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非天夜翔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二零一三

 

 

 

第十五章  逃亡

 

  被毀去的據點與血肉巨人出現帶來的震撼尚未過去,第一波喪屍群已無聲無息逼近。

  林木森吼道:「誰值的班!」

  「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劉硯大喊道:「朝東跑!找掩體!守住!」

  雨夜裡一片漆黑,偶爾撕裂天空的閃電照亮了方圓百里,大批喪屍從雨水與泥濘中聚集而來。四面八方的活死人自發地朝著工廠包圍上來。尖叫聲,呐喊聲四處響起,伸手不見五指的雨夜,槍響聲震耳欲聾。

  「別朝廠裡跑!」

  「救命——!」

  張岷道:「寶貝,躲在我身後!」

  蒙烽揚起連發機關槍一番狂轟濫炸,大吼道:「劉硯呢!劉硯在哪裡!」

  持槍的人各自為戰,張岷吼道:「集合!避免流彈誤傷!」

  一通槍響亂七八糟,黑夜裡手雷接連炸開,烈火甫起,卻被滂沱大雨澆熄,深夜中也不知死了多少人,到處都是淒慘的尖叫。蒙烽近乎絕望地大吼道:「劉硯——!你狗日的到底在哪!快給老子滾出來!」

  冷不防背脊與一人相碰,劉硯喊道:「在這裡!剛才讓你們脫身的手雷是我扔的!」

  蒙烽像是整個人垮了下來,一臂抱著劉硯,狠狠在他額前揉了揉。

  張岷喊道:「現在怎麼辦!」

  蒙烽吼道:「且戰且退!讓人過來集合!」

  劉硯裝填信號槍,一枚照明平地飛起,喪屍已少了許多。

  生還者漸漸朝他們聚攏,他們一退再退,天明時分雨勢漸小,樹木,群山籠罩在一片死寂的黑暗裡,景物已逐漸清晰。

  蒙烽審視周圍,剩下十七個人,他們已經脫離了喪屍的包圍圈。

  林木森已經累垮了,決明裹著張岷的迷彩外套,在雨裡冷得不住發抖。

  除去他們四個,僅存十三個人。

  林木森的眼神空洞而茫然,仿佛完全沒有預料到只要一晚上,他初具規模的小王國就被徹底摧毀得一乾二淨。

  「現在可以追究責任了。」劉硯疲憊地倚著一棵樹,在路邊癱軟下去。

  蒙烽苦笑道:「已經沒用了。」

  張岷道:「誰負責夜間巡邏的?」

  林木森道:「不在這裡,應該已經死了。」

  劉硯道:「那只巨人,你們都看見了麼?」

  蒙烽道:「怎麼?」

  劉硯說:「紅外線檢視儀只對體溫比常溫略高的喪屍進行報警,巨人的組成是二次死亡的喪屍,它們已經沒有溫度了,就像石頭樹木一樣,沒有報警是很正常的。」

  張岷:「究竟是什麼鬼東西?」

  劉硯苦笑搖頭,問:「現在怎麼辦?」

  十七人的目光一齊望向林木森。

  林木森掃視手下們一眼,說:「得想辦法離開這裡。」

  「戰略撤退?」蒙烽收起連發機關槍,埋頭檢視電子螢幕上面的彈藥量。

  「車庫已經毀了。」張岷道:「怎麼走?」

  劉硯道:「我覺得還有人活著,你們發現了麼,剛開始發現喪屍群,並沒有那麼多。」

  蒙烽眯起眼想了片刻,點了點頭。

  「粗略估計。」蒙烽說:「上次我們去兵營,裡面還有接近一萬隻喪屍,不可能只有這麼小規模。」

  張岷說:「可能性只有一個,它們沒有全部過來,今天淩晨遭遇的只是第一波,這些幾乎全部清剿光了,回去看看還來得及,說不定有生還的夥伴。」

  林木森道:「這樣,你們回去救人……」

  數人轉頭,看著林木森。

  「誰們?」蒙烽冷冷道。

  林木森點了人:「你,你,你,你們三個,帶五個人過去,誰願意回去偵察的,站出來。」

  劉硯就知道是這個結果,但正合他意,他朝蒙烽使了個眼色。

  蒙烽會意,開口道:「不用五個人,我們去就行。」

  林木森道:「行,我相信你們的能力,能救的救出來,看看廠裡還有什麼能用的,我帶人上高速去找車,一旦找到就回來接你們。」

  蒙烽說:「高速上有車?」

  林木森說:「剛搬到工廠的時候,我發現高速路口停了三大排貨櫃車,但不清楚有沒有汽油,當時我派人去檢查過,都是正常的。」

  蒙烽點了點頭,張岷看著決明,又看林木森,劉硯替他下了決定:「決明跟著我們走。」

  張岷背起決明,把AK交給決明拿著,蒙烽一臂套在機關槍裡,像個機甲戰士,另一手拉著劉硯,四人在公路邊深一腳,淺一腳緩緩行走。

  「還有幾發子彈?」張岷問。

  蒙烽:「四百六十發,子彈都在廠裡,得回去裝填。」

  張岷說:「咱們這就走了?不等他們了?他們萬一不來怎麼辦?」

  蒙烽道:「劉硯?」

  劉硯一路上都沒有說話,此刻回過神,茫然道:「什麼?」

  山路上的水沖刷著黃泥淌下,蒙烽讓他朝自己這邊靠近點,免得滑倒,問:「你在想什麼?巨人?」

  劉硯點了點頭,說:「林木森會會來找我們的,他的家當還全在廠裡呢。」

  決明打了個噴嚏,在張岷脖子上蹭鼻涕。

  張岷道:「我還得回去找藥箱,感冒這種小病要發起燒來可就……冤了。」

  他們順著公路走了近一個小時,決明身上蓋著張岷的外套,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劉硯與蒙烽手牽著手,站在已成一片廢墟的工廠前,天近全亮,滿地焦黑的喪屍,被手雷炸成狼藉的建築物,垮塌的宿舍。

