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蠱

 

陳玉並沒有感覺到疼,只是隨著封寒的靠近和為了方便吸血給予的冰一樣的擁抱,體溫似乎降低了。再加上單薄的睡衣濕透黏膩,半空中夜風吹過,陳玉手腳冰涼,瑟瑟發抖。他顫顫巍巍地說道:「我說粽子大哥,你說過饒了我的。而且,如果你需要鮮血的話,那邊的人更多,個個鮮嫩……可口。」陳玉指著那群人離開的方向,同時右手往口袋裡摸去。

封寒連頭都沒有抬,他只是輕微側了側身,將陳玉偷偷拿出槍的右手抓住,利索地扭到背後。繼續吸吮了一會,終於抬起頭,看看那細白脖頸上的紅印,和有些礙事的青龍環。用手摸了一下,才皺眉對上陳玉的眼,淡淡說道:「你死不了的。」

盯著那帶著自己血的鮮豔顏色的尖牙慢慢收起,陳玉眼暈的厲害,而且被這青年一句話噎地想吐血,死不了的,意思是留著慢慢吃?您老真當我是祭品啊。

陳玉心裡嘀咕著,嘴裡不死心地套話:「你是殭屍還是吸血鬼?他們為什麼要祭拜你?」先問明白,以後再想辦法對付。

封寒看了一眼陳玉,沒有搭理。

陳玉猶豫了一下,選了個不十分敏感的問題,看著封寒裸露出來的胸口肌膚又問:「在墓室裡你明明被殺死了,現在又好好地,你是不死之身?」

封寒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尖牙,似乎在回味血的味道,依舊沒有搭理。

陳玉看到他的動作,不由自主地往後縮了縮,去摸自己的脖子,觸到冰冷的青龍環。陳玉立時想到了那嚮導老頭的話,上前幾步,一把拽住封寒的胳膊,焦急地問道:「喂,最後這個問題必須回答,這比前兩個重要多了!這青龍環上有詛咒,是怎麼回事?我會不會有危險?」

封寒這會兒眯了眯眼,終於說道:「青龍環上的確有詛咒,如果不解開,你最多活三年。不然,萬蠱穿心,神仙也救不了。」

陳玉想到剛剛不明東西鑽進身體的滋味,打了個寒顫。用手摸著青銅環冰冷的紋路,不禁滿面悲色:「三年……我不要啊,我還沒有娶青梅竹馬的阿秀啊!老爹,下次我一定聽你的,絕不下墓,再也不把你的話當耳旁風了!嗚嗷!」

陳玉幹嚎了幾聲,抹了幾把辛酸淚,心裡其實是真後悔了。這青龍環他聽都沒聽說過,但是跟蠱蟲和詛咒聯繫到一起,肯定是非常邪惡的東西。

「小陳玉,你放心地去吧,自從你在雞腿和她之間,沒有猶豫地做了選擇之後,我妹妹就再也不嚷嚷著嫁給你了。靠啊,快點過來幫幫我,那幫孫子,怎麼將小馬爺掛這裡吹冷風,夠嚇人的。」右邊,有個人忽然插嘴道。

陳玉被嚇了一跳,抬頭見是鐵鍊上掛著的馬文青醒了,正努力扭動,示意陳玉快點過去幫忙。陳玉撇了撇嘴,假裝沒看到,轉頭繼續問封寒:「這詛咒能解開嗎?要怎麼解?」

封寒意味深長地看了陳玉一眼,搖了搖頭,說道:「可以,但是很難,那個人留下的東西,就算有辦法解,也絕對不容易。」沉默了一會,封寒又說道:「等我找到了他,大概就都明白了。」

聽說有救,陳玉懸著的心放了下來,事在人為,只要有解,就一定找得到辦法;聽到封寒的話,陳玉轉了轉眼珠,問道:「他?你認識這青龍環的主人,他是誰?現在在哪裡?」

封寒冷冰冰的臉上終於有了表情,漆黑的眼睛裡有了迷茫之色,說道:「不知道。」

「……」陳玉看著封寒直瞪眼,要是馬文青他早罵上了,但是眼前這個封寒,和青龍環其實一樣危險吧?

歎了口氣,陳玉垂頭喪氣地抬腳往祭台邊上走,實在不行,讓父親看看有沒有辦法。

這時候,巨大的青銅祭台忽然開始傾斜,然後劇烈地晃動。

陳玉站立不穩,直直往下滑去,他剛走開沒多遠,幾乎一下就滑到中間那黑色的圓洞,也就是青銅鼎所在的地方。

陳玉又想到剛剛看到的血紅色的眼和老頭說過下去就生不如死的話,拼命想抓住什麼。結果祭臺上雖然都是花紋,卻因為下滑得太快根本來不及著力。

「小心!」馬文青在上面看的清楚,急得大聲喊道。

陳玉半個身體已經掉進黑洞裡,一股潮濕氣從腳底泛上來,還隱隱聽到了水聲。接著腿上一重,有東西抱住了他的腿往上爬。

陳玉全身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忙回頭去看,腿上的那東西不大,看形狀似乎是個嬰兒,一雙血紅色的眼正盯著他,黑黑的爪子緊緊抱著陳玉的腿。陳玉還注意到這東西身上纏著一層層的裹屍布。見到陳玉看它,那嬰兒嘴邊便露出了弧度,似乎在得意地微笑一樣,裡面是層層疊疊的又尖又細的牙。

