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非天夜翔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二零一三

 

 

 

第二十一章  天譴

 

  「馬上讓所有人行動起來!」劉硯匆匆下樓:「把庫房裡所有的設備都搬出來,快!」

  胡玨追在劉硯身後,跑過整個操場:「有用嗎?」

  劉硯道:「一定可以的,胡玨!你派人出去,想辦法把蒙烽和張岷找回來!快!其他人跟我來!搬東西!謝楓樺!讓丁蘭過來!開庫房!」

  那一瞬間整個學校裡的人都驚惶了,宿舍,教室內奔出不少人,站在教學樓後,遠遠地看著劉硯。

  丁蘭的手發著抖,幾次險些把鑰匙掉在地上,謝楓樺接過,打開大鎖。

  劉硯轉身道:「你們……所有人都在這裡了?」

  上百人茫然地看著劉硯,一人問:「喪屍要來了嗎?蒙烽在哪裡?」

  風雪中,人群反而顯出難得的鎮定。

  劉硯道:「蒙烽出去偵察了,馬上就會回來,西北方向有一大波喪屍正在接近,它們在躲避冰雪,很快會經過我們這裡。我事先已經做好了防禦措施,現在請大家協助我,完成應急設備。」

  胡玨道:「喪屍群只是經過,可能有一部分會侵入,只要聽劉硯的,保證大家都沒事。」

  劉硯說:「我會和你們在一起,等蒙烽回來,相信我,我們所有的人都能活下來,快!開始搬東西!把發電機全部搬到樓頂去!」

  人群散開,按照吩咐開始搬設備。

  「林木森呢?」吳偉光過來說。

  劉硯:「還在樓上,和新來的兩個人說話……牧師,你帶著小孩們上樓頂,把電線扔下來,你叫錢淮仁對吧,我記得你,你帶三個人,把所有的電線接頭都拴在鐵絲網上。」

  劉硯在整個教學樓裡奔波忙碌,一時間兵荒馬亂,所有人都開始跑動。男人們把蓄電池組抬上教學樓頂的天臺中央,那裡早已在一個月前就澆鑄上十三根水泥管。

  頂樓寒風凜冽,狂風幾乎要把耳朵給刮下來,劉硯讓人把三米高的風力發電杆挨根插進水泥管中,上百根扇葉開始瘋狂旋轉,背後拖著長長的,一道雪花卷起的龍卷,那場面頗為壯觀。

