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清幽花香不知從何方隱隱約約地飄了過來,縈繞在鼻翼之間。

熟悉的味道,令戰無絕產生一種如夢似幻的酩酊感。

「……無絕。」

微微抬眸,迷茫的視線逐漸定焦,最後終於看清楚眼前之人的容顏。

「清河……」戰無絕忍不住顫著嗓音輕喚,即使面對大軍壓境仍面不改色的男人,此刻卻遏止不了手指的抖顫。

「嗯。」清河虛弱地低聲應和著,嘴角緩緩淌下一絲血色,昔日清俊秀雅的臉龐已瘦得沒剩幾兩肉,看上去更是惹人憐愛。

哪怕清河只是掉一根頭髮,都像是在割下戰無絕身上一塊肉。眼前的情景,令他悲慟欲絕,險些掉下淚來。

「清河,我將即刻遠赴東海,為你帶回傳說中的長生不老藥,請你一定要活著等我回來,否則……我的人生將再也沒有任何意義。」

「傻子,你的一生活得很精采,即使沒有我,你還是要好好活著。」清河一臉愛憐地凝視著他,即使身受劇毒侵蝕的痛苦,他也從來沒在戰無絕面前皺一下眉頭。

「不!我絕對無法忍受失去你!就因為你,才造就成今日的我,你就是我的意志、我的主宰,所以請你……請你務必要等我回來……」戰無絕再也按捺不住內心激越的情感,踏前一把抱住床塌上越來越消瘦的身影,將臉龐埋在他的懷中,如同一名無助的孩童。

「呵,都當上堂堂大將軍了,還這麼會撒嬌。」清河拍拍他的背脊,在他看不見的時候,臉龐才忍不住浮現充滿絕望的憂傷。

戰無絕微扯嘴角,卻無論如何都笑不出來了。

「總之不准你搶先離我而去!」

「唉……」清河幽幽歎了口氣,啟口說道:「無絕,你相信有輪迴這回事嗎?」

戰無絕抬起頭來,皺眉道:「輪迴?你是說那群禿子誘騙百姓加入所用的論調?」

「噗嗤!他們是自願剃髮出家,不是真的禿了,你這人哪……」清河好笑地白了他一眼,模樣煞是風情萬種。

戰無絕心頭一緊,忍不住低頭褻瀆他冰冷的紅唇。

「唔……」

「清河…清河……」戰無絕不住啞聲呢喃,他愛這人、這身子、這性情,愛得簡直要發狂了!

被吻得快喘不過氣來的清河,面紅耳赤地伸手推了推他的胸膛。

「好了…唔……別鬧,我跟你說正經話呢。」

「清河,不要離開我……永遠別……答應我…求求你了……」戰無絕仍是緊緊抱著他,不住親吻他的臉龐,滿臉焦慮地低聲哀求著。

「真是的,你這麼大的人了,還這樣愛撒嬌……」清河狀似無奈地抱著他,眸底卻是一片溫柔。若不是他用無盡的寵溺加以灌溉,戰無絕這個世人皆稱「魔神將軍」的恐怖殺神,又怎麼可能在自己面前像一個毫無防備的脆弱孩子呢?而此點,無疑大大滿足了清河的獨佔慾。

「……」平常總是滿臉笑容地答應自己任何事、任何索求的清河,卻頭一遭不願正面承諾自己什麼,戰無絕只覺得自己快被無止盡的恐慌淹沒了。

「無絕,聽清楚了,你現在看見的我,其實只是『真我』的一具軀殼,而『真我』,就是『靈魂』的意思。肉體易朽、而靈魂不滅,所謂的轉世輪迴,即人一死亡,靈魂就會脫離原本的軀殼,換到另一具新生的軀殼內……」

「別說了!我不愛聽這些!」戰無絕打斷他的話,臉龐浮現一抹猙獰的瘋狂神色。

清河深深地凝視著他,開口繼續說著同時折磨兩人的遺言道:

「無絕,假若我換了一具新的軀殼,你還找得到我、並且仍然愛我嗎?」

戰無絕重重地喘了口氣,惡狠狠地瞪著他。

「你別逼我!」

「無絕……」

「我不要!你若是死了!我不會去找你!也不再愛你!我只要這一世!」

「…那算了……」清河黯然地垂下眼眸。

「……」戰無絕握緊拳頭,堅決不肯改口,否則他怕自己答應的下一秒,眼前這人便心滿意足地含笑逝去。

兩人僵持了好半晌,清河幽幽的嗓音忽然響起,劃破幾乎令人窒息的沈重氛圍。

「好吧,只能我辛苦點,進入輪迴前,不喝那碗能令人忘卻前塵往事的『孟婆湯』,下一世揣著所有記憶親自去找你,纏著你繼續喜愛我,好嗎?」清河輕柔地詢問著,紅潤的眼眶滿是懇求。

「……」戰無絕怔怔地望著他,一行淚水毫無預兆地從眼角滑落了下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