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非天夜翔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二零一三

 

 

第十一章  涉險

 

  蒙烽卷起地圖,注視面前的林木森。

  「一個蓄電池,四個紅外線監查儀,還有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們要的儲備就只有這些?」林木森籲出一口煙。

  蒙烽道:「對,我和張岷兩個人進去。」

  林木森道:「那不可能,給你派十個人。」

  蒙烽:「不用,進去的人越多就越危險。我們沒時間照顧你的人。」

  林木森語氣森寒,冷冷道:「是咱們的人。」

  蒙烽道:「他們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以後要鍛煉還有的是機會,不急在這一時……」

  林木森打斷道:「不多派點人,你們進入武器庫以後要怎麼搬東西?光靠你倆,能帶回多少軍火?!」

  蒙烽:「你需要多少,給個數目?」

  林木森淡淡道:「所有,能搬回來的全部搬回來。」

  蒙烽抬起一手,一副不知所謂的表情,想笑卻又笑不出來。

  「你要這麼多軍火做什麼?」張岷插口道:「那是一個營的儲備量。」

  林木森:「我們以後的人會越來越多,去準備,明天把人交給你們,我保證他們聽你倆的話,不會出任何問題。」

 

  第三天的黃昏下起了小雨。

  眾人把東西搬上車去,劉硯站在路邊,遠遠喊道:「哲學家!」

  謝楓樺在一棵樹下躲雨,過了好幾天,她的臉色紅潤,衣服也洗得很乾淨。不知何處撿來的紙皮墊在樹下,樹杈上晾著一套內衣,一套裙子。

  她的頭髮有點亂,全身卻收拾得很整齊,不遠處還堆著一圈石頭,像是每天還自己動手做飯。

  劉硯頗有點意外,她就像一棵堅韌的野草,居然風餐露宿地活下來了。

  劉硯當初讓丁蘭去管倉庫並沒有太多的想法,但此刻一看就知道,丁蘭一定是從倉庫裡偷了不少吃的給謝楓樺,否則她早就餓死了。

  知道內情的人不多,劉硯選擇了睜隻眼,閉隻眼,秋雨下了起來,天氣逐漸轉涼,他喊道:「到裡面去避雨吧!會感冒的!」

  謝楓樺在河對岸喊道:「知道了,謝謝!你要上哪去?」

  蒙烽扛著一台紅外線監視器出來,放在吉普車的後座上,遙遙喊道:「去撿垃圾!」

  謝楓樺道:「注意安全,祝你們好運!」

  蒙烽笑了起來,搖了搖頭,不知道是在笑謝楓樺,還是在笑自己,張岷戴上露指手套,埋頭調整,問:「出發了?」

  劉硯看著高處,林木森在那裡吹了聲口哨,示意祝他們順利。

  張岷說:「我去和決明告個別。」

  劉硯:「別去了,他正盯著你呢,別讓他起疑心。」

  蒙烽:「你會安全回來的,有狀況我會替你去死。」

  劉硯蹙眉,張岷十分尷尬,蒙烽大拇指比著自己戳了戳,漫不經心道:「反正沒人等我回來。」

  劉硯冷冷道:「我也覺得是呢,你當真可憐啊蒙烽中士。」

  「別說這麼不吉利的話。」張岷哭笑不得:「大家都會平安回來的,走吧。」

  三輛吉普車載著十四個人出發,馳上公路,前往七十裡外的兵營。

 

  夜十一點。

 

