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非天夜翔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二零一三

 

 

 

第二十二章  救贖

 

  並不是所有孤身闖敵陣的少年都很順利,至少決明就不是。

  他剛開到一大半路,還差一點就抵達山下,吉普車陷坑裡了,前輪朝著路邊歪歪一斜,死火。可見挖坑不填害死人的真理。

  決明把所有能拉的,能踩的,能按的設備都輪流按了一次——包括收音機和雨刷,全部罷工。

  他在車裡坐了一會,說:「爸。」

  繼而伏在方向盤上,兩眼通紅地看著車窗外的大雪。

  十分鐘後,他抱著槍,推開車門,站在齊膝深的雪裡,打開地圖看了一眼,走向公路。

  黎明時分他走在路上,按著地圖上的標記開始朝山行走,不知道是因為牧師的祈禱還是外星人對他的眷顧,雪竟然奇跡般地停了,風也小了許多。

  一行腳印歪歪斜斜地通向秦嶺西巒。

  望山跑死馬,他走了整整一上午,其中休息了兩次,吃了點餅乾,水太重,還扔在車廂裡,沒有帶出來。

  決明吃了點雪止渴,看到雪地裡有塊布,好奇心起,沿著雪朝下挖,挖了一會,挖出一具凍僵的喪屍的腳。

  他面無表情地把雪蓋回去,起身繼續搖搖晃晃地步行。

  決明不會射擊,抱著一把4.79公斤的AK47,有什麼用呢?接近十斤的東西對他來說實在吃不消,最後他想了個辦法,把槍繫在包上,包又用繩子捆著,放在雪地上開始拖。

  冰雪地面阻力很小,決明終於解決了首要問題。

  山嶺就在眼前,他發現了冰下車輪碾出的痕跡,當即沿著車輪印痕朝上走,知道接近目的地了。

  「爸——」決明邊走邊喊。

  「爸——」聲音在山谷間響起回聲。

  十來隻喪屍聽到聲音,搖搖晃晃地走上山谷,朝決明走來。

  決明尚且不覺,他走過蜿蜒的山路,朝天開了一槍。

  「砰!」近距離開槍,把他自己嚇了一跳。

  五百米外的側峰高處雪崩了,上千噸雪轟隆隆地從山頂滾下來,把那十幾隻喪屍壓在谷底。

  決明什麼也不知道,腳底打滑,在山路上緩緩行走。

  「爸——」決明絕望地喊道,聲音小了不少。

  面前有一灘結冰的,紫黑色的血,他趴下來摸了摸,似乎在確認是不是張岷的,片刻後起身繼續前行。

  足足走了一下午,決明又餓又累,一頭倒在雪地裡。

  「爸。」決明喃喃道。

  他打開日記本,第一頁上是張岷的簡筆劃,什麼都會的張岷連畫畫也很神似,一隻大狗伸出爪子,笑眯眯地按在小雞頭上,小雞低頭,面前攤著本書。

  下面是一行字:每天堅持寫日記,爸監督你。

  決明收起筆記本,吃了塊餅乾,吃了點雪,再次站起來。

  「爸——」決明無奈地喊道:「快出來,你沒有死。」

  他走到路的盡頭了,那裡是個懸崖。

  他蹲下來,朝懸崖下張望,什麼也看不到,在峭壁的盡頭發了一會呆,轉身下山。

  他不知道該去哪裡了,遠處有個塌方的防空洞,他嘗試著把石頭搬開,使盡全身力氣搬出一塊。

  裡面倏然探出一隻腐爛的手!

  決明看了一會,確認那不是張岷的,用石頭砸了幾下,手骨折了,他用槍管把手推回去,填上石頭,繼續朝山下走。

  天黑了,崎嶇的山路與連綿的群山仿佛換了個模樣,猶如長夜裡淒厲的惡鬼,虎視眈眈地注視著他。決明嗓子啞了,也不喊了,他就像個執著的神經病,拿著一個手電筒,朝滿是積雪的草叢裡照來照去,又扒開積雪,當然,什麼也沒有。

  他解決完這堆草叢,朝山路上的另一堆走。

  走著走著,樹下積雪坍塌,決明瞬間陷了進去,一聲輕微的樹枝斷裂,破口處的石頭磨得他手肘破皮。

  「啊——!」決明唰一下直陷進洞裡,肩上拖著的布帶繫著包和AK步槍從地面飛速滑來,決明連聲大叫,最後背包咻一下填進洞口,AK打橫旋轉著飛來,帶著背包,哢嚓一下牢牢橫卡在洞緣。

