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非天夜翔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二零一三

 


第三章  暴雨

 

  一場夏季的雷雨在F市的上空醞釀。

  電燈滅,全城陷入了漫長的黑暗中,公寓裡,決明身上的西裝校服仍未換下,坐在客廳邊緣,對著落地窗外的黑暗發呆。

  雷雲竄出糾結的明亮閃電,將矗立於大地上的高樓與黑壓壓的夜空連成一線,遠方的景色在少年漆黑的雙眸中旋轉。

  第一聲炸雷綻放,照亮了他蒼白的臉,有什麼在雷聲中響起,滾雷過去,電話鈴急促地一聲接一聲。

  「爸,你還多久到家。」決明道。

  「寶貝!」電話那頭的男人焦急的喊道:「你在做什麼?!我沒這麼快回來!」

  「嗯,知道了。」決明答道,又一聲霹靂爆開。

  張岷的聲音喊道:「我得在路上耽擱一會!估計得午夜才能到家!你先吃晚飯,冰箱裡有熟食!」

  電話那頭嘈雜紛亂,像是有什麼動亂,人的喝罵,催促聲,暴雨鋪天蓋地的嘩嘩聲響。

  決明道:「停電了,微波爐不能用。」

  張岷焦急地喊道:「你說什麼?!大聲點!我聽不見!」

  決明大聲道:「沒什麼!掛了!」

  張岷總算聽見他的聲音了,笑著喊道:「等我!爸爸馬上回來!」

  決明掛了電話,去接了杯水,也不開冰箱,就在漆黑的家裡安靜坐著。一週五天住校,在F市念高中,難得的假期回來一次與養父團聚。

  張岷則於週四去外地出差,說好出去吃飯,張岷辦完事,週五趕回來時卻被堵在了路上。

  還有兩個小時又是新的一天,決明在黑暗裡坐著,一動不動。

  十二點整,來電,整個房子一瞬間亮了起來,決明的瞳孔難以適應突如其來的光線,不自然地眯了起來。

  他打開電視,全是雪花點,沙沙地響,接著關了。樓下遠處傳來救護車的嗚嗚聲響。

  電話又催命地響了起來,決明過去接了,那邊的聲音小了許多。

  張岷:「寶貝……你沒事吧?」

  決明:「在。」

  張岷的聲音聽得出在顫抖,話語斷斷續續:「你別出門,見鬼了,這是怎麼回事?有人敲門嗎?敲門的話千萬別開。」

  決明答道:「哦。」

  張岷喘了一會,那邊十分安靜:「到樓下來等我,進市區了。」

  決明答道:「知道了。」

  張岷馬上又改口道:「不不,你在家裡,嗯,收拾一下,把卡,錢,藥都帶著,收拾幾件換洗的衣服,爸帶你去露營。」

  「寶貝!等我回來,無論誰敲門都別開,我還有十分鐘到家。」張岷道:「誰敲門都別開!記得!」

  決明默默地掛了電話,走進房間,什麼也沒有問,把自己住校用的旅行包取出來,拉開拉鍊,翻出要洗的衣服,放進洗衣機。繼而收拾張岷的,與幾件自己的衣服,醫藥盒,煙,錢和卡。

  張岷的銀行卡和現金都放在一個抽屜裡,決明還在抽屜裡翻到一個小盒子,盒裡是一對白金的手機吊墜——摩羯座與巨蟹座。

  決明把摩羯座的拴在自己手機上,另一個用小指頭勾著,收拾好了東西,在客廳坐著等。

  門外響起一聲淒厲的慘叫,決明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體。他的雙眼十分茫然,開電視,依舊沒信號,關電視,開開關關,重複了好幾次,最後讓它開著。緩緩起身,走到門上的貓眼前朝外望去。

