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非天夜翔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二零一三

 

 

 

第十七章  離別

 

  「這是八……屁……眼蘑菇嗎?」決明問。

  劉硯:「你可以這麼認為,其實我更喜歡毀滅菇……」

  派出所門外,吉普車高速沖來,瞬間打橫,蒙烽猛打方向盤,來了個漂亮至極的漂移,吼道:「裡面的人臥倒——!」

  劉硯拋出罐頭炸彈,叮一音效卡在派出所外鐵門上,蒙烽掛檔倒車,車輪空轉片刻,將撲上前的一隻喪屍碾進車底。

  轟一聲響,罐頭盒爆炸,朝四面八方射出上百枚鐵釘,沿著展開的鐵皮花瓣一瞬間飛散開去,被熱浪灼得通紅的鐵釘猶如利刃,無差別覆蓋了近十米方圓的地域,射進喪屍頭顱。

  刹那間派出所門口的喪屍倒了一大片。

  說時遲那時快,蒙烽一踩油門,蹭的一聲高速沖向週邊鐵門,從傾斜的柵欄上碾著幾十具屍體一飛而起,在空中飛行五米,發出巨響重重落地。

  車門被推開,將一隻掛在門上的喪屍撞飛出去,蒙烽與張岷同時撲出車外,在前院一打滾,各自亮槍,開始掃射!

  劉硯坐上駕駛位再踩油門,吉普車轟然撞進了派出所裡,大門倒下,劉硯搖開車窗吼道:「快走!」

  說完霎時愣住。

  前廳內聚集了上百人。

  這麼多人,決計帶不出去,劉硯只看了一眼便道:「誰是頭兒?」

  蒙烽與張岷持槍邊掃射邊後退,張岷順著地面拋出手雷,繼而與蒙烽同時轉身朝派出所大廳一撲,劉硯馬上抱頭撲倒。

  又是一聲巨響,熱浪捲進大廳,上百人驚慌大叫,四處尋桌椅躲藏。

  蒙烽道:「這麼多人?!」

  劉硯再次拋出一枚罐頭炸彈,蒙烽單手扳著倒下的門板一聲大吼,把它掀得立起,外面鐵釘橫飛,諍的一聲門板背後現出銳利的火紅釘尖,燙得蒙烽不住大叫。

  外面安靜了。

  在大廳內躲藏的平民紛紛起身,驚疑未定地打量著這數人。

  「誰是頭兒。」劉硯又重複了一次。

  「你們從哪來的?」一名身著警服的年輕人從櫃檯後起身,放開懷中的小女孩,小女孩大哭著跑過長廳,去找她的父母。

  蒙烽道:「從南邊來,剛過省際國道。你好,我叫蒙烽。」

  「張岷。」張岷與他握手。

  「鄧長河。」那員警道:「生還者只有你們?武器從哪裡得到的?」

  蒙烽簡要解釋了一次他們的來歷,又道:「劉硯把其他人集合起來。我們得馬上離開這裡。」

  鄧長河看那模樣只有二十歲,比蒙烽劉硯他們都要年輕,聞言道:「不行,我們不能走,已經聯絡上軍隊了,這幾天就會有人來救援。」

  蒙烽不禁蹙眉:「軍隊會到這裡來?」

  劉硯檢視大廳,這間派出所只有兩層樓,一樓是證件,執照等辦理處,二樓則是辦公室。

  難民們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地面散亂的垃圾以及拼湊在一起的桌子,鋪在牆角的床單,淩亂的旅行包表明,他們在這裡住了不少時間。

  鄧長河帶著蒙烽與張岷上樓,二樓躺著一名受傷的老員警,以及兩具屍體。

  張岷上前檢查那員警的傷勢,手電筒照過他的瞳孔,鬆開按在他脈門上的手指,起身搖了搖頭。

  「不會來的。」蒙烽道:「喪屍潮爆發了將近一個月,軍方連影兒也不知道在哪裡,沒有時間了,收拾東西馬上走。」

  鄧長河籲了口氣,似是十分難辦,張岷道:「朋友。」

  鄧長河抬眼,張岷說:「我們的車隊只在高速路口上等候不超過十個小時,下午天黑的時候他們就得走了,你如果願意在這裡留守,我們也幫不了你。」

  鄧長河沉默一會,問:「所有人都跟著走?」

  蒙烽檢視四周,從窗戶朝下望去,外面滿是屍體,先前手雷的轟炸與劉硯發明的釘子炸彈解決掉近九成,數隻喪屍嘗試著爬過圍欄進來,蒙烽開槍把它們掃死,頭也不回道:「是的。」

