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同居一

 

「可是!」陳玉皺眉想著拒絕的理由,「你不會習慣跟我家人住在一起的,嗯,說不定你連一秒都不能忍受他們。」

封寒看了陳玉一眼,帶著我為什麼要忍受的疑惑,用更舒服的姿勢躺在陳玉對面的床鋪。錢教授以為封寒是陳玉的朋友,而且經歷了這次驚險逃生,封寒不知不覺中已經獲得錢教授的高度評價和另眼相待,訂票的時候便連著封寒的一起訂好了。

所以陳玉在車廂裡看到封寒的時候,驚訝無措地下巴都掉了,也乖乖地不敢多說半句。

陳玉眼皮抽動了幾下,苦口婆心地勸說道:「我說,哥們,封大哥,您不能因為一場祭祀就剝奪我的人身自由啊,這不公平,至少我不是自願的!你完全可以去找其他心甘情願勇於犧牲又非常聽話的祭品,對我們倆都有百利而無一害!」陳玉說到後來,想到這好歹是文明法制社會,而且,出了山裡可就是他陳玉的地盤了。

想到這裡,陳玉丹鳳眼一吊,變得理直氣壯起來:「如果你再……打擾我的正常生活,我完全可以去告你——祭品什麼的,你認為你說出去,站的住理?得了,大家會笑死的,法律也不會承認。」

陳玉說到最後,回頭灌了杯水,一抬下巴,大度地說道:「出去後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念在你救過我的份上,如果你混不下去了,還可以來找我幫忙。」

封寒翻了個身,漆黑的雙眼看過來,冷淡地說道:「我不能苟同你的看法,如果你堅持,或者我可以用另外一種方式教你明白,我的話就是法律。」他黑色的眼睛開始湧現隱約的紅色,尖尖的牙慢慢延伸出嘴唇,眼裡一片冰冷,看不清是什麼表情。

陳玉又想起出來的時候被吸血的情景,不由自主地往後縮了縮,絕望地小聲叨念:「……可是我不想要——」

封寒動作優雅地坐起身,皺著眉頭打量著陳玉,似乎在考慮該從哪裡下嘴。

陳玉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壓迫感撲面而來,支撐了一小會就敗下陣來,畏畏縮縮地說道:「如果,你實在想去,好……好吧。」

 

這也是兩個月後,陳玉從學校畢業回杭州時,帶著一個冷酷帥哥到處吸引美女視線的原因。

一起回來的馬文青十分不滿,本來這殊榮一向是屬於他的,他勾著陳玉的脖子跟他溝通道:「小陳玉,這不像你啊,喬逸那偽君子跟你關係一直也不錯,也不見你邀請他過來杭州。怎麼這個封寒,才見過一次,你就帶回來了?」

陳玉有苦說不出,心裡哭號我真不想的不想的……他咳嗽一聲,偷偷瞥了計程車副駕駛座上的封寒一眼,小聲說道:「這不是他無家可歸嗎?小爺我發次善心啊,作為社會主義事業合格建設者和接班人,我們要團結、友愛……」

馬文青萬分鄙夷地看著陳玉,忽然又奸笑起來,將旁邊的陳玉拎過來,湊到他耳邊偷偷摸摸地說道:「話說,你上次就沒拿點紀念品回來?」

陳玉愣了楞,隨即想到當時往外逃的時候,馬文青落在後面,這小子肯定沒少拿,忙用平日少見的熱情極力邀請馬文青去自己住的地方。

馬文青立刻恢復正襟危坐的姿勢,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忽然想到家裡說讓我早點回去。啊,師傅,前面左轉,馬上到了,我下車後,麻煩您繼續送這兩位回去。」

陳玉一把拽住,死活不讓他下車,笑眯眯地說道:「文青哥,把打車費給報了吧?」

馬文青抖了抖,掏了張一百的扔給陳玉,想了想,又塞了顆拇指大小的玉珠子過來。跟陳玉咬耳朵:「我那有幾樣東西,回頭你想法子幫我處理一下。」

陳玉看著手裡的珠子,想到了自己遺失在藏寶洞的那一塊,頓時沒了心思鬧,只是點了點頭。馬家算是盜墓世家,主要業務是盜墓。而陳家,這兩年漸漸漂白,一半盜墓一半開始倒騰古董。由於關係比較硬,一些不明不白的文物也能順利出手,所以馬文青自己的私活一般讓陳玉幫著處理。

