「……神經病!」斑目米國潑了藤原白滿臉冷水還不夠,嘴唇一抿,冰冷的三個字緩緩地從口中吐露出來。

面對男人隱含斥責的嚴厲目光,藤原白的臉龐忍不住一陣慘白,身子搖搖欲墜。

「委員長!」飛機頭男回過神來頓時慘叫一聲,朝斑目米國破口大罵道:「你幹什麼!委員長也是基於朋友的立場提醒你,怕你年紀輕輕就精盡人亡!你這是……」

「就是說嘛!和你這種人做朋友,委員長真是太可憐了……」

「嗯?」想死嗎?斑目米國雙眸微瞇,殺氣一閃而逝。

飛機頭男和光頭男嚇得渾身一抖,同時閉上嘴巴。

哼!斑目米國不屑地回過頭,單手摟上女孩子的肩膀,殘酷地笑道:「秋美,不用理會他,那傢伙書讀得太多,把腦子也讀壞了!」

藤原白咬緊下唇,虛弱地緩緩坐了下來。

「委員長,你還好吧?」飛機頭男和光頭男緊張地湊了過來。

「我沒事,是我不對,他沒做錯……」

對!我是神經病,不知發了什麼瘋才對斑目米國說出那種自以為是的話……被冷水潑了一下後,冷靜下來的藤原白重新省思了自己的定位,並為之後悔不已。

斑目米國說得沒錯,不過是跟他睡了一次而已,有什麼資格管他的交友情況?更不用說,那一夜他根本是處於神智不清的狀態……藤原白握緊雙手,強行壓抑下內心的悲傷與痛苦,不斷自責。

「走吧,被搞得沒胃口吃飯了。」

斑目米國撇下一句話,摟著女孩子的纖腰,起身往門口走去。

然而,不知出於什麼心態,都快走出門口了,明明還在氣頭上的斑目米國卻忍不住回眸看了藤原白一眼,見他的腦袋低到快埋在膝蓋上,一股莫名的焦躁情緒倏然湧到心頭。

「可惡!」

「咦?米國?……等等!你要去哪裡?」

「……」

「委…委員長……」

袖子被人猛扯了幾下,意識到頭頂前方突然籠罩一大片陰影,藤原白不由得茫然地抬起頭來。

「呦,沒哭啊,還以為你被老子罵到哭了呢。」斑目米國居高臨下地睨視著他。

藤原白紅著眼眶看著他,下唇微顫。

「對不……」

「算了!搞不懂你今天發什麼瘋,老子就答應你這一次!」沒等他道歉完,斑目米國直接打斷他的話,指著他的腦袋,惡狠狠地道:「記住,下次不准再胡亂下命令!」語畢,斑目米國滿臉忿然地甩頭就走。

「嗯……」藤原白低下頭來,原本死都不想哭的,但斑目米國粗魯的嗓音中隱含的一絲溫柔卻瞬間逼出他的眼淚,他只好藉由抹去臉上水珠的動作,偷偷拭去溢出眼角的淚水。

對不起,米國,請讓我任性這一回就好,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