  鄧長河又問道:「所有的人,不能丟下任何一個。」

  張岷道:「所有還沒被感染的人。」

  「走。」轉椅上的老員警安詳地閉著雙眼,緩緩道:「小鄧,帶他們走,求人不如自救。」

  鄧長河道:「王叔!」

  老員警眼窩深陷,臉色發黑,肩膀上紫黑色的血滲出繃帶,發著抖道:「保護好還活著的人。」

  張岷匆匆下樓,劉硯道:「這裡有醫生嗎?」

  沒有人回答,眼神陌生而充滿希望地看著他。

  一人穿著骯髒的襯衣,西褲出列道:「有什麼能幫您的?」

  劉硯說:「你是醫生?」

  那人道:「不,但會一點醫療。」

  劉硯和張岷小聲交談幾句,又道:「大家排好隊,到門口來。」

  張岷身材頎長,一柄小小的電筒在手指間反轉,眼眶有點發紅,劉硯道:「挨個來,別亂,蒙烽?」

  蒙烽與那名叫鄧長河的員警下樓,鄧長河戴好警帽,眼睛紅腫,顯是剛哭過。

  劉硯說:「蒙烽你守著門口,預防有喪屍進來,檢查過的人都到前廳去。」

  張岷眼裡帶著淚水,挨個檢視逃難者的瞳孔,手指搭著他們的脈門。

  「你到那邊去。」張岷道:「你,到門口去。」

  劉硯以眼神示意,蒙烽明白了,他短暫地沉默了兩秒,說:「你們到我身後來。」

  被感染的人走到蒙烽身後,劉硯不說接下來怎麼做,其他人也沒有問。

  決明蹲在辦證廳的一側,幫一個小女孩整理她的裙擺和衣襟。

  小女孩道:「哥哥,你是來救我們的麼?」

  決明輕輕道:「對啊,那人是我爸,我們會帶你走。」

  小女孩點了點頭,把手裡拿著的一個公仔交給決明,決明接過,翻來覆去地看。

  「這是亞馬遜棕熊嗎。」決明說。

  小女孩努力地眨了眨眼,決明又道:「可能是一種遠古化石生物。」

  「有這種東西嗎,寶貝?」張岷習慣了決明的怪話:「你到門口去……寶貝,過來。」

  決明說:「還給你,我爸不讓我隨便收別人的禮物。你爸呢?」

  小女孩朝後邊的隊伍指了指。

  她的父母在隊伍裡,看著她與決明。

  張岷瞥見那小女孩脖子旁邊有灰斑,又道:「決明,過來。」

  小女孩把東西朝決明外套裡塞,決明抽出來,小女孩又道:「給你。」

  決明道:「哦,謝謝。」

  他的軍外套內塞著那只熊公仔,露出腦袋一晃一晃。

  張岷道:「這是你的……什麼人?」

  一個男人半抱著名陷入昏迷的老婦人過來,張岷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她被咬傷了。傷口在手腕上。