陳玉想要驚叫,可是又發現嚇到極點的時候,他根本發不出聲音。陳玉抖著手用槍對準了那個嬰兒,這時候,一隻手忽然拉住了陳玉。

陳玉驚慌抬頭,見封寒正探頭看著裡面,傾斜的祭台,對他似乎沒有影響。

「不能打。」封寒說著,單只手就將陳玉拎了出來,拍了那怪物腦袋一巴掌,那東西淒厲地怪叫一聲,返身跳回水裡。

陳玉坐在黑洞邊喘著粗氣,隱隱約約的,他還能看到青銅鼎裡面更深的地方,許多條白色的人形東西見到嬰兒掉下去,匆匆躲避著。陳玉不禁失聲叫道:「那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封寒皺著眉頭,說道:「抓住你的是鬼蠱,它身體裡都是劇毒的蠱蟲,槍是殺不死它的,只會讓更多的蟲從它身體裡出來。那裡面的人都是給它吃的,有罪的人或者奴隸,會被用來投喂鬼蠱。被它咬的人,身體裡會種滿蟲子,日日夜夜都被啃噬。只要鬼蠱不讓他死,他就永遠死不了。你剛看到的人,估計還活著。」

怎麼會有這麼惡毒的刑罰,會有這種怪物。

陳玉悄悄地往封寒的方向移動了一下,艱難地說道:「不論如何,這東西若是到外面來,會造成很大的災難,先將這青銅祭台封起來吧。」

封寒站起身,走到祭台邊上,動了幾下,那黑乎乎的洞口又嚴絲合縫了。誰也想不到,這巨大的青銅祭台裡有那樣一個青銅鼎。

陳玉忍著噁心,往邊上走,封寒也站起來,跟上陳玉。

 

陳玉爬上鐵鍊,將馬文青解下來。馬文青活動活動胳膊腿,一看陳玉的模樣樂了,哈哈大笑,「我說小陳玉,你這是打哪兒風流快活去了,睡衣都來不及換。」

見到陳玉鐵青的臉色,馬文青忽然掃到陳玉身後的人,白色寬大的袍子裡正是陳玉的衣服。

忙將陳玉拉到一旁,小聲問道:「這又是誰啊,這多大會工夫,你又勾搭上一個!」

「滾!他叫封寒,我寧可不認識,呸呸,其實我根本不認識他!」陳玉同樣語氣惡劣地小聲回道。

封寒掃了勾肩搭背的兩個人一眼,繼續跟在陳玉身後。

陳玉終於忍不住了,看著封寒討好地說道:「粽……封寒,你看,我們也沒什麼事了,你可以更自由的——」說到底,封寒身份和品種都不明,並且封寒最初是打算殺陳玉的,帶著這麼危險的人在身邊,陳玉會坐臥不寧的。

封寒垂眼看著陳玉,陳玉說的聲音越來越小,直到他沒聲了,封寒才冷冷地說道:「你是我的。」

該死的祭品!該死的嚮導老頭!

陳玉心裡罵著,馬文青已經拖長聲音「哦~」了一聲,轉頭目光複雜地看了眼陳玉。陳玉臉上帶著尷尬無奈,馬文青知道這多半是誤會,陳玉估計是被形勢所迫。為了彼時竹馬竹馬的感情,馬文青便拿了長刀,沖著封寒就去了,「你說清楚,我們家陳玉什麼時候成你的了!」

生在盜墓世家,馬文青其實很有兩下子,光是手裡的冷兵器就能放倒一群人。可是陳玉知道封寒的來歷,自己招惹是沒有辦法,他可不願意馬文青也被攪和進來。忙一把拽住馬文青,低聲說道:「算了,先安全出去再說。」

馬文青懷疑地看著陳玉,難道陳玉其實是願意的?!

青銅祭台上面是懸崖,下面是湖,月光下波光粼粼,映著另外一輪圓月。長長的鐵鍊延伸下去,剛剛那群人不知道去了哪裡。

「先下去。」陳玉說道。

於是三人各摟了一條鐵鍊往下走,快到下面的時候,陳玉扔了根冷煙火。

下面的湖更像深淵一般,黑乎乎的,看不出多深,而鐵鍊到了湖面兩米處便沒有了,好在到岸邊已經不遠了。

「遊過去?」陳玉問馬文青和封寒,心裡暗暗盼著封粽子不會游泳。

「嗯。」封寒說道。

陳玉可惜地咬著牙看馬文青,馬文青正驚喜地盯著遠處。

「小陳玉,我們似乎遇到教授他們了。」

 

 

 

全站熱搜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