  張岷把決明放了下來,讓他在建築物下避雨,又在周圍巡邏一圈,確認沒有危險。

  「有人嗎?!」劉硯大喊道。

  冷不防砰砰槍響,蒙烽朝著劉硯背後開槍,將一隻喪屍打成篩子。

  劉硯點了點頭,示意多謝,朝中庭裡走。

  蒙烽:「去哪裡?」

  劉硯道:「拿我的東西,你不用上來。」

  蒙烽仍舊赤著滿是泥汙的上半身,站在中庭裡,未幾,劉硯從樓上扔下一件外套給蒙烽穿上,收拾了筆記本和工具箱下樓。

  「我去河邊看看。」蒙烽說:「張岷,你看著這裡。」

  劉硯提著工具箱匆匆走過食堂,忽然停下了腳步。

  「老天……」他的眼眶紅了起來,鼻頭一陣發酸。

  崔小坤被一根鋼筋穿透了胸膛,睜著眼,半吊在空中,兩腳齊膝之下,已被喪屍啃得稀爛。

  劉硯抑著奪眶而出的淚水,上前把崔小坤兀自睜著的雙眼合上。

  張岷道:「是你的朋友麼。」

  劉硯點了點頭:「室友,最早一起逃難出來的。」

  張岷歎了口氣。

  劉硯道:「你從東向西,我從西向東搜索,五分鐘後在這裡碰頭。」

  張岷點頭道:「行。」

  劉硯把工具箱放在決明腳邊,叮囑他別亂跑,轉身繞著破敗的廢墟開始尋找生還者。

  「有人嗎——」劉硯喊道。

  一陣尖叫響起,劉硯快步跑向南樓,一隻喪屍趴在門上,探手進廚房內亂抓,裡頭于媽的聲音大罵道:「走開!走開!」

  劉硯喊道:「朝後躲!」說畢砰然開槍,一槍打偏,那喪屍猛地朝他撲來,劉硯不避不讓,連著四槍砰砰砰砰射去,最後一槍成功地擊爆了它的頭顱,無頭屍倒在劉硯面前。

  劉硯上前推門:「于媽?還有誰在裡面?安全了,都可以出來了。」

  裡頭傳來一陣尖叫。

  「小心——!」

  劉硯猛地轉頭,一隻喪屍撞出走廊朝他撲來,他連忙背靠門板開槍,電光火石的瞬間,樓上掉下來一個鐵櫃,轟的一聲巨響,砸在喪屍身上。

  劉硯捏了把汗,持槍遙遙朝上望去,三樓出現一個花盆。

  劉硯忙道:「停——!」

  決明露出腦袋,問:「死了麼?」

  劉硯:「……」

  「你跑上面去做什麼?」聽到槍響的張岷匆忙奔來,朝樓上喊道。

  「找東西。」決明答道,他尋到自己的東西下來了。

  廚房門打開,現出門後老母雞似的于媽,以及躲在裡頭的兩名女生——謝楓樺與丁蘭。還有三個受傷的男人。

  「都出來吧。」張岷說,順手把壓在衣櫃下的喪屍一槍爆頭,張開手臂抱著決明在一邊坐定。

  劉硯:「還有生還者麼。」

  張岷:「沒有了,南北兩樓的物資基本還在,東西樓和廠房裡,車庫裡的全毀掉了。等蒙烽回來集合。」