  「劉硯,這就是你的防禦措施?」王術上樓道。

  劉硯回頭,見是林木森身邊的跟班,問:「森哥呢?」

  「他讓你開庫準備物資,意思是叫你檢修汽車,打開庫房,把車庫裡的車開出來,你就折騰這一堆破玩意?劉硯,你是裝傻還是真傻?!」王術說。

  那話一出,天臺上的十來個人登時警覺,錢淮仁問:「怎麼回事?他要扔下我們逃跑?」

  王術道:「十萬隻喪屍!不跑還等什麼?劉硯!你瘋了麼?」

  刹那所有人驚慌起來,劉硯道:「都別怕,我去和他說。」

  王術阻攔道:「他現在沒空見你。」

  劉硯幾乎忍無可忍,然而大敵在即,蒙烽張岷都不在身邊,不能再生事,胡玨插口道:「森哥在做什麼?」

  王術道:「他在……算了,劉硯,你到底想怎樣?」

  又一人從三樓上天臺,是個陌生的男人。

  「我姐在和他說話。」那男人道。

  劉硯一想就明白了,這人是新來的。

  「安靜!」胡玨道:「劉硯不會送死,更不會讓我們送死,相信他!」

  劉硯道:「把開關和電線牽過來,其他人可以下去了。王術,別囉嗦,小心我讓決明去告狀,張岷會揍死你。」

  胡玨看了一眼表,已經是中午,劉硯朝其他人說:「飯還是要吃的,都放心,回去吃飯,待會我會給你們詳細解釋。」

  胡玨會意帶著人下去開飯,那男人伸出手:「你好,我叫唐逸川,你叫劉硯?」

  劉硯道:「對,林木森什麼時候能見人?」

  唐逸川搖頭,眼望四周立起的風力發電機,說:「不清楚,你準備了雙弧分能式特斯拉線圈?」

  劉硯微有點意外:「對,你也知道這個?」

  唐逸川道:「我是搞物理學能源這塊的,這個設計不錯,還得再加強一下,初級線圈線路不太平衡,容易產生小面積爆炸。」

  劉硯松了口氣道:「你來得太及時了,咱們下去說。」

  喪屍還沒有來,人心惶惶在胡玨與吳偉光的努力下逐漸安定下來,當然,最後拍板的人還是于媽。

  于媽邊分食物邊說:「你們看啊,今天吃的和平時一樣,大家都會好好活著的,不然怎麼可能不把肉拿出來?」

  這句話徹底安了倖存者們的心,大家散在食堂的各張桌子前,開始吃午飯。

  劉硯面前攤著一張圖紙,唐逸川趴在對面,以鋼筆修改了幾處電路,插回筆帽,說:「這樣能持續得更久,雪天水蒸氣多,線圈一定能產生很大的作用。」

  劉硯嘴裡塞滿了飯:「你覺得電對喪屍有用麼?」

  唐逸川和劉硯對視一眼,唐逸川點頭道:「有,電能作用非常大,瞬間產生的高電壓能摧毀它們的中樞神經系統,徹底廢掉它們的行動能力。」

  劉硯如釋重負,這也是很久以前,他與方小蕾商量過的。

  喪屍與人類其實沒有多大不同,它們並非完全不死,核心中樞都在大腦——大腦以微量電荷運轉,指揮全身行動,通過中樞神經發送指令。

  一旦電流毀去它們的中樞神經系統,剩下一個只能張嘴的頭部,就能徹底解決問題。

  特斯拉線圈是一種使用變壓器,將電壓瞬間升上百萬伏的高頻電壓設備,奈何在喪屍潮爆發的情況下,大部分地區都已斷電,幾乎沒有人嘗試過。

  「你姐姐是做什麼的?」劉硯道。

  「她是個演員。」唐逸川道:「這事說來話長……你們這裡,那位叫森哥的是頭兒?」

  劉硯說:「情況有點複雜,我得馬上去修改線路,大家安全活下來後,咱們再詳細聊吧。」

  唐逸川爽快點頭道:「行,我來協助你。」

  劉硯:「你能讓你姐姐穩住林木森麼?」

  唐逸川一聽就明白了,他靜了片刻,而後道:「可以,但他已經在……」

  劉硯說:「去和她說說,讓她說服林木森留下來。」

  劉硯回去取了幾個分流器,大部分地方的電燈都熄掉了,除了教學樓大廳。

  他在大廳二樓的臺階上拆開一個變壓器,對著圖紙上,唐逸川標出來的地方開始改裝。

  「有什麼能幫你的麼。」謝楓樺拿著飯盒過來坐下。

  劉硯看她的飯盒一眼,說:「沒有,你就吃這點東西?怎麼和我們吃的不一樣?」

  謝楓樺聳肩,用勺子拌了拌泡飯。

  謝楓樺說:「你才發現?」

  劉硯道:「你去告訴胡玨,如果他區別待遇,不讓你們吃飽的話我會拿他試我的特斯拉線圈。」

  謝楓樺笑了起來:「他多半不知道那是什麼。」

  劉硯道:「他只要知道是很厲害的玩意就夠了……幫我把這個固定住。」

  謝楓樺協助劉硯卡著一個彈簧片,又道:「你看見新來的那位女士了麼?」

  劉硯:「沒有,她怎麼了?被感染了?」

  謝楓樺道:「不,她很健康,你猜猜她是誰?」

