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非天夜翔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二零一三

 

 

 

第十四章  聚合

 

  2012年8月25日。

 

  蒙烽與張岷安全回來,我們獲得第一批武裝力量,林木森是個有野心的人,他的野心內斂而張揚,沉默而危險,在所有人為了生存而努力時,他不甘心僅僅是生存。如果我沒有猜錯,他想在這次喪屍潮後爭取得到些什麼。

  一個國家?一個政權?但那還太遙遠,他的人太少,加上新收編的平民,目前只有不到五十個能充當戰鬥力的男人。

  他讓蒙烽與張岷訓練這五十人,包括他自己。

  他們在河邊立了靶子,早上跟隨張岷練習射擊,下午則讓蒙烽帶著他們,腿上系著十公斤重的沙袋,跋山涉水地進行體能訓練。

  方小蕾提出了一個非常恐怖的設想,但林木森對此毫不關心。

  只有我們知道那意味著什麼——正在朝著具有自主意識緩慢進化的喪屍。人類之所以能在喪屍潮爆發時自保,全因為喪屍沒有思考能力,行動全憑生存本能:進食,攻擊以及其他。它們各自為戰,不懂互相配合與擊破,這令喪屍群成為一盤散沙。只要不碰上具備壓倒性數量的喪屍大潮,小股人類在具有合適武器下,逃生成為可能。

  然而一旦進化猜測被證明,我無法想像一支會包抄,偷襲以及有組織紀律性的喪屍軍隊有多大的戰鬥力。它們如果不再進攻人類,改而取食生物,後果不堪設想。

  我的日記越寫越長了,希望一切不要朝著最壞的情況發展……

 

 

  「劉硯。」一人在外敲門:「出去訓練。」

  劉硯合上筆記本,把它塞進床下,答道:「我是技術工種。」

  那人道:「森哥吩咐的,所有人都要接受訓練,就在中庭。」

  劉硯只得離開房間,樓道裡站滿了人朝下窺探,林木森左肩上戴著一片白鐵的盔甲護肩,右手持匕首,微微躬身。

  面前是一隻喪屍!