  吉普車錯開,在山頭停下,彼此首尾相接,形成一個三角型的封閉堡壘,坡下三百米處就是軍營。

  營中一片死寂,蒙烽站在車頂,以望遠鏡朝下看,遠處軍營中四面豎著高達十米的圍牆,六棟大樓,千米環道的訓練場,空曠的操場,升旗台,大院,到處都是漆黑一片。

  「你們為什麼不選早上來。」一名小弟說。

  劉硯答道:「是‘咱們’為什麼不選早上來,你會挨森哥耳光,他最喜歡強調團體意識和歸屬感了。」

  小弟:「……」

  蒙烽解釋道:「我們要用紅外線偵察。喪屍的體溫不像正常人這麼高,白天陽光暴曬下,其他東西容易影響,干擾,造成螢幕模糊。」

  另一名小弟看著劉硯,而後道:「劉硯,你坐鎮指揮麼,自己也得注意安全。」

  劉硯看了他一眼,問:「你叫什麼名字。」

  「聞且歌。」那小弟說。

  「好名字,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讓你們都活著出來。」劉硯道:「開始行動。」

  十名小弟在蒙烽與張岷的率領下滑下山坡,勾索平地飛起,搭上圍牆。

  張岷與蒙烽幾下攀上十米高的圍牆頂端,張岷取出夾鉗,蒙烽從大腿一側的工具包裡抽出扳手,張岷剪開鐵絲電網,蒙烽撬開釘在牆頂的水管,二人隨走隨拆,站在圍牆頂端一路前行。

  「蒙烽,等等他們。」劉硯按著耳邊的通話器,朝麥裡說,圍牆邊上,林木森派來的人只爬到一半,簡直是慘不忍睹。

  蒙烽只得示意張岷在牆頭站定,耐心等候。

  劉硯側頭看了一眼,說:「我以為你會跟著去的。」

  那胖子嘴角抽搐:「少玩花招,我警告你。森哥就是派我來盯著你的。」

  「我才要警告你。」劉硯道:「你如果做蠢事,我馬上就會殺了你。森哥看你不順眼很久了,仗著自己出了點錢就指手畫腳,你知道他為什麼派你來麼?」

  胖子登時色變,劉硯笑吟吟道:「他想讓你惹上我,蒙烽會送你一顆槍子兒,‘咱們’走著瞧。」

  胖子:「……」

  劉硯搞定了這個最大的麻煩,事關性命,先行警告了他,以免在一旁礙手礙腳,便前去打開吉普車後座,取出蓄電池與電波接收裝置,放在地上。

  繼而又翻出帆布包著的支架,與四個小的電視機,揭開帆布的時候,劉硯深吸一口氣。

  決明抱著劉硯的筆記本,側躺在帆布下睡覺,此刻有所察覺,轉頭睜開眼。

  劉硯:「你偷看我的日記。」

  決明坐了起來,盯著劉硯不作聲。

  劉硯點了點頭:「很好。」

  決明:「謝謝。」

  劉硯:「謝什麼!你要氣死我嗎?!」

  決明:「你說‘很好’,是誇獎我?」

  劉硯沒脾氣了,揪著他的領子把他拖出來,繼續幹活。

  胖子從車窗裡探出頭,懷疑地端詳著決明。

  決明帶著敵意,望向他,不作聲。

  胖子疑惑道:「你是誰?」

  劉硯馬上小聲吩咐決明:「別和那人說話。」

  「把這個釘在地上。」劉硯道:「你什麼時候偷偷進來的?」

  決明:「下午。」

  劉硯:「下次不能這樣,知道嗎?你為什麼不聽你爸的話?」

  決明:「你說蒙烽死了,你該怎麼辦,會很危險嗎。」

  劉硯靜了,決明又道:「你怎麼辦?」

  劉硯道:「有點危險,如果他們陷在裡面了,我會進去救他。」

  決明:「我也是。」

  劉硯:「但是到了那一步,不可能救得活。」

  決明:「我也是。」

  「不行。」劉硯靜了一會,而後道:「決明,你太小了,還沒到能殉情的年紀。」

  決明看著劉硯,說:「你忙吧。」

  劉硯立起支架,四台小電視機接駁蓄電池能源,蒙烽和張岷分頭走向兵營的四個角落,把紅外線監視器固定在不同方位的牆頭頂端。

  「四號機和一號機開啟。」蒙烽按著耳機說。

  劉硯深吸一口氣,平穩住心緒:「正常。」

  監視器亮起紅燈,四台依次就緒,將景象傳回螢幕上,劉硯按了一個鍵,一層光線濾過螢幕,現出密密麻麻,緩慢活動的人型物體。

  劉硯抽出地圖看了一眼:「你們可以在西北角下來,周圍只有六隻喪屍,注意別驚動它們,喪屍後面是軍隊的行政大樓,一樓全是喪屍,有上百隻,沿著消防通道小心上去,二樓以上是完全安全的。」