等馬文青先下了車,陳玉才打起精神報了個地址。就他爸那火爆脾氣,他還真不敢把封寒帶回家裡當大爺供著。直接讓司機師傅開車到了自己的住處,自從陳玉十八歲後,陳家老爹就將陳玉掃地出門,偶爾,陳媽媽有了空閒,想兒子了,陳玉才回家住些日子。

回到家,陳玉將行李一扔,就直奔屋裡,往床上撲去。生活就該這麼輕鬆而墮落,太幸福了。

陳玉自我滿足地對幸福的定義被一隻手打斷了,封寒站在床前,拎著陳玉的衣領將人揪起來,非常自然地說道:「我餓了,剛我去廚房看,你的冰箱裡東西不少,去弄點東西吃。」

陳玉慢慢睜開眼,努力維持心平氣和:「是啊,冰箱裡不少東西,你想吃什麼做什麼去吧,不用做我的,我吃不下。」

封寒點了點頭,也一臉贊同:「那你可以做我吃的,我不是很挑剔,肉最好嫩一點,湯要原汁原味,佐料不用放太多。」

陳玉聽得咬牙切齒,口胡,你個粽子體力好,我忙活了大半天,我累得要死啊啊,他努力扯起嘴角,一指廚房:「你用廚房吧,我不介意。」

封寒繼續說道:「難道我沒跟你說過我不會?」邊說、邊用冰冷的手不斷磨蹭陳玉的脖子。

陳玉想到什麼,激靈了一下,暗罵幾句,努力坐起來,壓抑著想繼續睡覺的衝動,起身往廚房走去。

冰箱裡的食物,是過來打掃的小姑娘奉陳玉老娘的旨意,鮮肉青菜買回來一堆,冰箱塞滿了東西。陳玉想了想,封寒吃飽了就不會吸血了,便挑了排骨出來,開火做了個粉蒸排骨,一個香菇油菜,隨便做了個紫菜湯,將飯菜端了上去。

屋裡頓時都是食物香味,封寒挑剔的看著面前葷素搭配的飯菜,終於沒說什麼,低頭吃飯。

陳玉累得翻了個白眼,別的不敢說,他的廚藝可是絕對能拿得出手。因為小時候家裡大人太忙,小陳玉從小就開始自己做飯。現在他的手藝比陳家媽媽要好得多,以前在學校住的時候,旁邊那些高幹子弟的貴族宿舍,跟陳玉熟的,例如喬逸,就經常招呼樓下的陳玉上去做飯。

陳玉不想跟喬逸弄僵了,其次作為一個小財迷,陳玉做完飯就會順便蹭吃蹭喝,省了不少伙食費。

做完飯,陳玉在沙發上休息,覺得饑腸轆轆,自己也吃了一些,感覺身上都是汗,準備洗澡。

當陳玉脫到四角褲的時候,忽然想到,現在不同以往,家裡還有個外人。陳玉拎上浴巾,準備往浴室走,剛直起腰,就感覺到一隻冰冷的手慢慢撫上他光裸的背。

 

 

 

��,�O����� @� ��過,發現蛇群已經到了封寒腳邊,立刻用力扒住洞口,鑽了進去。盜洞墓是斜向上的,雖然黑咕隆咚,但是著力點不少。陳玉上來後,往前爬了兩步,終於又轉身,準備從背包裡拿繩子扔給封寒。

 

封寒已經走到盜洞下邊,正看著陳玉,然後縱身往上一跳。

看著突然出現在面前的人,陳玉嘴角抽搐了,這到底是什麼跳躍神經!難道他真練過輕功?陳玉目瞪口呆且有些嫉妒地看看封寒,忽然想起他之前似乎還曾從二十多米高的懸崖上輕盈地跳下來過……

封寒推了推陳玉,陳玉又將礦燈帽戴上,封寒到了前面拉拽著他往上爬。

爬了一段,陳玉忽然覺得身旁有東西,藉著頭上黯淡的礦燈,側身一看,好險沒掉下去。那張泛白的蛇臉正緊緊貼在他腰側,面無表情的臉上,黃色的眼直直盯著陳玉。

陳玉腿一哆嗦,抬腳踹過去,這怪物怎麼上來的這麼快!

