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非天夜翔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二零一三

 

 

 

第二十四章  寒冬

 

  蒙烽把車停在漫天風雪的白樺林裡,車上四人都已超過四十八小時沒有合過眼,再也撐不住了。

  前排蒙烽與劉硯相依為命的依偎著,蓋了件外套。

  張岷則橫躺在後座上,枕著決明的大腿,決明倚在車窗邊,車窗全部搖上,暖氣打開,昏昏沉沉地入睡。

  誰也沒力氣值班了,這一覺足足睡了十個小時,決明最先醒來,發現外頭有只喪屍。

  天已大亮,喪屍趴在車窗外,被凍僵了,它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車裡的人,維持著扒窗的姿勢。

  決明伸出一根手指頭,移到左邊。

  喪屍張著嘴,渾濁的眼珠子跟著移到左邊。

  決明的手指頭移到右邊。

  喪屍的眼睛跟著移向右邊。

  決明手指豎在中間。

  喪屍成了對眼。

  決明兩手手指並排,正要分開的時候,蒙烽也醒了。

  「親,調戲喪屍是不好的親。」蒙烽打了個呵欠道。

  車裡所有人都醒了。

  劉硯倦怠地坐直,回頭端詳那只喪屍,說:「它大部分地方被凍僵了,思想還是清醒的。」

  「嗯。」張岷艱難地扳著腳坐直,長籲一口氣,蹙眉道:「有基本智力,你說它們的腦子在想什麼?」

  蒙烽聳肩道:「誰知道呢,喪屍心,海底針。」

  他發動汽車,把那只喪屍擠在樹幹上,發出滑稽的聲響,繼而開車馳上公路,走人。

  劉硯分了一點吃的,打開一盒冷牛肉罐頭,就著三天前于媽蒸的饅頭夾了點辣椒醬,開始吃早飯。

  那是蒙烽出去巡邏前在車上帶的物資儲備,張岷道:「有多少吃的?」

  劉硯:「四天食物儲備。」

  張岷忙自覺道:「我可以吃少一點。」

  蒙烽和劉硯同時看了張岷一眼,對他的表現相當滿意。

  「我沒打算把你趕下車。」劉硯誠懇道:「不過你很識趣。」

  蒙烽把著方向盤,吹了聲口哨,惟妙惟肖地學著林木森的口氣:「我最喜歡識趣的人,小夥子,好好幹!森哥會栽培你!」

  車裡都是大笑起來。

  「現在朝哪裡走?回去看看?」蒙烽把車停在分岔路,喪屍過境,寸草不生,到處都是亂糟糟的腳印,路上還有幾隻被冰雪凍在曠野裡的喪屍。

  劉硯道:「不太安全,應該還有些沒走的……況且食物都被車隊帶走了,咱們回去做什麼?」

  蒙烽道:「說不定還能找到點剩下的……算了。」

  他也覺得不太保險,尤其是彈盡糧絕的情況下——這是真正的彈盡糧絕。

  張岷:「能聯繫上車隊裡的同伴不?」

  劉硯搖頭:「沒有通訊器,就算有,距離太遠也不可能聯繫上。」

  張岷展開地圖,說:「那麼……厄,咱們來玩‘大家去了哪’的腦筋急轉彎遊戲吧……」

  蒙烽和劉硯異口同聲道:「我們又不是你兒子!去和決明玩!」

  張岷笑了起來,劉硯道:「去城鎮補給,我有個主意。」

  他把一盒磁帶翻面,塞進車前的老式收音機,披頭四的歌響起。

  蒙烽把車開下岔道,前往西路,二十裡外有一個村莊,是他們曾經掃蕩過的。

  不久後抵達村鎮,滿目狼藉,仍維持著他們曾經來過的景象,蒙烽換了AK下去重新巡視,劉硯道:「去找放在民居裡的箱子。」

  屋簷上停著好幾隻烏鴉,老鼠在冰冷的地面流竄。

  一隻小耗子蹲在被爆頭的喪屍前,翻撿廢墟中的食物。

  「你看。」劉硯道:「耗子不碰屍體。」

  張岷下車,左手搭在決明身上,另一手拉開褲鏈尿尿:「確實,烏鴉也對它們沒有興趣,腐食生物不是應該吃屍體的麼?寶貝幫爸弄一下,握著就行……不用噓了,尿得出來。」

  劉硯留在車上,有點迷茫地搖頭,說:「不知道呢,可能它們知道這些不能吃?動物的直覺是很敏銳的,它們察覺危險的能力比人更高。」

