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你這個土包子是怎麼跟他當上朋友的?」

一名長相有些猥瑣的牛郎嘲弄似地向藤原白質問道,他沒本事搶走斑目米國的風采,索性把所有從斑目米國那邊受到的怨氣朝藤原白發洩出來。

雖然同樣穿著高校制服,斑目米國卻一點都不像個未成年的孩子,從舌尖吐出來的每個字都能輕易撩撥女人的心,惹得她們意亂情迷;反觀藤原白,身上的氣質溫溫潤潤近乎樸實,給人一種乖巧好欺負的感覺,要他跟女人調笑恐怕比登天還困難,性格南轅北轍的兩人是怎麼變成朋友的?

「也算不上朋友,只是比較要好的同學而已。」教養良好的藤原白沒有生氣,只是理解地笑了笑。

「少來,依那小子唯我獨尊的性格,只是普通交情怎麼可能找你……」

「閃開!」

不知何時,斑目米國站到了兩人的面前,冰冷的眼神迫使那名猥瑣牛郎灰溜溜地飛快閃到一旁,連個屁都不敢放。

斑目米國隨手拿張衛生紙在那名牛郎坐過的位子擦了一下,接著理所當然地坐下,一邊扔掉手中揉成一團的衛生紙,一邊詢問藤原白道:「他跟你講了什麼?」

「沒、沒什麼,就聊…聊聊而已。」一嗅聞男人身上好聞的氣味,藤原白幾乎無法維持鎮定地紅了臉龐,說話也有些結結巴巴起來。

「哦?」斑目米國微挑眉,卻也沒有興趣對兩個臭男人的談話內容追究下去,手指隱晦地比了比某個方向,話題一轉道:「對了,那邊那個小妞對你有點意思,有沒有興趣?」

「……嗄?」藤原白吃驚地望向他,臉色有些發白。不知怎地,斑目米國帶點邪氣的俊美笑容此刻看起來異常可惡。

「你也不想一直是處男吧?就當我給你的額外福利。」斑目米國一臉調侃地說道。他也是突發奇想,不經意瞥見藤原白一副侷促模樣地窩在沙發角落處,他就忍不住想捉弄他一下。

藤原白雙眸頓時瞪大,死死地咬緊牙根才隱藏住痛苦的神情。

「不用了!」

「呦~小處男害羞啦?」斑目米國輕佻地抬手撥了一下他額前的瀏海,這一切對他而言不過是一場遊戲。

啪!地一聲,見斑目米國臉色陰沈地摸著被拍腫的手背,藤原白才驚醒過來自己方才做了些什麼。

「對、對不起……我去洗手間!」不待斑目米國有什麼回應,藤原白扔下一句話後隨即倉皇失措地奪門而出。

斑目米國蹙了下眉頭,隨即無所謂地笑了笑,心想這種程度的刺激就受不了,委員長果然是個無藥可救的害羞小處男。

「米國,你那朋友是怎麼回事?憑他那種土包子樣,有人看上他就不錯了,還想東挑西撿什麼?」對斑目米國一舉一動始終緊盯不放的久美子立即靠了過來,輕蔑地開口道。

斑目米國橫了她一眼,冷冷道:「他是我朋友。」

「朋友?看不太出來耶,老實說,我一開始以為他是你的狂熱崇拜者,偷偷跟蹤你過來呢!呵,我一直以為米國會來往的朋友也都是又帥又會說話的類型,沒想到你帶來的人會悶成這樣,真搞不懂你們怎麼當上朋友的。」

「喔。」斑目米國面無表情地應了聲,隨手抓起酒杯仰首一飲而盡。不知怎地,原本對眼前這名女人火熱的興致莫名其妙地降低了不少。

「算了,不聊他了。米國,等吃完後我們……」

「我去洗手間。」

「嗯,要快去快回喔~」渾然不覺心上人已經打算甩了自己的久美子,仍自得地用嬌媚的嗓音撒嬌道。

 

****

 

潑啦!扭開水龍頭,藤原白朝自己臉龐潑了一把冷水,好不容易才壓下心臟揪緊的不適感。

艱難地深吸口氣,藤原白緩緩抬起頭來,頭頂上方明亮的燈光打在眼前的方形鏡子上,將自身扭曲的臉孔映照得一覽無遺。

他很想踏入斑目米國的圈子,想成為他心目中特別的人,卻總是才踏出一步就被現實打擊得體無完膚。

快要受不了了,縱然只是遠遠地待在那人的身旁,都快要喘不過氣來,渾身細胞充斥對那些圍繞著他的女孩子們赤裸裸的嫉妒。

呵,都怪自己太貪心了……藤原白朝鏡子中的自己露出一抹自嘲笑容。曾幾何時,自己已經無法從和那人單純的朋友關係當中獲得滿足,所以這些痛苦,都是自己必須承擔的。

想到那人被自己拍開手後露出詫異的神色,藤原白就覺得自己很糟糕,那人只不過是把自己當成朋友般調侃,而自己卻反應過度,表現得像個笨拙的小丑,一點都不自然。

藤原白微抬手,摸著鏡子中自己蒼白的臉龐,自我催眠似地喃喃道:

「小白,你要堅強一點,不能被看出來……」

就算再怎麼痛苦,你都要忍耐,否則被發現後,你就連待在那人身邊看他一眼的資格都沒有了……

在洗手抬旁又沈默地待了幾分鐘後,藤原白終於調整好心態,神情恢復平靜淡然地走了出去,不過,才剛要跨出洗手間的門口一步,一道嬌滴滴的女高音霎時令他的腳步頓了下。

「斑目,為什麼不是人家先認識你呢?人家好羨慕久美子喔~」

「呵,早一點、晚一點有差別嗎?」

藤原白偷偷探出腦袋,就見到斑目米國貼靠在牆壁邊站著,而一名模樣可愛的女孩子幾乎黏在斑目米國身上,手指頭有意無意地捲著他的衣襬,連忙又將腦袋縮了回來,呼吸也放輕很多,而兩人的交談聲也陸陸續續地竄入耳裡。

「當然有差啊!你沒看到久美子那副得意的樣子嗎?不過我覺得她哪,恐怕是把你當成炫耀品了,如果是人家跟你交往,肯定把你藏得緊緊的,不跟其他人分享~」

「你太誇張了,我有什麼好炫耀的?」

藤原白感覺得出斑目米國回話的嗓音瞬間冰冷了幾度,不過也不意外,因為所有人都曉得斑目米國最討厭獨佔慾強的女人了。

「當然有!我從沒見過像你這個帥氣的男生,你是不是混血兒啊?呵,斑目,我偷偷告訴你一個祕密喔,方才我說對你朋友有興趣是騙你的,我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而已……」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