  過道裡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按道理不應該才對。

  「救命——」女人淒慘的叫聲,將門擂得砰砰響,決明的眉毛被震盪的門碰了碰,朝後退了點。

  他面無表情地想了一會,低頭時看見門邊排得整整齊齊的,自己的球鞋,張岷的軍靴,一大一小兩雙人字拖。

  決明道:「我爸讓我別給人開門。」

  過道裡瘋狂地擂門,片刻後響起一聲哀號,決明站了一會,躬身穿鞋子。

  單膝跪地綁鞋帶時,一團粘稠的血從門縫下滲了進來,決明注視片刻,讓開些許,繼續穿鞋。

  穿好鞋起身時,決明將手放在門把上,門外一片安靜,叫聲沒有了。

  決明又改變了主意,坐回沙發上,定定盯著門。

  不片刻,有節奏的捶門聲響起,伴隨著「呵——呵——」的野獸般的叫聲。

  決明面無表情地看著,而後電梯「叮」一聲響了。

  「爸。」決明道。

  張岷的聲音在過道裡怒吼,消防栓玻璃碎裂聲,大喊聲,撞擊聲,決明上前去開門,將系著保險鏈的大門拉開一條縫,張岷大吼道:「別出來!現在別出來!」

  決明站在門口,被碰地一撞,門外伸進一隻腐爛的手亂撓,緊接著被拖了出去。

  張岷道:「關門——!」

  決明關上了門。

  重物倒地的沉悶聲響,外面安靜了。

  「爸?」決明道。

  「沒事……」張岷發著抖的聲音說:「別看貓眼,再等會。」

  決明默默點頭,又過一會,他忍不住湊到貓眼上看,張岷正在把什麼東西藏進安全過道裡,擦了把汗,說:「寶貝,可以開門了。」

  決明把保險鏈下了,打開門。

  張岷一身是血,喘息著注視他,雙眼通紅,二人面對面地站著。

  張岷身高一米八,決明才十五歲,比他矮了個頭,抬頭看著他。

  張岷咽了下唾沫,堪堪把決明抱在身前,摸了摸他的頭,長籲道:「總算……見著你了,還以為這次回不來了。」

  決明沒有說什麼,只是簡短地答了句:「嗯。」

  張岷:「我愛你,寶貝。」

  決明點了點頭。

  張岷把門關上,倚在門上直喘,決明問:「吃飯了嗎。」

  張岷答道:「怕是吃不成了,外頭的店都關了,改天吧。」

  決明道:「我問你吃了嗎。」

  張岷茫然搖頭,疲憊地說:「寶貝你呢。」

  決明說:「來電了,我去熱飯。」

  張岷馬上意識到危險:「不,咱們得走了,你東西都收拾好了嗎?車就在樓下,馬上走,離開這裡。」

  決明說:「你能開車嗎。」

  張岷睜著通紅的雙眼,一陣風般進了房間,找了瓶紅牛打開灌下去,繼而進浴室,擰開花灑,決明入內去給他翻找換洗的衣服。

  張岷二十八歲,念過書,當過兵,走南闖北地去過不少地方,正值年輕力壯的時光,他的皮膚是健康的古銅色,站在花灑下嘩嘩地淋著熱水,全身赤裸,水流沿著他健美的腹肌淌下,像一隻充滿野性卻又溫柔的豹子。

  決明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

  熱水令張岷放鬆了不少,先前神經兮兮的緊張感已消退,終於鎮定下來了,他側頭看著決明,想說點什麼。

  決明道:「爸,我也愛你。」

  張岷想招手讓他過來一起洗,卻想到時間緊迫,忙道:「寶貝,東西收拾好了嗎。」

  決明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走出浴室。

  「生意怎麼樣。」決明問。

  張岷歎了口氣,答:「挺好,咱們從北面的高速公路出省,去別的城市,找上次請吃過飯的那個王大哥,開車兩天能到。」

  決明又問:「這裡呢。」

  張岷穿好衣服,換了條西褲,襯衣,匆忙出來,說:「顧不上了。」

  決明:「公司呢。」

  張岷靜了片刻,而後道:「沒法再開張,咱們離開以後,明天再給他們打電話,走。」

  張岷取過旅行包,反手挎在肩後,一手開門,另一手牽著他的養子,在門口一停,那灘血跡仍在,已變得乾涸粘稠。

  「別看,寶貝。」張岷小聲說,繼而右手攬過決明肩膀,手掌捂在他的眉前,半抱著他走出樓道。

  決明也不掙扎,踉踉蹌蹌地跟著張岷走,進了電梯,下地下車庫,張岷一路把決明帶上車,深吸一口氣,把副駕駛座的車窗設成深茶色,讓決明系上安全帶,取來毯子給他蓋上。

  「你睡會兒,到時候爸叫你。」張岷道。

  決明點了點頭,像只蜷在毯子裡的貓:「油夠麼?」

  張岷倒車朝後看,片刻後側過身,決明自覺地湊過來點,二人接了個悠遠綿長的吻。

  決明伸出雙手抱著張岷的脖子,頗有點依戀的意味,張岷喘著氣道:「待會,出市就好了。」說著用力揉了揉決明的額頭,發動轎車,馳出公寓大廈。

 

  F市就如遭到一場世界末日的浩劫清洗,街邊昏黃的路燈亮著,滿街亂飛的報紙,空棄的車輛便這麼扔在馬路邊,看板的燈箱一閃一閃。

  張岷開車沿路經過荒蕪的市區,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從高速進市區時還沒有這種景象,只是短短一夜間,整個F市公園,街道竟是空空蕩蕩。

  馬路上遊蕩過一個人。

  張岷猛打方向盤,刹車發出刺耳的尖銳聲響,然而終究轉彎不及,砰一聲巨響,將橫過馬路的那人鏟得直飛起來。

  決明馬上睜開雙眼,醒了。

  張岷道:「沒事……我下車去看看。」說著解開安全帶,卻被決明一隻手拉住衣袖。

  只見馬路上不遠處那具被撞翻的「屍體」又撐著地面,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張岷喘息著系上安全帶,繞開活死人,繼續開車一路前行。

  汽車開過封鎖線,員警示意張岷搖下車窗,打著手電筒朝車裡張望,照上決明清秀的臉。

  「受傷了麼?」員警問道:「被抓傷和咬傷到隔壁的醫務所去包紮。」

  「沒有。」張岷忍不住一陣膽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狂犬病峰潮。」員警道:「你沒聽廣播?」

