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船一路順風順水地往北行駛,過了第十五日,比梵天一行人早一個月先趕回戰王一族領地的戰無麟,居然又搭著一艘小船折返回來,和他們在路途中會合。

戰無麟這次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前來,雖然風塵僕僕,看上去仍精神奕奕,一雙眸子更是亮得驚人。

只不過,那雙如狼似的桀驁眸子盯在戰無絕身上的時候明顯變得更亮這一點,令梵天莫名地頗不是滋味。

梵天乾咳一聲,踏前一步,隔斷戰無麟朝戰無絕筆直投去的熾熱目光,嘴角揚起一抹矜貴笑容道:「戰中將,一路辛苦了。」

「哪裡哪裡,彼此彼此。」

……」戰無麟明顯心不在焉又不知謙虛的回應,噎得梵天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第一次遇見這般極品的人物,端了兩杯茶過來的青檀也是憋了滿臉通紅。

「咳!」站在梵天身後的戰無絕咳了一聲,含了一絲警告地瞪了戰無麟一眼。

你這後代也太搞笑了吧!纏在戰無絕左手臂上的碧眼金蟒直接笑咧了嘴,當然,牠的笑容任誰看來,都是萬分猙獰恐怖。

戰無麟猛地清醒過來,痞痞地笑了下,伸指比了比遠處的戰無絕道:「殿下,不好意思,能否容許下官和左衛率大人單獨相處一些時間呢?」

梵天強忍瞬間湧上來的不悅情緒,故作輕鬆地挑眉道:「哦?有什麼重要的事需要這般遮遮掩掩的?」

「家事。」戰無麟狡猾地一口咬定。

家事……好吧,戰無絕是戰家的二公子,你是他的堂弟,親戚私下相聚理所當然,但也不用露出這種擺明想把本宮剔除在外的意圖吧!梵天眉頭一蹙,隨即若無其事地笑了下,冷著嗓音道:「隨你,不過本宮的左衛率很忙,不便因為『私事』耽擱太久時間。」

「是,殿下。」

獲得恩准,戰無麟一臉喜滋滋的模樣,連雙眸都笑瞇了起來,惹得梵天內心充滿莫名其妙的不爽。

就算戰無絕是戰家的二公子,但他現在是本宮的人!敢來挖牆角,小心你身上的皮!用眼神威脅恐嚇了戰無麟一番,梵天這才磨磨蹭蹭地和青檀離開了。

「吾王……

旁人一離開,戰無麟霎時神情一肅,慎重地朝戰無絕跪了下來,雙手高捧著象徵族長的青龍戒指。

戰無絕靠前走向他,伸手取走戒指順勢往左手大拇指戴上。

「交代你的事,都辦完了?」

「是……吾王,沒想到王在百年前居然佈下這麼大的棋局……」戰無麟嗓音微微顫抖,敬佩萬分地道:「我和他們一一取得聯繫時,簡直不敢置信。一直以來,戰王家一直以為對王最忠心的『天荒十二騎』在王陷入沈睡的時候,已經死得死、散得散了,萬萬沒想到他們居然是按照王的吩咐,改名換姓地帶領家族在大陸各地開枝散葉,或聯姻、或施展各種手段滲透那些百年世家,甚至有人在朝內當了大官,這簡直是……

歷經百年期間有目的性的潛伏及發展,有些甚至都成了龐然大物,甚至當今人皇疼愛的某位妃子的娘家,也是組織內的人。得知消息時,戰無麟足足發呆了半天才消化完這個驚人事實。

……」提起當年對自己最忠心的十二名護衛,戰無絕的臉色不禁有些黯然及緬懷。

「有些成員遠在南方三國內,確切情況無法得知,不過可以知曉『他們』很高興終於獲得王的呼喚,紛紛向我表示苦苦熬了百年就是為了這一刻,大家都願意為王犧牲一切、肝腦塗地,王啊……您百年前佈下的棋子,終於到了可以『收官』的時候,請您降下御旨,吾等莫敢不從。

