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非天夜翔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二零一三

 

 

第十六章  搜救

 

  天放晴了,數十人坐在貨櫃車的頂端,遙望公路一側的兵營,六輛大車緩緩馳過,將面前景象留在遠方。

  兵營內滿目瘡痍,圍牆破開一個巨大的缺口,內裡已空空蕩蕩,所有的喪屍都跑出來了。

  蒙烽帶人去把兵營裡最後剩餘的武器帶回車上,填滿了近大半個貨櫃車廂。

  劉硯手裡拿著一個小匣子,翻來覆去地看,這裡條件不充分,電路也在暴雨中被打濕了,需要材料翻修,才能把裡面的景象調出來。

  傍晚車隊再次啟程,沿著公路,穿過南嶺山脈出省,一路向北。

  「爸,我要死了。」黑暗裡,決明的聲音傳來。

  「不會的。」張岷小聲道:「寶貝,退燒藥有點副作用。」

  決明說:「我很難受……」

  張岷背倚一個紙箱,他們所處的空間非常狹小,大部分地方堆滿了麵粉,米和成箱罐頭以及雜物,狹隘的空間裡紙箱外面隔著林木森的一半手下,對面則是蒙烽與劉硯,再裡頭避風的地方則留給女人們。

  決明淋了一晚上雨,開始感冒發燒,退燒後蔫蔫的,吃不下東西,在張岷懷裡不舒服地又蹭又動。

  「多喝點水。」張岷說:「熱嗎?」他摸了摸養子的頭,打算分散他的注意力,說:「你看劉硯手裡的東西,那是什麼?」

  決明搖了搖頭,看著對面的劉硯:「鬧鐘嗎。」

  劉硯在昏暗的電筒下組裝一個機械裝置,小小的像個圓盤。

  「是個生命跡象探測儀。」劉硯說:「蒙烽在兵營裡找到的,我把它調整了一下,利用溫度差來實現遠距離生命波動檢測作用。」

  「能找到喪屍麼?」蒙烽說。

  劉硯搖了搖頭:「它和紅外線技術不同,只能找到人,覆蓋範圍是三公里左右。」

  張岷點頭道:「好東西。」

  決明又不吭聲了,全身是汗,卻緊緊抱著張岷的腰不鬆手。

  他們的去向有三。

  一:沿川滇公路進川,離開南方地區,進入青海高原,輾轉進藏。

  二:取道甘肅國道,前往天氣乾燥的新疆。

  三:離開H省後一路北上,繞過人口密集的中原地區,經寧夏朝內蒙古走,在呼和浩特附近尋找落腳地。

  越是地廣人稀的地方就越安全,惡劣的風沙環境能令喪屍快速風乾,結締組織緩慢喪失活性,細胞液脫水蒸發,失去行動能力;寒冷環境則會幫助人類,令喪屍凍成僵冰,破壞它們的肌肉活性。

  這是方小蕾生前提出的建議,也是《喪屍生存手冊》上列出的逃亡細則。劉硯和蒙烽等人討論良久,覺得進藏最安全。

  林木森一意孤行,否決了所有提議,決定沿途掃蕩小鎮,並囤積物資輾轉北上,建立自己的流亡基地。

  但整個國家就那麼一瞬間空了,一座又一座的死城出現在他們的眼前,甚至找不到任何呼救信號。

  旅途是冗長而寂寞的,幾小時,一上午,甚至連著整整一天,兩天,路上沒有任何人,劉硯手中的生命探測器也從未響起過。荒蕪的高速公路圍欄外偶爾能看見零星幾隻喪屍伸出手亂撓,除此以外,就只有藍的刺眼的天空與依舊灼熱的烈日。

