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總是一副高傲模樣的太子殿下已經無意識地露出求饒神情了,戰無絕卻不肯放過他,眉梢邪氣地微微上挑,修長的手指再度撫上他下半身最敏感的部位,輕輕地揉捏著,啞著嗓音低聲說道:「殿下,方才乃情之所至,沒什麼好害羞的,現在亦是。」

「鬼扯!你…你這人就沒一點羞恥心嗎?」梵天面紅耳赤地蜷縮起纖瘦的身子,試圖閃避開他無禮的魔掌,日後簡直不知該用什麼表情面對他了。

「嗯?」羞恥心?這什麼東西?戰無絕偏著腦袋,不解的模樣彷彿如是說著。

……」跟這個沒臉沒皮的人實在沒辦法溝通!梵天果斷地放棄和他講理,命令道:「放開本宮!立刻!」

「舒服過了,就馬上一腳踹開人,我的殿下是這般無情的人嗎?」戰無絕自憐地說著,眸底卻充滿了寵溺的笑意。

「不錯,你已經沒利用價值了,叫你退下就……唔……」梵天還沒跋扈完,嘴巴就被男人低頭封住,除了喘息聲外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來。

不知吻了多久,感覺到壓在自己身上的戰無絕正不懷好意地揉捏自己的臀瓣,甚至用指腹來回摩挲臀縫間最敏感的部位,梵天猛地驚醒過來,按住他蠢動的手,清俊的臉龐因為極度的羞恥而脹得通紅。

「你想幹嘛?」

「殿下……

低沈又富含磁性的嗓音充滿渴求及情慾,梵天不安地扭了扭身子,瞬間有一股立刻逃離此人的強烈衝動。

「男人間是怎麼行房的,殿下知道嗎?」

「行、行房?」什麼時候他們的關係已經發展到可以行房的程度了?梵天的嗓音陡地拉高了幾度,稚嫩又惶恐的神情,再度擊中戰無絕深藏內心某一處的嗜虐慾。

「嗯,就像這樣,用我這裡,進入殿下那裡……」戰無絕戲謔地說著,挺起硬得發痛的下半身,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在梵天的敏感部位戳了戳。

一瞬間明白男人是何意圖,梵天的雙眸立即瞪圓了。

「不是吧?這…這不可能的!

「當然可能,插進去動一動,我保證比用嘴巴更舒服。」

……」不要頂著那張漂亮的臉孔說出如此下流無底限的話啊啊啊!梵天簡直要抱頭痛哭了。

更慘的是,戰無絕的形容實在太簡潔又生動了,害得梵天的腦海一瞬間浮現頗情色的畫面,下半身險些又躁動起來。

「別擔心,雖然是初次,來不及準備一些潤滑的東西,只要小心一點的話,殿下還是會感到歡愉的。」

從他安撫的話語中,梵天聽出一絲不妙來。

「是不是很痛?」

「一開始…會。」才十六歲,身子還這麼青澀稚嫩……戰無絕有些遲疑地點了點頭。

會痛?那就……不對!痛不痛應該不是這件事重點!而是自己根本就不該猶豫要不要答應啊啊啊!才短短幾秒鐘過去,梵天已經有點精神耗弱的感覺。

「呃本宮可以拒絕嗎?」

……」雖然戰無絕有股衝動想將梵天立刻就地正法,卻無法抵受住他一臉懇求地看著自己。或許打從一開始沒誘哄得他腦袋一片空白地從了自己,就是想給他一條能選擇的退路。

苦苦盼了百年才等到清河的轉世之人出現,哪怕殺了自己,他也不願傷害對方一根頭髮。

「別…別在船艙上…也不要現在……無絕…好不好?」感覺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隨時可能失控,梵天再也無法端起高高在上的皇太子架子,生平頭一遭無比可憐兮兮地小聲哀求著。

兩人的進展太快了,他還沒做好任何心理準備,且不知怎地,只要一嗅到男人身上的好聞氣息,腦筋便空白一片無法好好思考,導致他老是被對方牽著走,甚至有點予取予求的意味了,而他害怕這種無法自我控制的感覺。

太過份了,用這種表情看著我……戰無絕深吸口氣,雙手緊抱著他,將腦袋埋在他的頸窩間,近乎咬牙切齒地道:「那你別亂動……

無論梵天再怎麼單純,也不會不曉得抵在自己大腿內側的「硬物」是什麼東西,聞言立即繃緊身子,深怕一不小心便引火上身,一發不可收拾。

不過,一想到自己稍微懇求一下,對方便立即壓抑住男性的本能答應了,梵天的內心不禁一陣甜滋滋的,有一股被人重視著的莫大優越感。但,話說回來,一直以來好像都是自己被「伺候」,而沒主動回應過什麼……這人是想寵溺自己到什麼程度啊?

殿下,隨便說些什麼都好,快。」戰無絕雙眸微紅,嗓音沙啞得像是三天未曾喝水。

一靜下來後,六識反而更加敏感,肌膚相貼的地方熱得發燙,更不用說他等待懷中這道美食等了百年之久,現在還能忍住,足以證明戰無絕的自制力有多麼驚人了。

「呃……」梵天清了清喉嚨,想了半天才啞著嗓子道:「你…你跳過追求的階段,直接把本宮壓倒在床上……這不合規矩吧?