  劉硯蹙眉,以螺絲刀小心地旋開一個螺釘。

  謝楓樺說了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劉硯險些把螺絲釘掉進變壓器裡去。

  「真的?」劉硯道。

  謝楓樺笑道:「你喜歡她?」

  劉硯:「我不討厭,也說不上喜歡。她拍過很多部電影,還是影后……老天。我從來沒想到會和她住在一棟樓裡。」

  謝楓樺道:「我聽見她說,真名叫唐逸曉,那個只是她的藝名。」

  劉硯想了想,說:「其實我對影星什麼的不太感冒,只覺得很驚訝,蒙烽和張岷倒是會喜歡,我記得張岷說過……中學年代的偶像是她,你真的確定是她?」

  謝楓樺朝樓上張望,說:「喏,你看,她出來了。」

  那女星整理了一下淩亂的頭髮,關上林木森的房門出來,提著個名牌包,脖頸上還有明顯的紅潮。

  謝楓樺和劉硯都心知肚明發生了什麼,唐逸曉的高跟鞋被掰掉了鞋跟,顯然是易於逃亡保命。走路的時候她卻不自覺地踮起腳,似乎那鞋跟還在。

  她優雅地挽著手提袋下來,居高臨下,瞥了謝楓樺與劉硯一眼,問:「我弟弟呢。」

  劉硯道:「或許在外面,你可以出去看看。」

  唐逸曉沒說什麼就走了。

  劉硯把變壓器放在臺階上,快步上樓,敲了兩下便不由分說推門,進入林木森的辦公室。

  林木森敞著襯衣,一副心滿意足的模樣坐在轉椅上抽煙。

  「準備好了麼。」林木森笑道:「三點出發。」

  「不。」劉硯道:「誰也不能走。」

  林木森的笑容斂去。

  劉硯:「現在走,只會死。我終於等到機會來向你解釋這個了。大規模喪屍南下,你想朝哪裡走?」

  林木森冷冷道:「劉硯,你認真的?」

  劉硯道:「我用我的性命擔保,誰也不會死。我和蒙烽早在一個月前就針對這裡的地形作了周詳而慎密的佈置……」

  林木森不待劉硯說完,勃然大怒吼道:「你一定是瘋了!劉硯!十萬隻喪屍!你知不知道十萬只是什麼概念!」

  劉硯沒有動怒,他知道現在對著吼不能解決問題,認真道:「森哥,你無論逃去哪裡都是死。只有先死後死的區別,西安市人口近七百萬,河南省人口接近一億,這些人轉化成的喪屍已經開始南下,就算是其中的十分之一,也有兩千萬。」

  「你現在離開這裡,唯一的結果只是被喪屍追著跑,你想回去南方?回去我們來的地方?當初蒙烽提出取道四川進西藏,你沒有採納這個建議,現在唯一的生路已被斷絕,你不可能在橫掃而下的喪屍峰潮中平行移動,逃進四川。」

  林木森沒有說話,劉硯道:「十萬喪屍只是第一波,這些喪屍不可能集隊,它們一定是分散的。而首先達到我們這裡的只會是很小的一部分,預計以五千隻到一萬隻為一批。分批擊潰喪屍完全是可能的。」

  「你覺得‘分批’的話,你能殺掉那十萬隻?!」林木森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可以試試。」劉硯道:「按照蒙烽的戰術防禦佈置,最起碼足夠爭取到三天的緩衝時間。我們原地等候適合的時機,直到蒙烽與張岷回來後,前幾批大股喪屍已經過去,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全部出動開始突圍,逆著喪屍潮北上,這樣一來,面對的壓力就會減輕上百倍。」

  「張岷是指揮遊擊的高手,我們能遊擊的話遊擊,不能遊擊的話就強行開槍掃射,碾壓過去。你想想,面前有十萬隻喪屍當路障可怕,還是只有兩三萬隻零散的,分佈在野外的喪屍可怕?」

  林木森沉默了。

  劉硯又說:「我們必須利用這裡的防禦殺掉一部分,再越過下一波喪屍潮,一旦成功北上,那個時候才真的徹底安全了。起碼在這個冬天裡,寒冷會成為喪屍的最大行進阻力,不用再擔心生命問題,就這樣。」

  林木森道:「你真的確定這樣可行?我們所有人的性命可就交在你手裡了。」

  劉硯歎了口氣,斟酌良久後道:「森哥,蒙烽沒有回來,我哪兒也不去。我相信能守得住,但現在還有選擇的機會。」

  「一,你要走就現在走,要帶多少人,多少東西,抓緊時間去吩咐撤退。再問其他人,只要是願意跟你走的人,一切自願,去哪裡隨便你,是死是活,大家各自碰運氣。除了上面的電池組,我什麼也不要。反正發電機和電池組你也帶不走,當做是跟了你這麼久,留給我的一點東西吧。相識就是緣分,我祝你一切好運,期待咱們以後還有碰面的機會。」