  車廂內十分悶熱,他們在路邊停下檢修時張岷提出要求,必須開一個天窗。

  車隊的成員們已經有不少病了——那天淋雨後開始長途跋涉,體力勞頓,就連林木森也不住咳嗽。

  張岷給狀況不好的人把過脈,說:「車廂環境不好,容易傳染疾病,你得著個地方停下來,徹底清掃一次,灑消毒水,生病的人好好休息一下。」

  林木森不耐煩道:「小病沒關係,都撐得住。」

  張岷道:「當初這場病毒爆發之前也從小病開始,它的來源至今還沒人清楚,你又怎麼能確認,它不是普通感冒病毒突變而來?」

  林木森被說服了,車隊在路邊的一個加油站停下,蒙烽率先下車,帶人搜查附近。

  「我聽到外星人在和我說話。」決明說。

  劉硯剛下車,聽到這話蹙眉道:「外星人和你說什麼了?」

  決明:「聽不懂,嗡嗡嗡的……」

  張岷笑道:「寶貝,那只是感冒引起的耳鳴。」

  劉硯哭笑不得,讓謝楓樺下車,眾人在附近隨意走動,林木森則蒙著口鼻,大聲吩咐手下灑消毒水。

  「臉色不太好。」劉硯點評道。

  「需要調理。」張岷坐在一個箱子上,懷裡抱著決明,決明十分粘人,張岷也像是時刻離不了他,只要倆人沒事做,便那麼相依為命地抱著。初看起來肉麻得旁觀者渾身不自在,然而看久了也就習慣了。

  劉硯反而有點想學決明,沒事的時候也讓蒙烽滾過來,像他們這麼抱著。然而這個舉動實在不像他能辦到的。

  遠處傳來幾聲槍響,蒙烽開槍殺了三隻喪屍,提著槍過來。

  張岷低頭看地圖:「我想到附近的城市去看看,找點中藥材,車隊裡咳嗽,肺火,風寒……」

  蒙烽說:「這些都是小病,不死已經命大了。」

  張岷抬頭道:「小病如果不根治,容易發展成大病,風濕,肺炎,別小看這些,還有關節炎。況且林木森身體本來就帶病。」

  「要去市里有點危險,我們也沒有車。」蒙烽道。

  「那不是車?」劉硯示意他們看,遠處停著一輛垮了車門的小型人貨車,一側還有兩輛摩托。

  蒙烽說:「不能開,沒油,沒車鑰匙。」

  劉硯道:「搜搜你剛才殺死的那幾隻喪屍身上,說不定能找到車鑰匙。」

  蒙烽:「你當是玩RPG遊戲麼,已經搜過了,沒有。要麼讀檔把那幾隻喪屍重殺一次,凹一下爆率?」

  劉硯笑了起來,離開貨櫃車,前往加油站一側的吉普處查看,他把油箱加滿,側身進駕駛座下,抽出一把螺絲刀撬開前蓋,抽出兩條線,火機燒掉塑膠外皮,隨手一碰。

  吭哧吭哧聲音響起,汽車發動。

  「我們去附近的市里看看!找點藥!儲備裡藥材太短缺了。」蒙烽開車經過路中央,朝林木森喊道。

  林木森懷疑地扔了煙,蒙烽道:「很快就回來。」

  林木森道:「要去可以,但我只能等你們十個小時。所有責任你們自負。」

  蒙烽聽到這話有點不自在,蹙眉道:「大家都需要藥,不是一個人的事,你……」

  「別囉嗦。」劉硯道。

  張岷道:「走。」

  蒙烽調轉車頭,下了高速。

  秋高氣爽,一出貨櫃車廂,整個人都舒服了不少,四面車門大敞,兜風的感覺十分美妙,劉硯翻出一盒磁帶塞進答錄機裡,張學友的歌聲響了一路。

 

 

  H省最南邊,青陽市。

 

  人貨車緩緩開進市區,風卷著殘破的紙張掠過街道,被雨水澆得濕爛又被烈日曬乾的紙箱橫亙街頭,橫七豎八,撞在電線杆上的汽車被火燒得焦黑。

  劉硯開啟手中的生命探測儀,沒有生還者跡象反應。

  蒙烽小心地開車穿過市區外沿,這座城市是南嶺兩省交界處數一數二的大城,他們所在之處只是郊西的高新技術開發區。

  凡是有點頭腦的人都不會呆在城市裡,劉硯本身也沒有別的念頭,但在離開南方前,他必須先找到自己需要的設備。

  蒙烽在馬路邊停了車,喪屍似乎都離開了這裡,前去覓食了。

  他和張岷下車沿著商店街偵察,最後確認沒有大批喪屍出沒,吹了聲口哨,示意劉硯和決明可以下車。

  決明推門,叮噹聲響,速食店裡,張岷拿著一塊布擦拭滿是乾涸血跡的櫃檯,把一隻斷掉的手臂塞進櫃檯下,裝模作樣地按開收銀機,雙手撐在櫃檯前:「歡迎光臨,小帥哥想吃點什麼?」