  決明被拖得淩空一頓,雙手抓著繩子,兩腳亂蹬。手電筒打著旋掉了下去,砸在張岷腦袋上,張岷醒了。

  張岷忙抬頭喊道:「有人嗎!誰?!」

  他趴在地上撿起手電筒,朝著高處照,顫聲道:「決明?」

  決明抓著繩子,吊在半空中晃來晃去,聽到張岷的聲音,忽然間「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決明嚎啕大哭,張岷卻笑了起來,片刻後喊道:「誰在上面!快拉他上去!要摔下來了!」

  決明哇哇哇地哭,張岷連著喊了幾聲,沒有人應答,決明邊哭邊稀裡糊塗地說著什麼,停了一停,又瘋狂地「哇哇哇」地大哭。

  「別哭了!寶貝!聽我說!你在說什麼?」張岷坐在地上,艱難地抬頭道。

  「別哭!決明!張決明!」張岷大喊道:「張決明!你聽我說!你的眼淚掉下來了!鼻涕也掉下來了!」

  決明哭聲小了些,抓著布帶不住發抖。

  「爸——」決明嗚嗚地又哭了。

  張岷忽然一下就明白了,眼眶刹那通紅,哽咽道:「寶貝,你自己一個人來找我嗎?」

  決明點了點頭,張岷捏了把鼻子,忍不住也哭了起來。

  張岷哽咽道:「外面沒有人?」

  「嗯。」決明噙著淚朝下看:「我抓不住了,可以跳下來嗎?」

  張岷忙道:「別跳!千萬別跳!能爬上去嗎?」

  決明試著蹬了蹬,張岷道:「你右邊的石頭可以踩,看見了嗎?」

  他把手電筒的光束移向左邊,決明抬起腳,嘗試了幾次,踩著石頭,艱難地爬上去,被劃破的手上血掉下來,落在張岷脖上。

  張岷竭力忍著眼淚,說:「你再朝上爬看看,能出去不?不能出去的話就跳下來,爸抱著你一起死吧。」

  「能。」決明不哭了,他拽著布帶,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半個身子鑽出了那個狹小的深洞,爬了出去。

  張岷松了口氣,疲憊地靠在岩石上,閉著雙眼,靜了片刻。

  決明在洞外焦急地喊,張岷忙大聲答道:「沒事,我沒事!」

  決明道:「什麼?聽不見!」

  他把耳朵湊到洞口,總算聽見張岷的聲音了,於是安下心。

  張岷道:「你怎麼過來的?能回去找人來救嗎?」

  決明:「車開不動,有人挖坑不填,車掉坑裡了。」

  張岷:「……」

  張岷又大聲喊道:「在外面是不是聽不見我說話?」

  決明把頭伸進洞裡:「對,現在能聽見了!」

  張岷道:「難怪他們聽不到我求救,寶貝,有吃的嗎?」

  決明道:「有!要吃什麼?有泡麵,餅乾,口香糖,花生……」

  張岷:「隨便來點什麼!我快餓瘋了!」

  一包泡麵扔下來,砸在張岷頭上,張岷拆開包裝,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決明又扔了個雪球下來,張岷滿嘴乾泡麵,抓住雪球就朝嘴裡填,囫圇吃了大半包麵,說:「劉硯給你的嗎?!」

  決明說:「對!」

  張岷:「那小子不仗義啊,泡麵裡沒有調味包!蒙烽呢?」

  決明說:「有一大波僵屍舉著旗子來了!他走不開!讓我發……」

  決明想起來了,忙朝著天上發射信號彈。

 

 

  十二個小時前。

 

  2012年11月18日9點25分,避難所。

 

  又一大波喪屍接近了,這次數量更為壯觀,重新埋設罐頭炸彈的人還沒回來,劉硯打了信號燈,催促他們退回防線後。

  「蒙烽還沒有回來嗎?!」鄧長河焦急地喊道。

  「沒有!」劉硯在震耳欲聾的槍聲中朝他大喊:「一定是和派出去搜尋他的人錯過了!」

  鄧長河道:「不會出事吧!」

  劉硯靜了。

  胡玨馬上朝著鄧長河吼道:「不會有事!別說蠢話!履行你的任務,一定要守住!」

  劉硯閉上雙眼,靠在大廳外,張岷生死未蔔,決明多半已在茫茫風雪中殉情,蒙烽萬一真的回不來了……自己在這裡做的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劉硯,聽著。」唐逸川見他情緒不對,忙上前說:「別垮,我們正在逐漸獲得勝利,劉硯,這裡有上百人的生命繫在你身上,挺住。」