  「二,加入我們,留下來一起抵抗強敵,只要能撐到蒙烽和張岷回來的那一刻,我們就得救了。」

  劉硯抬眼,注視著林木森。

  「選吧,森哥。」

  林木森從劉硯眼裡看出了一種近乎瘋狂的自信,兩人面對面站了很久,最後林木森道:「行,我相信你,別讓我失望。需要我做什麼?」

  劉硯道:「你只要坐在這裡督軍,穩住士氣就行。」

 

 

  2012年11月17日,黃昏。

 

  所有人如臨大敵,或站在走廊眼望窗外,或躲在教學樓中央祈禱。劉硯走上天臺,仍舊覺得有點不放心,朝謝楓樺道:「讓聞弟來。」

  聞且歌來了,他的表情十分陰鬱,就像一棵快枯萎的樹。

  劉硯道:「聞弟,我有件事情請你幫忙。」

  聞且歌抬眼看著劉硯,劉硯道:「你能幫看著林木森嗎?」

  聞且歌點了點頭,劉硯說:「萬一他想逃跑,你得用一切手段拖住他。」

  聞且歌:「我盡力。」

  劉硯:「我需要一個確切的答案。」

  聞且歌道;「我一定。」

  劉硯又道:「你不需要戰鬥,只要跟在他的身後,一旦等到合適的時機,我會讓人過去通知你,就不用再盯著他了。」

  胡玨蹙眉道:「你想放他走?」

  劉硯與胡玨對視良久,劉硯道:「等到最後一波喪屍靠近的時候,說不定他會逃跑,這樣我們就可以自己撤退,或者重新組織防線守住,他想帶誰走就帶誰走,不用再管他了。」

  胡玨:「如果他不逃跑呢。」

  劉硯:「那麼就依舊叫他一聲‘森哥’,所有事情押後處理,命是由他自己決定的。」

  胡玨點了點頭,聞且歌下去找林木森。

  鐵絲網深入地面三米,圈住了整個學校,週邊的雪地裡分散埋下了上百枚罐頭炸彈,猶如一個巨大的地雷陣,覆蓋學校外的一裡方圓。

  最後一名前去埋設觸發性罐頭炸彈的人回來,他們把鐵絲網併攏,牢牢纏上。十三根足有四米高的鐵杆立起,環繞整個避難所。那是劉硯的最後防禦武器——特斯拉線圈。

  天色晦暗,鐵杆頂端電流劈啪作響,猶如不安分跳躍的藍色精靈。

  電流在鐵絲網上時不時滾動,每一片雪花飄下,落在鐵絲網上時都響起輕微的爆裂聲響。

  其餘經過訓練後的民兵則手持槍械,二十米一人,站在密封的鐵絲網後。

  劉硯站在天臺頂部,舉著望遠鏡朝遠處看。

  「注意!注意!一大波喪屍正在接近!」身邊膽小菇隊的小胖子說。

  決明道:「我看看?」

  他接過望遠鏡,朝遠處張望,上百隻喪屍沿著北邊的公路南下。

  決明:「怎麼沒有舉旗子?」

  劉硯:「什麼旗子?」

  決明:「象徵‘一大波僵屍’的紅色旗子。」

  劉硯:「……」

 

  狂風肆虐,天已全黑,唯有天臺頂端的帆布在瘋狂飛舞,繼而被風吹向遠方,黑暗裡,隱約的哀嚎聲分不出哪些來自喪屍,哪些來自西北茫茫大地的風。

  劉硯道:「照明開啟。」

  一盞巨大的白熾燈在中央亮起,天臺四角的射燈於鏡面下將強光投向鐵絲網外的遠方,照在一群腐爛的喪屍臉上。

  它們渾濁的瞳孔微微收縮,臉上凝著一層白霜,從北面緩慢靠近外沿地雷陣。

  「齊射!」劉硯吼道。

  第一輪槍響,砰砰聲連發,三隊人輪番開槍,將外沿零散的喪屍頭顱擊爆!

  「繼續!別讓它們靠近炸彈防線!」劉硯喊道。

  喪屍越來越多,槍聲也越來越密集,直到上千隻喪屍湧來,劉硯舉起望遠鏡遙遙望去,夜幕下一片漆黑,海潮般的喪屍在狂風中聚集,越來越多。

  步槍再守不住防線,第一隻僵屍觸發雷陣,轟的一聲巨響!

