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文章為簽約、授權文章
(篇幅將貼至晉江專欄上所發表的公共文章為止)

 

前往→猶大的煙晉江專欄

前往晉江→盜墓之祭品

 

 

第七章  山縫

 

陳玉跟著轉身往另一邊看去,這陰暗的墓室裡,暗處隱隱綽綽的影子顯得異樣的突兀和詭異。陳玉覺得自己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手習慣性地去摸那把槍。

「啊,是我,不好意思,我動作慢,怕耽誤大家,就準備最後走。」那邊傳出喑啞的女聲,緊接著,一個人慢慢走了出來,正是受傷的王苗。

馬文青看著她包裹了繃帶的臉,誇張地鬆了口氣:「我說,大姐,您能不這麼嚇唬我們嗎,您這模樣比粽子還粽子,我這脆弱的小心肝——」

王苗平日便有些羞澀,這會更是訥訥的說不出話來。

墓室裡只有三個人,顯得空曠而陰森,陳玉忙踹了馬文青一腳:「閉上你的烏鴉嘴,真有粽子,我們幾個非都交代在這裡不可。」又轉頭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拘謹的王苗,客氣地說道:「走吧,用我們扶著妳嗎?」

「不,不用了,我自己能行。」王苗說著瞄了一眼身側的龍紋棺槨,先往暗門裡鑽了進去。

兩人看看確實再沒有其他人,也先後進了暗門。陳玉依然帶著礦燈帽,馬文青覺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去,為了節省能源,便將狼眼手電筒收了起來。狼眼手電筒是一種高級戰術手電筒,亮度極強,晚上照射目標可使目標暫時性失明三分鐘,但是耗電量也大。馬文青暫時拿了冷光燈代替,本就黑乎乎的洞裡更加看不清楚。

地底下不知哪裡來的風吹到陳玉的脖子上,他只覺得毛骨悚然,加上剛剛緊張,衣服被汗打透了,這會裹在身上,冷得很。往下走的時候坡度很大,而且這裡並沒有路,只能算是一條狹窄的石縫,後來又被人為的加了些落腳和手可以攀扶的地方。

地下濕氣重,石縫的四壁都滑不溜手,陳玉暗暗想,難為了方今和喬逸,怎麼扶著王教授下去的。

馬文青此刻也不輕鬆,雖然王苗說不用扶,但是她一個女生,明顯有氣力不濟的時候,馬文青不時拉她一把。

陳玉靠著手裡的工具,倒是還能勉強應付。三人原先還能看清前面的影子,後來卻被拉的越來越遠,陳玉心裡有些著急。可是看到馬文青費勁地扶著王苗,他催了一回,便沒有再說什麼。

又抬頭往上看了一眼,無盡的黑暗中,陳玉總覺得有什麼跟著他們一起下來了。也許是那些蛇,也許是其他的什麼,也許只是他的幻覺。穩了穩心神,陳玉再往下看,卻發現連走在他不遠處的馬文青和王苗也不見了!

他心裡咯噔一下,一個人被丟在狹窄漆黑的山縫裡?陳玉趕緊往下走了幾步,卻發現腳觸到了實地,這裡是個轉彎,怪不得一個人都看不見了。小心翼翼地扶著石壁轉過來,路又輾轉往上去了。最下麵有一小塊平地,前面站了兩個人,正是馬文青和王苗。陳玉鬆了口氣,擦擦手心的冷汗,見兩人在等他,心裡暖了一下,快步走過來。

「走吧。」

馬文青回頭看了陳玉一眼,將他拉過來,輕輕說道:「你看下面。」

陳玉低頭一看,頓時倒吸了口氣。路雖然往上去了,但是下面仍然有山縫。他們站的地方就像是個懸崖邊上突出的岩石一角,很深很遠的幽黑的地底居然有光點。而且不只一個,是成千上萬個,遠遠看去,晶瑩璀璨,像是天上閃閃的銀河沉到了地底。

遙遠而神秘的地底,無盡的亮點在那裡。

 

兩人可能正是因為這個停了下來,正無聲地驚嘆,陳玉完全是自作多情了。陳玉呆呆地看了一會,覺得眼暈,那光點跟著晃動起來,他忙轉頭看向上面。前面的師生仍然沒有影子,陳玉一推兩人:「快走吧,反正下不去的。」

