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德子,倘若你只是想報復淑妃娘娘的話,那我勸你還是儘早打消念頭比較好。」

「不是的!或許……或許我最初是有那麼一點報復的想法,但我主要還是想幫太子殿下做點什麼,不然我無法心安!」小德子倔強地咬緊下唇。

說到底,他還是有一點懦弱的,不敢當面向梵天坦承自己曾經的背叛,才拐彎抹角地找上戰無絕表達投誠之意,也因為這是他最後一絲勇氣了,所以他決定打死不退。

戰無絕搖了搖頭,仍是不贊同地道:「不用了,後宮的女人個個心狠手辣,被發現的話,殺你一個小太監根本不算什麼,犯不著把自己的小命都搭上了。」

「我不怕!」小德子一臉視死如歸地看著他。

是因為太年輕才敢講出這句話嗎?戰無絕嘆了口氣,沈聲道:「不管你怕不怕,我都不贊成,日後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別輕易犯渾。」

「大人,我不……」

「聽話,嗯?」戰無絕一記凌厲的眼神頓時嚇得小德子渾身一個哆嗦,雙腿都快站不直了。

「可是……」日後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這不是要他繼續背叛太子殿下嗎?小德子垂頭喪氣,腦筋都快轉不過來了。

「胡思亂想些什麼?」戰無絕按住他的小腦袋瓜,差點又歎氣了,「一個小小淑妃,除了在後宮攪風擾雨之外,還能幹什麼大事?不值得你賠上一條命。」

小德子渾身抖了一下,有點不敢置信地抬起頭來,半晌小聲地囁嚅道:「我這條小命……不值錢的……」

真的不值錢的,宮裡的太監及宮女就跟雜草似的遍地都是,只要主子不順心,哪怕地位再高、資格再老,也是說殺就殺,反正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待在宮裡久了,看得多也聽得多的小德子早就痲痹了,可如今,有人對他說,高高在上的淑妃還不值得他賠上這條賤命?

戰無絕沒回話,只是問他:「你跟著殿下多久了?」

小德子眼圈兒紅了,直勾勾地看著他。

「……六年多了。」

「那就值。」戰無絕點了下頭,拍板定案。

那就值!小德子腦袋「轟!」然一響,過度的刺激令他滿臉滿眼皆是一片茫然。

「好了,回去睡吧。」

「嗯……」戰無絕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一樣,小德子胡亂地點了下頭,僵硬地邁步往門外走去。

「小德子。」

「嗯?大人…還有什麼吩咐嗎?」

小德子渾渾噩噩地回過頭,神智恍惚間,依稀看到戰無絕似乎犯了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

「好好活著,別幹傻事。」

「……喔。」

小德子也不曉得自己是怎麼走到戰無絕的房門外的,他就這樣直挺挺地站了許久、許久,直到緊握起來的手指頭將手掌心扎出血來,才猛地抬頭邁步離去。


 

過了好些天,戰無絕辦公的桌面上忽然多出一封密函,上頭也沒寫什麼,就是宮內的煩瑣雜事,哪個宮女被懲處、哪個嬪妃被冷落了或是淑妃又拉拔了某位遠房親戚上位,被人一條一條地仔細紀錄了下來。

大大小小的太監都有自己的圈子,只要小德子肯撒下銀子混入其中,幾乎沒有什麼打聽不到的消息。只不過,才剛開始留意,自然沒辦法打聽到什麼有利的好消息,小德子仍將手邊打聽來的零碎消息一絲不苟地遞出去,只是想向戰無絕表達自己的決心。

戰無絕拆開隨意一看,便直接燒了。

小德子也沒管對方是什麼態度,仍是陸續地偷偷將自己得知的消息傳遞給戰無絕知曉。

收到第四封信函後,戰無絕終於提筆在上頭劃了幾個圈圈及叉叉,又眉批了幾句,之後退了回去。

小德子收到退函,看完也迅速燒了後,痛定思痛一番,下次傳遞給戰無絕的消息果然更加精簡及有用,不再是令人頭痛的流水賬。

送上、被退還、送上、被退還……如此反覆了六次,小德子終於感覺自己找到方向,學會如何挑揀消息,暫時沒用的他就保留著,感覺緊急的他就傳遞出去,之後就沒被退函了,而最後一封退函,戰無絕只送他四個字「謹慎小心」。

字體十分俊逸瀟灑,實在難以想像一個軍方將領能寫出這樣一手好字,但最重要的是,那四個字隱密地流露出一絲溫暖,小德子端詳了許久,最後還是忍痛燒了。

靠著靈敏的心思及花錢如流水的手段,小德子的身邊多了一個同鄉的小太監鐵了心地當跟班,有什麼聚會都靠他來聯繫,當然,他沒蠢到透露出自己是細作,目前所有密函都是自己親力親為,在別人面前,他頂多就是一個交遊廣闊、又好奇心旺盛的小太監罷了。

連續遞出十幾封密函後,小德子某天回到房內,忽然發現自己床鋪上多了一包東西,打開來一看,滿滿的銀元、金塊及珠寶差點亮花了他的眼睛。

這些錢,足夠他在皇城內最貴的地段買下十間樓了!

憋了幾天,他終於忍不住去找戰無絕,可惜一見到人,小德子仍是怕得連屁都不敢放一個,丟人地支支吾吾了半天,幸而戰無絕聽清楚問話後也沒刁難他,很隨意地直接給了答案。

「給你的,我知道探聽消息很燒錢。」

真的是給我的?小德子差點被打從天上掉下來的財寶砸暈。

「可是……大人新官上任,這錢…打哪兒來的?」

「喔,找你家皇太祖拿的。」

「……嗄?」

皇太祖?誰?不可能是自己想的那個人吧!暈眩得厲害的小德子,直到轉身走了,還是沒能領悟戰無絕的意思。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