  震耳欲聾的爆破聲接二連三響起,射擊營收槍,短暫的沉寂後,爆破聲越來越烈,猶如天地間雷鳴陣陣,萬馬奔騰,火焰卷著黃色的爆炸火光照亮了整個夜空,就連林木森也忍不住站在窗外遙遙觀望。

  那陣大面積的爆破來的太過震撼,沒有人能再交談,喊聲,叫聲都被瘋狂的爆炸所掩蓋,無數斷肢被炸得飛起,射進防禦圈內,引起恐懼的大叫與躲避。

  足足在近十分鐘後,炸彈耗光。外面才安靜下來。

  劉硯的耳內尚且嗡嗡嗡地不住作響,被震得頭暈眼花。

  「準備……」劉硯喘著氣道:「第二波炸彈投放!」

  「還有!沒清光!」樓下有人喊道:「更多的來了!」

  燈光下遍野屍體,更多的喪屍踩著同伴的軀殼緩慢靠近,終於接近鐵絲網週邊,人類終於近距離再次看見這些怪物的面孔。

  一個個肚破腸流,渾身爆裂,腐爛的肋骨上嵌著鐵釘。猙獰的面孔與凸顯的牙床在燈光照耀下現出一片慘白色。

  「退……快跑!」有人開始恐懼了。

  鄧長河砰然開槍,爆了靠近鐵絲網的喪屍的頭顱,吼道:「誰也不許後退!怕什麼!它們過不來的!」

  第一隻喪屍碰上鐵絲網,教學樓中響起絕望的大叫,然而一陣劈啪電流亂竄,那只喪屍被電得抽搐,牢牢地黏在鐵絲網上。

  絕望的叫喊一停,有人小聲地欣喜叫了起來,繼而是轟天震地的歡呼。

  劉硯的心內砰砰直跳,這只是個開始,唐逸川站在他的身邊,神情凝重。

  「會被壓垮。」劉硯緩緩道:「太多了。」

  唐逸川:「是的,鐵絲網開始變形的時候,你就得開啟特斯拉線圈。」

  劉硯點了點頭,這一刻他的內心無比緊張,鐵絲電網在最開始架設的時候就朝外傾斜了一個明顯的角度,以避免喪屍前赴後繼,以重量壓倒鐵網。

  黑壓壓的屍群越來越多,所幸冰天雪地裡,它們的動作遲鈍了不少,鐵網開始閃耀藍光與尖銳的聲響,把一排接一排的喪屍電得盡數倒下去,每一波喪屍倒下,校園內俱響起熱烈的歡呼。

  人們已經不怕了,他們或是坐在教學樓的窗沿上,或是跑上天臺,遠遠眺望,就像在觀賞一場盛大的電影。

  「都下去!」劉硯吩咐道:「這只是個開始!回到樓裡去!」

  人就是這樣,一旦平息了內心的恐懼,就難以避免地產生某種興奮。然而劉硯和唐逸川心裡都很清楚,面前的喪屍還不到一萬隻。

  接下來,將有十倍的喪屍湧向茫茫曠野中的這座孤島。

  一眼望不到頭的喪屍潮仿佛永遠不會停止,它們倒了一批又一批,屍體堆疊在鐵絲網外,後來的喪屍踩著它們的軀體,緩緩把鐵絲網推得朝向校園內不住傾斜。

  更多的喪屍繞過北面防線,猶如漲潮時的駭浪,圍著學校形成一個月牙型的包圍圈。屍體堆滿整座校園,直疊向兩米高處。半小時後,鐵絲網被壓得朝內凹陷,當第一隻喪屍把手從電網外伸進來,被鄧長河一槍擊斃時,人群又開始坐不住了。

  「發電機開啟,接通蓄電池組。」劉硯最後看了屍群一眼,下了命令。

  鐵絲網傾斜四十五度。人群慌亂了,大叫道:「怎麼辦!它們要進來了!快開槍!」

  林木森渾身發抖,緩緩後退,繼而朝房內退去,抓起手槍。

  天臺頂端,蓄電池組嗡的一聲全面啟動,十二台柴油發電機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風力發電機瘋狂轉動,走廊與大廳的燈光一黯。

