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寫在前頭,此故事的設定乃是參照諾蘭導演的「蝙蝠俠三部曲」劇情而來,因此跟漫畫原著沒有任何關係!(毆~)

我想,英雄式電影就是拍來讓人看得很爽的,很少人會看到揪心至哭吧?但諾蘭版的蝙蝠俠偏偏要打破這個慣例,色調晦暗沈重,劇情讓人喘不過氣來,一點都不歡樂,每一幕都在折磨觀眾的心。

第三集結尾,看見蝙蝠俠決定犧牲自己,駕駛蝙蝠車拖走核彈飛向大海的那一幕時,我霎時淚流不止,即使知曉蝙蝠俠最終仍會活得好好的,心痛的感覺仍是揮之不去。

驅使蝙蝠俠為高譚市付出一切的動力究竟是什麼?雖然他總是說,遊走黑暗世界之中和罪犯周旋是為了復仇,但我卻不這麼覺得,布魯斯其實是一個比誰都要有同情心的人,他是真切地希望高譚市的民眾能過得好,不在罪犯的陰影下生活,偏偏他選擇宣揚正義的方式,卻讓他活得比任何人都來得辛苦。

唉,這樣一個苦逼又壓抑的小蝙蝠,多麼需要一個男人來悉心疼愛呀(毆~)





《光之子與黑暗騎士》

 

當克拉克千辛萬苦地從某件棘手的犯罪案件脫身出來,抵達高譚市尋找他的摯友(雖然布魯斯從不承認此點),想要幫點忙時,已經太遲了。

恐怖的惡夢已然落幕,四處搗亂的小丑被成功繩之以法,雖然值得慶幸,這卻是以犧牲兩個人的性命所獲得的成果,那是對於布魯斯而言最重要的兩個人。

當克拉克站在布魯斯的面前時,往昔那名在自己面前從來不肯示弱、既高傲又自尊心強的小蝙蝠,已經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他杵著手杖、穿著睡袍,一臉茫然地望著窗外。滿臉未刮乾淨的鬍渣,總是挺直的修長背脊微微駝起,昔日散發出璀璨光茫的一雙漂亮眼眸此刻黯淡無光,如同失去價值的蒙塵寶石。

克拉克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名高譚市的王子,竟會出現這麼一天。

意氣風發不再,失魂落魄的彷彿一名行將就木的老人。

「布魯斯……」克拉克屏住了氣息,輕聲呼喚他的名,如臨深淵地深怕自己不個不小心太過大聲,就會驚嚇到眼前的人……或許是可笑的錯覺,但他不敢輕易嘗試。

如玻璃般易碎的蝙蝠俠?哪怕是在夢中,克拉克也不敢這般僭越地想像。

這太可笑了!蝙蝠俠會流血、會憤怒、甚至會……死亡,也不會露出如此脆弱的一面,除非他受到比死還可怕的打擊。

等等,他這副模樣……克拉克猛地醒悟,手心倏然冒汗。

蝙蝠俠的「信念」被摧毀了?

是誰……是哪個該死的人幹的?!克拉克的右拳情不自禁握緊了一下又鬆開,強迫自己朝他露出一如往昔的溫暖笑容,彷彿不知眼前的布魯斯只剩下一具空殼。

「布魯斯,雨水都透過窗戶的縫隙飄進來了,往後站一些,不然會著涼的。」

「唔……」恍若此時才聽見克拉克的呼喚,布魯斯茫然地回過頭來,下意識地朝他走了幾步。

篤、篤、篤……手仗擊在地面上的輕微聲響,傳入克拉克耳裡,就像是有人朝他的心臟連續開了三次槍,很疼。

「嘿,布魯斯,你的腳是怎麼了?受傷啦?」克拉克故作輕鬆地詢問,天知道他耗費了多少力氣才強迫自己繼續直視著他。

如果是以前自尊心奇高的布魯斯,哪怕斷了腿,他也不會在自己面前瘸著腳走路,所以克拉克差點不忍心地別過頭不看。

「廢了,所以蝙蝠俠死了。」布魯斯回答的很乾脆,宛若不曉得他方才親口宣判了「蝙蝠俠」的死刑。

「什麼意思?」克拉克終於掩飾不了臉龐上震驚至極的神色,深深皺起眉頭。

一臉頹廢的布魯斯沒有抬起頭來,眼神平靜如一灘死水。

「高譚市不會有『蝙蝠俠』了,他死了。」

自己才離開短短幾個月而已,高譚市到底發生什麼該死的事了!性情敦厚的克拉克很少說出什麼難聽的話,現在他卻壓抑不住狂飆髒話的衝動。

「胡扯!哪怕高譚市毀滅,『蝙蝠俠』也不會死!」

有多久沒被人用這種責備似的眼神盯著了?布魯斯不禁淡淡地自嘲一笑,「蝙蝠俠只是一名逃不過生老病死的平凡人罷了,神之子克拉克,別把我和你『相提並論』。」

克拉克的眼神瑟縮了一下,和布魯斯相識多年,克拉克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他的毒舌,但他現在才領悟到布魯斯先前其實算很收斂了。