……現在都這情形了還來討論合不合規矩,是否太、遲、了?」戰無絕的額際浮現一層汗水,一字一頓地反問道。

「是你叫本宮隨便說些話的……」梵天霎時感到無限委屈。

再說些別的。」

「那……你從什麼時候喜歡上本宮的?」

「在前一世就喜歡了。」

「少貧嘴!認真點回答!」

見他臉蛋紅通通的,戰無絕心滿意足地嘴角微勾。

「是真的啊,我在殿下的前一世就愛上你了,一見鍾情。」

「開口閉口前一世的……本宮那時是什麼樣子?」

「玉樹臨風,人見人愛。」

「喔,那跟這一世差不多嘛。」

「噗嗤!」

「喂喂,你笑那一聲是什麼意思?本宮好歹也人模人樣好不好!小時候還有人稱讚過本宮,說本宮未來鐵定是京城第一美男子呢!」

……

「可惡!笑到渾身發抖是什麼意思?本宮有生得那麼不堪嗎?」

……沒……殿下的模樣確實是…是頗為俊俏的……

「你是被人點了笑穴啊?被你一邊笑一邊稱讚,一點感覺都沒有!」梵天愈來愈哀怨,心想自己到現在還沒一腳將他踹下床鐵定是中了邪了。

「呵……我沒別的意思,殿下確實生得很好看,再過幾年,或許真會博得『京城第一美男子』的名聲呢。

「算了吧!你沒出現前,本宮或許還有點自信,現在就……

「什麼意思?」

「外頭現在是怎麼謠傳的,你不曉得嗎?」梵天微挑眉,不可否認內心有一絲竊喜。

戰無絕一臉無辜地搖首。

「喔……不曉得就算了,反正你也不在意。」

「殿下是在吊我胃口嗎?」

「哼!本宮乃一番好心,難道你想知道外面正在傳言,在你的青銅面具底下,是一副絕世的『花容月貌』嗎?」

或許愈神祕的事物,愈會引起眾人的注意。戰無絕在外頭行走鮮少把青銅面具摘下來,小部份人揣測他肯定是個見不得人的醜八怪,但大部份的人卻一致認定他準是帥到天怒人怨的地步,才不願露出真面目招惹桃花債。

不得不承認,有時候傳言也是很貼近事實的。

「花容月貌?我?」這什麼侮辱人的形容詞啊!戰無絕眉頭深皺,一臉不敢苟同。

「哼,誰叫你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再加上渾身散發出一股世事算無遺漏的沈穩氣勢,不管到哪裡都很引人注目,當然,梵天是不可能老實稱讚他的。

「呦?怎麼聞到一股濃濃的酸味?」

「誰嫉妒你了!本宮乃堂堂皇太子!自幼生得脣紅齒白、人見人愛……

欸,又炸毛了……戰無絕揉亂他一頭秀髮,緊接著抱住他,撫慰似地輕輕來回摸著他的背脊,內心充斥一股心滿意足的感覺。

單純拍背就算了!你的手一路往下摸是怎麼回事!梵天抓狂地吼道:

「戰無絕!給本宮放開你那隻該剁掉的手!」

「真捨得?您知道的,殿下一句話,隨時能要了屬下的命,屬下是沒有抗命權利的。」

……」這時候就想起來要自稱屬下了?還有,你那什麼委屈的語氣,受害者明明是本宮好不好?!梵天咬緊下唇,死死地瞪著他。

戰無絕伸手用大拇指摩挲他燒紅的精緻耳朵,嘆道:

「可惜剁了就不能像這樣抱著心愛的殿下了,我真捨不得。」

「戰無絕,你一天不用肉麻兮兮的語氣跟本宮說話會死嗎?」

「屬下是發乎於情、止乎於禮呀。」

「你這是在承認自己天天發情、從未『止』過嗎?」

「呃,殿下明察。」

……

「咳,殿下?」

「本宮實在不曉得為何到現在都還沒將你一腳踹下床。」

梵天一臉懷疑地瞪著他。

明明是個對自己懷有別樣目的、我行我素、不知上下尊卑關係的人,為什麼就是捨不得責罰他?或許……或許打從戰無絕肯捨命為自己擋去那一箭後,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就與別人不同了……

「能有殿下這麼寬宏大量的人當主上,實乃屬下之幸。」

「閉嘴……

「是。」

……睏了。

「嗯,我陪你補眠一下。」戰無絕溫柔的嗓音幾乎可以甜死人。

梵天勉強睜開迷濛的雙眸看了他最後一眼,隨即緩緩閉上,下意識地往他懷裡鑽,嘴裡仍忍不住咕噥著:

「熱死了……

「嗯。」戰無絕一把掀開棉被,撩起一大片衣襬幫他扇了扇。

……記得在青檀來之前先離開。」意識徹底消失前,梵天不忘含糊地叮嚀道。青檀對戰無絕的心思他很明白,所以有些彆扭地不想讓兩人太過親密的關係提早暴露在她面前,純粹鴕鳥式的心態。

戰無絕不禁啞然一笑。

「放心吧。」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