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祭品

 

陳玉眨了眨眼,天上巨大的月亮明亮而詭異,他發現自己居然離月亮這麼近,近到似乎可以描繪上面山川的走向。月亮,唔,難道馬文青那混帳睡覺不老實,將帳篷揭了頂?是不理會還是踹他起來去收拾?陳玉猶豫著,迷糊著。

然後,一聲尖細的嗚咽聲突兀地揚了起來,好像幼兒的哭泣,又像某種動物的嘶鳴,陳玉瞬間驚醒了。他忙去掏槍,然後察覺到手彷彿不見了,再怎麼用力,都感覺不出來在哪裡。他冷汗冒了出來,難道自己還在噩夢裡沒醒?

他艱難地轉動著僵疼的脖頸,忽然似有所感,朝右前方抬頭看去,一張臉正貼在他跟前不足一尺處。無聲的夜裡,有人在身邊窺探本來就令人不寒而慄,更別說這臉有著尖牙利齒,紫黑的皮膚,冰冷的銅銹色眼睛,醜陋兇惡。

陳玉頭皮一炸,怪叫一聲,瘋狂地往後滾去。這時候他終於發現,他的手腳都被繩子捆著。

怪異的臉繼續貼過來,臉上帶著一種奸猾又有幾分痛苦的笑,然後,那東西伸出手,掙扎著的陳玉就被拎著領子拖了回去。

「他醒了,還活著。時間也差不多了,準備開始吧。再磨蹭下去,它要是出來,可就麻煩了。」一個冰冷的聲音說著。

「那又有什麼,我費勁兒多帶一個人過來,就是拿來打發它的。」

聽到說話聲,陳玉才發現,身邊這些是人,這個怪臉只是個面具,而且他身邊不止一個人。

他終於想起來,他和馬文青被那個偽王苗放倒了,她用的估計是迷魂香之類的東西。想到這裡,陳玉連忙四處尋找,果然發現馬文青和他一樣被全身捆綁著,掛在不遠處的藤蘿上。

陳玉剛醒的時候被嚇得幾乎失去了思考能力,這回仔細看看,發現他躺的地方是半山腰一塊懸吊著的巨石,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這石頭跟山體並不是連著的,現在還在不斷地晃悠。藉著月光,還能看到這巨大而平整的地方刻著繁複的花紋,陳玉用臉蹭了蹭,冰冷的金屬感覺。陳玉心裡一驚,他待的地方,似乎是整塊的青銅做成的。這到底是什麼地方,要知道,這樣大的青銅器非常罕見,若是古物,簡直稱得上神器。

青銅巨物的旁邊便是懸崖峭壁,上面垂下來五條非常粗的鐵鍊子,由於鐵鍊上纏滿了藤蘿,陳玉剛開始並沒有認出來。馬文青就是被掛在了鐵鍊上,現在垂著頭,似乎還沒有醒。

陳玉周圍是數十個帶著笑臉面具的人,月色下只能看出穿著深色袍子,脖子上帶著骨器。這些人聽了中間站著的人的指示,往後退去,直到站在青銅巨物的邊緣。

那些人身上的袍子霎時鼓了起來,想來邊上風很大,或者說,下面離地面太遠。

接著,站在陳玉身邊的那人開始圍著他轉,邊轉邊跳,嘴裡還唱著怪異的調子。伴隨著這人跳大神,有人拿起葫蘆樣的器物湊到嘴邊,於是,那種像小孩哭的尖利聲音又響起來。

在這寂靜的月色裡,看著這樣一群似人似鬼的表演,陳玉頭又疼起來,他意識到這青銅巨物該是遠古時候的青銅祭台。只是為什麼會吊在半空,這些人又在祭拜些什麼,就不得而知了。

「等等,你們到底要做什麼?」陳玉扯著嗓子喊道,見沒有人理他,陳玉繼續嚎叫道:「你們這是綁架!能不能有點法律意識,媽的活祭你們不會找個美女啊,能不能別看小爺帥,就幹這缺德事啊——」

邊上隱隱有人笑了出來,中間跳大神的人似乎也告一段落,轉身厲聲喝道:「黎瑪,祭禮中不許鬧!」

「阿爹,他就要死了,告訴他有什麼打緊的。」

黎瑪的聲音依然甜美,可是這話的意思聽到陳玉耳朵裡可就不是滋味了,什麼叫就要死了?!