「不要模糊焦點,你明白我真正的意思!高譚市的救星!」就如同自己隱約成了大都會的正義象徵,蝙蝠俠更是高譚市揮抹不去的標幟,那是深入骨髓的烙印。

「救星?」

為什麼眼前這人總能露出一副從未被陰霾侵蝕的理直氣壯模樣?真是……太刺眼了。

布魯斯的眼神稍微聚焦,使得他臉上的嘲諷笑容益發濃厚,「高譚市從來都不需要我去拯救,那不過是一種自我滿足的行為罷了。」

他清醒了,所以「蝙蝠俠」死了。

「自我滿足的行為?」克拉克死死地盯著他,不可思議地重複他這句話。

眼前這個人究竟是誰?那個自尊心強,堅持自己的信念,以凡人之軀投入黑暗之中打擊犯罪,令身為超人的自己也佩服不已的「英雄」,居然用「自我滿足」這四個字來侮蔑他過往的種種作為?

「沒錯,所以我累了,真的累了……不好意思,沒什麼事的話,可以請你先離開嗎?」布魯斯不願再跟他談下去了,跟一個不了解任何實情的人交談,令他瀕臨崩潰的精神狀態更加不佳。

說到底,他跟超人之間的交情,也不過因為這些年合作過幾樁跨市的犯罪案件才建立起來,從未有過任何深入的來往,所以他實在不明白對方為什麼在自己宣佈蝙蝠俠從此「消失」後,會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沒有自己,強大如神祇的他,一樣能繼續拯救這個世界不是嗎?

「就這樣?你打算斬斷過去的一切?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嗎?」有些惶恐的克拉克,沒發現自己的嗓音不自覺地拔高了好幾度。

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布魯斯眉頭微蹙,勉強將鯁在喉嚨處的怒吼重新吞了回去。

「我說過了,高譚市從來都不需要拯救,就如同陽光也有照射不到的陰影處。即使沒有我,這個地球仍舊會繼續運轉,明白了嗎?蝙蝠俠沒那麼偉大,不要抱持錯誤的期待。」

從他冰冷的嗓音中聽出一絲隱含的怒意,克拉克瞬間冷靜下來,閉了閉眼睛,沈聲說道:「那麼,之後我該找誰合作,若高譚市的罪犯竄逃到大都會的話?」

布魯斯的眉毛微挑,攤了攤手,「我卸任了,這種事你不該問我,而是該去尋求高譚市警方的合作。」

克拉克沈默了一會兒,低聲說道:「我不知道你受到什麼樣的打擊,但你不該這樣逃避責任。」

「……」你懂什麼了?少自以為是!若非精神狀態不佳,布魯斯真想一拳揍扁超人高挺的漂亮鼻子。

克拉克無視眼前之人從死氣沈沈轉為凶獰的氣勢,兀自說道:「你我都清楚,高譚市及大都會的警方雖然很努力破案,卻總有一些力有未逮的地方,需要靠我們一起……」

「不,以後只有你一個了,超人。」布魯斯搖首,堅決地宣佈道。

只剩下我一個?克拉克臉色一變,終於忍不住瞬移到他面前,抓住布魯斯的手臂。

「布魯斯,別這樣……」別……放棄自己……

「放開我。」布魯斯殘酷地冷聲道,伸手按在超人的手背上,將他緩緩抓離自己。

即使超人擁有恐怖的怪力,也敵不過布魯斯堅決的意志力,那始終最吸引他的地方。

被他無情地拉開一道看不見的距離,克拉克內心一痛,鋼鐵之心彷彿瞬間破了一個大洞,嗓音因為難過而變得沙啞不已。

「高譚市需要你,你怎麼可以輕易放棄?況且,我們之間很有默契,若是繼續攜手合作,兩座城市的犯罪率肯定會大幅度降低,你最樂意見到這點了,不是嗎?」克拉克試圖說服他,卻隱約明白自己終究會徒勞無功。

若非蝙蝠俠是個生性固執的傢伙,在歷經多次慘烈的劫難之後,也無法獨自撐到現在。

而現在,他執意要放手了,放棄他「曾經」深愛的高譚市,這世上無人能勸他回心轉意,就如同當初他拋棄上流人士的享樂生活,執意穿上蝙蝠俠裝,隻身投入黑暗深淵,與致命的危險搏鬥那般。