  張岷緩緩點頭:「這樣也好,起碼人類的夥伴們不會被感染。寶貝好了別玩了,別握著不放,硬了硬了……爸要拉褲鏈了會夾到的!走了!你這小色鬼,嗯?」

  事實上直到如今,地球上唯一被感染的物種只有人類。

  蒙烽出去十分鐘,最後帶上來一大箱吃的。

  副食,罐頭,乾糧,各種山寨包裝的小雜貨店保鮮食物。

  「親,來吃防腐劑啦親。」蒙烽扔給決明一包鳳爪。

  「啊,這個好。」決明道。

  劉硯笑道:「上次咱們來的時候我藏的一部分東西。」

  「你那時候就想好了?」張岷道。

  劉硯聳肩道:「沒有,只是覺得萬一哪天和林木森鬧翻,起碼多條後路,能在風雪裡多撐幾天。」

  「淡定帝,你現在可以玩急轉彎了。」蒙烽煞有介事對決明道。

  決明想了想,說:「去……這裡吧。」說著在地圖上示意。

  「那裡是公海。」劉硯道:「你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算了還是我來吧……」

  決明:「我只是翻錯頁而已……嗯找到了,這裡呢?」

  蒙烽看了一眼:「可以,沿著路北上,希望一切順利。」

  「我們的油還能跑九百公里。」劉硯道:「最好在用完之前能找到他們,或者起碼找到點汽油。」

 

  兩個小時後:

 

  張岷一手搭在決明肩膀上,跟隨老式答錄機裡的音樂哼著歌,一晃一晃。

  「對了。」劉硯忽然想起那個吸毒的女影星,說:「張岷,前幾天你的偶像來了。」

  張岷道:「什麼?」

  劉硯把唐逸曉的事說了一次,蒙烽和張岷同時傻眼了。

  蒙烽道:「她也是我的偶像!」

  劉硯蔑視而漠然地看了蒙烽一眼,說:

  「哦。」

  張岷道:「你怎麼沒幫我找她簽名?天哪!早知道我就不去巡邏了!」

  蒙烽悲憤地說:「我也是!劉硯!你怎麼不找她簽名!」

  劉硯一臉無奈而無聊的表情。

  「是哦。」劉硯說。

  張岷:「她人怎麼樣?真人和電影裡一樣嗎?」

  決明茫然道:「你們在說什麼?」

  蒙烽激動地說:「劉硯你不厚道啊!哥倆都喜歡她,你就這麼讓她走了?!」

  劉硯:「……」

  蒙烽:「她多高?和網上傳的一樣嗎?」

  張岷:「林木森把她怎麼了?她談到她離婚的事情嗎?」

  劉硯終於忍無可忍:「她被林木森帶著走了,現在應該被一大群喪屍追著跑,要不咱們去救她?」

  蒙烽馬上道:「算了,拖家帶口的,太危險。森哥會保護好她的。」

  張岷:「嗯,不划算,我只是想要個簽名而已,不能把命搭上。蒙烽說的沒錯,森哥會保護她。」

  劉硯:「……」

  決明:「???」

  劉硯:「她是你們的偶像!偶像被喪屍追著跑,居然不管?!有這樣的粉絲嗎?!」

  蒙烽:「哎——這種心情你不懂的啦——」

  張岷:「就是,我當兵那會,整個連的兄弟都喜歡她……」

  劉硯真想掄起AK給他們一人一下。

  接著的足足一小時裡,蒙烽和張岷開始就那位女影星開始了漫長的交流,從她的成名作品一直說到柏林電影節的得獎大作,連剛出道拍裸照的八卦也沒有放過,談得熱火朝天,不亦樂乎。

  最後他們在公路中央,一輛毀掉的裝甲車前停了下來。

  蒙烽與張岷關於那名女星的交談戛然而止。

  一個巨大的腳印深陷馬路中央,將簡易裝甲車的前大半部分踩成一張鐵餅。

  槍支散了滿地,周圍還有不少被踩扁的喪屍。裝甲運兵車尾部的兩個車輪前傾,小半個車鬥則保持完好。劉硯下車檢視車鬥以及裝甲車殘骸,說:「林木森就是坐這輛車跑的。」

  「那種巨人不止一個。」張岷推測道:「林木森真夠倒楣。」

  劉硯打開車鬥下面的一個蓋子看了一眼,嘲笑道:「他不僅倒楣,而且還很蠢,這輛車他根本不會用……你們看這裡。」

  車鬥下有一個鐵箱,箱上有兩個圓形的開口。

  蒙烽道:「整個車頭和發動機都被踩扁了,居然沒有爆炸。」

  劉硯說:「因為我特別把備用油箱設計在車鬥下的部位,一旦被喪屍追趕,車鬥上的人可以擰開油箱蓋子,汽油會澆在地上,一路走一路澆,酌情放掉一部分汽油,最後……點個火,路上的喪屍可以輕鬆解決。」