御旨?當我是地下皇帝了啊?戰無絕不由得啞然失笑。

「無麟,若我說,當初我也沒想到他們會做得這麼好,要你聯繫他們,只是想瞭解一下他們百年後的情況,暫時沒有其他想法,你是否會對我感到失望?」

他叫戰無麟先行回去,以戰王戒為依據搜尋那些百年前遣散的兄弟們的下落,其實沒有任何利用的意思,只不過是希望聽到他們過得好時,自己也能心安一些罷了。當年他任性的選擇消失,傷了不少人的心,如今百年一覺醒過來,憶及前塵往事,不能說後悔,但難免有些歉疚。

「當然不會!王這般掛念他們,他們開心都來不及了!」戰無麟毫不猶豫地否認道,接著恭敬地從懷中掏出一本密摺:「這裡頭記載了所有成員的粗略身分及事跡,百年來他們為了牢牢記住從祖上傳承下來的任務,每隔十年都會祕密帶著核心成員回到戰王一族的領地住上幾天,對王維持絕對的忠誠,哪怕王還沒有其他想法,他們也會自動運轉起來,隨時對王提供協助。」

「嗯,你起來吧,坐著說話。」戰無絕也不知該如何回話才好了,靠近一旁的椅子坐下,翻開密摺仔細地看著。

碧眼金蟒一臉好奇地對著密摺探頭探腦,牠是一條識字而有文化的蛇,跟著戰無絕細讀,愈看愈是嘖嘖稱奇,最後差點連嘴巴都合不攏了。

戰無麟拉來一張小凳子,在戰無絕面前拘謹地坐著。他是個性子大剌剌又狂放的人,哪怕是在族老的面前,也一樣放蕩不羈,許多人都說他跟先祖「戰無良」的性子很像,他總當這句話是恭維,天不怕、地不怕慣了,但在戰無絕面前,他卻連個屁都不敢放,要有多規矩就有多規矩,生怕自己有什麼地方讓心目中的「戰神」看不順眼。

失去眼前這人後,戰王一族表面上沒有多大變化,內裡確實是逐漸衰落了。

自從得知失蹤多年的戰家二公子是落入蠻荒人之手後,族人叫囂著要攻打蠻荒的聲音不斷,甚至暗地裡開始集結大批軍隊,可謂群情激憤,然而,荒謬的是,戰王一族蓄勢待發老半天卻遲遲不發兵的理由,卻是卡在尚未獲得大炎王朝的支持。

仗未開打,自個兒氣先衰竭了。

戰無麟曉得這無法怪誰,大規模的戰爭將近一百年未開打,一但進攻蠻荒,會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及會耗費多長的時日,大夥心裡都沒底。兵荒馬亂的日子是什麼樣的?百年的安逸生活過得太久了,加上時逢旱災,沒預先找好退路及援助,族人不敢輕易開戰。

平心而論,戰無麟敢帶著百來名兄弟一馬當先地往前衝,卻沒有那個腦袋指揮數千人的軍隊打勝仗,但眼前之人卻不同,當年他手下帶領的十萬鐵騎簡直是威名赫赫。

尋常的將領用兵,超過三萬就會指使得不靈活了,但戰無絕用兵,卻是多多益善,若非當年的皇室猜忌他手上的兵力太過強盛,不敢再提高他用人的權限,一次率領五十萬人打仗恐怕也不是問題。

不過,眼前這人即使只率領十萬兵馬,當年便能把號稱擁有百萬雄兵的蠻荒打得落荒而逃、差點滅族。

  光戰無絕一人,便足以抵擋百萬雄兵,這話一點都不假。更不用說,他從百年前便佈下很大的局,只要他稍微動一動那些棋子,反手間引發天下大亂都不是問題,亦即是說,戰王一族目前的困境在此人看來,或許只是勾勾小指頭就能解決的小毛病,著實不能怪戰無麟從發現他以來一直崇敬有加兼狂熱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