  蒙烽在河邊洗了把臉,河水夾著山頂咆哮而下的水流狂奔而來,斷木,樹葉沖過。忽然感覺到了什麼,猛然抬起頭。

  遠處曠野中,有兩具濕淋淋的屍體,一具躺著,一具跪著。

  蒙烽猛然抬頭,喊道:「誰?」

  蒙烽迅速架上臂髮式機關槍,涉水過對岸。

  烏雲密佈,灰濛濛的天地間,方小蕾安靜地躺在曠野上,睜著空洞的雙眼,另一具喪屍趴在她的身上,一動不動。

  蒙烽瞠目結舌:「方小蕾?!」

  蒙烽以槍輕輕撥開俯在她身上的那具屍體,喪屍翻了過來,那是斷了雙腳的蕭瑀,一把小刀沿著脖頸捅入了他的頭顱。

  方小蕾脖頸上,肩上全是血,躺著不住痙攣。

  她的唇動了動,伸出一隻手,把兩枚戒指放在蒙烽的大手裡,握著他的槍口,顫聲道。

  「開……開槍……」

  遠處一聲槍響。

 

  宿舍樓內,張岷舉起槍,發射一枚信號彈,灰白的天空下綠光一閃一閃。

  決明在一旁吃藥,劉硯問:「你回去拿什麼?」

  決明從外套兜裡掏東西讓看——一枚金質獎章,再來一瓶的蓋子,幾張植物大戰僵屍的布質徽標。

  外面停了四輛貨櫃車,林木森一如劉硯所料,回來了。

  「怎麼樣?」林木森帶著人下車。

  劉硯道:「安全,你們可以開始搬東西。」

  「我們朝哪裡撤退?」蒙烽穿著軍外套卻不扣上,坦露赤裸的胸膛,卸下機關槍,活動酸痛的手臂。

  林木森不答,反問道:「這裡是活下來的所有人了?」

  劉硯道:「加上你身後的,一共二十三名。」

  林木森讓人前去搬東西,四下望了一眼,在中庭席地而坐,攤開地圖。

  「東邊S市和Z市,省會F市。」林木森道:「據說是全國最先爆發喪屍潮的區域,你們一定不想回去、」

  「免了。」蒙烽沒好氣道。

  大家都不願回去面對那噩夢般的城市。

  「不去重災區。」張岷說:「我建議朝北走。」

  林木森道:「上北邊高速就是出省了,半個月前那裡全線封鎖,剛剛我派人去看了一眼,全是喪屍。」

  數人俱是沉默。

  林木森說:「我決定朝西走,離開南嶺山系以後拐向西北。」

  蒙烽說:「但那只怪物就是從西邊來的。」

  林木森說:「它朝東邊走,目標不是咱們,而且已經離開了。」

  劉硯始終不作聲,張岷說:「朝西走,路上一定還會有喪屍。」

  「走任何一個方向都有喪屍。」林木森說:「哪裡不是冒險呢?」

  劉硯說:「我贊成西北方向,可能的話,我想去兵營回收一件東西。」

  蒙烽點了點頭,林木森道:「待會六個人一隊,輪班守在貨櫃頂上,架上前槍,如果有喪屍攔路的話,可以沿途清理,只要車能走就行,現在所有人都去搬東西,包括女人!半小時後準時出發!」