  蒙烽比了個手勢,與張岷順著勾索墜下牆角,跟班們笨拙滑下。

  蒙烽:「我開始行動了。」

  劉硯小聲道:「我愛你,保持警惕。」

  蒙烽在空地上站了片刻,劉硯道:「蓄電池只能支援五個小時,你不妨原地休息四個半小時,再一口氣碾壓進武器庫裡。」

  蒙烽忍無可忍道:「我正在想怎麼回答你剛才那三個字!」

  劉硯忍無可忍道:「你只要活著出來就可以了謝謝!你再在這裡站個十分鐘,等喪屍們過來以後就真的什麼都不用說了!」

  張岷笑了起來,蒙烽悶哼一聲,單手一翻,絞住衝鋒槍束帶,另一手擰開門把,閃身進入。

  張岷帶人在外面等候,蒙烽在裡面仰頭看,耳機和麥組成的通訊器一共只有三個,劉硯,張岷和蒙烽各一個,其他人俱是抓瞎。

  蒙烽抽出一個光筒扯開,拋向二樓,閃光筒滋滋作響,拖著尾焰照亮了狹隘的樓道。

  「你很不滿意?」劉硯道。

  蒙烽:「帶一群雜牌軍,你會滿意?」

  劉硯低聲道:「我以為林木森也會來的。」

  蒙烽持槍緩緩上行,問:「他來又怎麼樣?」

  劉硯:「他來的話,可以讓他留在這裡陪喪屍玩,你回去接收工廠,就有一支軍隊了。」

  蒙烽:「這不像你會做的事情,你要真是這樣的人,我就不愛你了。」

  劉硯:「你本來就不愛我,少拿這說事了。」

  蒙烽:「你憑什麼這麼說?」

  劉硯:「出發前誰說的沒人等你回來……」

  張岷在外頭插口笑道:「有軍隊的話,哥們可以給你們調教槍兵炮兵。」

  劉硯看了決明一眼,決明安靜地站著,始終望向山下的軍營。

  劉硯打消了把決明的事告訴張岷的念頭,免得他分心,蒙烽道:「樓道安全。」

  張岷一收槍打手勢,數人馬上進入樓道。

  蒙烽軍靴踏在地板上全無聲息,劉硯道:「不要走二樓,二樓容易傳遞腳步聲。引起喪屍警覺。都上三樓去,從三樓過西側,進樓梯小心下來。」

  張岷:「它們似乎沒有感應活人氣息的能力。」

  蒙烽嗯了一聲:「保持了生前的感知能力,眼睛看,耳朵聽,我估計比正常人還要更遲鈍些。」

  劉硯:「方便的話,請順手給我找點迴紋針。這玩意很有用,可以製造不少東西。」

  腳步聲在空曠漆黑的走廊裡回蕩,沒有人說話了,靜悄悄的狹長走廊陰森恐怖,盡頭立著一扇敞開的門,仿佛大張著嘴的怪獸。

  蒙烽道:「看著門,原地等待指令。」

  他擰開門把,走進辦公室,一陣惡臭撲面而來。他四處掃視,一手舉起電筒四處晃了晃,拿起桌上的一盒迴紋針放進胸口的兜裡。

  辦公桌後,旋轉椅上坐著一個人。

  蒙烽一手持槍,將轉椅緩緩轉過來,手電筒照上。

  屍體迎面與蒙烽對上,一張黃色,腐爛的臉,穿著整齊的軍服,睜著雙眼,一手放在身前,另一手則垂在椅後,手裡握著把手槍。

  他的太陽穴上有一個乾涸的血洞,肩上軍銜顯示是名上尉。

  蒙烽把手槍取出來,蒼蠅嗡嗡嗡地飛,他瞥見桌面的一份計畫。

 

  2012年8月7日,隔離區爆發大規模感染……

  ……申請蒙建國將軍派出小隊支援,並進行轟炸。

 

  蒙烽不發一語,折起那張紙,塞進衣兜,隨手翻了翻抽屜,取了些他覺得有用的東西,轉身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