  天臺上的白熾射燈電力瞬間被抽到底,世界一片黑暗。

  那突如其來的黑暗引起一陣恐慌的尖叫,雜糅著如同墜入地獄的絕望呼叫。

  哭聲,呐喊聲中傳出牧師的祈禱詞。

  「主耶穌啊,請你賜予我救世的曙光,賜予你的子民長夜中的希望……」

  「點燃我等心中的燈火,在有黑暗的地方,為我播種光明……」

  劉硯抬起頭,一手握著開關匣不住發抖,最後緩緩按下。

  特斯拉線圈核心裝置,主軸放電尖端的球體上升起一道耀眼的藍光,猶如破開黑夜的閃電,電流的嗡鳴頻率緩緩提升,所有發電裝置的機械聲越來越響。

  震耳的轟鳴中,蛛爪般的明亮電流轟然散開!

  雷電糾結亂竄,十三根環繞整座校園的接地分軸升騰起暗夜中的藍光,同時發出巨響!

  無盡黑夜,茫茫大地上,奇跡正在發生。

  成千上萬的屍群圍繞著一個孤島,孤島中央一道雷光閃過,環形的封閉閃電從高空高速飛散,緊接著化為一個巨大的耀眼圓環無情地呼嘯而去,百萬伏的高壓猶如暗夜裡咆哮的狂龍,將前赴後繼的喪屍群掃得橫飛出去!

  短短十秒,環形雷電的速度越來越快,覆蓋了近十裡方圓的範圍!所有喪屍都在那一刻被電倒!

  猶如西方神話中的審判之雷降世,科學最為震撼,最為神秘的一面朝著人類展現出那瑰麗的光華。

  神祗之手引領千萬道滅世狂雷,颶風般橫掃了所有的喪屍!

  最後一聲巨響,世界重歸於寂,強光隱去,長夜再度陷入一片黑暗。

  嗡嗡聲響起,特斯拉線圈再次開始聚能。

  三秒後,上百人響起幾近瘋狂的歡呼聲,幾乎要把整個教學樓掀翻。

  「恭喜你,你成功了。」唐逸川道。

  劉硯虛脫般地點了點頭,渾身冷汗,似是從水裡撈出來一般,背脊,脖頸,頭髮,全部濕透。

  他推上電匝,燈光再次亮起,樓下傳來的歡呼聲幾近歇斯底里。他跑下天臺,不停地有人過來擁抱他,林木森在高處道:「幹得好!劉硯!」

  劉硯大聲道:「還沒結束!都回去!回歸己位!輪班休息!統計傷亡!集合!所有人集合!」

 