  劉硯繞到車前,說:「噴火油槍也沒有派上用場,太可惜了。」

  張岷從車裡探出頭朝外看,蒙烽站在被壓毀的車頭一旁,地上扔著唐逸曉的一隻高跟鞋。

  蒙烽:「……」

  張岷:「……」

  劉硯:「你們可以撿回去當紀念,這應該比簽名值錢。只有一隻鞋子,你們怎麼分呢?要不再找找?」

  蒙烽自覺地岔開話題:「林木森呢?又跑了?真是命大。」

  張岷看了一會,單腳控制油門和刹車倒車,以吉普車頭抵著裝甲車殘骸推開。

  蒙烽掀起鐵蓋,找到兩隻血肉模糊的腳,認不出是誰的。

  他們把車上的汽油箱卸下來,捆在吉普車備胎後面,開車走了。

 

  2012年11月22日。

 

  今天是避難所被喪屍們摧毀後的第五天。我的日記本丟了,暫時借決明的韓國貨記錄。配圖是他畫的。

  一個月的食物與兩千公里的汽油,一個備胎,三個半人,我們踏上了北上的道路。

  撤退的夥伴們沒有半點音訊,我開始有點想他們了。(一堆手拉手小人的簡筆劃)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來得更早,也來得更冷,這是真正的冰天雪地,世界荒蕪沒有半點人跡,那些村莊,建築,全部覆蓋著一層厚厚的雪。令我想起人類出現之前的末世代冰河期。

  白茫茫的雪地裡,偶爾會出現一兩隻覓食的小麻雀,下車休息時決明會用餅乾屑喂它們。

  我們看見一個路牌,上面有個箭頭,應當是政府的疏散方向。簡單討論後,大家(決明除外)一致決定朝指向北邊的箭頭走。

  這些天裡,我們馳騁在國道108,生命探測儀沒有反應,唯有喪屍像冰雕般被凍在荒野上。廣播沒有信號,路牌上覆蓋著厚厚的一層冰。

  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們還有倖存者麼?白色的雪地,沒有盡頭的國道,到處都像死亡一般的安靜,披頭四的磁帶被蒙烽翻來覆去聽了上百次,最後果然粘磁條了。

  連著十五天過去,我們進入西安,全城被覆蓋在冰霜之下,東長安街被洗劫一空。所幸城裡還能找到吃的,我們換了一輛大點的車,在便利店,化工店以及五金店,藥店,沃爾瑪和家樂福的倉庫裡找到足夠的資源。

  路牌上的箭頭再找不到了,估計盡頭是淪陷的西安。

  蒙烽建議我們在城裡住一段時間,最後這個提議被他自己否決了。因為下水道裡還有成千上萬的喪屍,它們竟然在地下禦寒。

  臨潼縣,秦始皇陵千里冰封。

  這不對。

  這不像北方的冬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個氣象實在太反常了。

  我甚至懷疑地球上的所有人都死了,空空蕩蕩的天空,大地,平原……只有我們四個開著車在天地間兜圈。

  我們離開臨潼,繼續北上。

 

 

  12月7日,終於見到一架飛機劃過天空。

 

  「飛機!」蒙烽吼道。

  急刹車,蒙烽快步登上車頂,雙手交叉揮舞,大吼道:「喂——!」

  蒙烽脫下外套朝著天空狂揮,劉硯裝上信號彈,朝天發射一槍,綠光哧哧飛向空中,繼而劃了道弧線,落在雪地下。(飛機的簡筆劃)

 

    12月8日,我們在飛機出現過的地方等了一天,蒙烽在雪地裡踩出SOS的字樣,中間生起一堆火。

  沒有再出現任何搜救跡象。

  是一架偵察機?轟炸機?載傘兵或者物資的運輸機?

  無論如何,還有人活著就好,一切總有希望。

  風雪漸大,似乎又有寒流南下,沒有天氣預報,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沿著六盤山的南麓背風而行,同時又見到一個被凍住的路牌上的箭頭。

  正要開過去仔細查看的時候,風雪陷住了汽車,風實在太大把牌子刮跑了,我們只得棄車步行。

  張岷好得很快,已經能拄著拐杖行走,蒙烽給車的停泊處作了記號,帶著我們朝高地上走,尋找避風的山洞。

 

 

  12月21日,又一波南下的寒流過去,天氣轉晴,我們從山洞裡出來,整理裝備,繼續開車朝北走。食物還能支撐接近兩個月,省著點吃能撐到春回大地。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春天說不定永遠也不會來。

  那只是一個預感。

  直到我們看見覆蓋著冰雪的山頂上,那座三十米高的廣播訊號塔。

 

 