美女蛇似乎猶豫了一瞬,往旁邊爬過兩步,躲開陳玉的腳,但是很快又如影隨形地追了過來,迅速地探出爪子向陳玉的——小弟弟抓去。

陳玉要哭了,各路神仙在上,自己可算九代單傳啊!還沒哭喊出來,後脖領子已經被人揪住,提了上去。然後陳玉腿上一涼,他趕緊往下看,發現自己的褲子到了膝蓋處,美女蛇已經不見了。

更關鍵的是,封寒怕陳玉有危險,將陳玉推到了上面,封寒的臉正對著陳玉腰側以下的位置。

陳玉顫抖著,在封寒新奇且微帶著笑意的表情裡,手忙腳亂地將褲子提了回來。

靠,這蛇也懂性騷擾了!陳玉臉上冒火,封寒突然開口說道:「你掛著的玉被拿走了。」

陳玉木著臉往上爬了很久,羞憤差不多消散了,才想到,腰那掛著的是薑家送的夔龍紋玉玦。哼了一聲說道:「那沒關係,總比帶別的走好多了……」自己的小弟弟可比那玉珍貴多了。

封寒沒有再說話,又過了一段時間,終於看到了亮光,他們相繼爬出盜洞。

當清涼的山風吹拂在臉上時,陳玉深深吸了口氣,覺得活著實在太好了。這明媚的夏日,這燦爛的山花,甚至深深淺淺的綠色,綺麗的風景此刻顯得更加美好。

見兩人出來,眾人又搬來石頭,將盜洞堵了個嚴實。

馬文青哈哈大笑著說道:「不知道是哪位這麼有才,往這裡挖下去,正好救了我們。」

錢教授欣喜地說道:「這似乎是後山,太好了,不用經過那個不能走回頭路的山谷我們也可以出去了。」

陳玉放眼一看,忽然大驚,從山頂看,才能看出山脈起伏,這座山周圍的山隱隱有些朝案之山的形態,就像臣僚簇擁著君主。前面又環繞著怒江,無風可散,有水可界。在風水學上,這正是上好的聚氣藏氣的穴位。

但是這樣的風水寶地,為什麼副將又會屍變成粽子?除非有人動了手腳,故意養屍?陳玉皺起上挑的眉,封寒仍然同陳玉走在一處。

 

因為有人受傷昏迷,大家雖然疲累,也不敢多耽擱,錢教授決定趁著白天下山。

幸運的是出山的時候遇到了本地人,居然只在野外過了一晚上就回了有人煙的地方,是和來時村子相離不遠的村子。

錢教授連夜請人帶路前往隔壁村子,卻發現嚮導一家已經不見了。不但嚮導家,就連別的屋裡也沒有一個人。

一夜之間,這村子像是根本沒有人住過。帶他們過來的村民說道:「原來你們要找這裡,這裡哪裡住過人喲,都是幾十年前的老房子了,後來一直沒人住過,偶爾有進山的人會在這裡歇腳。」

眾人都愣了,前些日子的燈火通明,熱氣騰騰的飯菜,大大小小的臉似乎已經成了幻覺。可是他們的同學王苗卻不知道去了哪裡,翻遍了整個村子,除了灰塵和破舊的房屋,什麼人都沒有。

不得已,錢教授只好帶著人趕往鎮子裡,王教授和那個受傷的學生必須趕緊送往醫院。臨走時,請村裡的人看到一名女學生務必趕緊知會錢教授本人。王苗的事,教授只好報告學校之後,又報到派出所,這離奇的失蹤案件卻一時半會得不到解決。

回去的火車上,陳玉懶懶地躺在鋪上睡得天昏地暗,直到封寒踹他起來去買飯,陳玉才驚奇地發現,封寒居然還跟著他。

看著那張極為出眾,引得列車員頻頻過來送熱水的臉,陳玉結結巴巴地艱難說道:「啊,封大哥,您這是打算去哪裡?」

封寒眉毛一挑,理所當然地說道:「我當然去你住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浮雲居★ 的頭像
★浮雲居★

浮雲居★凌雲工作室

★浮雲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