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承飛一愣,回憶起往事,臉上的緊張神色緩了下來,頷首道:「記得,那時大家都以為你瘋了。」為了讓戰無絕回來見清河最後一面,炎承飛力排眾議,將清河的屍首放入用千年寒冰鑿出來的棺木當中,儘力維持屍容的完整度,結果,戰無絕一回來見狀就發瘋了,直接連同棺木把屍首搶走,不願讓清河入土為安,犯了很大的忌諱。

「呵,我就是瘋了,明明屍首都發臭了,我還是不相信他會就這樣離我而去。」戰無絕微瞇起雙眸,當時的痛苦及絕望,仍殘留在心口深處,不時抽疼著。

……其實我跟你一樣,到現在仍是不敢置信。」炎承飛喟嘆道。其實,在得知自己的第五代孫子梵天可能是清河轉世時,他真有股衝動召他入宮見上一面,但是鑒於影響太大,他最後還是隱忍住了,身為牽一髮而動全身的皇太祖,身旁有太多人盯著,註定有很多事情都不能隨心所欲,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讓梵天變成眾矢之的,這絕對是犯了戰無絕的大忌。

「就因為不相信,我仍是把『藥』,硬是塞入他的胃裡。」戰無絕簡單利落地招供道。

「你是說……長生不老藥?」炎承飛的眸底瞬間散發出精光。

「沒錯,可惜還是沒用,我苦苦等了三天三夜,他終究沒睜開眼睛看我一眼,真是死透了……我遲了一步,就是永別,真是不甘心哪。」戰無絕慘笑著,繼續說道:「說也奇怪,讓他吞了『藥』之後,他的屍首既不臭也不腐爛了,反而散發出一股清香,於是我仍將他放入用千年寒冰做的棺木內保存著,後來我高舉反叛旗圍攻皇城,終於逼死那個該死的人後,我將一切扔下,悄悄帶著清河的屍首返回戰王一族的駐地,祕密地藏在一個地方,在那地方足足陪了他一年之久……

炎承飛猛打個寒顫,好兄弟太過慘烈的戀情實在令人不忍卒聽。

「你……你天天陪著清河的屍首不會怪怪的嗎?

「怎麼會呢?感覺他就像睡了似的,隨時會醒過來。」戰無絕搖首,細細回想起那段無人打擾的往日時光,竟是甜蜜大於酸楚的。

渾身都快起雞皮疙瘩了,炎承飛忍不住伸手搖晃他,抓狂道:「好了!清醒點!別給老子擺出那副見鬼的陶醉模樣!不然老子揍醒你!」

「喔,離題了……」見好友一臉驚恐地瞪著自己,戰無絕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提問道:「你就不奇怪,清河的屍首怎地沒發生腐化現象嗎?」

「你是說……?

「賜我長生不老藥的仙人曾說,若人死透了,那顆藥便不會發生任何作用,就跟吞下一顆石子是一樣的道理,因此我合理的懷疑,長生不老藥或許一開始有稍微溶解,導致清河的屍首終止繼續腐朽,但可能也就發揮這麼點作用而已,加上我將清河放入寒冰棺木中,順勢冰凍住一切,那顆長生不老藥……很可能還剩下半顆殘留在清河的胃中。

「還有半…半顆……?」炎承飛吞了口口水,哪怕那顆藥還留在清河屍首的胃袋中,他仍是眼饞到不行。

「不一定,這只是我的猜測。」

「管你肯不肯定!你是不是我的好兄弟?」炎承飛激動得快抽瘋了,聰明如他,又怎聽不明白戰無絕話語裡頭隱晦的意思。哪怕還要一年半載,死拖活拉都要等下去!

「當然是。」在這世上,我也只剩下你這麼一名兄弟了。戰無絕含笑點頭。

活了一百多歲,炎承飛這輩子還沒這般毛躁過,恨不得站起來大嚷大叫,以發洩心頭的興奮。

「半顆!就半顆還他娘的有作用嗎?」

「不用懷疑,仙人曾說,哪怕只是藥丸的一小塊屑屑,都能讓人瞬間回春。」

聽見戰無絕這般回答,炎承飛按捺不住地站起身來,雙手背負在身後,幾乎以「健步如飛」的速度在原地打起轉來。活了一百多年,他能得到的,可說是全部到手了,明明應該了無遺憾的,但他現在,卻願意用手邊所有的一切,去換取一個長生不老的機會!哪怕這是戰無絕故意撒下的餌,他也心甘情願吞了!

長生不老……長生不老哪……

「你什麼時候回去?」炎承飛瞪著他,恨不得他立刻插翅飛回去。

戰無絕無奈地攤了攤手,眸底閃過一絲狡猾道:「這就不好說了,關於派遣梵天去戰王一族『賑災』一事,聽說朝廷上仍有許多不同的聲音,待壓下反對聲浪,並調動好物資,算一算能動身的日子,也要一兩個月後了吧。」

「十天!至多再準備十天就啓程!」炎承飛雙眉豎起,鏗鏘有力地拍板定案。

「呵,當了皇太祖就是不一樣,說話特有份量哪。」

那是!炎承飛驕傲地挺了挺胸。

「不過,就這麼點『代價』,是不是有點少呢?」戰無絕難得笑得像隻狐狸,頗妖孽的那種。

炎承飛雙眸微瞇,謹慎地開口道:「你要什麼?」

「在梵天徹底屬於我之前,不許任何人明面上或是暗中為他進行婚配。」

……嗄?

「你沒聽錯。」

……

不得不說,一名垂垂老矣的百齡老人眼角不住抽搐的畫面實在有些驚悚,全天下恐怕只有戰無絕這個臉厚心黑的傢伙能繼續笑臉吟吟地與之對視了吧。

一刻鐘過去。

「想好了沒?」

……就這個無恥條件?

「是。」

炎承飛逐漸鎮定下來,慢吞吞地道:「自古有云,不肖有三、無後為大,更不用說身為一名需要為皇室開枝散葉的當朝太子了,不儘早確立太子妃、擁有子嗣,哪怕再受寵,地位也很容易動搖哪……」這不是恐嚇,而是事實。

「所以?」戰無絕微挑眉。

炎承飛面無表情地看向他,末了嘿然一笑。

「成交!

於是乎,梵天這個連姑娘家的手都沒摸過的可憐小處男,就這樣被老祖宗給爽快地賣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