  劉硯心頭忍不住一驚,只見喪屍朝林木森撲來,後者猛地一個側身,避開喪屍的手臂,「呵」一聲嚎叫,喪屍緊緊咬住他的護肩,林木森以匕首朝上一挑,蒙烽道:「停!」

  林木森就地一個打滾躲了開去,圍觀小弟紛紛大聲叫好。

  蒙烽飛起一腳,把喪屍踹得倒飛回籠子裡,兩邊馬上有人關上籠門,哐當下了鐵栓。

  「匕首紮入的方位不對。」蒙烽道:「手勁依舊差了點,從下顎朝上捅,需要深入它的後腦,才能達到擊殺效果。」

  說著以拳頭比劃個手勢,抵在林木森喉嚨處,運勁一推,將林木森推得後退,抵在牆上。

  林木森點頭道:「明白了。」

  蒙烽站到一邊。

  林木森道:「下一位。」

  另一人過來,林木森道:「你,把它的匕首拔出來,再把它的頭砍下來。」

  那人身上穿著厚厚的外套,護肩;一頂帽子遮住頭臉,像個劫匪。

  管籠子的人放出喪屍,那人沖上前去,握著匕首朝後一抽,蒙烽喝道:「注意避開正面攻擊!」

  那人閃到喪屍身後,以匕首朝喪屍後腦勺狠狠一紮,馬上飛身躍開,喪屍朝下撲倒,痙攣片刻,不動了。

  清理人員戴著手套,把那訓練用的喪屍搬上一個獨輪車運走。訓練者摘下帽子,看了劉硯一眼——正是數天前揚言要找劉硯報仇的聞且歌。

  「劉硯。」林木森的眼角餘光瞥見他,轉過身道:「你覺得怎麼樣?」

  劉硯:「從哪裡抓回來的?」

  林木森:「最近有小股兩三隻喪屍在外面遊蕩,監視器感應到,單只用麻袋套回來的。」

  小弟們推走籠子。

  劉硯掃視高處一眼,小聲道:「這很危險,容易感染。」

  林木森答:「總要面對的,現在開始是一隻,以後會逐漸增多,槍彈不能解決一切。」

  劉硯:「要是在訓練過程中不慎被抓傷怎麼辦?」

  林木森道:「我讓他們自己提前做好所有防禦措施,你看那裡。」

  劉硯順著林木森目光朝上望去,三樓張岷架著狙擊槍,在檢視中庭訓練場中的一舉一動。

  「如果還會被抓傷。」林木森緩緩道:「就只能怪命不好了,讓他們走,遲早都是死。」

  「你來試試!」林木森大聲道。

  蒙烽說:「他是技術工種,不用了。」

  「沒關係。」劉硯道:「我可以的。」

  高處張岷一手握槍托,另一手手指探入扳機,聲音傳了下來:「蒙烽,相信我,沒事。」

  劉硯接過蒙烽遞來的短刀,微微躬身,又有兩名小弟推著帶滑輪的封閉鐵箱過來,裡面傳出砰砰響,喪屍似乎十分狂躁。

  「開門!」林木森下令。

  繩子抽走,籠門被撞開,一隻身著西裝的喪屍摔了出來,劉硯刹那靜了。

  他後退半步,直至那喪屍抬起頭,搖搖晃晃站起,朝劉硯撲來,劉硯猛地抽身後退,不敢相信地看著那喪屍發黃而腐爛的臉。

  它的胸前別著一枚領帶夾,上面是劉硯的校徽。

  「老師?」劉硯喃喃道,那一刻他與喪屍正面朝向,只覺腦子裡嗡的一聲,天旋地轉。

  喪屍正是他的系主任,人與屍短暫的停頓後,喪屍大吼一聲,朝劉硯撲來!

  蒙烽喝道:「別走神!」

  說時遲那時快,劉硯矮身避過他導師橫揮而來的雙手,一手按地,側踹出一腳,勾中它的膝彎,緊接著往回一勾,喪屍膝蓋被撩得蕩起,失去平衡朝後摔在地上!

  周圍一聲喝彩,劉硯持刀繞圈,井字型的中庭外樓緩慢旋轉,他眼睛緊緊盯著那身穿西裝的喪屍中年人。

  它兩眼翻白,再次艱難站起,口中呵呵作聲,抬起雙手漫無目的地亂揮。

  劉硯收刀,疑惑地眯起眼,喪屍轉了個身,赫然不顧劉硯,朝林木森撲來!