  「能治好嗎。」四十來歲的男人道:「她是我娘,昨晚上,喪屍……從窗子裡爬進來……她為了救我被咬了……」

  張岷道:「到那大個子身後去,我們再想辦法。你呢?」

  小女孩的父母抱起她,朝張岷道:「她叫柔柔。」

  張岷說:「是怎麼回事?」

  他照了小女孩的瞳孔,小幅度擴散,但在她的身上卻找不到傷痕。

  柔媽說:「昨天晚上……」

  柔爸馬上使了個眼色。

  張岷順著她的腳摸下來,她的腳底有一個被玻璃割傷的裂口,已經開始腐爛。柔媽見瞞不住了,只得說:「去小便的時候踩了玻璃,已經好了。」

  張岷道:「到那邊去。」繼而不再說什麼。

  人陸續離開辦證廳,張岷牽著決明的手上車,倒車,把吉普車開出前院外,劉硯站在門口道:「現在,會開車的全部站出來,上前一步。」

  大部分男人站了出來,劉硯說:「鄧長河,請你打頭,所有人跟上,跟著我們走,秩序別亂。」

  張岷將車開出街上,躍上車頂負責警備。

  近百人的隊伍一分為二,蒙烽截斷了後排的感染者,轉身站在鐵門外,跨過那些喪屍的屍體,以槍看似無意地朝向他們,說:「你們在這裡等。」

  劉硯帶著人去開車,選中八輛老式車,挨個檢查油箱,水箱,勉強還能用的便直接拆開鎖盒,直接暴力破解發動汽車。

  還有人是開著車過來避難的,手裡有車鑰匙,劉硯搞到所有的車,讓他們依次停在路邊。

  劉硯:「你們先上車。」

  張岷道:「蒙烽身後的人都是被感染了的,那個中年人和那對夫妻沒被感染,但是他們的親人……我不敢分開他們,你看怎麼辦?現在說?」

  劉硯站了一會,深吸一口氣。

  「我死了以後,一定會下十八層地獄的。」劉硯閉上眼,緩緩道。

  他走向蒙烽,看著被感染的人群,所有的面孔都是陌生的。

  劉硯道:「你們都被感染了,可能會變成喪屍。」

  一語出,人群聳動,蒙烽後退,把劉硯護在身後,槍口指向人群預防變數,登時有人大叫,更有人朝派出所內逃去。

  「不不!」劉硯道:「他沒有開槍的打算,別怕。」

  人群稍定,一人喊道:「那我們怎麼辦?!」

  劉硯道:「我無能為力,不能帶你們走,抱歉。」

  刹那間哭聲,懇求聲響成一片,蒙烽持槍護著劉硯緩緩後退,那對夫婦沖出來,哭著說:「我們沒有被感染!別扔下我們!」

  張岷說:「他們可以走,但她……不能走。」

  劉硯艱難地咽了下口水,道:「你倆上車,你們的女兒不行。」

  張岷以槍指向一中年人:「你也可以走。」

  那中年人抱著他的母親,說:「我不了,我陪我媽。」

  劉硯刹那眼淚就下來了,蒙烽摟著他的肩膀,小聲安慰,轉身上車。

  「別讓他們走了!」有人狂躁地吼道:「不能讓他們走!」

  那聲呐喊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然而短短片刻,派出所大門處,砰的一槍朝天鳴放。

  老員警倚著門框,疲憊地說:「把生還的機會留給活著的人吧,我留在這裡照顧你們。」

  人群靜了,蒙烽以臂射機關槍指著他們,掩護劉硯上車。

  老員警又道:「錢淮仁,你沒有被感染是麼,我聽小鄧說的。」

  那抱著母親的中年人含淚點頭,老員警以槍讓了讓,說:「你跟他們走,我會照顧她。」

  他走下臺階,接過錢淮仁懷裡的老嫗,說:「去吧,你媽媽會希望你活下去。別辜負了她。」

  「走。」蒙烽道。

  那中年人朝他們的車走來,回頭看了一眼,蒙烽把他推上車去。

  「您叫什麼名字。」蒙烽道。

  老員警笑了笑:「我就是個片兒警,去吧,小夥子,祝你們一路平安。」

  蒙烽兩指捏在眉前,朝他揮別,上車。

  柔柔的父母把他們的女兒放在路邊,柔媽哭的死去活來,被塞進車裡。

  「媽……」柔柔站在路邊,茫然地張口喊道。

  「柔柔——」老員警在派出所門口道:「你爸爸媽媽只是離開一會,過來,伯伯抱你。」

  「柔柔是好孩子,聽員警伯伯的話。」

  車隊開出街道,決明拿著手裡的小熊,朝車後張望,孤零零的小女孩站在路中間,大哭起來。

 

  他們沿路離開,小股喪屍在蒙烽的連發機槍下屍骨無存,抵達他們進市區的地方時,劉硯與蒙烽登上先前放在這裡的卡車,帶著大批物資殿后,張岷則繼續開車領頭,下午三點,他們安全回到了高速路上,長長的車隊驚動了其餘人。

  林木森蹙眉道:「帶了這麼多人回來?」

  劉硯下車,吩咐人卸貨,說:「都是沒有被感染的生還者,這是我們老大。」

  「你好!」

  「怎麼稱呼?」

  馬上有人下車,來向林木森遞煙,林木森不耐煩道:「都到那邊去!劉硯,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這些人都有什麼用?讓他們安分點!別亂動!」