馬文青回過神,問道:「你說我扔塊石頭下去看看怎麼樣?」

陳玉點了點頭,冷靜地說道:「可以,那我先走遠了你再扔,萬一引上什麼東西來,請您務必解決了再跟上組織。」

「切,有小馬爺在,你怕什麼!」馬文青雖然話說的氣勢十足,卻也沒搗亂,扶上那女生往上走,緊緊跟在陳玉後面。

因為有登山鎬的幫忙,往上走的這段,陳玉走的比較輕鬆。只是不知道路有多長,走了許久也沒有見到盡頭,更別說教授和同學。陳玉抬頭揉了揉脖頸後邊,他的大包這會兒顯得太重,壓的肩膀酸澀,現在唯一的壯勞力馬文青也指望不上了。

 「快點,我們爭取追上教授他們。」陳玉用登山鎬固定住自己,等那兩個人,邊催促邊低下頭去看。

結果就看到,馬文青腳下一滑,在他眼前往下摔去,眨眼間已經不見了影子。

下面已經不知道有多高,更別說那深淵一樣的地底。

「啊、啊,怎麼辦,他摔死了!」王苗失常地叫道,轉頭驚慌地去看陳玉。

陳玉來不及跟她多說,從她面前嗖的一下過去了。不一會,下面傳來陳玉匆忙間留下的話:「你先走,我去找文青。」

王苗看了陳玉飛快下墜的身影很久,才遠遠喊道:「我會在沿路給你們留下記號,一定要快點追上來。」

陳玉答應了一聲,心急如焚地往下滑。下去比上來還難,陳玉匆忙間看不清楚,不時滑一腳,再用登山鎬吊到半空,不大一會,他的胳膊腿已經酸痛得厲害。

終於讓陳玉看到了馬文青,馬文青已經摔到剛剛停留的懸崖下面,正一隻手扒著石壁上的縫隙,一隻手拽著條黑繩。兩腳沒有落腳的地方,想自己往上爬難上加難,要不是他有幾分力氣,還勉強堅持著,早掉下去了。

陳玉趕緊先去看黑繩的另一邊,纏在身後不遠處的巨石上。繩子的另外一端是個鋼鐵鷹爪,牢牢抓著石縫,看著還算結實,他又打了個結固定。然後快步來到懸崖邊上,用力將馬文青往上拽。

等陳玉勾到馬文青的一隻手,馬文青才敢手腳一起用力,爬了上來。兩人又驚又累,都翻身躺在平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氣。

「靠啊,你最近是不是又肥了,哎喲,我的腰啊!」陳玉坐起來邊揉著腰邊抱怨。

過了一會,又湊過來扒拉馬文青,檢查他的胳膊腿:「你怎麼越來越出息了?還能掉下來!有沒有受傷?」

馬文青搖了搖頭,苦笑:「這回真嚇得小爺腳都軟了,頭一次啊,這路忒他媽的滑。我一個不注意,人已經掉下來了。沒有這飛爪百練索,非交代在這裡不可。」邊說邊動了動手腳:「嗯,還算運氣,沒有傷著哪,就是胳膊上蹭破了塊皮。」

陳玉從包裡翻了藥出來,給他簡單地包紮了,說道:「沒受傷就快走吧,這會怕是被丟下的太遠了。」

「哦哦,小陳玉害怕了?放心,哈哈,有馬爺在,就算是粽子來了,也一個頂倆個,你怕什麼!」馬文青躺倒在地上,又開始吹。

陳玉拿腳踢他,正大光明地嘲笑道:「你要是不每次都這麼糗,也許我會試著相信你一次。」

馬文青不滿地爬了起來,跟著陳玉繼續往上爬。這一次不用攙扶王苗,馬文青也輕鬆了不少,他轉頭問陳玉:「王苗呢?」

「我讓她先上去了,走的時候,她說會給我們留記號,一會注意著點。」

「嗯,那好。」馬文青往上看了看,距離他掉下來的地方還遠得很,緊爬了幾步趕上陳玉,一把拉住他,湊過來神神秘秘地低聲說道:「小陳玉,現在正好沒人,我想跟你商量個事。本來打算趁著剛剛我們倆最後離開的機會在墓室裡說來著,沒成想還留了個王苗。」

