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非天夜翔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二零一三

 

 

 

第二十三章  雪崩

 

  傍晚,車停在路邊。

 

  劉硯看了一眼油表,手上不停,給蒙烽上藥。

  蒙烽英俊的臉上有一道擦痕,劉硯手頭沒有醫藥箱,只得用襯衣蘸了軒尼詩XO給蒙烽擦拭傷口消毒。

  蒙烽痛得直抽冷氣,劉硯把他離開的這一段時間裡發生的事詳細說了次。

  「哦。」蒙烽漫不經心道:「有的是時間,下次追上,老子一槍崩了他。」

  劉硯道:「你怎麼提前回來了?按照原定計劃,要到這個時候你才回基地的。」

  蒙烽答:「我想你了啊,你前天晚上生氣了,打算偷懶提前回來哄你,免得又吵架,這不正好趕上了麼?」

  劉硯哭笑不得地點頭。風從破碎的車窗外吹入,逃得性命後自身至心都徹底鬆懈了,只覺這漫天漫地的寒冷與大雪,幾乎要把他凍僵。

  蒙烽把外套夾在車門上勉強擋著風,劉硯坐到車後座,問:「現在去哪?去救張岷麼?」

  蒙烽說:「不知道,先去東邊看看,希望決明還活著,就剩這麼點油了……冰天雪地的,怎麼辦?」

  劉硯:「你還把窗玻璃打碎了……」

  蒙烽:「我不把窗玻璃打碎怎麼救你!隔山打牛麼?」

  劉硯:「你可以把車頂天窗打開……」

  蒙烽:「誰想得到那麼多。」

  劉硯:「承認吧,你只是想耍帥,現在要在車上被凍死了……別過來!現在不想做!我要累垮了!」

  蒙烽:「就親一個,我又救了你一次不做起碼給點獎勵麼。」

  蒙烽和劉硯接過吻,劉硯躺在後座睡覺,冷得不住發抖,片刻後蒙烽道:「哎,寶貝,起來,那裡怎麼有輛車?」

  劉硯猛地驚醒,匆忙下車,大雪把車體掩埋了近半,劉硯道:「是決明的!快拿鏟子來!」

  蒙烽找出車後工兵鏟,劉硯把雪掃開,裡面沒有人。

  「怎麼回事?」蒙烽道。

  劉硯拉開車門,看了一眼油表,說:「有油,太好了,我們換這輛車,決明估計是下車了。」

  蒙烽鏟開車後的雪,輪子陷在坑裡。

  「哪個混蛋挖坑不填……」蒙烽咬牙開始推車:「哎!劉硯!」

  劉硯:「怎麼?」

  蒙烽:「我在這裡推車。」

  劉硯:「我知道啊,加油。」

  蒙烽:「你不搭把手麼?」

  劉硯:「我是技術工種,怎麼能讓工程師推車?」

  蒙烽悲愴地吼道:「你不幫忙也就算了,起碼麻煩你從車上下來行不?!」

 

