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靜,新月如鉤。

唧唧的蟲鳴聲為夜晚增添一抹熱鬧的樂音。

自操練場回來的戰無絕臨近房門前,尚未推開門,忽有所覺,挑眉往一旁看去。

「左衛率大人。」小德子從屋簷的陰影中走了出來,向他行了一禮。

「嗯?不是聽說你出宮探望爺爺去了嗎?怎地這麼快就……」

「我爺爺早就死了。」小德子眼圈兒一紅,嘶聲說道,嗓音裡頭隱含一絲深沈的恨意。

戰無絕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直接推門而入,並隨手把燭燈點上。

「先進來吧。」

「是。」小德子抹了抹眼睛,趕緊跟上,進入屋內後還不忘把房門拴緊。

「怎麼回事?」

才一轉頭,一隻大手便像是撫慰般按在了自己的腦門上,很是溫暖,小德子不禁再度紅了眼眶,咬牙道:「每半年一次出宮的日子,我都沒去看爺爺,而是被淑妃娘娘召去了,今天也是……」

「先別說那個,你爺爺怎麼了?」

不知何故,戰無絕清冷低沈的嗓音跟往常一樣沒什麼變化,此刻卻如大水般一下子衝垮小德子的淚腺,害得他霎時淚流滿面。

小德子哽咽道:「爺爺死了!早在三年前就死了!淑妃娘娘實在太狠心了,到現在還瞞著我不說,連讓我出宮奔喪的機會都不給。這世上我只剩下爺爺一個親人了,我從小就和爺爺相依為命……要是只剩下一口飯,爺爺肯定留給我吃,有什麼好的,爺爺也只會留給我用……嗚…我這輩子唯一的心願就是好好孝順他老人家,可到最後,連爺爺他最後一面都見不到,害得他一個人孤單地死去,我真是太不孝了!嗚嗚……」

「嗯。」戰無絕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腦袋。

「我…我本來也不想入宮當太監的,爺爺只剩下我一個孫子幫他傳宗接代了,我真是不孝……可是沒辦法,某年冬天爺爺生了重病,連床都下不了了,急需銀兩救命,我家窮,連隻狗都養不起,不得已只好淨身入宮,碰巧因為年紀和太子殿下相當,便被淑妃娘娘挑中,調到太子殿下的身邊聽候差遣……」講到這裡,小德子惶恐地縮起肩膀,像是怕被戰無絕責備。

「我都知道,你繼續說。」戰無絕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因為他早就猜到了,只是沒料到小德子有這個膽子和自己承認。

「嗯,其、其實淑妃娘娘也沒叫我做什麼特別的事,只是會時不時地用我爺爺的病情當藉口,把我找出去問話,我沒在太子殿下的身旁時,大家都以為我是去探望病重的爺爺了,根本不曉得我…我轉身就去淑妃娘娘那邊把太子殿下的消息賣了…我真不是一個好東西……」

「別這樣說。」雖然戰無絕不喜歡梵天的身邊出現不懷好意的人,但是他也能理解小德子無法反抗的軟弱,所以他也只是靜靜地看著,只要小德子的作為不會進一步危害到梵天的安全,那麼他也不會出手處理。

「本來我也覺得日子可能就得這麼過下去了,很難熬,但是我不敢反抗淑妃娘娘,可是……可是為什麼連奔喪的機會都不肯給我?」小德子握緊拳頭,朦朧的淚眼湧上一股恨意,「每半年一次可以正大光明地回去親人身邊的日子我都不行,爺爺的病情也不曉得怎麼樣了,最後我實在憋不住了,半年前我託某個人偷偷幫我帶銀兩回家,順便探望一下我爺爺,但他最後只帶回來一個消息,說我爺爺很早就過世了,房子已經被人侵占,只留下一個孤零零的牌位,他便順手帶進宮裡給我了,我起初不肯相信,但是爺爺牌位都在眼前了,我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我呀,最後連爺爺葬在哪裡都不曉得…早知道會這樣,當初就不該選擇淨身入宮了……」

「已經既定的事實,就不要多想了。」戰無絕摸著他的腦門,這不是空泛的安慰,而是很殘酷地逼迫對方正視現實後接受它。

「嗯,我會努力……呵,淑妃娘娘還不曉得我早就知道這個消息,仍把這個當成我的把柄拿捏著,今天也是,最後還拿爺爺的安危來威脅我……這個自私自利的女人,如果當初她肯告訴我真相,讓我回去見爺爺最後一面的話,或許我這輩子就對她死心塌地了也說不定……」小德子抹了一把淚水,幽幽地開口道,嘴巴對後宮那名權勢滔天的女人已全無敬意。

「小德子……」

「左衛率大人,也不知你信或不信,但是爺爺過世後,在這世上唯一關心我的人只剩下太子殿下一個人了,所以我真的不想失去他的信任,要是日後被太子殿下發現我背叛他,他肯定會很傷心,也不會理我了,如果可以的話,大人你……你幫我一把好不好?」

「你要我怎麼幫?」戰無絕眉頭一皺,大概知道他打什麼主意了,不過沒阻止他講下去。

小德子臉龐一紅,鼓起勇氣道:「我……我想當大人的棋子,有必要的話,我可以反過來到淑妃娘娘那邊或是宮裡幫你探聽消息,算是我這幾年來的贖罪。」

一口氣說完後,小德子忽然渾身輕鬆了不少,他想得很清楚了,與其一直背負罪惡感幫淑妃做事,不如霍出去拼一把,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這孩子想什麼都表現在臉上了,想做這事兒是不是嫌命太長了?戰無絕嘴角一扯,神情有些無奈。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