  林木森話音剛落,小弟們便持槍上前,形成一個包圍圈,當即有人憤怒大吼,女人尖聲指責,場面一片混亂。

  張岷和蒙烽早已有心理準備,各自扣著扳機。

  「我左邊五個。」張岷說:「你負責解決右邊八個。」

  蒙烽低聲道:「不忙,先看劉硯的,不行再解決他們。」

  從他們剛與林木森碰面時,觀念衝突就埋在彼此的內心深處,這是劉硯與蒙烽的固有心態,他們與張岷,決明是一種人。

  然而林木森又是另外一種人,或許這種矛盾總會被激發,難以避免。

  劉硯道:「都安分點!這位是我們的領袖,林木森,森哥,他沒有惡意,只是想確認你們有沒有帶著病毒。」

  說畢,劉硯朝林木森道:「我相信這些人都有作用。你正缺人,森哥,蒙烽和張岷沒有足夠的幫手,完全無法建立武裝小隊。你要人,人多力量大,有人才能讓他們拿槍去和喪屍對抗,才能保護我們自己。」

  林木森沒有被劉硯催眠,反問道:「這就是你的理由?」

  劉硯道:「我們其實沒有救出多少人,匆忙間也來不及審核,但現在才三點十分,時間很充足,可以在這裡就地審核。」

  林木森略一沉吟,點頭道:「可以,由你負責,所有留下來的,都要給我一個理由。」

  劉硯初步獲勝,欣然道:「包在我身上,你去休息吧,我們還從市裡帶回來不少東西,番茄醬和水果罐頭你說不定會喜歡,決明,把你的鳳梨罐頭交出來……別有仇般地盯著我,快,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

  兩名小弟搬來桌子,劉硯坐在一個裝滿書的紙箱上,攤開一疊紙:「過來登記一下,別怕,從現在起,你們已經安全了。」

  人群開始排隊,蒙烽像一個永久的保護神,站在劉硯身後,他黝黑的膚色,堅定銳利的眼神以及手裡的槍——這是最重要的。

  所有一切都昭示著,劉硯不能惹。

  「你叫什麼名字?」劉硯認真地問:「以前是做什麼職業的?」

  「個體戶。」那人答道。

  劉硯:「會算帳,對吧?你能為我們做點什麼?嗯……可以。以後會訓練你用槍,拿著這張紙,去找林木森報導,客氣點,記得叫他老大。」

  林木森坐在貨櫃車上,敞著車門吃水果罐頭,不時有人過來朝他表示忠心。他眯起眼,輕蔑地接受了,而後威脅道:「好好幹,別添亂。」

  劉硯:「下一位。」

  「你說過每一個人都……」鄧長河的聲音帶著壓抑的怒氣。

  「我會的。」劉硯冷冷道:「我向來說話算數。」

  鄧長河深吸一口氣,顯是忍耐了很久,劉硯伸出手:「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劉硯。」

  鄧長河道:「我只是個實習員警,片兒警,我不一定是你們的對手,但是劉硯……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王叔說要保護每一個人,就像保護我們的父母。如果你……」

  蒙烽道:「你比劉硯還要囉嗦,一邊去吧,你以後會明白的,小弟弟。」

  劉硯無奈地笑了笑,示意鄧長河去找黑社會的頭兒林木森報導。

  張岷用固體燃料點起一個爐子,招手示意鄧長河過來,叮囑了幾句。

  「喲,員警同志!」林木森一腳吊兒郎當地在座位邊晃。

  鄧長河望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林木森的眼睛馬上就眯了起來,目露凶光,鄧長河道:「森哥好,我不會說話。」