  劉硯點了點頭,喘息片刻,喊道:「還沒有埋下的炸彈呢!都上天臺,準備用投標槍的方式把它們扔出去!」

  話音未落,謝楓樺衝上樓,焦急道:「唐逸川!你的姐姐怎麼了!?」

  唐逸川驚覺,馬上下樓,大廳裡響起一陣慌亂,劉硯聽了片刻,那叫聲不對,仿佛還摻著著「感染」「死了」的驚慌呐喊,忙拔出槍,快步跑下大廳。

  唐逸川吼道:「別開槍!別開槍!她不是被感染了,她是正常的!只是毒癮犯了!」

  週邊爆炸聲接連響起,已聽不見任何聲音,兩三名槍兵讓其他人離開,掏槍要把披頭散髮,在地上掙扎的唐逸曉當場擊斃。

  劉硯喊道:「別開槍!不是感染!」

  她難受得不住撕扯自己衣服,以頭撞地,滿臉眼淚鼻涕,大聲嚎叫,像極了一具喪屍,唐逸川見勸不住,只得撲在她身上,抬頭大聲懇求。

  外面爆炸聲太響,沒人聽得清楚他說的話,劉硯大吼:「別開槍——!」

  那一瞬間恰好炸彈完了,劉硯的聲音清晰傳出,其餘人才收了槍,劉硯又喊道:「出去防禦,放心!這裡沒你們的事!」

  唐逸川不住發抖,把其姐抱起來,顫聲道:「謝謝……」

  本就時間緊迫,劉硯被這一驚一乍地險些被嚇出心臟病,再次上樓時,林木森的手下快步下樓,拿著針筒給她注射。

  劉硯看了一眼,什麼也沒說,回到天臺上。

 

  上午十點二十,雪停了,風勢小了下去,十來台風力發電機轉速漸慢,繼而完全停下。

  劉硯暗道糟糕,電網的能量只能靠柴油發電機維持,蓄電池組不能浪費,電力漸弱,這次壓上鐵絲網防線的喪屍,比上一波更多。

  「牧師呢!」劉硯大喊道:「讓他去祈禱!」

 

  上午十二點。

  劉硯握著特斯拉線圈的主控制器,風又瘋狂地刮了起來。

  可以準備開始撤退了,按這個進度,路上的喪屍群已經剩下不到兩三萬,大部分在荒野中遊蕩,開車突圍已經完全可能。

  然而蒙烽還沒有回來,劉硯深呼吸,是讓所有人準備上車撤退,還是繼續堅守?

  「讓聞且歌回來。」劉硯朝胡玨道;「不用再看著林木森了。」

  堅守的話應該能擋住所有喪屍,有少許危險,但仍在應付能力範圍之內。

  撤退的話就一定安全了。

  劉硯先前已經讓人把貨櫃車隊檢修完畢,東西裝車,讓射擊隊成員從車頂架槍射擊,足夠清掉沿路的喪屍。

  但蒙烽和決明怎麼辦?

  胡玨下去發完信號,聞且歌跟著上樓,說:「森哥怕得很,準備逃跑了,他打算開裝甲車逃出去。」

  劉硯道:「行了,讓人別管他……聞弟,你呢?」

  聞且歌道:「我留下來,我掩護你們殿後,教我用你的裝置。」

  「不,你負責保護他們。」劉硯道:「你在第一輛車上開路掃射,我殿後,上最後一輛車,順便等……蒙烽。」

  胡玨開口道:「蒙烽什麼時候回來?」

  劉硯緩緩搖頭,答道:「現在的情況是守得住,但說不準;也可以開始爭取時間,準備撤退了,蒙烽還沒回來,現在走嗎?你覺得呢?」

  胡玨也沒了主意,不敢擅自下決定。

  「聽天由命吧。」胡玨摸出一個硬幣:「正面留守,反面突圍。」

  胡玨把硬幣彈向半空,還未落地,樓下傳來一陣馬達嗡鳴,緊接著是一陣槍聲,鄧長河跑上天臺吼道:「劉硯!林木森逃了——!他要朝西北方跑——!」

  劉硯道:「我知道了!馬上派人跟在車後,守住缺口!」

  林木森早有周詳計畫,他帶著自己的親信登上劉硯改裝的裝甲車,在操場中打了個轉,將車速發動到最高,轟一聲衝向鐵絲網圍牆,碾了過去!