  周圍譁然驚叫,劉硯吼道:「等等!」

  然而那一聲喊得太遲,樓上張岷果斷開槍,砰然擊爆了喪屍的腦袋。

  「你會格鬥?」林木森道。

  劉硯道:「蒙烽教過我一點,每年當兵休假的時候回來教的。」說著望向蒙烽雙眼。

  林木森道:「很好,有自保能力,我就放心了,以後你們技術工每天來練習射擊,體能條件可以適當放寬。」

  劉硯答道:「好的。」

  有人上前收拾屍骸,劉硯使了個眼色,蒙烽微微點頭,劉硯轉身走了。

  傍晚,蒙烽拄著槍坐在河邊的一塊大石頭上,劉硯抽身離開工廠,問:「那只喪屍是在什麼地方找到的,林木森具體說方位了麼?」

  蒙烽說:「沒有,你認識它?」

  劉硯道:「是我的老師。」

  蒙烽歎了口氣,劉硯又站了片刻,摒去無奈的心酸,蹙眉道:「是第一波跟著蕭瑀他們跑的。」

  蒙烽說:「蕭瑀已經死了,我告訴過你的。」

  劉硯道:「那麼它們為什麼會……出現在外面?」

  蒙烽:「我不知道,你問我我問誰去?也有可能是林木森帶著人進去了。」

  劉硯:「他有這麼大的膽子,敢進兵營裡抓喪屍?」

  蒙烽:「或許有那麼一兩隻從下水道跑了出來也不一定,還有可能你的老師根本就沒進去,或者在感染潮爆發當天還活著的時候就出來了,在外面病發後四處遊蕩。」

  劉硯深吸一口氣,蒙烽說:「兵營的圍牆很堅固,不應該會跑出來,它還認識你?」

  劉硯什麼也沒說,搖了搖頭,蒙烽道:「軍方馬上就要轟炸那裡了。」說畢掏出一張紙,正是那天他從行政大樓裡取得的檔。

  劉硯匆匆展開看了一眼:「為什麼不早說?」

  蒙烽:「交給林木森有用麼?你看這名中尉是朝誰發電報的?!林木森一定會問,這個蒙建國是誰。」

  劉硯:「你可以說你們只是同姓。」

  蒙烽:「省點吧,老子是將軍,兒子是特種兵,你以為別人都是傻子。」

  劉硯一想也是,只得把緊急通報交給蒙烽:「這只是手寫件,你確定已經發出去了?」

  蒙烽:「傳真件一定發了,發消息的人是自殺的,沒有發出去他怎麼會自殺?我估計這只是軍方無暇抽身解決這裡的集中營,但他們遲早會來的。」

  劉硯朝遠方眺望,絢麗的火燒雲在紫藍色的天幕下鋪展。

  「七十裡路。」劉硯道:「轟炸的話會波及這裡麼?」

  蒙烽道:「除非用核彈,但這麼小的地方不現實,可能是轟炸覆蓋率80%左右的GBU-28型鐳射制導彈。後果是,炸掉大半個兵營,不排除會有遺漏的喪屍跑出來。」

  劉硯點了點頭:「得通知林木森,加強戒備。」

 

  當夜,萬籟俱寂,空氣悶熱,天空烏雲滿布,大地一片漆黑。

  宿舍的窗門大開著,蒙烽抱著劉硯,赤身裸體地斜斜壓著他睡覺。

  劉硯在夢裡不舒服地動了動,滿身大汗,濕膩的汗水與蒙烽的汗交匯在一處,被子大敞著,床頭櫃上放著一個玻璃杯,杯裡裝了半杯水,是預備半夜醒了口渴喝的。

 

  半夜兩點。

  玻璃杯裡的水微微一振,蕩起漣漪,漣漪中央像是受到什麼震擊,激起一滴水珠,複又滴答落回杯裡。

  三秒後,水紋又一振。

  蒙烽睜開雙眼。

  隔壁房間內,決明道:「爸?」

  張岷猛地睜眼,狹小的房間裡一片靜謐,決明滿臉疑惑,把耳朵貼在牆上。

  劉硯也醒了,坐在床上,蒙烽察覺到了什麼,示意他別吭聲,迅速穿好衣服,推門出來。正碰上沖出走廊的張岷。

  「你也聽見了?」蒙烽道。

  張岷:「什麼東西?是地震?叫醒他們嗎?」

  蒙烽:「先搞清楚是什麼……」

  瞬間二人同時屏息,一聲極輕的悶響從遠方傳來,整個大地不易察覺地微震。

  蒙烽:「劉硯!你上哪去!」

  劉硯抓著望遠鏡,狂奔過整個走廊,沖上天臺,張岷拉著決明,與蒙烽一起跑上天臺。靜夜裡的那一聲喊,有不少人醒了,房間接二連三亮燈,劉硯站在天臺頂端最西邊的天臺上,舉起望遠鏡。

  黑夜與群山的濃霧中,有一個堪比山巒的巨大黑影緩緩東來。

  所有人睜大了雙眼,難以置信地看著遠處。

  砰的一聲悶響,猶如轟雷在雲層中炸裂,大地微微一沉而後彈起,劉硯退了半步。

  「那是什麼?」蒙烽道:「是……什麼怪獸?」

  劉硯道:「你看。」

  他把望遠鏡交給蒙烽。

  朦朧的黑暗裡,蒙烽看見一隻巨大的,足有三十米高的龐然巨獸,它的全身上下滿是死屍,沒有頭顱,二次死亡後的屍體密密麻麻地組成了一隻頂天立地的血肉巨人!

  它沒有頭部,沒有雙手,就像將成千上萬具死屍與斷肢混在一處,捏出一團巨大的,人型的屍體巨人,兩隻腳拖著沉重步伐,一邁十米,跨過公路與鐵絲網,朝工廠的方向走來!