  決明笑了起來,仰頭看上面的菜單板。

  「來一份宮保雞丁吧。」決明煞有介事道。

  「哦不行。」張岷認真道:「我們用的是地溝油,而且你看上去感冒還沒完,太油膩的吃了可不好。」

  決明說:「可樂有嗎?」

  張岷:「碳酸汽水不益于健康。」

  決明:「我爸也常這麼說呢,呵呵,康師傅綠茶可以嗎?統一的也行。」

  張岷:「別提了,你知道那裡面是什麼嗎?」

  決明:「?」

  張岷裝出一副兇殘的表情:「全是防腐劑和香精!你爸沒告訴你嗎?!」

  決明:「……」

  張岷又和藹可親道:「番茄炒雞蛋要嗎?」

  決明:「嗯……可以來一點,不要太酸,多少錢?」

  張岷彬彬有禮道:「今天是喪屍日大酬賓,不用錢,請坐下稍候,我的愛馬上為您送上。」

  張岷進廚房裡,決明撓了撓頭,坐在位置上看傳單。

  片刻後廚房裡傳來香味,蒙烽傻眼了。

  「還能用?」

  「煤氣是罐裝的,雞蛋在冰箱裡,雖然停電了但還沒有壞,只放了半個月,番茄醬和土豆也是好的。」張岷一腳踹開廚房門,端著盤子,圍著圍裙出來。

  「這個呢。」決明拌了拌麵條。

  張岷:「麵條是幹的,下鍋就能煮,還有這個……」

  張岷變戲法般從櫃檯後取出三杯咖啡,一杯熱牛奶,酒精爐燒的水,糖,奶粉,伴侶,黑咖啡一應俱全。

  決明幸福地開吃了。

  一大盆番茄雞蛋面,四個人圍坐一桌,蒙烽摘了手套說:「不管了,先吃再說。」

  「比于媽的手藝好。」劉硯讚賞地點頭道。

  決明道:「我爸什麼都會,還知道香精防腐劑什麼的。」

  「看出來了。」蒙烽笑道。

  四人吃飽,喝了咖啡,心滿意足,蒙烽肩上扛著一把巨型機關槍在商店街內閒逛,問:「你要找什麼?」

  劉硯道:「先沿途看看……那家店沒被洗劫,是賣什麼的?」

  汽車配件,電子配件商店,五金店,劉硯把能拿的都拿了,一箱又一箱的東西放上車去,最後加了塊木板擋嚴實。

  張岷推開一間商店的門,說:「這是一家新華書店,招牌不知道掉哪兒去了,沒有被破壞,保存得十分完整。」

  「太好了。」劉硯說:「給我二十分鐘時間。」

  他在兩層書店裡找到不少需要的書,決明蹲在二樓看漫畫。

  蒙烽拿著一疊時尚雜誌朝外走。

  決明道:「喂,你沒給錢。」

  蒙烽煞有介事道:「親,竊書不能算偷,竊書怎麼能算偷?」

  劉硯翻開一本2011年初版的機械力學離散化技術,著作人上寫著系主任的名字,不禁歎了口氣。

  張岷則把所有人體醫學理論和中醫藥方書籍搜羅起來,裝箱放上車去。

  「還有什麼?」劉硯道:「可以離開了。」

  張岷道:「再找間藥房。」

  中聯大藥房被洗劫一空,一次性針頭,酒精,碘片繃帶已經全沒了。

  張岷不看空空蕩蕩的貨架,躍過櫃檯,翻找小抽屜裡的中草藥,如釋重負道:「太好了,中藥全在。」

  他把所有的藥材分類倒進塑膠袋裡,最後裝了四個大而輕的麻袋扔上車,還找到不少人參等名貴藥材,隨手給決明嘴裡塞了片花旗參,牽著他朝外走。

  「劉硯!」決明遠遠道。

  劉硯在拆一個路燈裡的電路板,頭也不抬道:「什麼?」