  「劉硯!看這裡!」蒙烽道。

  他把雪地鏟開,鐵塔下有生火的痕跡。劉硯蹙眉,蹲下以手撥開冰雪,他們把周圍的雪地幾乎翻了個遍,發現一個潮濕的煙頭,燒到一半被蓋熄的松枝,以及一截繩子。

  「傘兵繩。」張岷道:「哪裡來的傘兵?」

  他們站在山頂朝下眺望,雲和山的彼端,黃昏的一抹暗紅色光芒在發亮。

  「這是個無線電廣播的信號塔。」劉硯說:「決明!把收音機拿出來!」

  決明帶著厚厚的毛線帽,耳朵上捂著耳塞,站在信號塔下,抽出長長的天線對著塔頂,把旋鈕轉到最左,又轉到最右。

  始終靜謐。

  「爬上去看看?」蒙烽道:「把天線指過來一點,我覺得讓它碰著塔上的尖尖……」

  「我最受不了你這點,蒙烽。」劉硯無奈地說:「用東西之前看一下說明書很浪費你時間嗎?」

  蒙烽:「我爸就經常這樣,散步的時候天線要……」

  劉硯:「你和你爸的想法在這裡就是錯的,我們已經站在訊號塔下了。它沒有信號就是沒有信號!跟你指著哪裡根本沒有關係!你就算把決明給掛在這座信號塔的尖頂上,他也收不到任何信號!」

  蒙烽火冒三丈:「你外婆也好不到哪裡去,劉硯!以前去你家,你外婆連遙控器都不會用,就直接拍電視機!拍電視機能換台嗎?!你拍給我看看?」

  劉硯:「夠了!」

  張岷笑得倒在路邊,決明根本沒聽見他們在說什麼,還沉浸在他的外星人訊號裡,抱著收音機跟在劉硯身後。

  蒙烽回去把車開過來,說:「現在去什麼地方?」

  劉硯:「不知道,問你爸的收音機去吧親。」

  蒙烽開車說:「那就……沿著山腳找找,咦,寶貝你看,那裡有兩個雪人?」

  劉硯不看,蒙烽拍拍他的臉,說:「轉過頭,看那裡。」

  曠野中堆著兩堆雪。

  張岷道:「是天然的。」

  蒙烽:「嗯,這是什麼物理學原理?寶貝,解釋一下。」

  車停了下來,決明好奇張望,繼而下車搖搖晃晃地走去。雪下似乎還蓋著什麼東西,決明把上面的積雪撥開,摸到一根長長的,硬硬的東西,朝外一拔。

  拔出一根胡蘿蔔。

  決明:「?」

  蒙烽傻眼了。

  三秒後,劉硯意識到了什麼,沖上車,按著蒙烽的手朝喇叭上壓,連著數聲喇叭響在雪地裡遠遠傳開。

  蒙烽在雜物箱裡翻出哨子,運足氣一通猛吹。

  山腳下的背面,有個小孩踩著積雪前來。

  「隊……隊長!」那小胖子看見決明,登時大叫道。「決明隊長!」

  蒙烽深吸一口氣,牽著劉硯的手下車,那小胖子「啊——」的一聲大叫,仿佛是見了鬼,轉身就跑。

  「等等!」劉硯喊道:「去哪!停下!」

  小胖子在雪地裡摔了一跤,狂奔得沒影兒了,他們上車揚起漫天雪花追上去,繞過橫亙雪地的樹根般的山巒底部,面前豁然開朗,遠處是一座坐落於山腳的廣闊農場。

  小胖子帶著一群人狂奔出來,各個大聲喊叫,劉硯停車沖上前去,大叫著與生還者們擁抱。

 

 

  2012年12月22日,我們終於找到了失散的夥伴,他們離開避難所在路便留下了箭頭和字——原來是胡玨的主意。

  而後聞且歌帶著大家繞過西安北上,進入寧夏南部地區,在兩省交界處看見一座高大的信號塔,像我們一樣沿著山麓背風面向東,轉而折向北面。

  這裡有一條公路,公路的盡頭是一座農場,招牌上有「農家樂」字樣。

  胡玨率領能作戰的弟兄掃除了裡面的十隻喪屍,把它們埋在農場的西邊。

  這裡不算太大,然而比起我們的上一個家園已經好得太多。

  它依山傍水,東邊的河流已經徹底冰封,本來據說還有人造溫泉,但因為能源不足,已經結冰了。

  郊區的農家樂度假村……就像個桃源。

  我們不在的這些日子裡,七十九人都以胡玨為頭兒,聞且歌作為隊長負起了保護所有人的責任,當胡玨交回我的日記本的時候,朝蒙烽說了一句話。

  「太好了,我們的頭兒終於回來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