中間的人低下頭看被捆成粽子的陳玉,原來這就是黎瑪的父親嚮導老頭。老頭並沒有理會黎瑪的話,從旁邊抱了個黑色的圓形東西過來,到陳玉上方,用刀子一劃,接著有濕漉漉粘膩膩的東西掉到陳玉身上。怕不夠均勻似地,他舉著這東西從頭到腳給陳玉淋浴了一遍。

這半山腰的夜裡,本來就冷,陳玉被凍得直哆嗦。除了難受和寒冷,還能聞到一股腥臭的味道,這東西,似乎是血。

然後老頭沖四下的人點了點頭,那些人便都拿出一個瓦罐。

在瓦罐拿出的瞬間,青銅祭台忽然晃動起來,隱隱的還有什麼更低沉的嘶吼聲,而且這聲音……似乎在身下的祭台裡面?

「放出來吧。」老頭吩咐完,轉身看著陳玉,冷冷地說道:「我早就警告過你們,不要動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會有好下場的。」

「不過,你正巧趕上我們每年一次的祭祀儀式,我們將會把你獻祭給仙人。若是他肯收,於你也算是巨大的榮耀了,那些罪孽自然也就抵消了。」

陳玉聽的雲裡霧裡,但是大概知道他們要拿自己獻祭,梗著脖子喊道:「不,不用了,這榮耀我免費謙讓給你們!我覺悟不高,就算有罪,也準備下輩子再贖,再說,我有罪跟你們有個屁的關係!?趕緊放了我,將我獻上去,說不定到了天上,你們仙人嫌我煩,遷怒你們!」

陳玉打滾嚎叫,老者淡定地視而不見,拍了拍手,所有的人都打開了手裡的陶罐,接著窸窸窣窣的令陳玉毛骨悚然的聲音響了起來。而且,那聲音似乎在向他移動。

「希望,這次是正確的。」老者喃喃說著。

陳玉掙扎起來,雖然看不清,他也能猜到那絕不會是什麼好東西。接著,陳玉感覺到有什麼東西爬到他身上,然後臉色瞬間慘白,眼前陣陣發黑,全身都劇烈地疼痛著,似乎那東西鑽進皮肉和血液。雖然陳玉從小被家裡寵著護著,但是並不算吃不得苦,現在他卻只想著能抓住自己的槍,直接光榮了。

 

這時,老者忽然蹲下身,將一個冰涼的東西吧嗒一聲扣在陳玉脖子上。

陳玉覺得身體裡的怪東西迅速地爬著,往脖子那裡湧過去。或許只是一瞬間,或許過了很久,陳玉從眼前發黑的劇痛中回過神。疼痛消失了,爬在自己身上的東西也再沒了動靜。

他不敢想那些東西去了哪裡。

老者那詭異的面具對準了陳玉的臉,沉聲說道:「若是仙人寬恕你,那麼他就會收下祭品;若是他不要,你便只能去這祭台下面的青銅鼎裡了,那時候你就會知道,這萬蠱鑽心算不得什麼。」

奶奶的,我詛咒你這老不死的萬蠱鑽心,你全家萬蠱鑽心!陳玉憤恨地在心裡怒駡著。老者說話的時候,陳玉身下又晃悠起來,那只巨大的青銅鼎裡頭,淒厲恐怖的吼聲不斷,不知道有什麼怪物。

老者抬頭看向月亮的方向,陳玉也跟著抬頭。只是他被捆在地上,抬的費勁得很,只能看到懸崖上,影影綽綽的都是些凸出的石頭。

陳玉忽然瞪大了眼,他看到,一張臉正在遠處石壁上望著他。皎潔的月色下,那臉出奇的白,接著是一隻更加雪白的胳膊,細細瘦瘦的,倒像個女人。然後一晃,那臉已經隱到了石頭後面,再看已經看不見了。什麼人能在懸崖壁上亂跑,難道真見鬼了不成。