  決明:「你的鬧鐘響了!」

  劉硯:「關了吧!」倏然意識到不對,猛地轉身沖上車,生命探測儀上綠燈亮起,嘀嘀嘀,一聲接一聲。

  劉硯蹙眉神情凝重,握著圓盤探測儀轉動方向,指向東邊。

  液晶數位跳動,顯示出距離,二點五公里外有生命跡象。

  「去救?」蒙烽道。

  張岷問:「彈藥還有多少。」

  蒙烽檢視臂射六管機關槍:「滿的,出來前剛裝填完子彈。」

  劉硯:「我覺得應該先回去尋求支援。」

  張岷道:「但我覺得他們起不了作用,而且林木森願不願意救人,還難說得很。」

  蒙烽道:「他需要人,你有把握說服他麼,劉硯?」

  劉硯搖了搖頭,但那似乎有點冒險,萬一林木森等得不耐煩,又或者根本沒這個念頭呢?林木森在化工廠淪陷的戰鬥中似乎被駭破了膽,從一路上不想停車,沒命般的逃亡就能看出。他的內心充滿了恐懼,近乎有點神經質。

  「他會說。」決明道:「你的鬧鐘壞了,扔了它吧。」

  決明一言道破天機,這句話令劉硯徹底打消回去請求支援的念頭,他果斷道:「咱們換輛輕便點的車,先過去看看再說。」

  話音剛落,遠處傳出一聲爆炸。

  劉硯道:「張岷把上面我作了記號的箱子提過來,我去找車。」

  劉硯找了輛三菱吉普,蒙烽一槍開鎖,劉硯上半身趴進駕駛座上,扯出電線。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蒙烽在車外守著,面無表情地問。

  劉硯答:「你……省點吧,想過把開名車的癮兒嗎?只有舊式的我才能用這招,像雪佛萊,凱迪拉克和賓士那種帶防盜功能的豪華轎車,不是拿兩根電線碰一下就……能……」

  蒙烽:「不是想的這個。」

  他用槍頭戳了戳劉硯露在車外的腰,說:「寶貝,你這麼趴著的時候,我非常想幹你的屁股。」

  劉硯:「……」

  吭哧一聲三菱吉普啟動,劉硯道:「你和張岷坐前面,決明過來幫我組裝東西,上車!」

  吉普車緩緩朝開發區東南方向開去,一聲爆炸後遠處便再沒有聲音。生命探測儀仍亮著燈,劉硯把它塞在前座靠背固定,放平後座位置,打開箱子,稀裡嘩啦把一堆零件倒了出來。

  「手雷給我一個。」劉硯說。

  「你打算在車上拆手雷,會把我們炸飛的!」蒙烽倏然吼道。

  劉硯道:「我保證不會的,快,乖。」

  決明說:「炸飛而已,又不會死。」

  蒙烽:「那只是電視上這麼演……」說歸說,卻依舊交出手雷。

  劉硯以小刀撬起外殼,嘴裡咬著膠帶,三兩下把它纏上,唔唔示意決明把罐頭拿過來。

  他把罐頭盒拉開,裡面的午餐肉隨便喂決明吃了點,再把剩餘的倒了,把一大盒鐵釘倒進去,底部用開罐刀劃出六片花瓣般的鐵片展開,捏出傾斜的角度。

  手雷放在中間,引線牽出,小心的綁在一個拖把杆上。

  蒙烽的車緩慢減速,張岷深吸一口氣道:「老天。」

  馬路的盡頭是一間兩層的建築物,外面圍著上百具喪屍,鐵門被撞得哐哐作響,傾下近半。

  建築物一樓門頂掛著警徽——那是個派出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