陳玉停了下來,閃亮的眼睛裡帶著疑惑:「哦,你居然會抱怨有女生留下來?說吧,誰冒充的,原來的馬文青哪去了?」

馬文青大笑著,拍陳玉的肩膀,「爺叫你說成啥人了?從小到大,你還不瞭解我——」

陳玉點頭,直白而誠懇地解釋道:「就是太瞭解了,所以更不敢相信。」

「你小子正經會兒行嗎?少損我幾句,你全身不舒坦,虧我有什麼好事都想著你。」馬文青滿臉氣憤地指責陳玉,在陳玉懷疑而鄙棄的眼神裡,湊過來鍥而不捨地說道:「小陳玉,你還記不記得翻出陳圓圓手札的棺木夾層?」

陳玉一臉沉思地看著他,對,當時的馬文青其實已經不對勁了,依照馬文青的性格,自己把那記載了寶藏的地圖拿給教授的時候他就該跟自己翻臉了。陳玉貪財只是小打小鬧,而馬文青則是久受盜墓世家的薰陶,對這些寶圖,明器之類,尤為看重。

「嗯,你想要翻舊帳?那你追王老頭或者錢大叔去吧。」陳玉無辜地望著馬文青。

「滾你丫的,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幹了壞事,還這麼一臉與你不相干的樣子!——算了,我要說的不是這個,過來,」馬文青拉過陳玉,湊到他耳朵邊小聲說道:「下面我跟你說的話,可是機密,誰都不能說,不然我們倆這麼多年算白認識了。」

在陳玉一副乖巧純善我絕對可信的目光下,馬文青咳嗽了一聲,說道:「其實,那夾層裡還有另外一張紙。」

陳玉驚得叫了一聲:「啊!」

 馬文青視陳玉怪異的眼神不見,繼續說道「咳咳,我後來偷著看過,上面有描述說吳三桂他們放那些寶藏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一座古墓,裡面青銅玉器無數,甚是連水晶棺都有。不過……因為是先人遺物,他們也沒敢動,就又出來了。」

看陳玉眼睛越來越亮,馬文青不禁拽了起來:「怎麼樣,小陳玉,要不要跟我過去看看,哥哥這裡可是有詳細的地圖。這裡面的東西絕對會比那些寶藏還值錢。」

陳玉點點頭,終於說道:「嗯,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沒有阻止我把那藏寶圖給教授了。還以為你小子轉性了,沒想到早有自己的小算盤。」

「到底我們都是道上的人,知道大墓就在不遠處,裡面有如山的明器等著我,要是不去這不是想憋死我嗎?小陳玉——」馬文青討好地衝陳玉笑。

無視馬文青怪腔怪調地叫自己的名字,陳玉面無表情地扒拉開他湊過來的臉,說了幾個字:「那你就憋死吧。」說完頭也不回地往上爬去。

馬文青嘿嘿笑了幾聲,反正出去的路還沒有找到,而教授他們去的地方離著古墓應該不會太遠,到時候想辦法拐陳玉過去就是了。

兩人繼續往上爬,過了不久,馬文青發現陳玉停了下來。忙趕上來,卻見前面是岔路口,陳玉正拿著手電筒找什麼。

「找到了,右側有記號。」陳玉終於在石壁上找到了一個隱隱約約的箭頭。

「走吧。」兩人進了右邊的石縫,裡面似乎溫度又低了一些,陳玉抖了抖,低聲咒駡著。走了大約十五分鐘,前面有光,似乎是個出口。

陳玉往前緊走了幾步,出來後不禁淚流滿面,居然有光!經歷了這麼長時間暗無天日的地下生活,陳玉覺得這光真是異樣可親。

外面是條寬敞的走廊,兩邊牆壁上,每隔一段就燃著燈,看著明亮的很。這就是墓室中的長明燈了,隔了數千年依然不滅,承載著古人不肯外傳的秘法。

藉著燈光細看,這走廊似乎是另外一段墓道,拱形的頂,上面刻滿了佛像。牆上又有壁畫,畫的是鼓瑟舞蹈的飛天,雲霧升騰,線條柔美,圖畫之精緻是剛剛的清墓沒法比的。墓道兩側還立了石佛石獸等,許是年代太過久遠,已經有一些石佛跌在地上。數不清的石獸和看不到盡頭的墓道,隱約可以看出曾經的輝煌壯麗。

「不對,這條路不對,這裡根本不是吳三桂的藏寶地。」馬文青喃喃說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