陳玉覺得全身發冷,他轉頭看了看生死不明的馬文青,心裡歎氣,也許,這次他的好運氣到頭了。

老者看了很久,終於失望地低下頭,說道:「看來還是不對,算了,將他放到鼎裡,我們走吧。」

「阿爹,何必放他下去,反正有青龍環的詛咒在,他活不了多久——」一個男聲叫道,陳玉聽出來是帶路的那個青年阿順。

「你懂什麼!將他扔進鼎裡,青龍環上的詛咒力量才會越來越強。別說了,準備開啟祭壇。」老者不悅地說道,那些人似乎很敬畏這老者,都不敢再說什麼。

阿順看了看陳玉,欲言又止。

老者獨自走進祭壇中間的位置,將一個檯子上的圓盤樣的東西轉了幾次。

巨大的轟然響聲中,青銅祭台中間部分慢慢開啟了一個方圓一米的圓洞。陳玉就在邊上,只覺得裡面冷氣撲面而來。

他驚慌地看看那群人,又看裡面,裡面黑乎乎的,晃動地厲害,還似乎有水聲?月色下,洞裡有什麼慢慢升了上來,圓形,有巨大的蓋子,應該是那青銅鼎了。

這時天上飄過的雲遮住了月亮,四周頓時黑了下來。陳玉卻清清楚楚地看到,那鼎裡巨大的血紅色眼睛一閃而過。

陳玉拼命往邊上滾去,四周戴面具的人忽然騷動起來。

「啊——」

「族長,快看,那是什麼?」

 

一個更加蒼老的聲音大聲喊了幾句,陳玉一點都沒聽懂。但是,這群人立刻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然後扔下陳玉和馬文青,迅速地順著青銅鼎周圍的鐵鍊走地乾乾淨淨。

寂靜的夜裡,青銅祭臺上安靜得要命。陳玉僵著脖子慢慢轉過頭,懸崖上頭,站著個人,黑色的頭髮,白色的上衣飄動著,恍若月下的仙人。

月亮就在那個人身後,接著他從上面輕輕一跳,動作優雅唯美。陳玉著迷地看著,隨即吃驚地張大嘴,這有多高?十米還是二十米,這個人居然就這樣跳下來了。

 

這人輕輕地跳到了青銅鼎上,正落到陳玉身邊,低下臉來看他。

陳玉也正抬頭去看,卻看的心底瓦涼,緊張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眼前的這個人,不久前,陳玉才告別了他的屍體。

這個人,正是水晶棺裡的青年。青年依舊冷著臉,淡淡看著陳玉,白色袍子下,是從陳玉身上扒下去的那身衣服。雖然兩人都挺瘦,但是這衣服青年穿上後就顯得又短又小。陳玉還注意到,自己襯衫的胸口位置,撕裂的口子。青年那個時候,確實已經死了。

青年伸出手,拽起哆嗦著往後退的陳玉,從陳玉包裡翻出把折疊鏟,熟練地將繩子截斷。

陳玉結結巴巴地問道:「大哥,你是人是鬼?」

青年靜靜地抬起頭,說道:「那關你什麼事?」

陳玉被堵的說不出話,青年則是打量了他幾眼,略帶著些嫌棄說道:「祭品?唔,既然獻給我了,那就勉強收著吧。」

陳玉不禁淚流滿面:「不,您千萬別為難,不想要就別要了。」

「囉嗦。」青年皺起眉,手輕輕一動,陳玉已經被拎了回來。

「我餓了。」青年說著,低下頭,冰一樣的臉湊近陳玉的脖頸。

緊接著,脖子上一麻,直到傳來曖昧的吸吮聲,陳玉才知道,青年居然在吸食自己的血。

陳玉滿臉黑線,殭屍和吸血鬼似乎不是一個品種?

「記住,我是封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