  張岷搖了搖頭,他和決明臉色如常,不像染病的人。

  員警問:「你呢,身份證拿出來看看,做什麼的?家在哪裡?」

  張岷道:「他是我兒子,養子,我是他監護人。」

  一名女警過來,招手道:「我看看你的眼睛。」

  決明瞳孔不太適應光線,微微收縮,員警評價道:「很漂亮的小子,你媽媽呢?怎麼不吭聲?身體不舒服?叫什麼名字?」說著對照身份證。

  張岷道:「寶貝?告訴叔叔你的名字。」

  「決明。」他開口道。

  張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孩不愛開口,他媽媽……」

  決明忽然道:「我沒有媽。」

  張岷十分尷尬,員警卻理解地點頭,打了個手勢,放行。

  活人終於漸漸地多了起來,張岷的呼吸仍有點發抖,出高速的路上排起車隊的長龍。前後左右都有車了,不少車主時不時還搖下車窗怒駡。

  張岷終於松了口氣。

  還有兩百米就是高速的收費站,四台刺眼的白熾燈將路口照得猶如白晝。遠處傳來爭吵聲,以及喇叭的廣播:

  「各位市民請耐心等候,經過關口時需要接受掃描與檢查……」

  看樣子一時半會出不去了,四處都是武警,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張岷連著開了近十五小時的車,實在撐不住,側頭道:「寶貝。」

  決明湊在車窗前朝外看,被叫了聲,回頭迷惑地看著張岷。

  張岷道:「你再睡一會,聽話。」

  決明搖了搖頭,張岷順著他的目光朝外望,說:「爸休息一會,待會前面的車走了你喊我。」

  決明點頭,張岷脫下外套蓋在自己身前,斜依在駕駛座上,閉上眼。

  決明朝窗外張望,漆黑的天幕中閃電此起彼伏,在高速路口下,曠野的盡頭將天地連在一起。

  他們的車隔壁停著另一輛吉普車,堪堪錯開些許,決明坐的位置正對著吉普車的後座側窗。

  那裡坐了個女人,轉頭笑著看決明。

  決明一隻手按在車窗上,雨又下了起來,晶瑩的雨水順著玻璃淌下。

  不知道過了多久,對面吉普車窗後的女人不見了。

  緊接著一股鮮血潑在車窗上,淒厲至極的尖叫傳出,一隻手抓上車窗,抓出一個血手印。

  張岷被猛然驚醒,外面傳來員警的大喊。

  「怎麼回事!」

  「把車門打開——!」

  「裡面的人把手放在頭上,走下車來——!」

  決明探頭張望,只見吉普車駕駛座被拉開,幾名員警把車主按在地上,車主不住掙扎,亂叫亂咬,一名員警被咬著手臂,痛得忍不住大叫。

  父子二人靜靜看著這一幕。

  員警們將那咬人的車主拖走,血水被淌下車來,被雨水沖刷進路邊。先前朝決明微笑的那女人半個屍體懸下車,被牙齒咬得面目全非。

  決明說:「肖老師。」

  張岷:「……」

  死者是決明學校裡的老師,決明朝她揮了揮手,張岷道:「別朝外看,走了,寶貝。」

  堵塞的車隊又動了起來,決明眼光渙散地看著燈光流轉的隊伍。

  終於輪到他們過關,二人被帶到一間亮著燈光的小屋裡,坐著數名醫生。

  「去什麼地方。」一人問。

  張岷答了,是去S市。

  「衣服脫了。」

  張岷脫下外衣和長褲,數人掃了一眼,張岷穿上,又給決明脫了衣服。

  「過來打針。」又有護士道。

  預防針的針管很細,注射後張岷問:「這是什麼血清?」

  一名醫生抬眼道:「你們去的地方也有狂犬病爆發,建議朝西北走,西北有親戚嗎。」

  「張總!」一名主管醫生發現了張岷。

  張岷忙與他握手,決明走到車旁,張岷道:「是流行病?」

  主管醫師小聲道:「不太清楚,張總那邊能調集一些藥材支援麼?」

  張岷苦笑搖頭,員工都走了,調集什麼藥材?張岷的老家在離這裡不遠的鄉下,數年前當兵退伍,無親無故,到省城來創業,憑著老父生前傳下的中醫手藝開辦了一家小規模的藥材公司。與省城的幾個大醫院素有藥材生意往來,面前的主管醫師便是收過他紅包的人。

  張岷道:「庫存不多了,正打算去外地進貨,這不剛回來,貨還沒到,訂金已經付了……」說著一手在外套口袋裡摸,摸不出東西。

  決明走過來,遞出一包煙。張岷哭笑不得,心想幸好決明心細帶了煙。

  主管醫生接了,張岷給他點煙,又問:「已經有疫苗了?」

  主管說:「作用尚不清楚,但對人體無害,先打一針看看,還需要小心。」

  張岷點了點頭,主管醫生又道:「注意聽廣播,這次的流行病雖然來勢洶洶,但還沒有達到當年非典的規模,應該能好起來的。」

  張岷說:「走了,你們也千萬注意自己安全。」說畢與那醫生作別,上車離開高速路口。朝S市出發。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