  他從後腰袋裡抽出槍,槍管朝向自己,槍把手朝著林木森,認真地遞過。

  張岷叮囑的那一招收到了全效,林木森接過他的手槍,對這個舉動大為滿意。

  「很好,小夥子。」林木森如是說。

  劉硯:「你叫什麼名字?做什麼的?」

  他抬起頭,面前那男人答:「吳偉光,我是個牧師,又見面了,您好。」

  劉硯認出來面前這人就是在辦證廳裡,主動提出會一點醫療技術,願意幫張岷打下手的人。

  「您好。」劉硯與他握手:「牧師……國內有這個職業?」

  「一直都有。」吳偉光說:「您也是教徒?我是南京金陵神學院畢業的。」

  「我不是教徒,但我的外婆曾經是。」劉硯知道‘牧師’這一稱呼是基督新教裡的職位,與神父不一樣,牧師側重于管理教會以及傳播福音,他們有時也充當使徒的責任。

  吳偉光握著劉硯的手不放,說:「她後來呢?」

  劉硯道:「去世了。」

  吳偉光溫柔地說:「那麼,我想她一直是。因為她皈依主了。」

  劉硯點頭笑了笑。

  吳偉光又攥著劉硯的手,認真道:「堅強起來,孩子。」

  蒙烽看著牧師的手,馬上就不樂意了。

  蒙烽道:「你是牧師?神聖系還是戒律系的?會強效治療術麼?治療之環什麼的,群體驅散也可以。」

  劉硯知道基督新教,對這個宗教素來抱著好感並略知教義,然而說來話長,也不可能給蒙烽詳細解釋,只得道:「別胡說,蒙烽。」

  「沒有關係。」吳偉光收回手:「主寬恕每一個不識他的子民。」

  劉硯說:「你可能不允許在……車隊裡布教,也請暫時別對林木森說你的身份。」

  吳偉光說:「我會注意的。」

  劉硯又說:「你會簡單的醫療,那麼算你是個西醫……沒有執照,協助張岷,可以麼?」他徵求地看著吳偉光的雙眼。

  吳偉光點頭道:「你是個仁慈的人,主會庇佑你。」

  他領到紙條前去找林木森,劉硯小聲道:「他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讓你心裡好過點,都是好意。」

  他又道:「下一位。」

  一男人道:「我叫胡玨,幸會。」他說了一個非常出名的世界品牌公司,掏出名片遞給劉硯。

  劉硯難以置信道:「你是亞太地區的……負責人?!」

  胡玨道:「對,我的妻兒,老父老母都在國外,這次是飛回來談一個合約,沒想到……你知道有什麼途徑可以……」

  劉硯道:「恕我直言,你看我們像有飛機或者機票的樣子麼?」

  胡玨歎了口氣:「現在該怎麼辦?我不知道美國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他們都在紐約,是不是只有中國才有這個情況……我就怕……」

  劉硯道:「我想你已經有主意了,否則也不會活到現在。」

  近半分種的沉默後,胡玨點了點頭,說:「是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劉硯說:「你是學什麼專業的,我得給你安排一個留下來,卻又不浪費糧食的理由。」

  胡玨答:「我是學管理的,哈佛博士畢業,我相信你們需要一個能管理這麼多人,平息麻煩和激勵團隊的副手,而且我記得你剛剛說,團隊首領另有其人,這個人是不是……」

  劉硯道:「他是個混黑道的,你……你看上去是個聰明人,不過我還是得提醒你,不建議你說太多教他管理的話。」

  胡玨道:「放心吧,這樣的人我見過很多,知道怎麼應付。」

  劉硯交給他一張紙,胡玨離開。

  「下一位。」

  「我可以做飯。」那女人說。

  她是柔柔的母親。

  「已經有人做飯了。」劉硯道:「你……待會可以去找那位吳偉光,他會讓你好過點。」

  柔媽點了點頭,倚在柔爸的肩前,劉硯道:「但首先你得找個……別的理由,讓我想想。」

  「我幫你們打掃衛生,帶小孩。」她的聲音小而帶著抽泣,劉硯道:「你呢。」

  柔爸道:「我照顧她,你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劉硯在紙上寫了「後勤」以及「預備役」,交給柔爸,示意他去向林木森效忠。

  這次只有七十三個人,但劉硯花的時間比上次更多,他也把所有人的名字都記下來了。

  足足花了快兩個小時,日落西山時,張岷的藥熬好了,先前車隊成員每人分到一碗。

  林木森喝下一大碗藥湯,苦得直皺眉頭,張岷又道:「車廂要開窗,以免悶熱產生中暑。」

  林木森點了點頭,讓他帶著人去鋸窗子,瑰麗的暮色下,公路一望無際綿延向天的彼方,劉硯收拾了東西,讓人搬上車去,整理手中檔,過來道:「辦完了。」

  林木森:「這次招了多少人?」

  劉硯:「七十三人。」

  林木森:「留下多少人。」

  劉硯:「沒有人留下。」

  林木森冷冷道:「你欠我一個解釋,剛剛你只是裝模作樣?」

  劉硯說:「條子都在你的手裡了,你覺得誰不應該留下來,你說,我這就去讓他們滾蛋。」

  林木森深吸一口氣:「剛剛我還沒發現,你招這麼多女人做什麼?還有半大的小孩子。」

  劉硯道:「小孩也能參加訓練,他們都是十來歲的人,能走能跑,既然能活下來,就不會拖後腿的。」

  林木森:「女人呢?」

  劉硯道:「女人和小孩,是那些男人們的家裡人。實話說,森哥,我覺得咱們離開這裡以後,一定會在某個地方落腳,不可能一直開著車到處跑,對不?」

  林木森點了點頭,劉硯道:「一旦發生大事,女人往往比男人冷靜,當困難超過臨界點後,她們往往能沉著應對狀況,不少女人和男人一樣,有拿槍的資格,前提是,你願意訓練她們。」

