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忐忑地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低聲詢問道:「無絕,你覺得本宮最近的表現如何?有沒有稍微符合你對本宮的期待呢?」

「其實……我對殿下從來沒有任何期望過……」戰無絕苦笑道。

……」這話實在太傷人了,梵天的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眼眶泛紅,緊緊咬住下唇不發一語,感覺自己就像個大傻瓜。

「在我心底,殿下是個完美無缺的人,那是因為…因為我喜歡你啊……」戰無絕從來不曉得短短「喜歡」兩個字,自己會說得這般吞吞吐吐,或許是愈出自真心的話、愈難以啓齒吧?頓了頓,嗓音無比輕柔地繼續道:「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哪怕殿下有再多缺點,我也是看不見的,滿心只覺得你可愛、精緻又有魅力,含在嘴裡都怕你融了,怎麼捨得對你有什麼挑剔或不滿呢?」

全身的血液瞬間往腦袋裡頭衝是什麼感覺?梵天下意識地捶了他的胸膛一拳,接著扯來一旁的棉被將自己深深地埋進去,永遠都不想出來了。

自幼喪母,父親疏離,姨母不慈,從來都沒有人這般深情地望著他,對他說「喜歡」兩字,梵天的鼻子一陣發酸,胸口糾結不已。

「殿下,你怎麼了?」太感動啦?戰無絕竊笑著,覺得梵天的反應實在是可愛極了。

「你……渾蛋!你真敢說!不要臉!」梵天在棉被底下縮成一團,悶聲大吼著。

「殿下,我受傷了。」戰無絕心知他臉皮薄,索性連著棉被將他一把抱入懷中,壓在他身上哀怨地道。

「你少來!滾開!重死了!」梵天臉紅得都快滴血了,奮力地掙扎著。

臉厚心黑的戰無絕怎可能依言滾開,仗著力氣大,一把掀開棉被鑽了進去,在昏暗的視線中抱住渾身羞紅不已的梵天,甜滋滋地不斷親吻他的嘴唇及臉頰。

下流!無恥!梵天的內心不斷痛罵著,卻在戰無絕伸舌想撬開自己的嘴唇時,忍不住配合地張嘴迎入他滑膩而靈動的舌頭,唇舌一短兵交接,兩人的耳邊霎時不住迴響「嘖嘖嘖」的羞恥水聲。

「唔……」被人柔情蜜意地親吻著,梵天愈來愈羞澀,撐起胳臂想推開對方,卻好像摸到銅牆鐵壁一樣,竟是連一分都無法撼動。

身子益發燥熱,兩個大男人窩在棉被裡頭摟抱成一團,沒多久便有些呼吸困難起來。

梵天微微仰首,喘了幾口氣,眼角往旁一掃,正好撞進男人充滿柔情的眼眸。只消這一眼,魂兒便似飛了一樣,傻傻地和他對看。

視線綿密又火熱地糾纏在一起,是男人都按捺不住。戰無絕舔了下乾澀的嘴唇,修長的手指頭輕輕拉開梵天的褲頭,如魚兒般滑溜進去,惹得他渾身一顫,身子象徵性地扭動了幾下表示掙扎,最後便是無力地癱軟在他身底下任君施為。