  「估……估計速度……」劉硯道:「目測,快,蒙烽!」

  張岷舉起望遠鏡,只看了一眼就徹底懵了。

  蒙烽道:「大約還有五分鐘……即將靠近我們了!馬上拉警報!快!」蒙烽幾乎是大吼著沖下中庭,拉響了應急警報。

  大地的震動越來越明顯,所有人在睡夢中驚醒,亂成一片,林木森吼道:「哪裡有喪屍!」

  「退出這裡!」蒙烽大叫道:「所有人退出這裡!張岷!準備火箭炮!」

  化工廠所有人驚慌起來,沖下中庭,撤出馬路外時有人看見血肉巨人如同小山般的個頭,登時呆呆站在路邊,忘記逃跑,仰頭眺望。

  「快!」劉硯吼道:「別看了!找地方掩護!」

  轟然巨響,血肉巨人接近化工廠,那驚天動地的一腳,踏翻了廠房外沿的車庫,引起一陣連環大爆炸。

  蒙烽持槍邊跑邊吼道:「所有人都撤出來了麼!火箭炮在哪裡!」

  林木森焦急喊道:「不知道!別管那麼多了!快開槍!」

  工廠馬路對面,大部分人逃進了樹林,槍聲此起彼伏響成一片,間雜著AK的砰砰巨響,震耳欲聾的六管機關槍發動,張岷戴著瞄準鏡躍上馬路。

  鋪天蓋地的子彈飛向血肉巨人,將它身上聚合著的千萬具喪屍軀體轟得血肉潰爛,然而似乎有一塊強力磁石,所有掉落的腐肉,血液與骨骼竟是牢牢吸附著,瓦解不了絲毫。

  「停火!」林木森道:「先別開火!」

  蒙烽手指握著微型火箭炮的扳機,四周靜了,偶爾響起一兩聲稀稀落落的槍響。

  血肉巨人一步邁過,轟然踩在他們十米外的公路上,所有人終於得見它的外殼——無數喪屍軀體彼此粘連,形成一隻巨大的腳。

  早已死去的喪屍樣貌猙獰恐怖,猶如浮屠柱上的雕塑,或是背朝外,或是胸口朝外,手、腳,彼此穿插變形,嚴密地緊貼在一起。

  那只腳抬起,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數十人同時抬頭,血肉巨人一腳邁進化工廠房,發出天崩般的巨響與爆炸!

  女人們絕望的叫喊聲中,火焰沖天而起,緊接著被一腳踩熄下去。

  「它的目標不是咱們。」林木森道。

  蒙烽放下微型火箭炮,巨人踩進化工廠,將西側宿舍踩得崩塌下去,緊接著穿過中庭,一腳將東邊廠房區撞得轟然坍塌,邁出他們賴以為生的家園,朝東邊緩緩走去。

  所有人麻木地看著面前這一切,車庫被毀了,井字型的宿舍樓剩下南北兩棟破損大半,搖搖欲墜的殘骸,鋼筋上仍掛著不少血肉模糊,從巨人身上刮下來的屍體。

  大地陣陣顫慄,血肉巨人離開了。

  「見鬼……」林木森徹底疲了:「那是什麼東西?」

  沒有人能回答他的問題,天空悶雷翻滾,閃電劃過天際,暴雨下了起來,澆滅了車庫內熊熊燃燒的烈火。

  黯夜裡,蒙烽走上公路,被淋成落湯雞,打著赤膊,濕淋淋的迷彩軍褲緊貼在大腿上。臉上,身上,穿著人字拖的腳上全是污泥。

  劉硯濕透的頭髮貼在額前,遙望血肉巨人離開的方向。

  「它是從西邊來的。」劉硯在嘩嘩的暴雨中說。

  「什麼——!」雨聲裡聽不到交談,蒙烽大聲道。

  劉硯:「兵營!它是從兵營的方向來的!那裡一定發生了些什麼!」

  蒙烽茫然地點了點頭。

  劉硯道:「你沒聽懂嗎?!這意味著什麼?」

  三秒後,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在樹林內響起,所有人同時意識到這個嚴重的問題。

  七十裡外,仍能活動的喪屍因為兵營告破,被集體放出來了,足足過了三天,它們跟隨血肉巨人的腳步,找到了他們藏身的地方。

  張岷深吸一口氣,爆喝道:「所有人朝東邊撤退!別回廠裡!喪屍群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