  突破口恰好位於西北面,裝甲車碾過不多的喪屍,碾出一條血肉橫飛的路,衝出公路,唐逸川跑上天臺,大吼道:「我姐姐被他帶走了!」

  怎麼辦?

  劉硯推開唐逸川,喊道:「就緒了!所有射擊手朝西北處集合!守住缺口!爭取時間準備撤退!」

  「劉硯——!」丁蘭恐懼地尖叫。

  劉硯衝下樓去,操起兩個手雷,拉開引線塞進包裡,衝向西北缺口。

  潮水般的喪屍湧向破碎的鐵絲網缺口,所有人眼睜睜看著劉硯高速飛奔,迎向喪屍群衝去,緊接著將挎包朝外一扔。挎包在空中劃了個弧線,落進屍群中央、

  劉硯瞬間一個反身飛撲,臥倒。

  轟一聲巨響,橫飛的喪屍軀體激射進操場內,射擊手紛紛湧來,朝著缺口處錯落開槍。

  劉硯被衝擊波激得咳出一口血,艱難爬起,聽見胡玨喊道:「把電閘關上,鐵絲網重新拉起來!」

  劉硯下意識地要發令,然而短短瞬間理清了頭緒,忙道:「不能關!一關全部的喪屍都會進來的!」

  胡玨意識到自己險些決策錯誤,瞬間一陣心寒,劉硯示意胡玨稍定,勉強道:「我……理解你,知道你不是喪屍們派來臥底的,扔繩勾!把鐵絲網重新拉起來!射擊隊掩護!」

  二人苦中作樂,無奈笑了起來。

  劉硯不住咳嗽,爬上天臺,握著啟動器,望向樓下。

  胡玨亮出那枚硬幣——反面,指了指南邊車裡的方向。

  劉硯按下啟動鍵,特斯拉線圈再次充能,這一次輝煌的閃電較之夜晚時更明亮,也更壯觀。

  灰色天幕在大地聚起的白光中不住震顫,雲層仿佛受到感應形成一個渦旋,雷電環呼嘯著橫掃而去,所有人接到命令,自發地朝著籃球場上集合,貨櫃車分頭開出,其餘人開始撤離。

  一道不穩定的環形電光席捲了上萬喪屍,在最外沿散去,能量未曾耗盡,糾結的雷電在屍群中翻滾。

  週邊又有新的喪屍湧了進來。

  胡玨在下面喊道:「把手雷都扔出去!堅持住!劉硯!先頭部隊已經離開了!該撤退了!」

  劉硯獨自站在天臺西北角,看著遠方,蒙烽還沒有回來……他的心裡湧起複雜的莫名滋味,他曾經設想過無數次與蒙烽的生離死別,也許是壯烈地啟動炸彈,一同死去;也許是被重重喪屍包圍……無論如何,從未想過會像今天這樣,沒有任何預兆的分開。

  他會回來麼?

  他們前天晚上剛因為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吵過架,劉硯最後生氣了,轉身面朝牆壁,蒙烽在背後哄了幾句,劉硯沒理他。

  蒙烽睏得很,沒哄完就打起呼嚕睡著了。

  於是劉硯更生氣了,決定不理他。

  昨天早上蒙烽先醒,門外有人提醒他去探路,蒙烽穿好衣服,一身軍服很帥氣,他坐在床邊,主動側過身子湊近前,吻了吻他的唇。

  劉硯那時已經醒了,卻眯著眼在裝睡,偷看他筆挺的野戰軍裝,看他戴上帽子,穿好軍靴出去,再翻了個身繼續睡。

  劉硯直到這時,仍覺得蒙烽下一刻就會回來,然而這世上又有誰,常常覺得自己馬上就要經歷生離死別?

  他歎了口氣,啟動特斯拉線圈,忽然發動機一陣爆裂響。

  劉硯馬上猛地抱頭,蹲下躲在圍牆後,一道閃電光環擦著頭頂飛過,主軸響起炸裂的聲響,發動機冒出黑煙,居然沒有爆炸!