  「退一萬步說,她們作為男人們的家庭組成部分……你看,森哥?」

  林木森掃視遠處一眼,于媽架了個灶在路邊做飯,她們圍在於媽身邊,自發地開始幫忙。

  「你如果想男人們保衛家園。」劉硯說:「在他們的身後,就得有點牽掛。這點牽掛,足夠他們犧牲自己,保護妻兒。」

  林木森道:「那裡呢?又是怎麼回事?你給我招回來一個搞邪教的?」

  吳偉光拿著本聖經,站在不遠處,朝柔柔的父母說。

  「主憐憫她,將她召回天父身前,願她在天國中安息……」

  「等等,森哥。」劉硯道:「別去打擾他們。」

  林木森像是看見了怪物,一手指著劉硯身前戳了戳,剛喝完藥的蒙烽見勢頭不對,馬上黑了臉,朝他們走來。

  劉硯一手不易察覺,在身側輕搖,示意蒙烽別過來。

  「這個牧師。」劉硯道:「我現在沒法向你解釋,森哥。但我以人格擔保,以後你一定會覺得有他在很重要。」

  林木森道:「你的擔保值個屁!劉硯!我實在是太信任你了,你不聲不響就給我弄回這麼多人!你現在給我聽著……」

  「我覺得劉先生說的有一點道理。」胡玨道:「森哥,您之前剛出發的時候有多少人,能告訴小弟麼?」

  林木森沒回答,胡玨又道:「多點人總是安全點,這一路過去,又不知道能活下多少。森哥請先息怒,劉硯確實有點一廂情願。」

  劉硯使了個眼色,胡玨說:「現在能活著,不代表他們以後都能活下來。」

  林木森道:「你的意思是,先留著觀察?」

  胡玨說:「是,多點可以篩選的人,讓他們訓練,最後留下的一定是精英。能不能活下去,要看他們的表現……包括我自己,我是認真的,希望為團隊作出貢獻,請您給我這個機會。」

  「嗯。」林木森暫時被說服了,他的心思,劉硯與胡玨都很清楚——下次碰上喪屍時,林木森一定會扔下某些他覺得拖了後腿的人墊背。

  「讓他們別出岔子。」林木森低聲道:「劉硯,這些人裡,任何一個闖禍,就由你負責。」

  劉硯道:「明白了,出差池的話不用你動手,我會負責解決。」

  林木森道:「知道就好。」說畢轉身上車,朝遠處喊道:「七點開車!你們的車不能跟著走,汽油不夠!所有人收拾東西,每人限帶兩公斤,上貨櫃車!」

  劉硯松了口氣,胡玨喝完紙杯裡的藥,低聲道:「他的儲備很夠吃,是麼。」

  劉硯道:「你看他開口問時,我告訴他七十三人,起初他根本沒有表示任何異議……證明儲糧絕對夠這些人吃。我認識一個給他管倉庫的女孩,她告訴我,林木森的儲備夠一千個人吃上兩年……」

  胡玨點了點頭。

  「這裡只有一百人。」胡玨道:「每人每天消耗一斤糧食,每天只要一百斤……你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會被趕走麼?」

  劉硯:「這些都是蒙烽和張岷出生入死,幫他從喪屍潮裡搶回來的,從路邊的城鎮商店裡,拿命去冒險換來的……你看這些貨櫃,光是幹麵粉就起碼有幾十噸,還不算大米和掛麵條,還有沿途搜刮的那些……現在分開,別跟我說太多話,他已經不太喜歡我了。」

 

 

  2012年8月30日。

 

  我們在湖南的最南處短暫停留一天后再次啟程。招收了七十三名倖存者,放棄了三十六名感染者。生命探測儀沒有再顯示生存跡象。

  林木森下令繞過所有大城市,只在村鎮旁邊落腳。

  一位名叫吳偉光的牧師帶著六名初中生加入了我們,他們和決明差不多大,令車隊裡熱鬧了不少。牧師在喪屍潮裡救下了十名只會添亂的初中生,目送他們其中的四名離開人世,並祝福他們在天國過得安好,努力說服其他小孩子樂觀地活著。

  這或許正如我現在做的決定,讓七十三名倖存者全部留下。

  不知道我的決定是對是錯,只有時間能證明一切,命運飄渺而遙遠,正如那位獨自走上旅途的,帶著一本詩集,一個枕頭的做夢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