沒有反抗,或者該說反抗頗微弱,這絕對是一個令人欣喜的明顯訊號。

少年的膚質簡直如上好的絲綢般滑膩,戰無絕愛不釋手地在他平坦的小腹處摸了一把,便直接滑入他的大腿內側,準確地抓住他已然半勃起的慾望。

「唔嗯……」梵天意義不明地嗚咽了一聲,渾身肌膚泛起魅惑的粉紅色澤。

戰無絕揉捏著手中份量也不小的男根,饒有技巧地輕撫套弄,指尖先是試探性地在尖端處輕旋打轉,接著蓄意揉弄了幾下,乾燥的手指肌膚便被一股透明的黏液打濕了。

梵天渾身緊繃,有一瞬間忍不住屏住氣息,深怕自己淫猥地呻吟出聲,全身的血液逆流而上地衝向腦門,腦袋霎時一片空白,大腿內側的肌肉敏感地一陣陣抽搐。

該死的,再這樣下去……梵天有些慌了神,想推拒卻又四肢無力,下半身甚至不自覺地順著對方的手勢微微上下起伏著,全然沈溺在陌生的歡愉當中。

「呼、呼……嗯……無絕……

少年柔如棉絮的喘息及呢喃輕輕地拂過耳際,直接挑動了戰無絕內心繃緊的一根弦。

「殿下,我可以用嘴巴親親你嗎?」戰無絕偏頭咬住他燒紅的耳朵,情動地低聲詢問道。

沙啞又低沈的魅惑嗓音,讓梵天感覺像是有一隻無形的手瞬間撫過自己全身,尾椎處陣陣酥軟,小腹一下、一下地抽緊。

「你…你方才不是已經……親…親過了嗎……?

一句話斷斷續續地說完,梵天嘎然止聲,因為戰無絕忽然沿著他的脖子一路往下落下細碎的親吻,氛圍很是親暱。

有幾處雖然隔著單薄裏衣,卻仍是可以感受到那股幾乎要燃燒起來的熱意,然而,當戰無絕柔軟的嘴唇輕輕地吻上自己高高昂起來的性器頂端,將意圖展露無疑時,梵天徹底嚇傻了,猛地抬起上半身抱住他的腦袋,理智叫囂著要阻止對方,虛軟無力的指尖卻順從本能地按著他腦門往下壓了壓。

察覺出他變相的鼓勵,戰無絕伸舌舔了下他瞬間脹得更大、激動不已的男根,旋即張嘴含住,舌尖繞著皺摺處打轉、挑弄。

「唔嗯……」沒意料到會發生這種事的梵天剎那間倒抽口冷氣,一道破碎的呻吟從口中逸了出來。

總算明白對方剛才說的想用嘴巴親親自己是什麼意思了,可是,這樣真是太超過了……

「別…不行啊……太髒了……嗯嗯……

梵天無力地掙扎著,但是脆弱的反抗意識一下子就被情慾之潮淹沒了。

在戰無絕無聲的引導之下,梵天雙目充紅,生澀而緩慢地扭動腰桿在他溫熱的口腔中抽送著。

敏感的性器被對方柔韌的舌頭緊緊纏繞住的感覺簡直令人瘋狂,酥麻的快感一波波湧上,腦袋完全無法思考,只想著讓這股歡愉永遠延續下去,胸口因為大口的呼吸而劇烈起伏著,粗重的鼻息迴盪在艙房內,室溫彷彿瞬間升高了好幾度。

「哈啊……」不住重重地喘息,哪怕知道正在吸吮自己性器的是個男人,是自己最倚賴的得力屬下,梵天也開不了口喊停,對方實在是太狡猾了,天底下沒有一個男人能受得了這種過火的挑逗。

幾乎沒被舔弄幾下,梵天就禁受不住地在他的口中達到高潮,身子癱軟地倒了下來,渾身舒爽得連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了。

咕嘟!

輕微的吞嚥聲響,令梵天下意識地抬起頭來,見戰無絕不但將嘴巴裡頭的情液全吞了下去,還伸舌舔了下殘留嘴角的一滴白色液體,模樣說有多情色就有多情色。

梵天看得一呆,肌膚瞬間燙得驚人,慾望甚至有再度抬頭的趨勢。他不是沒想過戰無絕對自己的心思有多麼堅決,卻沒料想到他可以做到這種地步,這實在太…太……

「好濃喔,殿下。」戰無絕朝他眨了下眼,邪魅懾人的笑容令人臉紅心跳不已,「感謝招待。」

「你…可惡!」明白他在戲弄自己的梵天,仍是克制不住地渾身一顫,隨手抄起身旁的枕頭砸向他。

「嗯?怎麼了?難道是屬下伺候得不好嗎?」戰無絕俯身壓住他,從口中吐出來的氣息,蘊含一絲甜膩的情慾味道。

「閉嘴!閉嘴!」梵天如一隻被逼至絕境、走投無路的困獸,無助的嗓音流露出楚楚可憐的感覺。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