究竟,是從何時迷戀上對方的呢?一年也不過偶爾幾次的合作及交談,更不用說大部份見到的是布魯斯顯露於世人之前的花花公子嘴臉,可是,一但接觸到他面具底下隱藏的「那個人」時,克拉克幾乎沒有任何招架能力便瞬間淪陷了。

蝙蝠俠才是真正的「人類英雄」,雖然只是一名普通人,卻睿智又有行動力,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以及擔負著何種責任,全心全意地為高譚市付出所有,擁有偉大的情操。

而自己呢?不過是一隻自恃武力的無頭蒼蠅罷了,老是「聽」到何處發生犯罪,便飛到哪裡幫忙處理,做事毫無章法,不像蝙蝠俠總是有全盤計劃了才會展開行動,以平凡之身和那些恐怖的罪犯較量,假若自己沒有任何神力的話,克拉克沒有自信能做得像布魯斯那樣好,以及無所畏懼。

以前布魯斯老是嘲弄自己近乎愚蠢的單純性格,克拉克表面上會露出不服氣的神情,其實私心裡也是贊同布魯斯的評論。若自己沒有一身恐怖的神力,在智慧型罪犯面前根本是以卵擊石,所以不知不覺間,克拉克對於布魯斯產生一絲近乎「仰慕」的奇特情緒。

他一直以為,蝙蝠俠會一直挺直身板站在自己面前,直至為他的信念光榮地死去,從來沒想過自己在某一天,會這般突然地以這種殘酷的方式失去他。

寧願他死,也不願見到他被硬生生擊倒呀……這不該是蝙蝠俠的結局,不該是。

「你錯了,高譚市從來都不需要我。」布魯斯鬆開他的手,扯唇輕笑一聲道:「還有,你是超人、刀槍不入的神之子,不需要一個平凡又容易受傷的同伴……記得嗎?你過去老是抱怨我喜歡將自己弄得渾身傷痕累累,等我『退休』後,你就可以省點心了。」

是,蝙蝠俠徹底沉寂後,你的身體不會再受傷,但,你荊棘遍佈的心呢?何時能獲得痊癒?克拉克的內心一陣抽搐,痛恨自己看穿布魯斯無神的眼眸中深深隱藏住的脆弱。

是的,克拉克不得不悲痛地意識到,蝙蝠俠已經「死」了。現在站在自己眼前的這個人,只是一個信念破滅、想要隱藏起來自舔傷口的可悲失敗者罷了。

那個該死的小丑到底做了什麼?竟將他逼至如此絕望的地步?

「你在可憐我嗎?」布魯斯輕笑,笑意卻沒有抵達眸底,「即使蝙蝠俠死了,身價上億的布魯斯.偉恩仍然活著,所以收起你廉價的同情心,超人。這世上有更多的可憐人等待神之子的降臨及救贖,你不該浪費任何時間在我身上,還有其他人更需要你。沒有你的拯救,我也可以過得很好。」

「……」去他的其他人!我現在只想關心你!克拉克差點將肯定會被對方視為「自大傲慢」的話語脫口而出,好不容易咬牙嚥回肚子內,霎時憋得滿臉通紅。

布魯斯伸手扒了扒凌亂的頭髮,良好的教養讓他滿心的不耐煩隱藏在一抹優雅的笑容底下,「晚安吧,超人,恕我不留你吃晚餐了。」

聞言,超人高大健壯的身體明顯僵硬了一下。

「好吧,日後有空的話,我會再來探望你。」

布魯斯差點以為自己幻聽了。

「……你方才沒聽清楚嗎?我們之間的合作關係已經結束了。」所以千萬不要來了!

「嗯,可是我們還是朋友。」克拉克甚至沒有反問對方是否認同這個關係,自己斷然下了結論。

「聽著,我們……」誰何時跟你是朋友了?有合作關係,並不代表就能成為朋友!你這個自以為是的外星人!布魯斯撇了撇嘴角,張口欲言,結果超人根本不聽他接下來的話,轉身擺出一個帥氣姿勢直接衝出窗外,飛向天際。

窗戶一開,外頭淅淅瀝瀝的雨聲立即變得清晰可聞,室內捲起一陣陰涼的微風。

幸而,超人能夠在身體周遭撐開一道力場,所以沒有被雨水淋溼的餘慮。

「保重身體,我會再來看你。」

超人洪亮的清澈嗓音,從遙遠的天際傳了過來。

很顯然,不願接受任何拒絕的超人,厚著臉皮逃了。

「不用來了!」

該死的外星人!布魯斯終於忍無可忍地仰天怒吼。

他發誓,耳力極好的超人肯定能聽見自己不滿的咆哮。

……只不過,超人樂不樂意遵守,那恐怕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