  同一時間,山腰高處。

  決明發射信號彈的半小時後。

  張岷說:「寶貝,咱們應該回去救他們,求人不如自救,別等了,我想想該怎麼辦。」

  決明把整個頭伸進洞裡,說:「你怎麼不站起來?」

  張岷說:「我的腳摔折了。別哭!已經接上了。」

  決明道:「不哭,要等多久才能爬上來?」

  張岷:「傷筋動骨一百天,等到我能自己爬上來,咱們估計已經餓死了,你看看附近有喪屍麼?」

  決明:「那邊的洞裡有,不過塌了。」

  張岷道:「看吧,爸多英明,還好提前炸了洞。」

  決明:「那是。」

  張岷:「劉硯給你登山繩了?」

  決明:「沒有。」

  張岷:「這可難辦了……說說你有什麼?咱們來解智力題吧,‘如何在洞裡營救被困的帥大叔’的腦筋急轉彎,這個怎麼樣?」

  決明去翻包,說:「有槍,瓶子……要不朝洞裡填雪?有多高?」

  張岷:「哦不,這個洞太深了,周圍的雪不夠填,而且我多半也只會被埋掉。」

  決明:「有信號槍,瑞士軍刀,這是什麼?鬧鐘?」

  決明把生命探測儀朝著洞裡,嘀嘀嘀地響,說:「我居然忘了有這東西。」

  張岷:「以愛之名,你已經找到我了,沒關係!還有什麼?」

  決明:「日記本,瓶蓋,外套,創可貼,啊!繩子。」

  張岷:「……」

  張岷:「什麼樣的繩子?」

  決明:「登山繩,太好了!」

  張岷:「對!太好了!把繩子扔下來,不不!不是把整個繩子扔下來,把一頭綁在樹上,另一頭扔下來。綁牢點。」

  決明把繩子一頭扔了下來,張岷撈了幾次抓住了,咬著手電筒,在陰暗的洞穴裡吃力攀爬。

  足足花了十分鐘,張岷終於回到地面,瞬間癱在地上,怔怔地看著決明,彼此都恍如隔世。

  「寶貝,爸沒白疼你。」張岷喃喃道。

  他把決明抱在身前,一起看著灰色天空中飄下的溫柔雪花。

  一小時後,離別之情敘過了,山盟海誓說完了,抱頭痛哭也結束了。

  決明開始搗鼓那把改裝過的瑞士軍刀,險些被彈出來的水果刀削掉手指頭,張岷嚇了一跳,說:「別亂動,我來看看。」

  他拆出劉硯埋伏在裡面的十八般武器,交給決明鋸子,決明鋸下兩根樹枝,當做夾板,用繩子固定在張岷的左腿上。

  「好了。」張岷拿起AK,靠在樹下,說:「現在還需要一根拐杖,搜索一下附近資源,別走太遠,我負責掩護你,寶貝。」

  決明到處看了看,朝山上走,張岷遠遠地說:「我記得RPG遊戲,都喜歡把關鍵物品埋在草叢裡的。」

  決明道:「只有門板,那邊還有房子,要進去看看嗎?」

  張岷說:「很好!我有個好主意!拿過來我看看。房子別進去,太危險了。留著等資料片裡再闖關吧。」

 

  十分鐘後,決明面無表情地拖著門板,門板上躺著張岷,開始下山。

  夜十點,他們抵達山腳,繞過空無一人的關卡,走上公路。

  張岷抱著AK,不時回頭,決明說:「什麼聲音?」

  張岷道:「別吭聲。」旋即把耳朵貼在門板上,隔著木板聽見大地傳來一聲悶響。登時色變。

  「趕快找個地方躲起來……那裡。」張岷道:「快快,那裡有兩塊石頭!」

  決明把門板拖下曠野,雪夜裡四周微亮,天空呈現出奇異的灰色,張岷熄了手電筒。

  黑暗群山連綿起伏,又過片刻,大地輕輕震動。

  「巨人嗎?」決明小聲問。

  「噓——」張岷示意別說話,兩人在狹隘的岩縫中緊緊抱著,張岷修長的手指頭蒙住決明的眉毛,難以置信地微微抬頭。

  決明扳開張岷的食指,從縫隙中朝外望。

  大地又一聲震動,這次清晰了許多,一隻頂天立地的,屍體聚攏成的巨人在平原上緩緩朝他們走來。

  吉普車停在路上,蒙烽與劉硯從車前窗朝外看,屏住呼吸。

  蒙烽:「倒車麼。」

  劉硯:「別動,把所有的燈都熄了。」

  黑暗裡,一隻巨人踩上平原,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響,自西北朝東南緩緩行走。

  劉硯:「從剛剛咱們離開的地方走來的。」

  蒙烽:「別回去,我對它是從哪裡來的不感興趣,子彈也快沒了。」

  劉硯:「這只與從前的不是同一只。」

  蒙烽小聲道:「我知道,它也不會注意到人,究竟是什麼玩意?」

  劉硯:「它們的行走方向都是東南,會是去哪裡?」

  蒙烽:「我怎麼知道?說不定是去開同學會或者相親……」

 

  張岷屏住呼吸,緊緊抱著決明,抬頭看。

  那黑暗的巨大身影每一腳下去,都令大地一陣震顫,它走過滿是積雪的曠野,跨上公路,一步踩出深陷的腳印,再次抬起一腳,黑暗籠罩了岩縫裡的兩人。

  「哇啊啊——」張岷發著抖大叫。

  「噓——」決明示意別叫。

  他們抬著頭,怔怔看見血肉巨人迎頭踩下,轟的一聲巨響,絞合了無數屍體的大腳落下,踩在他們藏身岩石的一米開外,掉下一隻燒焦的手臂。

  緊接著那只腳抬起,巨人離開了。

  「它掉了一隻左手。」決明說。

  張岷:「不用提醒它了,我覺得它應該不介意的,快,趕緊離開這裡,別管那只手。」

  決明從石頭後拖著門板出來,張岷說:「找個背風的地方,生火準備睡覺……不對,這次又是什麼聲音?」

  決明蹙眉,大地再次開始震動,比起巨人走路時的頻率性震盪,這次則是連續的,陣陣不停的雷鳴。

  決明回頭,一道潮水般的灰線在暗夜中從山上卷下,雪崩了。

  「快跑!」張岷道:「不!寶貝!你先跑!」

  決明拖著門板加快速度,張岷面朝雪崩卷來的白浪,喊道:「你先跑!跑完回來把我挖出來!我會朝外面開槍標誌地方……」

  決明道:「能跑掉!」

  張岷:「那就快!加油!」

  決明腳下打滑,拖著門板開始玩命奔逃,奈何體力不濟,跑出五十米後速度越來越慢,雪崩猶如千軍萬馬,驚天動地的席捲而來,張岷深邃瞳孔中映出一道白線,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雪崩呼嘯著吞沒了他們先前藏身的岩石,決明氣喘吁吁,越走越慢,最後躬身不住喘氣。他回頭看了一眼,積雪卷向離他們不到五米開外,停了。

    張岷點了點頭,籲了口氣,說:「休息會,今天太驚險刺激了。」

  決明道:「爸,我走不動了。」

  張岷喘息道:「就在這裡過夜吧。」

  話音落,車頭燈亮起,遠遠地照亮了整條公路,兩聲喇叭響,吉普車停下。

  蒙烽下車走來,看著積雪,又看張岷和決明。

  蒙烽:「親,你真是淡定帝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