  劉硯抬頭看著主軸放電尖端,一條回路告損,積累的電荷盡數倒灌回來,焦臭的氣味傳出,有電路燒了。

  劉硯抬頭望向圍牆外,喪屍被放倒了一大片,再來一次,只怕線圈會徹底爆炸。

  然而探出頭的那一刻,他怔住了。

  他緩緩站起身,西邊灰藍色的天幕下,一輛吉普車高速沖來。

  「蒙烽。」劉硯喃喃道,他幾乎是竭盡全力,瘋狂的大吼道:「蒙烽——!」

  吉普車衝到近前來了個漂亮的漂移,窗玻璃砰然被擊碎,六管機關槍雷鳴般的子彈把攔路的喪屍掃得稀巴爛,緊接著一個手雷拋出,巨響聲中夷平了一大片。

  「蒙烽——!」劉硯歇斯底里地大叫並衝下樓去。

  吉普車倒車,悍然鏟向鐵絲網,從東邊喪屍群裡最薄弱的突破口直飛進來,砰然落地。

  蒙烽摔上車門跑來,大吼道:「劉硯!你他媽的在放禁咒群攻嗎!膽子真夠大的啊!連個幫你拉怪的人都沒有!」

  劉硯衝下樓,蒙烽一邊抬臂掃射,一邊大聲怒吼,機關槍砰砰砰砰掃去,將衝上前的喪屍掃倒。緊接著伸出左手,把撲進懷中的劉硯緊緊抱在身前。

  蒙烽道:「張岷呢!這是怎麼回事?那個紅警電塔能用了?!!我靠真彪悍啊!能再來一次不!」

  劉硯回過神,喪屍群再次湧上,蒙烽帶著數名手下不住掃射。

  「再用會把你烤熟的!沒時間解釋了!」劉硯道:「北邊有喪屍嗎?」

  蒙烽一邊掃射近前的喪屍一邊大聲道:「不多!!又要逃亡了嗎?你還技術人員呢!誇什麼海口!」

  劉硯:「按原本制定的計畫來!我都準備好了!林木森提前逃跑……虧我還以為他一臉視死如歸的樣子是真的!鄧長河!胡玨!最後一批人上車!帶他們走!」

  蒙烽:「他的話都能信!都上車!我們掩護撤退!」

  劉硯:「我差點就真的信了!下次再讓我碰見他……」

  蒙烽怒吼道:「老子一槍崩了他!靠!忽悠老子去湖邊轉了半天,要不是惦記著老婆早回來,現在連屍體都熟了!你們快點撤!東西不要了!以後再回來找吧!」

  最後一輛貨櫃車馳出包圍圈,兩旁各有一名持槍的人,不住掃射喪屍開路,貨櫃車車廂,胡玨喊道:「劉硯,快上車!」

  「蒙烽!劉硯!!」人們紛紛吼道:「上車!」

  蒙烽手上機槍不停,回頭惱怒地罵道:「他不走!他陪老子給你們殿後!你們快滾!」

  劉硯大笑起來,車隊撤離,喪屍被分出一部分,跟隨車隊而去,學校內的喪屍少了許多,然而正在緩慢形成包圍圈。

  蒙烽見所有人都撤退了,喊道:「你開車!」

  劉硯鑽進吉普車內,倒車,將一隻喪屍碾進車底,推開車門,蒙烽瘋狂掃射後將機槍一收,鑽進車裡,將機槍架在破碎的車窗上又是一通狂掃。

  劉硯猛打方向盤,衝出了包圍圈。

  遠處車隊啟程,喪屍群合攏,將他們與整個車隊分隔開來。

  「糟糕。」劉硯道:「能強衝嗎?」

  「子彈不多了。」蒙烽道:「哦不好,朝咱們來了!快跑!」

  劉硯掉頭沖下公路,問:「朝哪裡跑?!」

  蒙烽:「朝南……不行!朝西……不,朝東!」

  吉普車在平原上拐向左,又拐向右,扭扭捏捏地拐了幾個彎,車裡傳來劉硯的怒吼:「到底向哪!要不要停下來拋個硬幣!」

  蒙烽:「硬幣只有兩面!你讀書讀傻了!向東!這時候還要吵架嗎?!」

  吉普車開到全速,風馳電掣地上了公路,朝東邊衝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