  深夜,劉硯留下胡玨在頂樓偵察,打開鐵絲網,發動了所有的車,他給車輛裝上前鏟板,十輛車分頭出動,把喪屍的軀體緩慢鏟到下風處。

  足足花了近四個小時,最終確認,他們處理掉了近三萬具屍體。

  這比劉硯預計的總數更多,如果喪屍群真的只有十萬,說不定就不用撤退了。

  「快快!」劉硯從吉普車裡探出頭喊道:「決明不要玩了!快點把它們鏟到一起去!」

  決明操縱裝甲車,把屍體鏟來鏟去擺圈,被罵了以後只好推到一個屍堆上。

  期間又有小股喪屍過來,頂樓偵察的胡玨開啟燈號,劉硯只用了很少的電能開動線圈,利用點殺射電就解決了它們。

  天明前,狂風一如既往肆虐,他們在屍山上澆了汽油,開始焚燒屍體,繼而把鐵絲網推回原位,破裂處重新焊接。

  所有行動都在爭分奪秒,兩班人輪流休息,不到三小時便被叫起來繼續高強度勞動。

  劉硯不時拿著望遠鏡眺望西邊。

  蒙烽還沒回來……按道理他要到傍晚才折回。

  唯有希望派出去的人能儘快找到蒙烽,更希望他們不會遭遇大批喪屍群……劉硯搖了搖頭,把這個可怕的念頭驅逐出腦海。

  第一抹曙光在群山的彼岸出現,一輛吉普車從東邊頂風而來。

  那是張岷的隊伍,謝天謝地。

  車門被推開,一名槍兵隊隊員被焚燒屍體的黑煙吹得滿眼通紅,不住流淚。

  劉硯停下了腳步。

  「張岷死了!」那人遠遠喊道,帶著哭腔:「屍體找不到!我們提前回來了!這裡是怎麼回事!」

  轟的一聲,劉硯腦中猶如挨了重錘,天旋地轉。

  決明走過來,似乎沒聽清,茫然地問:「什麼?我爸呢?」

  沒有人回答。

  決明道:「劉硯,他說什麼?」

  他要走向吉普車,卻被劉硯一把拉住。

  「張岷……死了?」胡玨道:「你說什麼?!再說一次!」

  那名隊員遞出一頂野戰軍帽,正是張岷的,還有一把槍。

  「在山上,十裡外,剛出發沒多久!第一個考察點,大夥兒下車步行的時候,山洞裡……撲出一夥喪屍,張岷開槍引開了它們,讓我們快跑。」

  「他……邊退邊開槍,誰知道……那裡有很多山洞……好像是防空洞,還有幾間房子……裡面……到處都是喪屍……可能是進去避難的……」

  「我們逃到山腰,上面沒槍聲了。」那隊員道:「我……不敢扔下他,不能扔下他,我們就再……去山上找他,找不著……只剩槍了……沒子彈。喪屍也死了。」

  「詳細搜索了麼?」劉硯道。

  「我們殺了不少喪屍。」那人說:「我沒有拋棄他!到處都找過了!防空洞被他炸了!喪屍都堵在裡頭!他可能把自己也埋進去了!」

  決明靜靜聽著,什麼也沒說。

  那人又道:「我們上去的時候……聽見他一聲大叫,就沒聲音了……還在山路上……看到好幾灘血,還有……不知道是什麼骨頭,到處血淋淋的,可能被……吃了……」

  長久的靜謐之後,決明開了口。

  「我去找他。」

  「你瘋了!」那人道:「岷哥讓我們跑的時候,他說‘幫我照顧決明,別讓他尋死’,怎麼能讓你去!」

  決明沒有哭,也沒有暈倒,說:「我不用你照顧。」

  「你不能去。」那人道:「岷哥是為了救我們才死的,你是他唯一的親人。」

  劉硯說:「決明,現在到處都是喪屍,你能等蒙烽回來再去麼?」

  「不能。」決明說:「我現在就要去。」

  劉硯道:「你想好了?別衝動,決明。」

  決明說:「不衝動,我一定會去的。我要去看看。」

  劉硯的眼眶有點發紅,說:「我給你準備點東西,你不會開車,對嗎,我叫個人陪著你。」

  決明說:「我會一點,你上次教過我的,我自己能開車。」

  劉硯:「給你一輛車。」

  決明說:「謝謝。」

  劉硯轉身去拿了一把槍,他給張岷的AK裝填上子彈,開始收拾東西,心裡簡單判斷了形勢——喪屍從西北邊湧來,決明朝東邊走。這裡只要能防守住,他就不會有來自背後的危險。

  張岷和決明都成功抵抗過一次感染,或許張岷還活著。

  他腦中一團混亂,把槍交給決明,又拿了一把信號槍,給他三枚照明彈,教他裝填,反復囑咐他一切小心。

  「如果能找到他。」劉硯說:「就朝天發一槍,包裡有生命探測器,我特別改裝過的瑞士軍刀,還有一個小型炸彈,這個炸彈非常危險,沒到關鍵時刻,千萬不要亂用。地圖上有標記,你沿著路走,能找到他們最後和張岷分開的地方。」

  決明接過槍,點了點頭,問:「如果他被咬傷了,快死了呢?」

  劉硯說:「那也試著發信號。」

  「有什麼用?」決明抬頭道。

  劉硯:「如果……假設,蒙烽回來了,我們又能抽身的話,會去接應你們。」

  決明埋頭接過槍,沒有對這個小的幾乎可以忽略的概率表示什麼意見。

  他把東西放在背包裡,劉硯又說:「給你五天的食物和水,繩子,還有醫藥,油箱加滿了。」

  決明輕輕地說:「再見,劉硯,你還沒有祝福我呢。」

  「再見。」劉硯說:「祝你好運,我親愛的決明。」

  決明接過地圖,孱弱的身影上了吉普車,馳出防禦圈。

  「隊長——!」小胖子帶著膽小菇隊的成員沖下樓。

  「隊長!祝你好運!」膽小菇隊的隊員挨個過來和決明告別。

  「隊長!加油!」少年們紛紛喊道。

  決明開車離開學校,消失在漫天風雪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