 

  眾人散了,六輛貨櫃車依次排在公路前,他們把所有能用的物資帶上車去,劉硯粗略計算汽油儲量,足夠車隊行走近五千公里。

  跟班們把麵粉,大米與罐頭抬上車去,塞進貨櫃的最裡面,以及成箱的香煙與醫藥品,劉硯這才發現,林木森竟準備了這麼多東西。

  半小時後,東西都搬得差不多了,一名小弟不慎在裸露的鋼筋上擦破了皮,傷口泛起紫黑色。

  林木森什麼也沒說,就當沒看見,依舊任由那小弟幹活,最後臨走時讓他下車,把三包餅乾,三瓶礦泉水放在路邊,吩咐道:「走吧。」

  那名被拋棄的跟班呆呆站在路中央,遙望貨櫃車隊啟程,馳離已成廢墟的化工廠。

  林木森精打細算,終於也浪費糧食了,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那小弟忙前忙後,搬了大半天東西,總不能一槍送他歸西,還是這樣做才最妥當。

  蒙烽四人坐在最後一輛車的貨櫃裡,公路坑窪不平,微微顛簸。

  劉硯朝車廂深處問道:「哲學家,你還在嗎。」

  謝楓樺小聲地安慰著斷斷續續抽泣的丁蘭,捋了把散亂的頭髮,從車廂最裡面朝劉硯看來。

  「那作家呢?」劉硯問:「我忽然想聽點故事了,他活下來了麼?」

  謝楓樺答:「早在十天前就走了,他的挎包裡有一本詩集,一個枕頭。可以在他的旅途上隨時做夢。」

  劉硯道:「是啊,下次再碰見會講故事的人,應該請他留下來。」

 

 

  2012年8月26日。

 

  我們遭到第一次安定下來後的喪屍潮洗劫。出現了一隻沒有人能推測來歷的巨大怪物,我和蒙烽把它叫做血肉巨人,決明則叫那些喪屍作「天災軍團」。因為它,我們再次踏上了逃亡的旅途。

  我需要一個生物專業的人諮詢問題,但方師姐已經死了,她的家人,親戚,朋友都死在這次浩劫裡;或許再見蕭瑀師兄一面是支撐著她活下去的信念。蒙烽說蕭師兄仍記得她,或許這是她心甘情願的歸宿。

  希望他們下輩子還能在一起。

  喪屍摧毀了裕鎮的工廠,我們帶著所剩無幾的生還者朝西北再次開始逃亡,沿途蒙烽與張岷在貨櫃車頂端架設起槍,清理了路邊偶爾出現的小股喪屍。

  它們翻山越嶺,大部分散進野外,沒有走公路,實在是不幸中的萬幸。

  當天下午,我從華南第二軍區封閉兵營的西北角取回了上次行動中,遺留在那裡的三號機。

  當初設計紅外線監視儀時,自動化專業的崔小坤添加了一塊晶片與機體獨立電池,如今崔小坤離開了我們,他的發明仍發揮著作用,這塊晶片裡記錄了我們離開兵營之後,五個小時內的內容。說不定能告訴我們真相。

  願崔小坤的在天之靈安息。

 

  蒙烽朝正在寫日記的劉硯說:「方小蕾臨死前有點東西讓我帶給你,留作紀念。」

  他伸出手掌,朝劉硯攤開,掌心裡有兩枚閃著光芒的鑽石戒指。

  劉硯沉默地拈起其中小的一枚戴在尾指上,把另外大的那枚留在蒙烽的掌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